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残阳映雪第十章 要下雨了

第十章 要下雨了

  缨珞还在前行,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那人影好生熟悉!

  “澈儿!你,你是澈儿吗?”缨珞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姐姐,你还记得我,姐姐。”九岁的澈儿委屈的大哭。

  “澈儿,姐姐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这些年你好不好?”缨珞急切的问道。

  楚缨珞和她弟弟已经分别四年,她的理智在见到楚澈的一刹那溃不成军。

  “姐姐,我过得一点都不好。姐姐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知道吗,我被老乞丐卖了,买我的那家人天天让我干重活,不把我当人看,我每天都好累好累,他们还打我,你看,我胳膊上全是他们用鞭子抽打的痕迹。”缨珞心疼的蹲下身来,去触碰楚澈的伤痕。

  “澈儿,没事了,没事了,以后我来保护你。”

  “呵呵,保护我,你还想保护我。”楚澈听到姐姐说的话,觉得份外可笑。

  “楚缨珞你没有机会了,我已经死了,知道我怎么死的吗,被虐待而死的,都是因为你不来找我。我之前每天都在盼望着你来救我,你是我唯一的希望,可是你没有来。楚缨珞,你对的起爹爹和娘亲吗?”

  “澈儿,对不起,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我被困在这里出不去,即使我出去了,凭我当时的处境也保护不了你。”缨珞的眼泪落下来。

  “借口,都是借口,我恨你。”说着楚澈把缨珞推倒在地,然后转身向前跑。

  “澈儿!给我一次机会啊!”

  藏身在树上的北阁雾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当然,他看不到缨珞在经历怎样的幻境,他只看到缨珞趴在地上在失声痛哭。

  北阁雾知道北阁雪将幻丹弄成烟雾,使嗅到它的人都会出现一种幻觉,这幻觉是人心底里最害怕的场景或者最渴望实现的梦想,如果渴望超过恐惧,则会出现最渴望的场景,反之则是最害怕的场景。显然,缨珞刚刚遇到的是最害怕的幻境。

  一个小小的女子,在面对几只狼围攻的时候,没有丝毫畏惧,到却在这幻境中显得如此无助。如果可以的话,北阁雾真想看到缨珞眼中的一切,可惜,这个能力只有北阁雪有。如果不是北阁雾身体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抵挡幻丹的药力,恐怕北阁雾刚刚也会着了北阁雪的道儿。

  忽然,有黑衣人到了缨珞的身后,黑衣人手握着一把长鞭,鞭上全是尖锐的铁钉,铁钉上还有剧毒,如果被这铁钉伤到,后果可想而知。

  “小心!”北阁雾一声大呵。

  这好似天外来音的大呵将沉浸在幻境中的缨珞拉了出来。

  幻境!楚璎珞明白过来,澈儿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我竟然上当了!

  缨珞定定神,在长鞭将要落在她身上的瞬间,从腰间拔出那还有血迹的长剑,将长鞭卷到了剑身之上,黑衣人手一痛,将长鞭松开了。

  长鞭被璎珞甩开了很远,眨眼间,剑已经放到了黑衣人的脖子上。

  失去了武器的黑衣人,身上的杀气却未退。

  “呵呵,算你走运,今天我不想杀人,你走吧。”缨珞平静的说道。

  黑衣人如蒙大赦,杀气顿失,转身消失在了树林中。

  北阁雾从树上跳了下来,再看璎珞时,璎珞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北阁雾暗道:“心性果然不错。”

  “刚刚,多谢左护法的提醒。”

  “不客气,你要多加小心。”北阁雾说道。

  北阁雾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关切表情被缨珞尽收眼底,缨珞征了征,四年前,在她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是她救了她,给她一瓶金创药,让她心中有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她以为今生不会再和他相见,不想,命运之神却又给了她机会。

  “我还有事,先走了。”

  “恭送左护法。”

  终于,缨珞平安到达了空地。

  “缨珞是第二个成功出来的哦,孙武是第一个。我猜这次能活着出来的人最多十个,你说呢,左护法。”北阁雪站在最高一棵树的树尖上说道。

  北阁雾只是仰望着黑沉沉的天空,说道:“要下雨了。”

搜索建议:残阳映雪第十章 要下雨了  十章  十章词条  残阳  残阳词条  下雨  下雨词条  
小说连载

 时间简史

 时间简史  看着在各条战线上为名利张牙舞爪六亲不认的嘴脸心想,不就是活几十年,至于吗?  我就是想让人类的文明拐个弯,别一条道走到黑。我,有这个能力吗?  男...(展开)

小说

 羊脂玉(小小说)

 羊脂玉(小小说)     夕阳西下,玉龙河二级站围堰坝上披上了红色的外衣,显的壮观而神秘,栖在坝卵石上的乌鸦...(展开)

小说言情

 梦逝乾元(第三章 鹤野乡音)

 又是半轮明月西下,光华暗淡,迎来这个战场血腥的清晨。没有爽心的气息,只有乌鸦与秃鹫在盘旋,它们像赶场一样,从一个战场,追到另一个战场。  邬天翼以一副胜利者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