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女囚回忆录(第二十二章)

  晚饭过后,蒋铖把他那件破裤子拿过来,紧挨着她和她并排坐在她的床上,笑眯眯的搭讪着说:"今天黄娟生气了,大概是赌气回家了吧。”

  

  “哦?是吗?她为什么生气?”她明明知道原因,故意一本正经的问,说完诡秘的一笑。

  

  他讨了个没趣,“呵呵”干笑一声,然后将头凑近,觑着眼睛看她做针线活,仿佛一个近视眼的人在仔细赏鉴一件艺术品。

  

  他靠她如此的近,呼出的热气喷了她一脸,她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发烫,心突突的狂跳,手里的针也不由得不听使唤,针脚歪歪斜斜的,她想这样深一针浅一针的缝下去,缝出来必定难看死了,她是尽力存心要缝好的,她竭力控制自己,可是心里的感觉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了得,她索性放下衣服,扭头看着他,他的脸通红,一直红到脖根,炙热的眼神里,喷着火焰,瞬间,她感觉浑身血液沸腾,直冒出了头顶,浑身燥热难忍,一时不能自持,她迅速避开他的眼神,下意识地往开挪了挪身子,羞答答的低着头,心里怦怦狂跳着,又像揣了个蜜罐似的甜滋滋的。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傻的,爱情是非常盲目的,有那么一刹那,她差点投入他的怀抱,可是一点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他们之间的温度升的太快了,仿佛从三九天一下子进入了三伏天,骤然起伏之间,似乎缺少了一些什么,让她隐隐的不安。

  

  她担心俩人这样腻在一起,迟早哪天会跨越雷池,偷尝禁果的,她是一个传统意识很强的女孩,她告诫自己在结婚之前绝不要作出出格的事,她想她得适当抗拒他的亲昵,保持一定的距离,此时她真希望黄娟在场。

  

  他看着她躲开了他,也羞臊,窘促的挪了挪身子,一时,俩个人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床尾,他将一条胳膊支在床头边的桌子上,手托着半边脸,斜斜地盯着她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怅惘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懒洋洋地似乎很无意地说道:“尹镇长要走了吧?”

  

  她心里一怔,放下手中的活计,抬头仔细地看他的表情,同时,他也在认真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她心里疑惑着,怎么他突然提起姓尹的,看这样子好像是在误会她和姓尹的之间有什么事似的。

  

  他为什么要误会她?他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怀疑?哦,他们之间的了解太少了,她突然觉得他们之间仿佛远隔着千山万水,心与心之间是如此的隔膜与疏离。

  

  她知道下午在办公室里尹云飞看着她的样子,让他迷惑不解,可这有什么,那只是尹云飞的一厢情愿而已,管她什么事,而且尹云飞有贼心没有贼胆,他始终没有敢对她怎么样,现在他要走了,更不会成为他们交往的障碍。

  

  她转念又想他有一点疑惑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姓尹的对待她的态度非同他人,任何一个旁观者都会生出几分猜疑和妄想,何况是他,她必须向他表明她自己的态度,想到这里,她于是用漠不关心的口吻说:“也许要走了吧?据说过了公示期就走马上任去了。”

  

  他突然感慨万千地说:“这有后台和没有后台的区别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用如此感伤的语气说话,她不由得生出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触。

  

  她自我解嘲的说道:“是啊,这有后台的人自不必说,没有后台的人在积极的创造条件成为有后台的人,我们奋斗的目标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后台的人。”

  

  “哈……哈……哈……”说完,俩人相视一笑。

  

  她突然发现自己笑得竟然泪眼模糊。

  

  是的,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了方向,没有了奋斗目标,前途模糊不清,就像摸索着走在迷雾里,突然一转身,发现走丢了自己,再也找不到来时的那条路。

  

  “我们怎么样才能奋斗到成为有后台的人呢?”他微微笑着,一半玩笑一半认真地说。

  

  ”哈哈哈,“她大笑了一声揶揄着说:“刘须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你现在就是他的接班人。”

  

  “呵呵,我倒希望成为刘须的接班人,做刘须的接班人有什么不好呢?重要的是结果,谁会在乎过程怎样呢?用老丁头常挂在嘴边的话说就是"溜钩子不算低品,各为各的光景"。”

  

  “哈哈,照你这么说我们工作的目的就是过好自己的光景了?可是教科书上说我们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为人民服务"噢。”

  

  “哈哈哈,一个人对自己都没有服务好,怎么对别人服务呢?”

  

  “那么你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大公无私的人了?”

  

  "我没有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大公无私的人,至少我敬爱的周总理是这样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屈指可数,简直是凤毛麟角,中国几千万的公务员中,有几个是这样的人?事实上是绝大部分是自私的普通人,我相信人性的本质是自私的,趋利的,极少数的模范人物代表不了芸芸众生,对普通人砸骨吸髓的道德要求也是不切合实际的。”

  

  “那么我们当官是为了什么?照你这么说当官贪污敛财是很合理的了?”

  

  “你怎么老是歪曲我的意思呢?你就是想抬杠吧。?”他微笑着有点猴急的说道。

  

  “没有,我只是想搞清楚我当了官以后该不该贪污。”她笑着调侃的说道。

  

  “那么你说这许许多多的人千方百计,削尖了脑袋挤进当官者的行列又是为了什么?”他若有所思,答非所问的说。

  

  “不知道,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过我个人觉得,当官的人如果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没有淡泊名利的操守,那么他们当官的目的就是为了沽名钓誉,为了光宗耀祖,为了鸡犬升天,为了车子,房子,票子,女子总之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

  

  “你说的很对,但是我发现你是一个小小的伪君子,"他笑着戳了戳她的脑袋说。

  

  “为什么说我是伪君子,我怎么啦?”

  

  “当官者都是些普普通通的人,有几个当官者能有你说的那样的情怀,能有你说的那种操守,所谓的公仆,只是把当官神圣化而已,其实当官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职业,许多人是借此养家糊口的。”

  

  "哈哈哈,我不是伪君子,我觉得当官也不完全等同于普通职业,说它不同于普通职业是因为他拥有权力,权力是把双刃剑,运用不好,就是杀人的利器,普通职业有这样的特殊属性吗?“。她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曾经看过一本心里学的书籍,是谁写的我忘记了,但里面的一句话很震撼人心,说得很有道理,他说,我们普通人,内心里其实藏着不为自知的恶,当我们在看到别人痛苦的时候不生同情之心而反生比较之心,那一念就是恶,一个刽子手磨快了刀让临刑的犯人少受一些痛苦,那一念就是善,其实善恶在人心里是各占一半的,一个生活在和谐美好的环境里,无忧无虑,毫无后顾之忧的人是绝不会拿起屠刀的,人常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是有谁关心过拿起屠刀的无奈呢?手中握有权力的人,他的任务就是积极创造条件,把人性中偏向恶的成分扭转至偏向善,而不是涂炭生灵,助纣为虐,我虽没有心系天下苍生的悲悯,但是我有一颗同情心,我想让和我一样的草根家庭的人付出和收获成正比,受到应有的尊重,我希望这个社会能够对所有的人都一视同仁,不论他是达官贵人还是一介草民他们都是平等的,可是我们高呼了多少年的平等,却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平等,我们农村人,我们的父母们,他们走出去,甚至被小市民们瞧不起。”

  

  “可是怎样才能达到你所说的平等呢,这个世界平等是相对的,而不平等才是绝对的,让官员们自觉提高觉悟毫不利己而利他,可能吗?从人性的本质的角度出发也是不可能的,而怎样才能让官员们自觉而为呢,靠思想教育吗?哈……哈……哈,没有约束的权利只会泛滥成灾,我还是认为干我们这一行当和普通的职业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说白了就是为了养家糊口,什么时候把当官作为一个普通职业来管理,贪污腐败就不难治理了。”

  

  “哈哈,或许是吧,如果你当了官你会怎样做呢?”她盯着他问道。

  

  “我怎么知道呢,还不知有没有我当官的机会呢?”他撇了撇嘴嘿嘿笑道。

  

  “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你会怎样做?”

  

  “能怎样做,和大家一样呗,我能改变了什么,顺应潮流者生嘛。”

  

  哈哈,她冷冷地笑了笑,没有答话,对于蒋铖的理论她不敢苟同,也无法反驳,的确,我们身不由己的挣扎在泥潭里怎么能够保证不污脚?那个时候我们还能坚持最初的理想吗?

  

  哦,夜深了,洗洗睡吧。

搜索建议:女囚回忆录  女囚  女囚词条  回忆录  回忆录词条  女囚回忆录词条  
小说言情

 昨天是个梦(第一章)

 引子:时间是个玩笑,生命显得太脆弱,回想着以前的种种,不禁的流下泪,还是一样的微笑着,对着镜子,里面的人,感觉陌生之极,他是谁?为何来到这个世上,勉强的将嘴角...(展开)

小说连载

 跳槽时刻(九)

 冬天的早晨六点钟,天色还是漆黑一片。许世耕团缩在被窝里,呼呼睡着。朦胧之中,他听见放在枕边的手机响起来。谁会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他合着眼伸出手抓起手机,摁了一...(展开)

小说连载

 永不言弃(第一章)

 第一章    一下火车,离开了空调的保护。周围都被热气和这国际化大都市所特有的尘埃所笼罩。    放眼望去都是橘红的灯光下尘埃的颜色,伴着无数汽车发动机的声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