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深山野百合

                             第四章     为爱痴狂

      话说赵慧出了大门,一溜烟的朝县城的方向跑去。

      这是他白天计划好了的,为了不被三哥看穿他的心思,早早的钻进了被窝儿,他想等三哥睡着了在偷偷的逃走,谁料王叔叔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又听说马上要离开这里,他慌了,也许这一走,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的未婚妻了,他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则怕是没有机会了,他硬着头皮撒了个谎溜了出来。

     他想念他的未婚妻,她那美丽的倩影时时刻刻的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他忘不掉未婚妻那亭亭玉立的身影、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忘不掉那令人销魂的拥抱,赵慧深深的爱着她,他怎能就这样不声不响的一走了之啊,那刻骨铭心的爱,让赵慧顾不上危险了,他只想去跟她告别,更想看一眼他的心上人,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

      将近中午,赵慧进城了。

      正值年关,县城里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那大红灯笼在雪的衬托下更加耀眼夺目。

      赵慧小心的他四处环顾,他把围脖往上拽了拽,紧了紧那件棉大衣,低着头,快速的朝着他的未婚妻家里走去。远远的,他看见了未婚妻家的大门,赵慧心里一阵激动,忽然间,赵慧发现身后像是有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在跟踪他,赵慧加快了脚步,那个人也加快了步伐跟在赵慧身后,赵慧越发的紧张起来。

     这时,赵慧看见未婚妻家的门打开了,心中暗喜,可是,从里面出来的却是几个他不熟悉的男人,他们径直的朝这边走了过来。几个人边说边比划着,并有意无意的四处观望,忽然间,其中一个人远远的见到了带着白围脖的赵慧,他朝身边的人摆了下手说:“前面那个戴着白围脖的人很眼熟,像是赵家的小少爷,都不要做声,过去看看”,他们朝着赵慧这边疾步走了过来。

     赵慧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心想,还是躲一下,免得麻烦,他快步闪到一个水果摊前面停下来,低着头摆弄着水果,他祈求这些人以i自己无关。

    这时,那个跟踪他的男人也凑了过来,他蹲下身子摆弄鞋子,赵慧见状想要躲开,那个男人说话了:“是赵家小少爷吧,别怕,我是王二麻子,噢,不多说了小少爷,你快跑吧,前面那些人是来抓你的,抓住了可不得了,我去拦住他们,快跑啊小少爷!”。

     赵慧仔细看了看这个人,有点面熟,他听罢王二麻子说的话后,撒腿就跑,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站立不稳,掉了魂儿般拼命的往城外跑去······。

     且说这王二麻子,是赵慧爸爸的一个朋友,因为长得丑家里又穷,三十多岁了还是个单身汉,是赵慧的爸爸给他出钱娶了媳妇,如今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爸爸了,他的心里很是感激赵家。

    王二麻子迎着那几个人走了过去,故作惊讶的大声嚷嚷着:“哎呦,这不是龚爷吗,又在维持治安啊,咱老百姓有了你们呀,睡觉都踏实啦,来来来,抽支烟歇一歇,来来来兄弟们,抽烟抽烟。”

     王二麻子横挡竖拦的纠缠着这些人,他拽着那个叫龚爷的胳膊不松手:“龚爷,我正找您呢,我家小儿百天,请大家喝喜酒去,走啦走啦,桌儿都摆好了,就等诸位了,”说着话,拉着龚爷就走。

     “谢了二爷,改日吧”,龚爷先还是挺客气,见摆脱不了王二麻子,有些急了,龚爷厉声喝道:“走开!在捣乱,饶不了你!!!”

     “不敢不敢,您请”王二麻子笑嘻嘻地说。

     龚爷甩开了王二麻子,一行人快步的朝前面跑了过去,可是早已不见了赵慧的踪影。

     赵明他们几个人也赶到了城外,他们不敢贸然进城,姥爷带着大伙儿先去了他 的一个朋友家安顿下来, 姥爷嘱咐二姨:“闺女,你们在这等着别乱跑, 我去城里,找到少爷我们在一起走。”

   “不,王叔叔,我也跟你去”,赵明拽着姥爷的胳膊着急地说。

   “你不能去,那个还没找到,再搭上一个,安心等着,我一准儿把小少爷带回来 ”。

    姥爷说完便往外走,晓雯 跟着姥爷身后撒娇:“姥爷我也要去,带我去嘛”

    “对,让丫头跟你去吧 ,她熟悉小少爷,您也好有个帮手”,二姨看着爸爸。

   “嗯,也好”,姥爷点点头,带着晓雯出去了,朋友早已按照姥爷的吩咐,备好了一辆骄子马车停在那里,祖孙俩坐上了马车,朝县城驶去。

    赵慧已经出成了,他没能如愿见到未婚妻,却差一点被抓到,他的脑子里空空的,那条未婚妻亲手编织的白色围脖,随着赵慧那奔跑的身体飘动着,他的两只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又像是踩在了自己的心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几天前在家门口与他的未婚妻一别,或许就是一辈子······

      姥爷的马车远远的飞奔过来,与赵慧擦肩而过,马车还在向前跑着。

     晓雯无意间把头从车棚里面伸出来张望,突然看见了在马车的后面奔跑的、白围脖随风飞舞的赵慧的背影,晓雯兴奋的喊道:“姥爷姥爷,哥在那里,快停下,停车呀”。

     马车很快到了赵慧的身边,晓雯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过去拉起赵慧赵慧扶上了马车,马车渐渐的远去了······。

     到了姥爷朋友家门口,晓雯急忙下去喊上二姨和赵明上了车,马车带着他们对家乡的留恋、带着赵慧那难舍的情,疾驰而去。

    赵慧瘫软在赵明的怀里,脸色惨白,手里紧紧地抓着那条白围脖,一双眼睛像是被定在了眼眶里,一动也不动,任凭赵明怎样哄劝  ,赵慧都呆呆的没有反应。 晓雯拿出一个水囊,蹲在赵慧的身边,:“哥,渴了吧,喝点水啊”,她往赵慧的嘴里倒了一点水,水顺着赵慧的嘴角儿流了下来,见到这情景,晓雯急哭了,她回头问姥爷:“姥爷呀,这可咋办呐”

     “唉,没什么办法,年轻人一时想不开,慢慢来吧,会好起来的”,姥爷无奈的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赵慧闭上眼睛,躺在哥哥的怀里呼呼的睡着了,晓雯蹲在那里,难过的陪着赵慧

    姥爷看了看晓雯,又看了看赵慧,嘴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回头对着二姨说:“晓雯十七岁了吧,这孩子也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看看有她中意的,就嫁出去吧,唉,为了这孩子,你婆家把你退了亲,爸爸这心里呀······苦了你了孩子”

“说啥呢爸,丫头这孩子懂事能干,我这一辈子,有这个丫头就知足了”,二姨笑着说。

      “噢,三少爷 ,千万记住,到了q县,要隐姓埋名,不能暴露身份,安安份份的,别惹事,记住啦?”姥爷嘱咐赵明。

     “嗯嗯”, 赵明难过的点点头。

     天已经很晚了,马车慢慢地停了下来,车夫大声的喊:“大哥,我们快到了,出来帮我指一下路吧”,  姥爷下了车坐在了前面引领着车夫,时间不长,马车停下了:“孩子们下车吧”,姥爷边喊着边敲门, 几个人下了车,赵明背着还在梦中的赵慧

     只听见门里面的人小声的询问道:“是谁呀”

     “是我,王叔叔,快开门”,  门打开了,只见一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玻璃罩灯笼出来了,他把灯笼往高举了举。

     “三哥!”

      “四弟!”

      赵明和四哥赵玉激动的打着招呼。“快进来,五弟这是怎么了?胖叔,快去烧水、烧炕,再弄点吃的”,四哥赵玉吩咐胖叔, 胖叔应声去准备了。

     进了屋,赵明把赵慧放在了铺好的被窝里,赵玉坐在赵慧的边上:“这孩子咋睡的这么死呀,这么折腾都不醒,哎~~,醒醒,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赵慧没有反应,继续呼呼的沉睡。

    “唉,这傻弟弟太痴情了,等我慢慢跟你细说”,赵明冲着赵玉说 。

吃过饭,胖叔带着姥爷一家三口去睡觉了,赵明、赵玉守在赵慧的身边聊着。赵玉才从哥哥赵明的口中得知,逃跑的那天,赵慧因为不想离开他的未婚妻躲了起来,等赵明找到弟弟上了马车,前面的那辆马车已经走了,因此大家走散了。

     “唉,如果大家一起走,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哥俩无奈的看着赵慧, 天渐渐地亮了······。

     

     

搜索建议: 深山野百合  深山  深山词条  百合  百合词条  深山野百合词条  
小说 小小说

 丑姑娘

   善良的丑姑娘终于长到了十八岁。她是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个穷苦的家,她再也不想为了能吃上一顿饱饭,大半夜跑到街上,捡人家扔掉的菜叶子;再也不想为了多赚几...(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