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爱与痛并存 第七章 我只是路过人间

“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吗?”林雨调节好心绪回望着齐天少,厚脸皮的问道。

“所谓的美女,不过都是化妆品的奴隶,我不喜欢奴隶,不过很明显你不是。”齐天少的眼底满是笑意。

“你…”林雨被气的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个女孩子当众被人说长得丑,任谁也接受不了啊,自然林雨也不例外。正当她在思考要怎样对战齐天少的口舌之战时,陈云忽然站了起来,弱弱的问道:“再过五天便是我的生日了,不知道能不能请大家吃个饭。”她的余光轻轻的漂向了齐天少。

“好啊,我最喜欢凑热闹了。”最先表态的是叶青,紧接着韩丰、文文、唐军、林雨都一一点头答应,就当大家以为齐天少也会答应时,他却直接拒绝道:“我那天有事去不了。”

“奥,好的,齐董事长忙正事要紧。”陈云面上虽笑,但眼中却闪过失望之色。

吃完饭后陈云便借故先行离开了。叶青拉着韩丰带她去厂里转转便也走了。文文本来打算和林雨一起回厂里的,可是唐军说想去集镇上转转给她买个礼物,便也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了林雨和齐天少两人,林雨在齐天少面前静静的站了一会,最终还是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陈云请吃饭的那天你真的有事吗?”

“没事”齐天少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为什么要骗她?”林雨继续追问到

“因为她对我的心思不纯,”齐天少的回答依然很干脆,头昂的如他的身份一样尊贵。

  “你到是对自己挺自信的,不过呢确实有些资本…哈,高富帅,嗯…自然是要配白富美的嘛,陈云与你确实不太相配。”林雨翻了翻白眼笑嘻嘻的调侃道。

  齐天少听她这样说气不打一处来,懒得理她,黑着一张脸便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径自坐了上去,林雨见状赶忙也挤了上去。“你不会自己从新拦辆车吗?”齐天少看着厚着脸皮挤上车的林雨,没好气的说道。

  “搭你的顺风车省钱啊。”林雨说这句话时笑得很无赖,至少齐天少是这样认为的

  “钱迷,卑鄙。”

  “喂喂喂,你说的好听点啊,我不是都说了吗,这叫劫富济贫。”因为路程本就没多远,不一会的功夫便到了厂里。

  林雨回到宿舍时,房间里只有秦萌一人,秦萌的眼睛有些红肿,一看就是刚哭过的,见状,林雨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轻轻的问道:"我见你最近有些反常,是和升职一事有关系吗?”

  秦萌看向林雨的眼神有些微怔,片刻之后,回答到:“我一直都知道你们不喜欢我,其实我也不喜欢我自己,我不够真诚、我惟利是图,这样的我确实不值得任何人喜欢,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卖自己要伤害别人,我只是想要过得好一些,我做错了吗,我到底该怎么办?”此刻的秦萌已经泣不成声,只有双手还在死命的抓住林雨,仿若只有这样才可找到答案,才可得到解脱。

  “是张主任对吗,你已经被他...”后面的话林雨没有说出来,只是轻轻的抱住了秦萌,“我一直都在思索一个问题,后来终于想通了,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所以不管今天你站的是什么位置,只要你心中还有方向,一切都还有机会,你最需要做的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秦萌,此时此刻你最渴望的是什么?”

  “我想回到亲人的身边从新开始,忘掉所有的噩梦,可是张主任会同意吗?”秦萌不确定的反问林雨,她的眼神中满是渴望之色。

  “当然不会同意,不过你可以去找另外一个人。”

  “张主任若不同意,还能找谁,官官相护是众所皆知的。”

  “去找齐董事长,他一定会秉公处理的。”林雨肯定的语气把自己都给怔住了。

  这一晚是她最后一次见秦萌,第二天秦萌便辞职了,订了下午的火车,是回老家的。秦萌临走前托别人递给了他一封信,信上说,很感谢林雨的一番话让自己找到了迷失已久的方向,还有一些她们认识以来点点滴滴所发生的事情。

  秦萌的事情除了林雨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秦萌之前的绯闻,大家也只当是在心中的猜测,并无真凭实据。秦萌离开后不久,张主任就因为工作中的诸多不合格,而被劝离了,林雨心中清楚这一定是齐天少的杰作。想到齐天少林雨的嘴角上扬了起来,也不知道这自以为是的家伙最近怎么样了,林雨被自己心中的想法下了一跳,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想到齐天少时会莫名的好心情了,林雨摇了摇头嘀咕道:“这可不是个好苗头啊,看来以后自己要悠着点了。

  “小雨,大事不好了,你猜我今天看到谁了?”最近一直沉静在热恋中的文文,今天终于好心的在她面前漏了个脸

  “谁啊,能把你惊成这样"林雨不以为然的问道

  “罗子涛和陈小艺,在这批新来的员工里,全都分到了咱们组。”

  “哦,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小雨,你没事吧,当初罗子涛和你分手时,你可是失魂落魄好一阵子呢,现在怎么...”文文有些不安的问道

  “文文,现在想想我当初和罗子涛分手后,失魂落魄的主要原因好像是面子上过不去,我始终觉得要甩也应该是我甩他而不是他甩我,这一切都是面子惹得祸,我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林雨乐呵呵的边说边笑道

  听她这么说文文翻了翻白眼道:“没良心的丫头,害我白担心了一天呢,对了我之前看见韩会计了,他说齐董事长让你明天下班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找你有事。”

  “好,我知道了,快去找你家唐军吧,见色忘友的家伙。”林雨边说笑边推打着文文。

  果然不出文文所说,第二天一上班便和罗子涛打了个照面,林雨本来觉得有些尴尬,想躲开的,没想到罗子涛的现任女友陈小艺出口将她喊住了,还惹来了众多围观的人,这让一向很爱面子的林雨不免有些恼羞成怒,便堆满一脸假笑的跟他们打招呼到:“真是好巧啊,你们也应聘到这里来了。”

  “什么应聘啊,我们可是我叔叔介绍过来的,我叔叔和这的于厂长有些交情呢,怎么你被子涛甩了后一直没有男朋友吗?”陈小艺尖酸刻薄的话语和她略显柔美的面容有些不太符合。而她身旁的罗子涛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林雨不禁暗笑自己以前太傻,怎么会和这么个人渣谈恋爱,真的是瞎了眼了,浪费自己本就不多的时间,她清了清嗓音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要不是老师说过不能乱扔垃圾,不然我早把你们扔出去了。”林雨的话音一落,周围便开始哄堂大笑,自然是以文文和唐军为首。

  陈小艺气的手指着林雨,你...了半天只倒出一句话:“林雨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开除的。”

  “你太不了解我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林雨酷酷的丢下这句话便去工作了。直到晚上下班时才想起昨晚文文告诉他齐天少找她有事,便忙的连工服都没有换就朝齐天少的办公室跑去了。

到达董事长办公室时齐天少正在办公桌前坐着,也不知在忙些什么,见她来了,瞟了她一眼也不做声,正当林雨感觉尴尬之际,齐天少开口了:“没想到你也会被人甩了,怎么了,是不是对旧情人还念念不忘啊,想从归于好?”齐天少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说出如此刻薄的话来,只是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后悔为时已晚。

此时的林雨已经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不让流出来,倔强的说道:“我的感情即使廉价,也轮不到对一个不喜欢我的人打折,更轮不到你在此羞辱我。”说完便准备夺门而出,不想却被齐天少一把拉了回来拥入怀中,林雨隐藏在心底的坚强,被这突然间送上的温暖怀抱给彻底的融化了,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的哭声似悲似恋,仿若要把所有的悲痛与委屈都倒出来。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发现自己被齐天少抱着,脸瞬间红的快要滴血了,一脸尴尬的推开了他。

  “小雨”这是齐天少第一次这样亲近又温柔的喊她,她的心脏几乎要跳到桑眼了,尽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便“嗯”了一声,林雨不禁暗骂自己越来越没出息了。

  齐天少见她这幅不知所措的摸样,心情是越发的好起来了,便又接着说道:“小雨,秦萌过来找我,并把张主任的行为都告诉了我,她说是你让她过来找我的。在你的心里是信任我的对吗?”齐天少的语气很迫切,好像是与不是对他来说特别重要。

  “其实在某些方面我是挺信任你的,你除了有些狂妄霸道自大,其他的都还好吧也挺有原则的,我喜欢."林雨说的豪情万丈。

  “既然你喜欢我,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做我的试用女朋友吧,过了试用期就能正式录用了。”齐天少笑得像只狐狸一样一脸的奸诈象。

  “谁说喜欢你了,你别乱说啊,我可不要做你的试用女朋友。”

  “不做试用的那就做正式的”齐天少已经收起了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林雨见他不似在开玩笑,心便慌了起来,“齐董事长,我这一生都只会是一个人,我与别人不同。”

  “是因为你的病?”

  “你..你怎么知道的?”林雨经恐的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齐天少,似乎要将他看穿。

  “果然是。小雨,我从来不曾动过情,一旦动了情便不会放弃,我也曾不止一次怀疑,自己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直到今天,我听说你以前的男友也到了这里上班后,我开始害怕,我害怕你对他还有感情,我甚至想过直接将他开除,可我又担心你会生气说我滥用职权,我便知道你已经注定了要走进我的生命里,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你面对风雨。”

  “不,不可以,这一世我只是路过人间,我不想羁绊太多,那样我会走的不安。”

  “小雨,你对我是什么感觉?看着我的眼睛,不要骗我。”齐天少的语气近乎是在祈求。

  望着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齐天少,林雨的心几乎就要蹦出来了,想到进厂以来与他发生的点点滴滴,他的高傲、自大、霸道、正义还有对自己孩子气的刁难,林雨的心软了化了再也关不起门来了,这样一个人她还可以说没感觉吗,此刻的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只是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齐天少,没有尴尬没有躲闪,唯有不舍与眷恋。

  齐天少再次将她拥入了怀中,呢喃道:“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事实,你已经招惹到了我,生与死都不再有撤离的机会,”齐天少冷厉霸道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房间,不待林雨反应过来,便强行吻住了她,他的吻犹如狂风一样迫切霸道而又拙劣,林雨被吻的有些昏昏沉沉的,双手不断的推搡着齐天少,但心里却是无比的渴望他能将她吻的更深层一些,直到林雨被吻的快要窒息了,齐天少才恋恋不舍得将她松开。林雨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如火烧的一般烫人,她狠狠的低下头不敢看齐天少,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便强装镇定的开口道:“真笨,不就一个吻吗,还那么拙劣。”

  齐天少看出了她心中的小九九也不拆穿,痞痞的笑着开口道:“就是,我也觉得自己挺笨的,以后每天我都要练习几遍,把你的唇吻的肿起来,让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看这样可好。”

  “你...谁说让你吻我了,”丢下这句话后,林雨便逃一般的出了齐天少的办公室。

搜索建议:第七章  第七章词条  并存  并存词条  路过  路过词条  人间  人间词条  只是  只是词条  
小说小小说

 三个人

 (一)  我约了sky出来,在我们常常见面的街口。燥热的空气,我的心异常平静,有冰冷的决绝。    我提出了分手。    Sky用力地拥抱我。我看到素的车子,...(展开)

小说言情

 在劫难逃

一、占有     在这个信息天天对我们狂轰乱炸的时代,他喜欢通过手机短信的方式和朋友联系,而联系的内容很少有超过三个字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