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我的爱太冷

                                                 ——文#独角鱼

江湖中人都盼我死,我是众人口中的妖女。杀人如麻的魔鬼。

当然对于这些评论我没有否认,正如我的名字,冷魅雪。我的眼神,我的微笑,以及我的语言都冷的渗人。极其精致的面孔,如出水的芙蓉,冰雕的精灵。又如深谷的幽兰。冷漠的目光似利剑一般。多少风流人士为此死在它的诱惑之下。

葬冰洞是我的居所,自三年前舞林大会,大开杀戒以后,我便隐居此处。不问世俗,专心闭门修炼。是人都会孤独,我已经孤单的二十五年,如若不是他们杀了我惟一的亲人雪狼。我和至于将他们清影整个门派灭门。如今她走了,我的言语,心事便无人说起。三年来第一次出洞,漫天飞雪。我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望着满雪峰底下的人间。久违了。

那日我便穿上一身素白雪衣,重返人间,只是这次,我不想再杀人,以一个平常女子的身份去感受平常人的生活。

我坐在客栈素手轻轻端起清茶,几个毛头鼠辈便过来坐在我身旁,说着侮辱性的言语。他们的笑肆无忌惮,如若他们知道我是雪山妖女,还会如此放肆吗?我袖中滑出毒针,本想让他们在这笑声中永远的闭上嘴,永远的定格。可是这时候你却出现了。

“你们几个歹人,还不赶快滚”一个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扩散

我转过身,看到你紧锁眉头,指着我对面的毛贼。

“哪里来的无赖,坏我好事”几个毛贼暴起,拔出刀剑

我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徒手飞脚,将那几个口出狂言的毛贼打到。

“你们几个下次还让欺负别人,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你骄傲地说着‘快滚

他们几个如过街老鼠一般逃走。

我旋手收回毒针,起身对你淡淡微笑,一句谢谢的言语都没有留下便离去。

“姑娘、、”

我没有理会你径直的离去。

许久,你跟在我的身后。我驻步转身,冷冷的眼神看着。

你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递过我的手帕“你的手帕掉了”

我接过手帕,依旧没有说话。我穿过人群,来到湖中凉亭,坐在石凳上轻轻弹奏琵琶,如流水拂过心扉,从屋檐斜下的落雨。湖中的飞鸟停止了觅食,歪着脑袋听着我的弹奏。我看到你闻乐起舞。那招式分明是散月派的。我弹得愈快,你舞的愈快。声止舞停,你很尴尬的走到我面前。

这次是我先开口“想和我成为朋友、”

我的语气依旧的冷淡,你却大胆地点点头“多一个朋友自然是好‘

我带着轻蔑的微笑,褪下手腕上那串佛珠,扯断十四颗珠子躺在我的手心,我将它们举到你的眼前“若是你寻得到他们所有,我就答应做你的朋友”

还未等你答应,我已将那十四颗珠子甩向湖中,你一个凌波微步接住三颗,其余前部落入水中,惊得湖面的飞鸟拍动翅膀。你将那三颗佛珠放到我的手中便潜入湖底。这天气虽是已经入春可是依旧很冷。我坐在石凳上弹着琵琶。过去好几个时辰,我以为你已经知难而退,世间的男子都是如此,只会嘴上功夫,我不动声色饮茶。湖面一声巨响,你趴在岸边冷的瑟瑟发抖,缓过后打着喷嚏来到我的身边。张开拳头,那十一颗珠子安详的睡在你的掌心。我竟笑了,没有一丝冷漠,一丝轻蔑。我将另外三颗珠子放在你的手中“算是我们成为朋友的礼物。”

“真的!”你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在下穹奇,姑娘呢”

我微微一笑“雪儿

“姑娘名如其人,如雪般晶莹纯洁、、”你夸赞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晕倒在我的怀中。

我将你带回小木屋,为你烤干衣服。世间的男子都一样,你会受不了我的冷漠而离开。

冷若冰霜用来形容我是最恰当不过的。

雪儿”你锤打着自己的脑袋醒来

“你醒了,我淡淡的问

我看到你脸上那一丝尴尬“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既然你醒了,那就走吧”我显然下了逐客令。

你走到门外回头笑着问我‘这是你家“

我点点头转身回屋。

第二天,我在木屋学着刺绣,一只白的如雪般的兔子溜进我的屋子,在我的腿边打转。我放下手中的东西弯腰抱起它,它的腿上系着红丝带。我解下它上面写这样的文字;

雪儿,我能看出你眼中的孤独,你排斥我接近你,我便让小白来陪着你。她和你一样,如雪般纯洁。你若需要我我便出现。

我望着小白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想起了雪狼娘亲。它也是如雪般美丽。我将它抱在我的怀里,这种温暖的感觉似乎在三年前已经失踪了,可是现在我又感觉到了。我眼角温热。

小木屋外本是荒芜一片。可等我出去它却围着篱笆种上鲜花蔬菜。

“出来吧”

你从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跳下,还是第一次见面时的羞涩。

“谢谢你。”我生平第一次对别人说这样的话

他的脸立即红了起来。连忙摇手“不,不,不用谢只要雪儿开心‘

世间的男子怎么可以相信!我内心的声音这样问自己。

“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我说出了违心的话。

你面部的微笑僵硬,眼神中那一丝迷离。

袖中射出的毒针将篱笆冻成冰屋。

我的世界只需要冷,这样的热闹,鲜艳不属于我。我留下凌乱的你一i人离去。

我以为这样你便会知难而退,可你仍不死心,小木屋又被你布置成一片花海。你坐在梧桐树上对我说‘天下哪个女子不喜欢鲜艳的色彩“

“我若是个例外呢”

“你只是带着冷漠的面具欺骗自己’

我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的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他来到我的身边

我冷笑着“你可知我是谁?”

“雪山妖女冷魅雪,江湖第一女魔头”

我被他识破身份实属惊愕。但我依旧假装淡定“你为何会知晓”

“如此这般冷艳,不似人间俗物。你使出的毒针既然能塑造冰屋,非常人所能达到”

“既然知道我是魔头,妖女,为何还不离开”

你直直的看着我‘雪儿,相信我,我会带给你温暖“

呵呵,我轻蔑的嘲笑“世界上有两种人一世得到我美色,二是想置我于死地。“

“相信我,我不属于他们”你语气那么坚定

“三年前,我屠杀清影门派五百人。是江湖之人恨到骨子里的人,各大门派没有不想我死的。包括你们散月派”

“我会保护你,不让他们伤害你。只要你以后不再杀人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好!只要你穹奇能将断命崖上的红色桔梗花为我采下。以后我听尼依你”

谁人不知道红色桔梗是世间少有之物仅存于断命崖。那里悬崖峭壁,常常伴有猛虎毒兽的出现。所去之人多半有去无回,即使是我也不敢轻易前往。他却一口答应“好,雪儿,你等着我”

半个月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出现。世界的男子不可信。我做着鞋子,一双男人的鞋子,我不知道是为谁做。那细细的针刺伤了我的手指,一粒血豆落了下来。我吸允着手指。

“是谁‘一丝风吹草动也不会逃过我的耳朵,我打开屋门,却看你躺在地上手里攥着那红的妖艳的桔梗花

你衣衫褴褛,浑身是伤。却还是笑嘻嘻的对我举起桔梗花;“雪儿给你”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下来,我抱住地上的你。

你呼吸急促的对我说;“雪儿,即使天下人都不信你,都要杀你,我也不离开你。即使你错了,我也会站在你的身边陪你一起错”

体力不支的你晕了过去

穹奇,你不应该爱上冷魅雪的。

我的眼泪落在他的手上。

他的身上多处被猛兽咬伤,其中七处伤口是被毒物所伤,我不忍心看下去,他怎么这么傻,为了我值得吗、天下没有冷魅雪治不了得病。可我从来只管杀人不治人。穷奇,你是我第一个病人。我割下胳膊上的肌肤为你熬药。你所中的是热毒,而我属于寒性之人,我是你最好的药引,穷奇,从来没有人愿意为了我去死,他们只想怎样杀我,你既然用生命爱我,我何必再绝情到欺骗自己。

清晨的阳光明媚的撒在我的脸上,我紧紧的抱着你熟睡,当我睁开眼睛时你看着我傻笑。

我害羞的松开呢。

雪儿,你愿意接受我”他盯着我的眼睛

我微微一笑“你说呢”

“你笑起来的样子好美好美“

他病好以后叫我种花,种菜。陪我放风筝。你说要给我一个温暖的家,让我一辈子幸福

我以为我会成为一个平凡的女子。

可是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

那天我们抱着小白回家,林子里冒出来一大群武林人士,是你的师兄弟。

“大师兄,你数月不会散月,原是和这妖女待在一起”

“穹离住口,她不是妖女,她是我所爱之人’

‘原是爱上一个妖女,看来你已经鬼迷心窍‘

我本想用雪银针置他于死地,你紧紧拉着我的袖子。“雪儿,你答应过我不会杀人的”

“师兄,与我们回山”

“我要和雪儿待在一起,是不会回去的’听到你坚定的语气我知道你很爱我真的很爱

“你可知师傅因为你的事情已经病情加重,我们此次前来就是要带你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我看到你皱上眉梢,沉默片刻,你抱着我“雪儿。师傅是因为我才、、、我要赶回去向他请罪,你放心,我三日后会回来,一回来我们就成亲,远离江湖,远离尘世,去一个只有我们的二人世界”

“早点回来,我等你”我没有说太多。因为我知道你会回来。

三日后你却没有回来,我去散月找你,却看到你师傅生龙活虎的带着一群弟子阻拦我

“妖女,你要作甚”

“代我夫君回家

“穹奇乃是我散月未来掌门人,岂能和你这个妖人在一起”

我答应过穷奇不会杀人“掌门人,我怎么做你才会将他还给我”

他笑的那么阴险,指着练轻功的刀刃说“你若是不使用轻功,赤脚走过它,我便将穹奇还你”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些刀刃银光闪闪。锋利无比,我不曾皱一下眉头“此话当真。”、

“我堂堂散月掌门会骗你“

我脱下鞋子,一步一步走进刀刃,踩上去那一刻,鲜血染红了裙子,我忍着疼痛,我以为只要走完这二十八个刀刃穹奇就可以与我一起回家了。

走完最后一个刀刃,我疼的跪在地上“掌门人,快将穹奇还与我‘

他大笑着;你只是个妖女,我们正派人是不会和妖女做交易。

原来正派人物就是这个样子。

“散月弟子,快快斩杀这个妖女,为武林除害”

几十个人拿着剑冲过来喊着那句杀。

此情此景莫不是当年雪狼娘亲惨死的画面。

既然你们不仁我何必讲义。

我本是只想将他们用雪银针冰冻。散月掌门却说“穷奇,哈哈。,已经被我用散月门规处死,你去给他陪葬吧”

我耳旁嗡嗡作响,穹奇死了!死了。他的剑刺中我的胸口。

我的目光是利剑一般看着他“我要让你们整个散月派,为他陪葬”

我一掌将他打到,慢慢的站起来。那个爱我的人死了。你们为何还活着。

我身后的飞袖天女山花般飞出,他们一个个都得死,我掐住散月掌门的脖子,我听见他的骨头在我手中粉碎的声音。

“住手!”是你,穹奇,你的剑刺穿我的脊梁。

我松开他的脖子,你拔出剑叱问我为何杀人。

我一步步走进你,想要抱住你,“我以为你死了’’你打落我触摸你脸的手。

“师傅说得对,。你是魔头,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你的剑再次指向我。我不再向前,“穹奇,你若还爱我就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湖边寻我‘

我舞袖飞去。

那日,我抱着小白坐在石凳上,弹着古筝,你的身影愈来愈清晰。

“你来了。‘我停下抚琴。

“冷魅雪。回你的葬冰洞。我们没有结果”你的眼神比我的还要冷

“当真!”我笑着。你没有言语。

我舞剑将小白削成泥肉。

“够了!’冷魅雪,你是我世间见过最歹毒的女子”你的剑指着我的脖子“你不配拥有真爱,你的一生应该孤老死去‘

这是你第三次用剑指着我

“明日,我便与师妹成亲,接管掌门人之位,你杀了我师兄师弟,就连我的师傅也不放过,我本应杀你。只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来到我的世界‘

你的话好生绝情,看着你离去。我冷笑,穹奇你说我不配拥有爱情,我便让你与我一样孤老终生。

你成亲之日,我换上此生第一次的红裙,像血一样,我画好浓妆依旧去散月寻你,散月张灯结彩,处处欢笑,

问我看见你娇美的新娘与你正在拜天地。可是与你拜天地的应该是我冷魅雪。

我的银针将那些欢笑之人一个个杀死,大家都逃窜着,躲避着,。我径直走到你的面前,你身后躲着你美丽的新娘。

“我们是朋友,为何你的新娘都不让我瞧瞧”我对你还是笑着“你看我身上这身衣服是不是很好看,我用杀我的人的血染成的”

我分身站在你身后,抚摸着你的她

“冷魅雪,你若是敢伤她半分,我定让你去为她陪葬”你的言语字字如针般扎在我的心上。、

“可你娶得本应是我’’我像个孩子一般哭着

“天下的女子如此之多,我娶哪个都不会娶你”你没一丝怜惜我的言语

“天下女子多,我就杀尽天下女子。你穹奇此生只能娶我”我的手穿过她的心脏。

“不,’你冲上前抱住她的尸体。

许久,你充满怒火的眼神才看向我,你把剑再次指着我,我握住你的剑刃。

它在我手中弯曲变形,我捏住你的脖子“穹奇,你如此伤我,我为何舍不得杀你,你让我孤老终生,我便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同门师兄弟一个个死在我的手里。

那一天我屠杀散月门派三百弟子,单单留下穹奇,他揪着自己的头发哭,我在一旁笑着,笑着

“冷魅雪,。今日你不杀了我,来日,我必定让你死在我的手中’”

“穹奇,你若回心转意,便带着那日我送你的佛珠来葬冰洞寻我”

世界上没有比我还傻的人,我口口声声要杀我,我却还希望他回心转意。

我回到我的葬冰洞,许久未带在这里,感觉自己好冷,那胸口,背上,以及脚上的伤口已经腐烂,我抚摸着它们,将一根根银针刺进去,自己犯的错,只能自己承受。

雪儿”是你的声音,像以前那么温柔。我走出洞口,万箭齐发,我没有躲开,数只箭扎在我的身上。我倒在洞口看着你带着各门派的武林人士靠近我。

我使劲最后一点力气爬到你的身边,你蹲下身子。

“穹奇,我为你负了天下人,你为天下人单单负了我。你有师傅 师兄师弟,甚至要做你新娘的师妹,而我只有你一人。

我不该爱,是你让我堕落,我为你割肉熬药,为你学做女工,我身上的哪一处伤不是因你而来。

我原以为你会陪着我错,陪我厮守,到只是我作恶的惩罚,我冷魅雪此生输给了你。我只想问你爱过我没有’‘

我那身雪衣已经染成红色,你紧紧抱着我泪水落在我的脸上“爱,一直都爱,初见爱,相守爱,成亲之日也爱,你杀了我所有亲人我也爱’

“穹奇,若有来生,我愿我冷魅雪还是葬冰洞的雪山妖女,人人惧怕的魔头,只是,我再也不会下山,再也不要遇上那个说给我一个温暖家的男人、、、、”

满雪峰落了一场罕见的大雪,下了不知多久。

山上一座冰雕矗立在那里,世间的人都说,那是一对相爱的恋人舍不得离开对方便被雪覆盖一日又一日塑成那副模样。这也算是最美的结局吧

搜索建议: 我的爱太冷  我的爱  我的爱词条  我的爱太冷词条  
小说 小小说

 家庭紧急会议

 清晨,天刚刚麻麻亮,家住生活区的冷大妈咚咚地敲响了厂区五号楼二单元七楼六号大儿媳妇阿英的房门。阿英披着衣衣服出来,哈欠连天地说:“啥事,这么急。?”冷大妈说:...(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连载

 流浪的水瓶(二十五)

 水瓶:“小双……”  双鱼:“干什么?”  水瓶:“小双,你的态度不用这样吧?我是想说,现在张老师已经脱离危险期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我们的旅程了?”  双鱼...(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