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女儿心》·孤雁无翼

  

  第卅九章孤雁无翼

  丁月知道自己的武艺不及姐蓉,想杀死姐蓉、几率不大。所以丁月抓住姐蓉好强、激动这一特点,将其诱骗进石镜迷宫、企图困死她。谁曾想姐蓉命不该绝,不但出了迷宫、还得了六乐女乐器·柔女横笛。一时怒火攻心,丁月又被气成了半条命。自己如此脆弱,非但没有得到曹彬的关怀、反倒把他拱手送到了姐蓉怀中。姐蓉不曾相中过一般男子,此番为曹彬所吸引、自是坠入爱河不能自拔。姐蓉好饮酒,曹彬就举觞作陪;姐蓉好填词,曹彬就伉俪相对;姐蓉好撒娇,曹彬就任她所为。姐蓉经常喝的烂醉如泥,曹彬就把她送进卧房歇息。翌日姐蓉醒来、好不羞愧,曹彬言明自己并无僭越之举、姐蓉更加欣赏曹彬的为人。

  爽婷格外疼惜丁月,对于丁月的一切、照顾的无微不至。丁月泪流满面,哭诉道:“怨我身子不争气、受不了一丝打击,让愁美人如此劳心、真是过意不去。”爽婷有些愧疚,道:“你曾救过姐蓉,姐蓉乃奴家同母异父妹妹。她之过即为我之过也!愿代其补过,只俟少夫早日复原。”丁月听到“姐蓉”二字就来气,丁月道:“姐蓉乃豺狼也!不足共谋。你二人虽是姐妹、却并未一起长大,何必为她补过?义父为姐忺伸冤丧命、独留我于世,我久慕曹彬为人。如今倒好,我抱恙卧于榻上、她却跟曹彬四处快活。早知如此,当于月牙湖畔一剑结果了她。”爽婷劝慰丁月道:“并非奴家嘴杂,缘是曹彬对你之情不曾知晓。少夫,好男儿处处有、何必执着于他?”丁月不依不饶,铁了心的厌恶姐蓉抢了自己的心上人。爽婷无奈、不忍见丁月如此痛苦,便径直去寻姐蓉。爽婷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姐蓉只是冷冷的一笑。姐蓉道:“姐姐好生懵懂,男欢女爱、自古有之。我与曹郎两情相悦,丁月单相思与我何干?若因怜惜她而放弃自己的幸福,我做不来。”爽婷道:“丁月毕竟救过你的性命,如今她因此卧病在床、你于心何忍啊?再者,丁月义父也是因你父而殒命的,饶她一次又有何妨?”姐蓉怒道:“够了!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会处理好,不必姐姐费心。她卧病在床是她度量小,害我不成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如此怨谁?我若饶她,谁又饶我啊?你我同为姐妹、又是乐女,不要为一个旁人大动干戈。”说完,姐蓉转身离去。爽婷不知如何是好,唯有照顾丁月以示补偿。

  王彦升暗杀爽婷再次失败,总觉得无颜回见赵光义。愈想愈是气愤,初次暗杀爽婷、被姐蓉骗了,这次箭射爽婷、又被公孙璐挡了,好不容易设计分开了公孙璐、却又冒出一个丁月。王彦升不甘心,爽婷运气再好、总有不好的时候。据探子所报,王彦升得知爽婷已经跟盻美人·姐蓉汇合。姐蓉武艺高强、王彦升很是惧惮,觉得现在杀爽婷棘手多了。到了荆州,仔细侦查之下、王彦升发觉曹彬与姐蓉交好,很是疑惑。王彦升给曹彬送了密信,约定紫薇山庄一见;曹彬接到信后,支开了姐蓉便到了紫薇山庄。见了王彦升,曹彬道:“王爷有何指示,你速速道来。”王彦升笑道:“王爷派你侦查六乐女下落,遇到六乐女当斩杀之。你可倒好、跟姐蓉谈起恋爱来了,难道你忘了王爷的交代了吗?曹彬,晋王的脾气你不会不知道吧!”曹彬不屑一顾道:“王彦升,你约我至此、就是为了说此等废话?王爷交待之事、曹彬不敢忘记,至于如何应对、轮不到你管。”王彦升又问道:“姐蓉是六乐女中的盻美人,你不会不知道吧?既如此,为何不杀她?”曹彬道:“我有说不杀她吗?杀她是迟早,只是此时不可。”王彦升故作调侃之状,道:“是啊!你还要留着姐蓉跟你谈情说爱,不是吗?那我回报晋王,看他如何理会此事。”曹彬一横金枪,怒斥道:“王彦升你不要逼人太甚,我如何处理姐蓉是我的事。你自己没得能耐、杀不了爽婷,难道还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吗?王爷深明大义,岂会听信你这等佞臣之言。”王彦升狰狞的一笑,道:“佞臣?哼,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别以为你金枪耍得好,我不怕你。”曹彬看不惯王彦升这幅嘴脸,转身离开了紫薇山庄。

  回到学士府,曹彬心里总是惴惴不安的。姐蓉发觉曹彬有些不对劲儿,问他他也不说。思来想去,姐蓉决定去紫薇山庄察看情况;可是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知道缘由,姐蓉便认为真是自己多虑了。王彦升觉得曹彬有些盛气凌人,便决定在赵光义跟前告他一状。王彦升没能杀掉爽婷,就将全部罪责推到了曹彬身上。赵光义听了,大发雷霆、詈骂曹彬成不了事。可细一想,王彦升没能杀了爽婷、推卸责任也说不准。心机颇重的赵光义是不会轻易被别人摆布的,于是他书信一封、命心腹交送曹彬。王彦升恐事情败露,自己性命不保、便在半路上杀害了送信人。打开信笺之后,王彦升发觉赵光义根本不信任自己;于是王彦升仿造赵光义笔迹,重新伪装了一封书信。王彦升命自己的心腹将信送于曹彬,但不可被人察觉。信使接到命令后,便去了学士府。不见曹彬踪影,信使又恐被人察觉;正好爽婷出门洗衣服,信使便将书信丢给了爽婷。爽婷到了溪边,发觉洗衣盆里有一封书信、很是奇怪。打开一看,黑乎乎的一片、就认识一个“丁”字儿。爽婷以为书信是写给丁月的,便跑回去了交给了丁月。丁月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写信,就打开看了。略曰:

  国华,孤命你入荆州察看六乐女下落,可有进展?姐蓉乃六乐女之二,你缘何与她生有情愫。六乐女皆有贵人相助,一个目不识丁的爽婷尚且不好对付;若姐蓉归位,后果不堪设想。孤命光烈屯兵于野,你当仔细斟酌。只要翦灭六乐女,必有所敕。

  丁月看了,又哭又笑、又气又乐。爽婷不解其意,便问她缘由。丁月不予理睬,依旧如此。爽婷觉得莫名其妙,便转身出去了。刚一出门,爽婷就撞见了曹彬。曹彬听到丁月这边有动静就赶了过来,爽婷说了事情经过;曹彬听后、顿时面如土色,立马闯进了丁月卧室。看着头发蓬松、面容憔悴的丁月,曹彬道:“书信何在?交出来吧!”丁月道:“国华,你可知我曾是何等的崇拜你。竟不知你是这样一个伪君子,如若我将书信交给姐蓉看了、你猜后果如何?”曹彬抓住丁月的脖子,威吓道:“你敢?我要利用姐蓉帮晋王得到玉玺。你敢坏我大计,我要你死在眼前。”丁月乜斜着眼睛,道:“只要你娶我,我绝不将此事透露出去。”曹彬冷笑一声,道:“娶你?你这一副病骨子,我会娶你?何况你也并非六乐女。”丁月恶狠狠地盯着曹彬,道:“那你就永远也别想得到书信,总有一天姐蓉会看穿你的。”曹彬站起身来,道:“姐蓉看得清看不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机会看到了。据说大雁迁徙善群飞,若一只落伍、便无力飞如此遥远之路。群雁万里可行,孤雁似无翼、飞一里谓之远矣!你曾武艺非凡,如今抱恙在身、又无知心之人,好比孤雁无翼。我若此时取你性命,你几时丧生亦不会有人知晓。”丁月恨透了曹彬这副虚伪的面孔,怒火攻心、以致心痛病发吐血而亡,时年19岁。

  爽婷觉得事有蹊跷,便跟了上来。在门外,爽婷目睹了一切。本想去救丁月,可又怕曹彬对自己下黑手。于是,爽婷强忍住了进门、只是在门外暗自抽噎。

  

搜索建议: 《女儿心》·孤雁无翼  无翼  无翼词条  孤雁  孤雁词条  女儿  女儿词条  
小说 连载

 人心天下

 人心天下  太极,无极。 一个目标,就会有下一个目标,人生有目标吗。 平淡就是平淡,何必要归于平淡。活着是一种入侵,反击就是本能,如果你想结束他的生命。  有...(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乐园 (四十五)

   四十五  好官杨正伟本来做了一件好事,可是,没想到却变成了一件极大的麻烦事。  正当杨正伟觉得自己和那些巨贪相比还算是一个好官,因而稍稍紧张了一会儿又立马...(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