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格桑花开(三 飞机)

  兵役制度改革前,每年的十二月一日,是新兵入藏,老兵离队的日子。

  宋剑第一次坐飞机。与电视上不同的是,这架飞机没有弦梯,没有空乘,没有餐食,也没有舒适的座位。机舱门是从尾部打开,卡车可以直接开进去。机舱分上下两层,上层尾部有一个移动伸缩梯,用于人员与物资进出通道。下层两侧顶上有两根滑管,滑管上套着一些类似铁环的东西。机身的两边有两排长凳,中间过道是空的,没有凳子。机舱内壁布满密密麻麻的管线,有的管线用布包裹起来,有的则直接裸露在外面。先登机的可以坐在长凳上,后登机的分成两排坐在自己背包上,宋剑赶上了一个有凳子的座位,背包放在身前,挺起腰杆坐着。因为天还没亮,机舱内暗红的灯光,视线所及仅有五米范围,根本无法仔细观察舱内状况。

  宋剑后来才知道,这种飞机叫伊尔—76运输机,七十年代由前苏联制造,起飞重量达二百吨。机舱内上层主要搭载人员及轻便物资,下层可以搭载坦克、重炮、吉普等重型装备,也可以全部用于运输兵员或运输装备。中国当时拥有的大型军用运输机基本都是这个型号。

      县礼堂睡了一觉之后,武装部安排两辆大卡把他们送到离火车经过最近的城市,转乘火车前往成都。

  这些来自四川、重庆、江西、贵州、云南、广西、浙江等各地入藏的新兵,被安顿在成都近郊的一座军营中。部队驻扎在这里主要意图有:一是短暂休整,为进藏作好身体上的准备;二是建制分兵,把兵员分配到具体的训练单位去;三是集结待命,等候各路兵员汇集,接收新的命令指示;四是方便调动,便利的交通条件利于部队调度开拔。

  营区约五平方公里,近六千人集中在这一片区域,方言五花八门,由此江湖产生。

  这帮准士兵未经过正规的军事教育和训练,带着地方上各种不良习气。表现最明显的是老乡结伙,基本上以县为单位组成老乡团。为了方便人员辨识,在非集合时段,老乡团用头上扎绳、手臂绑巾、裤脚挽腿、地域方言等方式作为同伙标识。如果老乡团里有哪个人认为被欺负了,晚上就会悄悄约着单挑或打群架。宋剑所在的老乡团以左臂绑白毛巾为标记,有一天,传出有老乡在洗脸时因争水龙头被人打了,呼啦啦三十几个人左臂绑着白毛巾,拿着顺路捡的木棍砖头等工具冲到洗漱间。结果傻眼了,茅盾双方只是拌了几句口角,早就离开了。因为传信的人自己没看清也没说清,一干人就象港台片的古惑仔一样,扑楞楞的挤在洗漱间里,很是尴尬。

  有个照相的姑娘就没那么幸运了。姑娘是本地人,长着成都美女的小巧玲珑,在附近一家照相馆上班,到营区里照相。这帮准士兵都知道,他们在这里是暂时的,休整时间不会太长,一旦离开可能就要各奔东西,趁这个时间相互合影留个念。中午,姑娘在营区操场上给大家照相,新兵们刚吃完午饭,有来照相的,有取照片的。人越聚越多,姑娘被围在中间,有些人开始起哄,调戏人家,甚至有的还伸出咸猪手,在屁股上抓一下,甚至趁着拥挤从背后摸胸。姑娘涨红着脸,急着说:你们什么这样,你们太过份了。边说边哭着往外挤。可能大家也觉得玩过份了,勉强让出一条路,姑娘挤出来后飞快离开操场。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再也不来给我们照相了。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有些脑筋活络的人早就行动了。宋剑的同乡就打听到,部队将于一周内再次出发,出发前一天进行分兵,这两天正在酝酿分兵方案。这些准士兵将会分到西藏的野战、后勤、边防、哨所等不同序列、不同地点的陆军部队中。宋剑这批兵主要面向后勤部队,后勤部队有汽车团、油库、兵站、综合仓库等,条件好一点的在拉萨、日喀则、林芝等驻地,稍次一点则是大一点的县城,剩下的就是深山中的仓库、珠峰下的兵站等更高海拔、偏远闭塞、交通不便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看母猪都觉得是双眼皮的地方。于是,有的人趁夜拎点东西去找负责这里的最高首长。

  听说有些人办成了,可宋剑所在的老乡团也没听说谁已经找到好的部队。在家乡征兵的时候,接兵干部告诉他们,将被分到拉萨的汽车团。每个人着实高兴了一把,可以在省会城市,又可以学到驾驶技术。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分兵当晚,全体人员集合,在场最高领导当着所有人的面,让各个方向的接兵干部把兵员档案全部抱出来,放在地上。然后对着花名册现场点名,根据兵员档案顺序和接兵单位顺序交叉提走档案,人员全被打散了。还好,宋剑和其中八个老乡还能分到同一个部队。

  凌晨两点,一阵紧急集合号,全体登车,浓雾中车队出发了。两个小时后,部队到达双流机场,十一月底的成都已有寒意。大家安静地坐在机场的水泥空地上,等待着登机指令。

  宋剑有点兴奋,作为一个贫困山村长大的孩子,一直到读高中,乘坐最好的交通工具只是镇上的小中巴车,仅有一次,城里的亲叔带他坐过绿皮火车。在他十八年的生命旅途中,坐飞机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这次,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搭乘了客车、卡车、火车、运输机各种不同的交通工具,感觉奢侈又牛叉,打心眼里更加珍惜自己的选择。

  在黎明的曙光即将照耀天空之际,伊尔—76拖着笨重的身体缓慢起飞,向着雪域出发。

搜索建议:格桑花开  格桑  格桑词条  花开  花开词条  飞机  飞机词条  格桑花开词条  
小说都市言情

 惊魂者

 惊魂者  1.  临近银行下班,一个女人从里面匆匆走了出来,一摆手就上了出租车:“去S县城。”  看到女人一副着急的模样,一定是刚取了钱,要去县城办急事。范明...(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