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20°N秋刀鱼(第三十二章 短发)

  第三十二章 短发

  回到公寓,欣阳与罱越已经醒酒了。他俩齐刷刷地看着我边擦眼睛边进屋,看到他俩的时候,我换上了笑容:“你们俩怎么还没走呢?”

  欣阳走了过来,轻轻地抱住了我:“昂薇,我只希望你不要受伤。”

  “你发神经啊,我会受什么伤?”我依旧带着一脸笑容。

  她在我面前站定,将我刚才在暮格面前转身望天的场景表演了一遍,不过,她却突然泪流满面。原来刚才那一幕她站在窗口,看了个清清楚楚。

  “糗死了,都被你看到了。”我抱住了她,“表演就表演,你真哭什么?”

  她突然就伸出手抱住我,嚎啕大哭:“我想我男朋友了。”

  “恪针吗?我的小傻瓜,想他就去找他啊!”

  “我找过他,不过他已经走了。”说完她哭得更厉害了。

  “你比我幸运,你爱的男子只是走了。而我爱的男子,已经站在另外一个女子身边了。”我拍了拍她的背,“我也很难过,可是,眼泪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至少哭过了,我心里好受些。你准备怎么办?”

  “离开他,离开这里。”

  “留下来好不好?我们三个一起开个店,重新开始。”

  “我没问题,看他咯!”我转过头看了看罱越。

  他看了看我,起身走了过来:“你们别哭了,还有我呢!我将店盘出去,我们一起开个餐饮店。”

  “不用了,你们留在阑冈,我已经决定要走了。”我笑了笑,“我也想留下来,可是毕竟,这里是我的伤心地。这里埋葬了我一段痛彻心扉的爱情。”

  欣阳说:“走的时候告诉我,我送送你。”说完她打开门走了,罱越看了看我,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将门轻轻地将门带上了。

  他们走后,我颓然地瘫在沙发里,满脑子都是暮格与梦涵的脸,轮番出现,轮番厮杀。心痛的感觉,像一条条鞭子在脸上抽打,最后我还是开了一瓶白酒,灌下大半瓶后,睡了过去。

  —— 暮格,我真的想忘记你。

  清晨的阳光依旧带着一丝灼热,醒过来的时候,阳光透过未拉上的窗帘洒落一地。我静静地坐着,眼睛盯着手机。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暮格的电话。

  挂掉电话后,我坐在化妆镜前,化了一个淡妆,将长发挽了一个发髻,挑了一件棉布连衣裙,穿上黑色的人字拖,拿着钥匙出门。

  到达“老地方”的时候,暮格已经到了。他坐在我对面,静静地看着我。

  “昂薇,你今天真漂亮。”他用手摸了摸鼻子,“好像你又回到了我们初识时的样子。”

  我微笑着抬起头:“摸鼻子代表你在说违心话。”

  “你懂看面相?”他有些不可思议。

  “看过《读心术》,略通皮毛。”

  “吓我一跳!”

  “被我说中心事了吧?”我调皮一笑,“昨天的事,考虑得如何?”

  “靖荷说让我们自己解决,你希望暮启留在谁身边?”说完后,他挪了挪位置,似乎有些不安,“梦涵已经怀孕了,所以……”

  这个消息完全打乱了我的阵脚,用欣阳的话说——往死里疼,我艰难地开口: “那暮启还是留在我身边吧!”

  他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其实,我心里也乱。”他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卡,“里面是暮启的抚养费,还有‘薇阁’的市值价,梦涵说她只想有个家。”他将户籍材料装在一个文件夹里,推了过来。

  我拿过文件夹和卡,将卡放在钱包里,起身准备走人,走到门口时,暮格喊住了我。

  “昂薇,一起吃个饭吧!”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昨天遇到他时的情形,心又开始剧烈地抽痛,可我还是咬着牙,回过头,用一个完美地笑容说:“谢谢!”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的不舍,我只想潇洒地离开,至少不会给他带来心理负担,比如说:内疚。

  门外的阳光很刺眼,可我还是感觉有点冷,抬了抬头,眼泪毫无征兆地蹦出眼眶:暮格,我们真的结束了。

  傍晚时分,我去医院开了两盒安定。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将四十粒安定一颗颗剥出来,放在手里,一大捧,最后我抓起酒瓶开始喝酒。

  暮格,其实我很爱很爱你,爱到可以去死。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安静》,单曲循环一百遍。我把这两句话发到朋友圈,半夜的时候,欣阳回复了:换首歌吧!《借口》。

  我只听了一遍,默默地删了那首歌。太疼了:如果要走,请你记得我。如果难过,请你忘了我。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接到了枫木的电话,他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我有些讶异,毕竟只是缘悭一面,所以我拒绝了。揉了揉发紧的太阳穴,洗澡换衣服,拎着手提包去吃早餐。出门前,我看了看那堆药片,最后将它们扔在马桶里,按下冲水键。

  依旧是那家靠近铁轨的早茶店,我静静地切着带血的牛排,窗外的火车呼啸而过。抬头的时候,我看到了言兹,我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没错,就是言兹!

  他静静地看着我,并没有认出我。他慢慢地朝我走来,站在桌子边:“请问这里有人吗?”

  “言兹!你是不是言兹?”我情绪有些失控,“你比小时候可帅多了!”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言兹。”他不动声色地拿起菜单,“这家餐厅有什么特色菜?”

  “想吃什么自己点,我跟你很熟吗?”

  他努力绷着脸,最后还是“噗嗤”一声笑场了:“昂薇,好久不见!”

  “装!装!我叫你装!”我拿起菜单劈头盖脸地打他,“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吹!吹!你接着吹!”

  他招手叫了服务生,盯着菜单开始点菜。点完菜,服务生鞠了个躬准备上菜去了。

  “来阑冈做什么?”

  “公差。”

  “多久?”

  “半个月左右。”

  “吃完饭,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

  “昂薇,你嫁人了么?”

  我突然就沉默了,看了看他,总觉得他对我了如指掌,于是低下头切了一片牛肉,暗红色的血水流了出来,喝了一口红酒:“刚结束。”

  “我还是喜欢你留短发,不是说好了一直留短发吗?”

  “他,他喜欢长发。”我回答得有些迟疑。

  他沉默了,低下头吃早餐。

  两个人一起走出餐厅,沿着幽暗的林间小道漫步。路边停着一排共享单车,由于很少有人用,上面落满了灰尘与枯叶。他走了过去,拿出手机扫码。

  “昂薇,一起骑过去,你也扫一下!”

  “去哪里?”

  “我工作的地方。”

  我们骑着单车行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两旁的法国梧桐留下丝丝阴凉。远远地看到了地铁站,拐过地铁站是一条长长的小马路。路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小商铺,他停下了车,在路边买了两桶冰淇淋。两个人坐在街边的树荫里一边说话一边吃冰淇淋,热风吹过,冷暖交替,两个人浑身一颤,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昂薇,你一点都不开心。”

  “所以要吃冰淇淋啊,小时候不开心,你总是拿雪糕哄我。”

  他笑了笑:“你很爱他,是吗?”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我。

  “对啊,所以就让他往更幸福的地方飞呀。”

  “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我假装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你想当备胎?”

  他扔掉冰淇淋盒:“对呀!只要你开心,我愿意留在你身边。”

  我沉默了,他笑着说:“开玩笑的!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有多爱他,我有女朋友的。”

  “成都美女吗?”

  “是的!不过她消失了,怪我没好好保护她。”他突然就变得很难过,我却恨不得能替他难过,“走吧!给你剪个短发。”

  他带我走进一家理发店,那家理发店叫“格调”,他说那是一个非常能装B的名字,我听后笑了笑。

  里面开着冷气,进去后,他换了一身黑色的小西装出来了。

  我惊讶地看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

  “去那边躺着,给你洗头!”他看着呆呆愣愣地说,“很惊讶对不对?我是店长,由这个店长亲自为你服务,你不满意?”

  “不是,你怎么会开美发店?”

  “喜欢呗!”

  “你说的公差就是这个?”

  “对啊!”

  我突然变得很难过,沉默着不说话。躺下来,他用手试了试水温,开始给我洗头。

  他亲自操刀给我设计了一个带留海的发型,开始给我上药水。上完药水后,需要静置一段时间。他开始照顾其他顾客,年轻的女顾客躺下,他开始给她洗头。我静静地听着他们带着笑声的对话,内心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抬起头看着言兹,突然眼睛酸涩。窗外的天空也变得阴沉起来,不久下起了瓢泼大雨。

搜索建议:20°N秋刀鱼  刀鱼  刀鱼词条  短发  短发词条  20°N秋刀鱼词条  
小说玄幻

 让我来做你的眼睛

 在群山环绕中有一个神奇的村子叫灵蛇村,之所以说神奇,那是因为在这个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养蛇,训蛇,并且以卖蛇为生。蛇,可以说是这个村子的吉祥物。传说,有一位蛇王,...(展开)

小说言情

 那村 那人 那事 十五

一九四八年秋,常年积水宝坻县获得好收成,满地的红高粱映红大地,白云在天空飘扬,秋高气爽,农事繁忙,在农忙的季节里,大张各庄农会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在抢收抢种上,面对...(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