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20°N秋刀鱼(第二章 惊鸿一瞥)

  第二章 惊鸿一瞥

  立春那天,大地回春,阑冈的天气突然变得暖和,温暖的阳光照在落光树叶的石榴树上。站在窗口的我,静静地眯着眼睛,耳边是悦耳的鸟鸣。安静了整整一天,一个人变得沉默,即便是说话,回应的也只是这一屋子的寂寥。

  时常在黑暗中静坐,时光如流水,流过白天,流过午夜。午夜之后的时光变得难挨,越发得寒冷,又不想睡去。于是,那瓶洋酒渐渐被喝干,而暮格的脸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一摸脸,发现自己竟然在哭。

  推开窗户,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屋顶上布满了积雪。白茫茫一片,清晨是那么的安静,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现在是凌晨五点,天微微亮。

  骑着脚踏车穿过小巷,来到胡同里。胡同边有一家早餐店,时间还早,食客并不多。停好车走了进去,当热气腾腾的汤粉上桌的时候,心情顿时变得明朗。浇头是木耳丝与肉丝,骨头汤上飘着几颗油珠和一把青绿绿的葱花,十分漂亮。吹开油珠喝了一口汤,汤鲜味美,米粉Q弹。

  吃过早餐,骑车在小巷里闲逛。天色渐渐亮了,背着书包的孩童三三两两地在早餐铺里吃早餐。

  学生时代的我也是如此,在临垌街头,米粉铺子随处可见。拿着两个硬币进早餐铺,吃饱还能剩一枚硬币,日积月累,硬币装满了储蓄罐。一个学期下来,就有了一百来个硬币,用书包背去银行换成整钱。我拿着两张五十元的纸币,筹划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我买了一张离开临垌的火车票。

  那是我第一次来阑冈,背着一个蓝色牛仔包,穿一双洗得发白的布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公交站台上等去景区的车。暮格站在两米之外,眯着眼睛看蔚蓝的天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暮格:留着齐肩碎发,高高瘦瘦的,左手食指上戴了一枚翡翠戒指,笔挺的黑色衬衫,黑色西装裤。我一直盯着他的戒指看,他回过头静静地看着我,而后将手插入裤子口袋。

  车来了,他甩甩头发,潇洒地上车。我愣了愣,跟着上去。环顾四周,车厢很满,只有他身边有个空座位,有些迟疑地走了过去坐下。他抬头微微笑,低下头拿出手机看电子书。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手机,所以对他的手机很是好奇。他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mp4递了过来:“里面有电影,有音乐,还有小说,闷了可以打发时间。这里去景区至少有一个小时。”

  我咬咬嘴唇低下头,从书包里拿出一册漫画,翻开看了起来。

  他愣了一会儿,将mp4放在我书上:“你还是学生吧?”

  “一直盯着屏幕,不会伤眼睛吗?”我将那个黑色的mp4放回他手中。

  他低下头笑得很开心,将手机和mp4放回口袋:“还有漫画吗?让我也看看。”

  “漫画是一整册连续的,我也是刚看第一本,我们一起看呗!”

  “逗你玩的,我多大一人了,早不看了。”他一边笑一边剥着指甲,手指修长,白皙细嫩,很漂亮,“你看起来好小啊!我是暮格。你呢?”

  “我是昂薇。对了,你看什么那么入迷?”

  “《似水年华》。”

  “我看过。家长不让我看电视,我趁他们睡午觉的时候开着无声偷偷看完的。”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现在这本书很火。”他拿出旅行包,从里面拿出一本白色封面的书,“送给你,要不要?”

  我摇摇头:“我不接受陌生人的礼物。”

  “算我借你的,你看看,比漫画有营养。”

  我接过书,从书包里拿出一盒星座卡片放在他手中:“不能白拿,这是我买泡面收集来的星座卡片,有十二张,送给你了!”

  “我不要!太小孩子气了!”

  “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呀!”我收回卡片盒,“我还舍不得给呢!”

  翻开《似水年华》埋头看了起来,他用手摸摸我的头发,将视线投向了窗外。

  轻轻地合上书,暮格已经睡着了,车窗外的风景已经变成了青山与农房。我静静地看着他,神情竟有些恍惚。

  一路按着铃声走出了小巷,站在巷口的柳树下看轻盈雪花飘落,轻飘飘的落地,像一段封尘已久的心事,在春风中尘埃落定。

  眯着眼睛,远远地看到了欣阳。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羽绒背夹,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底蓝面的布鞋,上面有精巧的刺绣,背着一个小皮包,脸上没有表情,她并没有认出我,匆匆走过。

  “欣阳!”我转过头,推着自行车追了上去,“一起喝杯茶吧!”

  她停了下来,回过头一脸笑意地看着我:“昂薇姐?!真是巧啊!”

  “你住在附近?”

  “是的!今天周末,所以起了个大早去吃早餐。”欣阳走了过来,握住了我的手,一脸的惊喜。

  她跳上了我的自行车,我载着她穿过一条狭窄的街,来到“添香”。推开门,里面有暖气,一楼很热闹,服务生过来热情地说二楼有雅间。我们沿着木楼梯走上二楼,单独开了一间包厢。

  我点了一杯绿茶,将菜单递给欣阳,她扫了一眼说:“一大早就喝茶,还是来杯牛奶吧!”

  “添香”是一间茶楼,在阑冈好多地方有分店,装修风格,经营方式都一样。茶有点小贵,但是自助餐很丰盛,雅间有KTV。欣阳并不喜欢唱歌,所以只是关掉灯窝在沙发里睡觉。端进来的主食、水果和刺身也不能勾起她的食欲。

  我端着茶杯静静地站在窗口,楼下是一条安静的马路,两旁种满了香樟。再远一点的视野是一条河流,河边有芦苇丛和婀娜的柳树,这个季节柳树发出嫩芽,雪花轻轻地落在水面上,随流水消失。

  晌午的时候,太阳出来了。春日的暖阳透过落地窗浅浅地洒落在冰凉的地板上,室内渐渐亮了。手中的茶水已经没有温度,茶芽儿在水中飘飘荡荡,最后沉入杯底。端着碟子来到大厅里取食,拿了一碟水果拼盘,一盒酸奶,几颗樱桃,主食拿了一份即炒的螺蛳宽粉。

  两个人静静的吃东西,欣阳并不喜欢油腻的东西,吃了几片西瓜就停下来了。她盯着我被辣红的脸说:“昂薇姐,你是四川人吗?”

  我放下螺蛳粉,往嘴里丢了一颗樱桃:“不是!四川人爱吃花椒和辣椒,我受不了嘴里麻辣的感觉。”

  “你,喜欢吃秋刀鱼?”

  “是!阑冈不靠海,所以特别想吃。”

  “我猜你一定出生在南方海边,那里夏秋季秋刀鱼特别多,很便宜。”

  “临垌去过没?那里的秋刀鱼,新鲜的一元一条,成品一元五一条。街角有一家本帮菜的快餐店,我喜欢那里的水捞饭和油炸秋刀鱼。”我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吃完了。K歌还是换地方?”

  “吃饱睡足,去市中心玩玩吧!”她拿出化妆包,开始补妆。

  我蹬着自行车,她轻轻地坐了上来。商贸中心热闹非凡,二楼全是餐饮店。“添香”的食物根本没法让人饱,再一杯茶下去,十分饥饿。门口有家网红店,排着长长的队买“脏脏包”。我排了十多分钟,拿了两杯奶茶和一枚巨无霸的“脏脏包”。

  欣阳恶心地看着那坨黑色的像坨牛粪的面包,一脸嫌弃,我却一口奶茶一口面包吃得不亦乐乎。

  欣阳在休息室玩手机游戏,商场越来越热闹。我百无聊赖地趴在吧台上看对面的精品店,透明的橱窗里有一只红色的高跟鞋,手工制作的摆件。欣阳顺着我的视线也看到了那只鞋,她立马起身小跑着进店,不久将那只高跟鞋放在我面前:“喜欢就买下来呀!眼巴巴地瞅着,多可怜。”

  我低下头拎着那只小巧玲珑的高跟鞋,拆开后拿出一枚巧克力,剥开后放入嘴里笑了笑说:“谢谢啊,我最喜欢吃酒心巧克力了!四楼是电影院,五楼是书店,你说去哪里?”

  “五楼!”说完拿过我手中的高跟鞋蹦蹦跳跳地像个小孩一样拿出另外一枚巧克力,女生都喜欢吃巧克力,也许真的是因为巧克力能让人开心。

  坐电梯去了五楼,书店里面光线有点暗,可布置得很温馨:厚厚的地毯,干净的书桌,格子式的书架。找了几本书,找了张空书桌,拉开壁灯看起了书。

  欣阳不喜欢看书,四处逛了逛,百无聊赖地趴在我对面,不久睡了过去。她说:“原来吃巧克力真的会醉人,不想动。”熟睡的她,可爱得像只考拉。

  书店里的人都走光了,抬头,天已经黑了。拉着睡得迷迷糊糊的欣阳走出了商贸大厦。华灯初上,阑冈的夜晚繁华如斯,只是我身边已经没有了暮格。

搜索建议:20°N秋刀鱼  刀鱼  刀鱼词条  惊鸿  惊鸿词条  一瞥  一瞥词条  第二章  第二章词条  20°N秋刀鱼词条  
小说言情

 第二十二章 淮南记

时光一晃已近十一月份,霜降一过,天气骤然冷了起来,这一日竟忽然落了一场早雪。清晨一起床,有人站在窗口呼喊下雪了!窗外白芒芒一片素白,赏心悦目地让人兴奋。洗漱之后...(展开)

小说连载

 老雷校长风云录(11-12)

 十一  学校依旧太平,有限的时日总是把人的爱恨情仇带得很远很远。二中一楼大堂,面向北方,靠右的一侧挤满了穿着普通的人。知情的老师说,“是白淑珍副校长的亲戚来学...(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