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四叶草(一)

  入秋不久,正是旅游露营的好天气,秋高气爽,花木还没未萧条,走进自然能与其对话,踩在地上的寸土是自然的产物,风雨的滋润下,灵魂得到了归宿。

  在宇宙无穷的世界,可能太空还住着人类,脑子真是个奇妙的海洋,宽阔到没有边境,如果可以融合1+n。科学科技发展到今天如此辉煌,有的疾病仍是有的家庭的厄运:庞大的自然界覆盖在地球上,动植物生长在寸土上,吸取与之提供的养料,得与安身;而有些人注定像蒲公英,却不知道何处是归处,也终究有了生根。

  天边刚发出鱼白肚,M市的黎明还是早早的到来,并不见迟缓,大家还沉在睡梦里,拉上窗帘的屋内还是漆黑一片,没有灯光的照耀下,几十平米的独居室在黑暗的眼睛下是广阔无边的。

  “你宛如明月,这般美如画,却遥不可及,为何要可及……”电话划破寂静香甜的空间,这首歌是耿亚超第一次见到索原听到的,那时的歌、人初见就入了他的心。

  当时在超市,购物架有即将要过期的物品,可能是导购员的粗心,一般购物人可能看到会放回去不了了之,但她却跟导购员说明并下了架,特别的举动让他记下了这个特别女孩。

  耿亚超在睡梦中莫寻找着手机,艰难的睁开眼睛,眼睛适应不了强光,只睁开了一眼还半眯着,接起了电话。

  “嘎哈呢,吉维?”打电话的是张吉维,耿亚超的高中同学,是一名医生,耿亚超再看看时间还早,才凌晨四点半,担心他是不是工作中遇到棘手的出了什么问题,很多时候没达到预期的结果,他已经尽力了,但他还是会自责好久,改了不正经的语气问道,“你还吧?” 耿亚超睡忘了,把昨天的组织外出露营事。

  “老兄,你居然还没起来,你看看窗外!”

  耿亚超扭头看窗外,“啥也看不到啊,你知道我窗帘厚且黑色,怎么了?”

  “我去,你昨天不是说给你美人惊喜的,今天怎的?失忆了,我好不容易休两天,可不想治疗你。”

  耿亚超如床垫上长了针刺 ,立刻翻身,昨晚后来喝多了回来的晚,困了倒床就睡,把做重要的事给忘记,“该死,都到了没?”

  “差你跟你的美人。”

  “给我三分钟。”

  耿亚超火速的收拾好下楼,打开越野车的后座,坐进去踹着气,还没换气说道,“哥们些,够意思。”

  “见外啦,你的事还不是哥几个的事。”说话的是彦宗,他是自驾旅游司机,网上常结伴出行,在口碑的作用下,朋友圈甚是庞大,都知道旅游是个非常累的活,他跑完一个单来回,会休息上几天,喜欢自由,不喜欢受拘束,但也不是完全不受约束,本是高就业的他变成了看似无业一般,实质他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

  “就是,我们都把你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就你不把自己的事当成事。”俞幸不太高兴的说,她是一名护士。

  “确实啦,超哥,看我不睡到太阳晒屋顶不起的人,直接上门找人,你倒还好意思呢。”说话的是于磊,是名美术老师,跟耿亚超是同一专业。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都是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又都回到了这片土地上,同学的原因,几人离得不算很远,有时间都会聚聚的

  “就是,我们都把你的事当成。

  耿亚超道,“辛苦了,两天的费用我买。”

  “哈哈……”几人笑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耿亚超此刻的心里全是索原,无心谈论是他们给自己下了套,内心“嘭嘭”乱跳 ,这个决定,他没有告诉索原,他问过她如果条件允许的话 最想做什么,她说,“想一路旅行 ,没有尽头的向前走。”

  车子停在索原的出租房前,耿亚超推开车门准备下车,彦宗说,“你给她打个电话吧,叫她快些,晚了那边堵车严重。”

  “我去叫吧,想给她惊喜。”

  俞幸不平的说,“啥时候见你成了三好男人,对白伶怎么……”

  于磊赶紧接过话,耿亚超不喜旧事重提,“赶紧去吧 ,别浪费时间在堵车上。”

  耿亚超边走边打电话,虽然跟下面的安保认识,他还是掏出了手机给索原打电话。

  索原有个习惯,睡觉的时候手机也会睡觉,会把手机静音,网络数据都关了。

  无边的黑暗里,索原的身体似千斤重压在身上,她想要反抗,想要醒来,想出声呼救,却没有声音,她身体蜷缩在床上不断的抽缩,被子把她的身体包裹着,索原感觉她要在这个黑暗里死去,她无力在挣扎了,身心都累了,不想在挣扎了,认命吧。

  一个声音好像来自非常遥远的地方,不断的在呼叫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好像非常的“微弱。”紧急着好像有敲门的声音,前有敲门声和呼叫声,索原慢慢的苏醒,恢复听力的她还听到了外面好似有骂声,有人道歉后还在叫她,她准备翻身起来时,一股暖流好像从身体流出。

  索原赶紧下床找卫生棉,遗憾,剩下两个空袋子,叹道,“哎,什么时候开始忙到好朋友都忘了。”只能找纸巾备急再说。

  敲门声跟催命似的,索原能听出喊她的急迫音,邻居些见叫她没反应,也没阻止耿亚超的行为,索原跟邻居的关系都还算好,她周末没事会做火锅叫上大家一起,大家对她也是挺照顾的,一个弱女子在外,何况大家都是来自外地的租客。

  索原来不及换衣服披了件风衣打开门,门外几人关心的说,“索原,你没事吧?”

  索原有点尴尬,生怕宽大的睡裤暴露了,赶紧的说,“没事,有点感冒,睡了过去。”

  “那就好!”几人离开,耿亚超走到索原旁,摸摸她的额头,再看看她的眼睛,“还好,没发烧。”

  索原打开耿亚超的手,“我看你脑子烧坏了吧,大清早的来扰民。”她也让开放耿亚超进屋,不想打扰邻居,接着问道,“有什么事吗?”

  耿亚超推着索原说,“赶紧换衣服,我们出去?”

  索原这下可着急了,疑问的问道,“换衣服,干嘛去?”

  “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远吗?”

  耿亚超推着索原进了屋 ,去柜子里帮她找衣服,索原过去阻止道,“你得告诉我,再说吧?”

  “赶紧的,一会他们可有意见了!”

  “他们?谁?”

  耿亚超见索原不动,只好一五一十的交代,“本想给你个惊喜,今天爬上露营,还有我的几个朋友,你也认识的。”

  索原面露难色,这可为难她了,她身体不方便时几乎都是呆在家里的,由于量过多,阻碍她身体行动,她只能撒谎道,“我今天,公司有事,你们去吧,原谅我辜负你的美意。”

  “原原,我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没有你我去也没意义,要的是陪着你!”

  “可……我真有事,走不开!”

  “你前天不是说今天起休息三天的?”

  索原此刻深深的明白进退两难,往后说话一定不能把时间透露,一不小心可能就是为自己挖坑,“我很抱歉,下次我安排一起,可好?”她带着恳求的目光看着耿亚超,“去吧,别辜负你的朋友,好吗?”

  耿亚超心里非常的难过,在他心里是索原拒绝了他,不给他机会,他从来没对哪个女人如此认真过,索原的一个表情他都在意,可索原几乎没深交朋友,要不是他知道除了上班就是把自己关在这二十几个平方里,都会怀疑她是有男朋友的人才会如此宅,这样的人说她梦想是远方,可能没几人会信。

  他转身把衣服放在床上,本打算下去让他们去,他已经没心情了。

  索原起床来掀开被窝并不知道被单已经被染色 ,耿亚超放下衣服的时她已经知道他看到了,此刻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耿亚超反而高兴了,转身双手抓住索原的肩旁,“原原,你不是拒绝我不去露营的,是身体不适,对不对?”他好似等不及了,着急替索原道,“快告诉我说,是?”

  索原有点不好意思,脸有点发红,虽然是正常的事,还是有点放不开,他们是朋友,但还没到个人身体让对方了解,不过既然他已经知道了,也不用继续圆谎了,“确实,我说过,我喜欢宅和远足,可你要明白……。”

  还没等索原说完,耿亚超高兴得手足无措,激动得抱住了索原,“那就好,那就好,这样就够了,我都明白……”激动过了头,说了几次那就好,立刻又松开了索原,离开,走了两步又回头,继续说道,“我下去跟他们说一声。”说完打开门出去。

  如果有喜欢这个故事的清多多提提意见

  索原顾不上其他,她不能当这个罪人,她无法给他任何的承诺,对于她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耿亚超身高一米八,索原只有一米六五,哪能赶上耿亚超的飞步下楼,当耿亚超把原因说明时,索原穿着粉色的睡衣,套着焦糖色的披风,黑色齐肩的头发披在脑后,有点喘气的道,“亚……”

  如果有喜欢这个故事的请多多提意见,,你的痕迹对我是莫大的鼓励!

搜索建议:四叶草  四叶草词条  
小说玄幻

 未来#过去

      在上古洪荒时代,人们一开始都是把房屋盖在平地,那时候房屋的质量是取于大自然轻简材料建造的...(展开)

小说恐怖

 三个鬼的投诉

    有一天三个鬼在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上帝!他们对上帝说,他们都死得很惨,希望让他们上天堂!上帝很无奈地说,现在天堂的住户太多,已...(展开)

小说连载

 王小蛮的失恋档案(六)

 原来,自己这么傻。    坚持了这么久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整个世界好像已经支离破碎了。    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不知所措。    原来,你已经变得那么...(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