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今生与你错过(18)

  “你不是来杀我的,你来到底想干什么?”

  ……

  “别得意的太早,你们没有证据。”

  ……

  “你不会是真的爱上她了吧,她大得够作你老妈了!”

  ……

  “艾卡现在在哪儿?”

  “在他该在的地方。”

  “你不会把他杀了吧。”

  “你认为我有这个本事吗?”

  ……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直觉告诉我再去一趟老别墅会有所收获。斑驳流动的树影映在车窗上,像女人零乱的发丝,让我感到不快。车子飞快的行驶着,全速奔向城市另一端。

  我到达别墅后在每个房间都重新看了看,包括书房。那两个丑陋的家伙还在互相对望着。这个地方令人不愉快,我没再往里走,在门口站一会儿就离开了。但我并非一无所获,当我下楼梯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硌了脚,当我俯身去看时,不由的笑了出来。那是一枚女鞋的金属鞋跟垫,很尖,很小巧的,被钉在鞋跟上,是防磨的。而紫琦是从来不穿这么尖跟儿的鞋子的。我努力地回想,那天我的头被撞了一下,耳朵一时也不怎么灵敏,此时好像想起来了,那脚步声听起来很尖锐,也就是说,那天袭击我的是个女人。

  安?

  我开着车奔向安的住处,但开到一半我改变主意了,没有必要再去见这个女孩子,直接去见紫琦,她现在应该不会把我拒之门外。

  我把车停在大厦门口,这样做是不合规定的,有人看过来,但没人来管,我走进大厦,穿过大堂,直奔电梯。那电梯差不多是专门停在那里等我的。电梯门在我面前关上了,把大堂里的灯光和人影全部隔绝。

  44层。

  1、2、3……21、22、23……31、32、33……

  我看着显示屏上的数字不断改变,越来越接近了。

  电梯盒子里只我一个人,四面的镜像陪着我,仍然不算清静。从一层到四十四层需要多久,我从来没有看表计算过,但至少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慢。

  电梯上升的很慢,后来停了。

  电梯虽然上升的很慢,但停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不小的震荡。

  在三十几层中的某一层。

  此与同时,灯灭了,盒子里一片漆黑。

  在最初几秒钟,我愣在那里,接着我便狠狠地踢了电梯门几脚。但它竟无反应,没有感觉到痛。

  我不知在漆黑的电梯里呆了多久,我同整个活动的世界隔绝了。我忽然感到一丝疲惫。在过去的几十个小时里,我没怎么好好休息,也没怎么好好吃东西。我一直处于一种既清醒又迷糊的亢奋中,就像飞速旋转的风轮,随里可能脱离轴心飞离而出。

  天啊!停电了,一切都静了,都停了。

  我甚至莫明其妙的觉得是紫琦不想让我上去,不想让我回到她身边,但我在内心深处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她对我强烈的渴望。

  在闪过几个人几件事之后,在我几乎一片空白的大脑中只剩下“紫琦”这样一个名字,紫琦的形象在那一刻竟也变得模糊,但我今早刚刚见过她。

  “你现在在做些什么,紫琦?”

  我扣开打火机,然后关掉,再扣开,再关掉,然后再扣开……

  那缕火苗真亮,我把手臂伸直,将它举到我面前,我又看到了镜子后面藏着的我。我知道我背后还有一个,和我背靠背坐在地上。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

  接着我又关掉了打火机,就在打火机“咔——”的一声关上的一瞬,周围亮了起来。我听到电流在灯管中不安的跳动着,发出滋滋的声音。

  电梯也动了,但在35层停住了,说什么也不继续往上升了。但门开了,门外是一个穿着土黄色工装的维修工。他身旁是一个敞开的工具箱,他蹲在工具箱旁边对我笑。

  “您还好吧?”

  “还好,还活着。”

  “但您得出来,我还得……”

  “哦,好……”我走出电梯,“我在里面呆了多久?”

  “这个我不太清楚。”

  我看看表,七点二十分。就是说我在这个盒子里面呆了大概足有一个小时。

  我爬楼梯来到了44层。不是很累,就是感觉有点热。我打开门,见紫琦坐在大客厅尽头的沙发里。也许她已经坐在那里等我很久了。

  “紫琦。”

  紫琦没有反应。

  “紫琦,你听我说,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自作主张查了很多也许并不该查的事。但你应该知道这是因为我关心你,所以也关心你身边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我爱你,我会尽我的能力去保护你。”

  不知为什么,紫琦此时好像根本听不到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我只能继续解释,把我所知的全部对她说。

  “我怀疑你们家所发生的这些事都是一个叫安的女人一手策划的,应该不是艾卡,但他是否也做过些什么我还不能确定。我知道,安是艾卡的女朋友,但她同时还是……”

  我说不下去了,不仅仅因为面前的紫琦毫无反应,而是背后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很是得意。我回过头,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还有她后面跟着的两个警察。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就是安。

  我好像猜到发生了什么,但我转回身尽量冷静的继续对紫琦把我的话说完。

  “安不仅仅是艾卡的女朋友……”我重复了一遍。安已经开始向我缓步走来,我在想自己还漏掉了什么,“还有,安的背后可能还有别人,查这个女人,你肯定会有收获的。你相信我紫琦!你相信我……”

  安看着我,我看着她。

  “你来这里干什么?”

  安没有回答,而是走到紫琦身边,抱着双臂,逼视着我。

  身后的警察已把我捉住,并带上了手铐,我没有任何反抗,虽然我清楚他们即便是两个人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但在这之前的半分钟里,他们中的一个已经解释了理由,所以我也不用问为什么。

  艾卡被杀了,他的尸体被藏在老别墅书房的写字桌下,而那座别墅里,到处都是我的指纹,报警的就是安。同时,安还告发我强暴她。我无法解释,她有剪辑过的录像,录像上清楚的展示出我是怎样欺负一个弱女子的。至于紫琦也许她并不相信我会杀他的儿子,但肯定会因为安而怨恨我。

  审讯我的警察其实已经注意我很久了,他找到紫琦,被紫琦给打发走了。上次出车祸到警局时,我没注意到他,而他却又想起了我。接到对我新的告发他一定很高兴。他得意洋洋满怀自信的逼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记不清具体是怎么应对他的了,只记得多数时间我都在沉默,而他好象还打了我。打在颧骨上,没有伤到眼睛。但留下一些青瘀,恰好被我最不想见的一个人看到了。

  是安。

  她对我嘘寒问暖了一阵,坐在桌子对面冲我妩媚的笑着。

  “你这个贱人,你逃不掉的,你会为你做过的事付出代价!”我冷眼逼视着安。

  安很不以为然的说:“这是威胁吗?要不要马上出去把这句话报告警察?”

  “随你的便!”

  “雅克,你也知我们俩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要你答应从今以后陪着我,那我就有办法让你重获自由。”

  “艾卡是你杀的,你本事不小。”

  “是,可你没有证据。”

  “不要太自信。”

  安看着我,目光忽然冷了下来。

  “这不可能。”

  我看着她点点头,说:“看来我也有些话可以告诉警察了。”

  “雅克,我实话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有林紫琦为你撑腰你就会没事,你只是我掌中的玩物,只要我想,就能叫你一直在这里呆下去,直到我觉得够了为止。”

  “在哪儿呆着并不重要,只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倒让我觉得有些遗憾。”

  “别担心,我会常来看你的。”

  “欢迎你再来。”

  安和我彼此逼视着对方互不相让。

  在沉默片刻后,安又说:“知道你为什么输了吗?告诉你,这世上有两样东西永远不要相信,一样是男人的誓言,一样就是女人的微笑。”

  说完,安就走了,临走前她不忘又给了我一个“女人的微笑”。

  我涉嫌杀人,所以住单人牢房。这里面环境还不错,比较干净,就是阴暗了些。我白天睡觉,晚上醒着。白天做梦不用担心它的预兆,晚上再清醒也不会有人拉我去出庭。事实上,因为我一直拒绝出庭,法庭一直在做着缺席审判,也就是说随便判。有人说:人生除死无大事。可对我来说,死也不是什么了大不起的事。生命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种痛苦的状态,结束它未必是件坏事。我不吃不喝不见人。不想见任何人。不想见紫琦或者安,甚至包括阿姨,更不用说法庭上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我知道这句咒骂是经不住推敲的,因为我也不了解他们每一个穿着漂亮西装的人到底都做过些什么,但我见多了他们对我鄙视的眼神,和不明所以对我无端的指责和厌弃,因此我知道这些受过正统的高等教育的人比我更加浅陋和无知,更可悲的是他们自身却全然不知。

  作为一个人本身,我活得更加真实。从我还是一个脏兮兮的饥饿的孩子时,我就确信,人这辈子所有的行动只有唯一的意义,那就是寻求一份足以裹腹的食物。其次是安全,其次是温暖,其次是清洁……

  这样的“其次”实在太多,无数个“其次”追加起来,人们就忘了最主要的是什么了。当无数个“其次”追加起来的时候,它的结果就变成了疯狂的欲望。欲望不是一下把人投进深渊的,那过程像在走一个平稳优雅的旋梯,一步一步,直到你发现周围漆黑一片无法呼吸的时候,已然找不到出路更找不到退路了。

  我退不回去了。

  许多人都退不回去了。

  生命的过程不可逆转,凋谢的花也不可能重新变得鲜嫩明艳。

  二十三个春秋,生命已到尽头。

  ……

  我听见了铁门开启的声音,接着是杂沓而急促的脚步声。然后这些声音渐渐隐去,几乎要消失,继而又突然增强……

  我又见到紫琦了,我终于又见到她了。当再次见到她时我才不得不对自己承认这些日子是多么的想念她。我戴着手铐的双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支撑着,尽管如此仍觉得身子有些发飘,好像没有坐进椅子里。紫琦就坐在我的对面,隔着桌子,我看见她那不老的容颜,窄窄的肩和娇弱的胸膛。

  “你还好吗?”

  “和你看到的一样好。”

  紫琦闭上眼睛,隐忍片刻。

  “雅克,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懂得珍惜自己。”

  “你指什么?”

  紫琦没有回答,好像这个问题很难。

  “我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我珍惜我所爱的人,我珍惜一点一滴值得真正去珍惜的东西,我做错了吗?”我环顾了一下顶棚和四壁,“而现在……”我耸耸肩,“你能告诉我,我到底错在哪里吗?”

  “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雅克,这是真的吗?” 紫琦平静地看着我。“你能说服自己吗?这是真的吗?”

  “我知道你肯定对安的事很生气……”

  “安!?”紫琦打断了我的话,声调有些刺耳,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安这个女孩子你不了解,你不了解她就像你不了解我,即便你以为你很了解。”紫琦伸出她白皙细嫩的手,指尖一点一点地向我这边探来,“你不了解我,但是你爱我,这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是一个坏小子,紫琦,你知道我是一个坏小子,我不是有意背叛你,只是一时的疯狂,我有时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做就做了,就像小的时候搞恶作剧一样,但常常会忘了此后会付出的代价。”

  “这次不是打屁股那么简单了。”

  “对。”我苦笑着应了一声,紫琦也掠过一丝淡淡地笑意,接着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

  “艾卡不是我杀的。”

  “我知道。”

搜索建议: 今生与你错过  今生  今生词条  错过  错过词条  今生与你错过词条  
小说 小小说

 拆东墙

黎明前,小镇子里一片死寂。黑暗中只有路边的一家小酒馆点着蜡烛,发出微弱的亮光,能听到里面忙碌的声音,准备开张做生意。酒馆不大,装饰不好,只有几套破桌破凳。这家酒...(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武侠

 美丽的神话(第一章 梦中人)

 这个故事会很长,是一个发生在一个叫江湖的地方的故事,里面的人快意恩仇,自由洒脱,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可以做,那个地方自己是自己的主人,所有人只为一件事忙碌,就是...(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故事新编

 对花对酒

 混沌的光线窗外,幽长小道,梨花坠落成雨。窗内,玉散珠肠,对流两行清泪。床边坐着一位身着月白色丝绸长衫,整个人透着一抹玉色,伟岸光华。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丝绸棉...(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