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还魂记(第九节)

  不倒翁说,我们也该出发了。

  阿婆问道,我们到哪里啊?

  不倒翁有点不高兴的说,这些你不用知道。到了你自然就晓得了。

  她也不好多问了。他们一行就下楼出发了。他们来到街上,已经是没鬼差和新鬼了,他们是最后出发的,所以看不到其他的鬼差和新鬼走在街上了。走出那条脏兮兮的街道,踏上了他们下一个收脚迹的旅途。

  这时他们走的路比较平坦,没有山路到处都是农田,田里没有庄家,也看不到种田的人。还是和原来看到的是一样的。没有炊烟,没人声音,没有人间那样的吵杂声。一切死一样的静。没下雨,没有风,应该说在阴间是最好的天气了。也是阿婆到阴间以来看到的最好的天气。这都要归集到没有鬼哭狼嚎的结果。所以晴天没有风雨就没有恶鬼出没。当然恶鬼是不敢到这种地方的。这里是地府衙门管辖之近地。啥子恶鬼也不敢放肆到敢到阎王管辖的地方来造势找死。

  他们顺着一条不算宽大的很脏的泥泞道路向前走,先是平路,后来是小路,再后就上坡路,小路和山路,阿婆感觉这地方很像她到过的一个地方,但又不是很确定,她不停地张望,但还是弄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她走过的地方总是似曾相识,这不奇怪,因为这是收脚迹,每个地方都是她到过或者经历过的地方,熟悉的地方。这里就是她在很早前在这里生活过的一个地方---清香坪。这里有过她的熟悉的足迹。她在这里生活了近一年。在这里是生产队的一个开矿的地方。这里有铅锌矿资源,也是他们生产队唯一的最赚钱的一个项目。她在这里为矿山的社员矿工煮饭。当时这里有一二十多个人在这里开矿,开出来的铅锌矿都卖到供销社,所以他们生产队的一项主要的经济收入。在这里虽说苦点,但在这里做活的社员比在家劳动多挣一半的公分。那段时间她在这里也是比较苦但很开心,还多挣工分。在这里她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那时她还很年轻,人又长得漂亮,好多年轻小伙都喜欢她,但他是个很守妇道的人。这里来开矿的基本都是年轻人,经常晚上有人来敲她的门。但她从不动心。她觉得她的老公虽说不帅气,但人老实厚道,对她也很好。有一个年轻人叫李建的小伙子一直很喜欢她,但他从不打她的歪主意。很尊重她。他还提醒她晚上把门关好,经常照顾她,重的东西他都是主动帮她拿。说心里话,她也很喜欢他。但她毕竟是有夫之妇。只能把这种喜欢埋在心里。有一天她到离住地较远的地方去捡柴火,不小心掉下山沟里。摔成了重伤,左脚摔骨折了,头也摔破了,倒在地上动都动弹不得,直到晚上大家回来吃晚饭时,饭没有煮,人也不在了。领头的是生产队的会计,叫陈东,他对阿婆也很好,很尊重阿婆。他也是有老婆的人。所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他说小容肯定是上山捡柴去了,可能遇到了啥子麻烦。他让大家分头去找,于是大家就分头到各处找人去了。各路人都到各处找了个遍,就是没找到。只有李建没回来。他在山沟里找到了阿婆。他很细心地找了几根木棍将阿婆的脚固定好。用自己干净的手帕给阿婆包扎好头上的伤后才把阿婆背起来往回走。山沟里没有路走起来很费劲,连爬带走才把她背出山沟。他回来治好了伤就再没去矿上了。阿婆的丈夫死后,这个李建一直都很关照他们家。但他也有老婆了。他对她就像哥哥对妹妹那样的关照保护爱护她。

  李建还也是苦命的人。娶个老婆人到是长得不错,很清纯很漂亮,可是生了第一个孩子就落下了严重月子病,小孩是个儿子。不到半年老婆就死了。一个男人要带一个不到半岁的孩子真是苦了他了。虽说有老母照顾,阿婆还是经常帮他带孩子。两个人还真的是同病相怜,互相照应。好多人都说她们俩到像是天生的一对。但是都没有那个明确提出来。当然阿婆更是不会提出来的。哪有女的提出来的道理。要说李建吧,也是心有苦衷,现在这个样子,他哪有心思哪有能力来谈论再婚的事。相互之间只是默默的爱在心里。当然李建的小孩主要靠自己的父母照管。自己要出工要挣工分。不然娃儿吃啥啊?当然好多人都在给李建介绍对象。他一个都没看上。心里其实就只有阿婆。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李建经常来帮阿婆家做些重活,像劈柴上房修屋这些。阿婆都看在心里。她的两个娃儿也很喜欢这个李叔叔。总在阿婆前李叔叔长李叔叔短的。外人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一家人。

  一天李建来帮阿婆修刚被风吹烂了的屋顶。修好已是快吃午饭了。阿婆留李建吃放,李建说他妈也煮好饭了,就不在这里吃了。阿婆特意做了几个好菜留李建吃饭。两个娃儿也硬拉住他不让走。他也只好留在这里吃了。吃饭时阿婆不停地给他夹菜。李建也不断给阿婆夹菜。两个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都不说话,还是李建先开口说,小容,如果你觉得我们两家在一起合适的话,我们就把证领了。也好互相有个照顾。

  阿婆说,只怕是我们会拖累你,你还是好好再考虑考虑吧?

  李健说,我都考虑好了,小明小会都读书了,我家小强也在上学了,我们都会好好过的。

  阿婆说,既然你都说行,那我听你的。

  李建说,那我们就把我们俩的事定在开春后的三月份。到时请我们两家的亲戚吃顿饭就行了。我们家的房子要宽大些,结婚后你们就住我们家就是了。这里等娃儿大了等他们住好了。

  阿婆回应道,好。到时定个日子办了,我们就搬过去住。

  阿婆一过世,最伤心的就是他的两个娃儿和李建了。但他没有时间去伤心,整天就忙着阿婆的后事。就算没过门的媳妇也是他的媳妇。都定了的,说穿了他也是她的亲人了。

  阿婆来到矿上,走到他住的地方。好久就没开矿了,这里成了一片废墟。只有几堵没有倒的土坯还立在那里。她很伤心。她和李建商量婚事刚五天她就过世了。真是天不遂人愿。她想,要是她还阳了,他还会娶她吗?一切都只有听天由命了。人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做了鬼同样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阿婆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惆怅和悲伤。做人不易做鬼同样不易。但至少说做人可以享受到人间的温暖和爱,能够享受人间的美好时光,能够享受人间的一切酸甜苦辣。没有人愿意做鬼的,没有人愿意死的。她沉思在过去人间的一切美好中,就算苦了点,还是比阴间好。

  这时候突然看见有人从这里走来,背上还背着一个大筐。阿婆一看正是他们原来一起开矿的背时鬼陈大青吗。他不是得病死在了家里,为啥还在这里背矿啊?

  阿婆很不解。就问到,他不是死了好几年了,怎么他还在这里背矿啊?

  年轻鬼差说,这是阎王让她在这里做苦役的。那年他在矿上,矿洞跨方,他只要将矿洞口的一块一百多斤的石头搬开,堵在洞里的三个旷工就不会死在洞里。他只顾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所以阎王惩罚他叫他在这里做苦役五年,让他反省自己。五年内一直在这里背矿。他苦役做完了才能超生。

  阿婆记得,当时她受伤后就没到矿上去了。没多久矿上出了矿难死了三个人。一个是万三,刘老七和何老五。三家人都很悲惨的。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都好苦。生产队仅因为出了矿难,矿山被封了。队长还去坐了两年牢房。原来是这样一个结果啊。这是阿婆没有想到的。

  这时大青虫鬼差说,我们该上路了。不能耽过得太久了。

搜索建议: 还魂记  还魂  还魂词条  还魂记词条  
小说 言情

 虎子之死

 在人生的路上,我永远不会忘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那场人类空前的大饥饿;我无限地怀念那个用生命救活我们全家的我的那条心爱的小狗——虎子。  那年我十岁。在一个深秋...(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底色(第四章)

 第四章  我们走进靠近公司的那家小餐馆,找了个僻静的桌位坐下来。我知道,沈鑫心里不痛快,没了往日的健谈,话语就由我来继续。东一句,西一句,无话找话,我成了说话...(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连载

 来条病假

 来条病假  开始的大哥没有跟我说清楚其实他在单位的仕途被他们上市公司的大发展大改革触及到了核心利益的灵魂深处据说的后来我多少有些知道,大哥的车间被他们单位高层...(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