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时光瀑布(长篇小说 连载17)

  第十七章 那只是一场戏

  我看着泪流满面的时木棉说:“他走了,想哭就哭吧!”

  时木棉把说谎说得跟真的似的,处女座的她在任何事情上都容不得半点瑕疵,感情也同样。在《转角遇到爱》里面有句台词:当你说了一个谎,你要不断地说谎去圆第一个谎。她说:“就算我爱你,第一个谎说出口,我说我不爱你了,是骗你的,可我只有不断地说谎去成全。”幸福,往往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就错过了,没办法回头。

  可就算弦牧蒹听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后他们沿着不同的方向,愈走愈远,就算被伤得体无完肤,就算泪流满面,她都不会回头。

  厄碧舒把弦牧蒹带回了“南山阑”,我盯着他看了很久,最后笑了笑,往他肩膀上打了一拳:“我们说谎话的水平高吧!简直是如假包换,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她呢?”

  “走了,过来演场戏而已,每天这样排练,等你啊!”

  “她在哪?”

  “可能上大巴车去亳淆了。”

  “一个人?”

  “对,去那里工作,在一家制衣厂当设计师。”

  “你们一个个,让我怎么说你们呢!”

  “允许你伤她千万次,不允许她伤你一两次,不公平。”我笑得很开心说,“一起喝一杯,想找她,至少得到明天吧!”

  “这里有机场吗?”

  “有,除非你有军事背景,或者你是亿万富翁直升机直降。”

  说完他也笑了。

  喝倒弦牧蒹后,我走出“南山阑”,一个人走在冷风里,走着走着我就开始唱歌,林夕写的词,“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原谅我吗?”可是,时木棉没有原谅我,也没有原谅弦牧蒹。后来我又开始唱《寒武纪》,一直喜欢里面的那句词:“当伊甸园长出第一颗菩提,我们才学会孤寂。”而王子与公主的故事也因为玻璃鞋的破碎而变得悲伤。一只玻璃鞋怎能找到在午夜前消失的灰姑娘呢?结局多半是《海的女儿》那样,王子娶了邻国公主,而灰姑娘嫁了个灰太狼,头顶破帽子,一年到头喊抓羊,一年到头吃不上羊肉。

  胡思乱想之后,来到住处,一座两城楼的阁楼式楼房,踩着木质台阶走了上去,黑暗里只剩脚底下的“咚咚”声。

  时木棉是在躲弦牧蒹,走得匆忙,连那条海豚项链都忘记了带回去。我定睛一看,桌面上有张纸条:千川,这条项链还是留给你吧!我没有给厉雨枫,如果你不喜欢,就送人好了。木棉留。

  拆开包装,将项链握在手里,松开,手上留下一块块苍白的印痕。最后我抱着盒子睡了过去,我想清醒,可怎么也清醒不了。

  第二天被时木棉的电话吵醒,她再三嘱咐我不许透露她的行踪。可我们一行人早把她出卖了,我只能笑着装傻,不置可否,挂掉电话。就算亳淆是巴掌大的地方,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想到这里,我换了个更舒适的睡姿睡了过去。

  红着眼睛起床,推开窗户,发现下雨了。整个小城镇都笼罩在霏霏细雨之中,烟雨朦胧,天气依旧温暖。四季如春的小城镇,充满了哀愁与缠绵的相思。弦牧蒹站在窗口,鸟瞰这个热闹而繁华的地方,清晨的雨水打湿了窗台,细细密密地落在心上。突然间他就不想走了,就像春风为花儿停留,时光为岁月驻足。

  他在沿河的书吧里翻看过期杂志,在网吧里看訾池瑶的电台更新。她说:“在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从我的青春期开始,扎根发芽,蓊蓊郁郁地枝繁叶茂。可最后它干枯了,野火一来,被烧得尸骨无存。很多人,都喜欢守护心中的梦,因为梦易碎。很多人,选择离开,离别充满遗憾,因为遗憾是凄美的。”文章有配乐,很伤感的曲子,也有配图和评论,看着看着心里就很难过。抬起头看窗外的长巷,有人撑着雨伞匆匆走过,青石板被雨水冲洗得光洁干净,仿佛一张光洁的脸,在雨水里晃动,他就想起了时木棉

  时木棉的微博里有更新,是一幅素描图,河边的青草滩,一截干枯的树干,河对岸是一座矮小的木屋,天空灰暗。她说:“佛说,那些愈合不了的伤口,会化为一颗胎痣,在轮回的路上让你清晰可辨。你永远是我的彼岸花开,我永远是枯等的枯木。”他一直记得她右手腕上有一颗淡黄色的胎痣,小小的一块,像一段无法磨灭的记忆。

  清晨走在毫无人烟的巷子里,偶尔能碰到一两个在晨光里赶路的游客,脚步匆匆。他也一样,在找路,沿途的风景快速地后退,最后只剩一颗迷茫的心,无处可藏。

  在亳淆停留了两天,每天都下雨,他只能在饭店里上网看时木棉的发的朋友圈。不久他发现,他的微信号被拉入黑名单了,这是一件令人非常抓狂的事情。

  于是他加了厉雨枫的微信,厉雨枫始终保持沉默,一个石子磕不出半个字来。他狂躁地喝了一杯白酒,睡了过去。

  傍晚的时候,有人敲门。他迷迷糊糊地看着门口的人,突然就变得清醒,是时木棉

  她微笑着走了进来,坐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骗我?”

  “訾千川都跟我坦白了,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不会再犯傻了。”

  “给我一次机会。”

  “要我怎么给?你嫌我伤还不够深?再补几刀试试?你当我傻啊!”

  “我是被你气疯了。”

  “我不想废话,听明白了我就回去了。”说完起身有人。

  他转过身抓住她的手,两个人静默了十几秒,最终还是放了手。

  “我会等你,直到我死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声音一直在自己耳边萦绕,恍如幻觉。

  走出酒店的时木棉,微笑着看着天空,愁云惨淡的天空和灰白色的阳光让人内心沉重。曾经她开导过一个欲图跳桥自杀的年轻女孩,她没有问她为什么自杀,只是说了一句话,那女孩就回家了。她说:“如果你想死,试着看着自己爱的男人娶别人,爱自己的男人让别的女人幸福,如果这样了你还想死,那么你跳好了。”这番话不是心灵鸡汤上的故事,是她的心路,她只是把对弦牧蒹的感情概括了一下,说给一个不想干的人听,仅此而已。

  一个人去了餐厅,在明亮的灯光下用餐。淡黄色的餐桌布,新的折痕,上面摆放着两个心形的碟子,一块水果点缀的蛋糕,一块透明的布丁,一杯葡萄汁,甜食能让自己开心。毕竟,失去了最爱的人,何妨对自己好一点。

  晚上回到工作室加班,冬天了,羽绒服的订单增多了。特意去了制衣间,白赤灯光下,几百台机器日夜赶工,空气里凝聚着淡淡的布味。走到窗前,借着灯光看远处的霓虹,亳淆的夜晚是安静的,隐约能听到海边的喧闹声。

  换上鞋子,走在厂区的草坪上,惨白的路灯像一张苍白的脸,她在路边站着,看零星的车辆呼啸而过。然后,她就看到了弦牧蒹。

  弦牧蒹远远地望着她,大踏步地走过来,突如其来的拥抱,磕得她骨头疼。

  她推开他说:“你又来找我,我很难过。”

  “躲我有意思么?我还会来找你的,我要回西岩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真的不想爱你了。”

  他松开了时木棉冰冷的手说:“天气冷,不喜欢穿衣服就待在空调房里,不要感冒了。”说完转身,上车走了。

  “改变不了你,我只能离开。”只要对他有一丝丝的爱,就没办法忍受他身边有人。

  不是爱得不够深,只怪自己心里只装得下一个人。如果我能装得下你身边的女人,那表示我不爱你了。心里没有你了,你多情还是寡义,与我何干?

  弦牧蒹回到西岩的时候,依旧笑容满面。没有憔悴不堪,没有衣衫不整,没有一丝愁容,从来,他都不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之中。

  訾池瑶约他吃午餐,其实就是吃她亲手做的便当。有他喜欢的芹菜,甜椒和玉米粒,他坐在餐桌上,慢条斯理地用餐。结婚后,他很少吃西餐,所以习惯了她的手艺。吃过饭后,她收拾好便当盒,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交给他说:“找个时间去法院里把事情办了吧!”

  时木棉还在学习怎么使用专业性很强的照相机,使用说明书全是外文,一句也看不懂,可她就是熬夜翻字典把它捣鼓通了。她想做时装,所以她必须熟悉并洞察海外的流行风向。整夜地翻阅制衣间里的设计图和成品图片,还有销售部的销售信息。销售部的数据,尤其是海外销售部的数据最能反应服装的热度与流行程度。

  依旧日复一日地工作,废寝忘食,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出产合格率,就是市场占有率。她并不喜欢这种生活,但是在剑出鞘前,她必须用忍耐长时间地蛰伏。

  与她一起工作的,还有几个年轻的服装设计师,都是经验丰富,在各种领域小有成就的年轻人。这对她的设计理念和风格,无疑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其中有一个女设计师,名叫言诺诺,大家都叫她诺诺。她擅长于细节和各种风格的服装设计。她能把一件外套上的扣子细分到小几毫米的暗扣,大到几厘米的布包扣,不同的衣服用不同型号的不同材质的扣子。而这些,没有经验和独特的眼光,是搭配不出能风格各异而且能在海外销售的衣服的。

  言诺诺性格开朗,个头比时木棉小一点,经常跟在她身后“木棉姐!木棉姐!”地叫,她会让她想起訾池瑶,同样的性格,一样的年轻。想想就有点难受,岁月不饶人,如今也是故人带新人。

  言诺诺会经常给她带早餐,神通广大地知道她的喜好,软糯的糯米粥,清爽的小菜,用保温盒装着,随时饿了随时吃。时木棉经常想,身边没有了厉雨枫,可多了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同事,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时木棉会点播言诺诺的设计风格,她想将她收为己用,预备着做时装设计。而言诺诺也十分聪明,一点就通,她把弦牧蒹当初指点自己的经验全部灌输到言诺诺身上,不久她就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工作室,并向公司策划部递交了时装策划书,开始做时装。这个时候的时木棉已经不再是弦牧蒹羽翼下的一枚棋,而是一名能独当一面的女服装设计师了。但是她还是打心底感谢弦牧蒹的知遇之恩,毕竟他是她的良师益友,无论自己爱不爱他。

  我一直在“南山阑”,后来在这个小城镇里开了一间小小的摄影楼。在这里,拍风景的人很少,拍婚纱照、亲子照片和全家福的顾客特别多。而我还是喜欢出外拍婚纱照,实事求是地说,这座小城镇自然风光还不错。有清澈的河水,山峰嶙峋,有青草野花的河滩和稻田,有小溪,也有石拱桥,这当然是郊区的风景。景点的景物适合拍照留念,木质阁楼,石拱桥,别致的塔,假山假石,还有风格各异的客栈,商铺,这些经常会被拍进电影里头,作为人物的衬景出现,以至于我在看电影的时候,经常会忽略人物。

  在很多的城市,都有那么一间酒水吧,有特色,有故事,有年代,有回忆,在这里也一样,你能看到满墙的留言纸笺,流光溢彩的酒杯,温暖的奶茶,迷醉的咖啡……所以走过很多地方的我,在每个地方停留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元宵节前后,有一对年轻的恋人来拍结婚照。女孩子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而男孩子也是一脸的不开心。两个人坐定后,我说“一、二、三,微笑!”两个人皮笑肉不笑地挤出笑容,比哭还难看。于是我放下相机,走了过去说:“男孩子要对女孩子体贴一点,来,揽着她的腰!”这次不发口令,两个人笑得特别甜,一脸的幸福。

  我经常这样用些小细节来增加恋人的幸福指数,在我看来,幸福更多地在于行动,与说多少甜言蜜语是没有关系的。

  在打印照片的时候,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开心,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女孩子笑着说:“我不想这样照,我想化妆穿婚纱照。可他说结婚要钱能免就免。现在我觉得没必要了,我很开心。”

  突然我就想起了索雁若,婚礼那天,她一个人在婚礼现场等我,而我始终没有出现,其实也出现不了。那时候的我在奚里铺,从时木棉家里出来后,我一个人沿着河边的集市一直走,一直走到郊区,坐在河边思考为什么要结婚,想不明白我就不回路漆。我去了那条巷子,我与时木棉相遇的那个铺子,已经关了,牌子都已经被虫子啃得满目苍夷。每天在酒店浑浑噩噩,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结婚不就是TMD找个人一起变老嘛,还在乎那张脸是谁!于是赶火车回路漆,千赶万赶还是错过了婚礼。

  索雁若是个很朴实的女孩子,就像热窝窝头,捂在手里很温暖,而时木棉就像高贵的骨瓷咖啡杯,你放冰就冷,冲水就热,本身没有热度。可我还是死心塌地地爱着时木棉,难道仅仅是因为那张脸?我想了想,不是,多半是那股由内而外的气质,与众不同。我想对于吃饱了饭的人,是不会选择窝窝头的。

  平时摄影楼的生意都很清淡,所以大多数时间我是在“南山阑”,在那里帮忙采购什么的杂事,厄碧舒一个人经营这么一家咖啡店也蛮吃力的。每天要忙到凌晨,她也不愿请个帮手,我只好挺身而出了。我们会一起吃宵夜,喝点酒,她会讲一些时木棉学生时代的事情。我问她为什么她喜欢戴布艺花,她愣了愣说:“高中时她一直暗恋单礼轩,有一次他说她要是戴布艺花会很好看,于是这风里来雨里去,十多年如一日,没换过。”

  我听了觉得很好笑:“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你知道的,暗恋多半是单恋,没结果的。”

  我跟她碰了一杯说:“说得在理!我暗恋她五年,没结果。”

  “你不点破,当然没结果。她笨着呢!”

  “算了!我有结婚对象了。”

  “那你留在她身边做什么?千里迢迢从路漆过来!”

  “不想她受伤害,弦牧蒹伤她够深。精神失常两个月,厉雨枫不告诉我,她还打算隐瞒一辈子。”

  “守着她?”

  “对!”

  “真伟大!”

  “没那么伟大,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实际上是还爱着她。”

  “她呢?”

  “爱弦牧蒹。”

  “真累啊!我从来不谈恋爱,也不打算结婚,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嘛!收养一两个孩子,教育成人,这一辈子就够了。”

  “真的挺敬佩你的。”

  她脸突然就红了:“你这人真是的,我不禁夸的。很晚了,再说下去天亮了,回去吧。”

  两个人步履凌乱地走进幽深昏暗的巷子里,街边的灯散发着柔和的光,东方渐渐出现了亮光,这座小城镇陷入前所未有的沉寂。

搜索建议: 时光瀑布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词条  瀑布  瀑布词条  时光  时光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时光瀑布词条  
小说 连载

 永不言弃(第一章)

 第一章    一下火车,离开了空调的保护。周围都被热气和这国际化大都市所特有的尘埃所笼罩。    放眼望去都是橘红的灯光下尘埃的颜色,伴着无数汽车发动机的声响...(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緣來3

   “當我的皇后吧。”某男人深思熟慮過後告訴某女人這麼一句話。  “我才不要當你的皇后,我要做你的皇妃!”  某女人沒有看到此時的某男人已經黑了一張帥臉,猶自...(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龙之吟(七 进退两难)

 “春——,龙来信啦!快看呀!”银边喊边将信举过头顶。    “讨厌,快给龙!”    “有个条件,晚饭你烧。”    “好,我烧,我烧。”    “哈——,大...(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