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若似月轮(长篇小说 连载 33)

  第九章 牧羊人的故事

  芮颖坐在池塘边的洗衣石上,吉安纳坐在她身边,将光脚丫伸进池水中,轻轻地击打着水花。那些蒙尘的往事如同水面的波痕,微微地荡漾开来。

  年少的慕辛牵着刚换牙的莲葩走过长长地青板石铺就的小街巷,站在小巷口,听知了在苦楝树鸣叫,炎热的夏季午后异常漫长。两个人走过深处院墙的石榴树,这个季节石榴花开得像一朵朵红色的火焰。师傅会在慕辛手中放两枚硬币,慕辛会牵着莲葩穿过长长的街巷去转角处的杂货店买牛乳花生糖,两个人一人一颗放在手心,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脸上露出甜滋滋的笑容。

  有台风过境的八月,台风带来的强降雨天气,两个人搬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看雨像无数根银线掉落在地,形成溪水,缓缓地流动。院子里的栀子花在雨中开放,师傅经常坐在茶桌边,双手在那个紫红色的紫砂壶上摩挲。师傅是喜欢茶的,甚至是对茶入迷。小小年纪的莲葩经常会坐在他身边看他摆弄一桌子的茶具,最后递给她一杯茶,她小心翼翼地接过茶,浅浅地喝一口说:“好苦啊!我不要喝!”

  老人笑了笑说:“吃得了苦,才能忍受得了孤独。”

  她似懂非懂地放下茶杯,起身找慕辛要花生糖去了。

  慕辛二十岁生日那天,慕里回到了芒山,慕里是慕辛的哥哥,从小都生活在沽阳,慕辛因为自幼身体不好被父母送到芒山休养。其实也没什么大病,就是身体底子比较弱,精心养养就可以。芒山的茶山一直是慕辛家经营,茶庄主人一直生活在芒山,从慕辛出生时就一直在他们家的茶庄里工作。

  慕辛生日那天,宾客很多。莲葩坐在角落里吃东西,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慕里,她怯生生地看着那个跟慕辛长相相似的大男孩。她依旧是用一根簪子盘着长发,穿浅色连衣裙,黑色布鞋。她已经在师傅跟前学茶艺十年了,由一个满口奶牙的婴孩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她抱着古筝坐在宾客最少的角落里抚琴,琴声被喧闹的宴席掩盖。她叹了口气,抱着古筝走出了宴会厅。放好琴后,坐在枣树下一边吃葡萄一边跟慕辛说话。

  慕里跟着走了出来,坐在莲葩身边,他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古典的女孩子,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人间气息,美得窒息。后来慕里留在了茶庄,跟着茶庄老人一起打理茶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为了莲葩才留下来的。莲葩开始在茶庄表演茶艺。茶生意跟茶艺息息相关,一场茶艺表演的成功与否,与茶商是否签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样的她,每天过得神经紧张兮兮,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慕辛经常送蝈蝈给她玩,经常拎着蝈蝈笼去她的茶室,而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慕辛满头大汗地斗蝈蝈。她会泡一壶茶放在桌子上,碟子里有他爱吃的米糕,他累了困了就会喝一杯茶,吃几块点心,靠着茶几疲倦地睡过去。在她眼中,他还是个孩子。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那颗已经老去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慕辛的调皮与小孩子气。

  慕里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家里要给他找一位贤内助。慕里却突然拉着莲葩的手说非她不娶。慕里的父母讶异地看着莲葩,莲葩只是红着脸,并未开口否认。

  “莲葩,你跟慕里只是兄妹。你看着我们回答:你喜不喜欢慕里?”

  莲葩低下头,嗫嚅着不敢开口说话,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慕里会突然说娶她。慕里牵着她的手走过客厅,走到了芒山的石桥边,他说:“莲葩,我们私奔吧!”

  莲葩低下头,挣脱了他的手,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慕辛的脸,那张依旧带着稚气的脸。

  订婚那天晚宴上,慕里喝得酩酊大醉,莲葩被慕辛的母亲锁在房间里,锁了一天一夜,饿得昏死过去。后来感觉身边有人,她挣扎着醒过来,看到了慕辛。他给她拿了一块蛋糕和一杯果汁。吃完后顿时觉得浑身有了力气,慕辛问她:“愿不愿意跟慕里走?”

  她愣了愣,接着摇摇头。

  慕辛端着盘子出去了,她起身走出了房间,站在星光漫天的院子里沉默,一个人,很孤单的样子。

  慕里走了,慕辛给他灌了醒酒茶,开车送他走了。因为跟一个陌生人度过一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而且他知道,哥哥喜欢莲葩。他原本想将莲葩也带走,但他还是尊重莲葩的决定。

  慕辛开着空车回来的时候,被父母罚跪,跪了一整天,他就是一个字都不说。莲葩偷偷地给他拿吃的,这样他才能跪上一整夜。夜色凉如水,夏风吹过大堂,窗帘翻飞。莲葩偷偷跑过来陪慕辛说话,这样他的膝盖就不会那么痛。凌晨时分,她终于累了,靠在桌角休息。

  慕里走后,慕辛的父母对她没有一丝好感,母亲一见到她就恨得牙齿痒痒,可是为了维持风度,脸上还带着客套的微笑,这让莲葩很难受。她并不喜欢慕里,那个偷偷住在她心里的人是慕辛。而慕里为她离家出走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莲葩吓得都不敢出门。

  这件事也传到了吉安纳耳中,他心里很难过。放羊的时候,他会唱歌,跟山上的采茶女对歌,对着对着他就想起了莲葩。他是喜欢她的,可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吉安纳讲完这个故事,眼角湿了,他看着开满洁白莲花的荷塘,许久不说话。芮颖笑了笑,也沉默了。她拿起画笔,将那个在茶山上放羊的少年画进了画里。

  傍晚时分,她将画卷起来,放在画筒里。递给了吉安纳,吉安纳笑了笑说:“我是个粗人,不懂文艺的,给我也是糟蹋了的。你自己留着吧。”说着摇了摇鞭子,唱着山歌赶羊下山。

  回到茶庄,慕辛微笑着拿过她的画筒,打开画看了看说:“你遇到吉安纳了?”

  “是啊,他给我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芮颖一边说一边放下画架。

  莲葩也过来了,这个时候马路上有一群羊过来了,走过的地方扬起漫天的灰尘。吉安纳看了看莲葩,不动声色地摇动着鞭子,慢慢地走过茶庄。夕阳照在羊群上,仿佛染上了一丝忧郁,因为夕阳过后就是黑夜。

  慕辛拿着那幅画递给了莲葩,说:“看看,芒山寨的情歌王子,听说去年七夕给你唱了一晚上的歌。”

  莲葩看了看,低下头不说话。再次抬起头,她咬着嘴唇,似乎鼓足了勇气说:“慕辛,你是真不明白我心,还是故意充耳不闻?我为什么不跟慕里走,你知道为什么吗?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告诉你也没有意义了。”她看了看惊愕的芮颖,哭着跑开了。

  芮颖突然就明白了吉安纳的悲伤了,她推了推慕辛说:“你跟上去,你傻啊,她喜欢你呀!你怎么这么笨?”

  可慕辛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这一切令他莫名其妙,他说:“我又不喜欢她,我追她做什么。”

  他的回答让她内心泛出一丝悲凉,她为莲葩感到悲伤。有时候爱一个人,应该是一个人的事,不应该捅破。

  你就像我黑暗中唯一的光,光熄灭了,我只能在黑暗中摸索。

搜索建议: 若似月轮  月轮  月轮词条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词条  连载  连载词条  若似月轮词条  
小说 武侠

 漂泊

 只要你快乐,我会为你抹尽污黑的血色;  只要你快乐,我会教你武功,为你配上世间最轻盈而又锋利的剑;  只要你快乐,我会虔诚的递上自己,让你手中那把剑刺穿我的胸...(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小棉袄

 都说女儿是爹妈的小棉袄,一点不错。  二倔头的女儿长着一副略宽一点的圆脸儿,浓浓的金发衬托着,真像一轮明白的月亮。两只眼睛的距离也比常人的大点儿,恰与脸型和谐...(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连载

 慈禧与大臣

   慈禧与大臣  屈指数来晚清的名臣名将对国家有重大贡献、或者有重大影响的,又与慈禧有关的人就那几个: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等人。  曾国藩  曾国藩(181...(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