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梨花缘(第九章 波澜 3)

  在另外一间病房里,林青莲把身子侧对着墙,泪水又一次流了出来,从奈河桥上转了一圈回来的她,内心一片冰凉,这么多年来,她围着家转,家里却没有她想要的温暖;辛辛苦苦养大的两个儿子自立门户后就没了往日的亲热劲,没有事就不登他们的家门;她在村里精挑细选的儿媳妇总是跟她拧起干,都一致认为他们老两口偏心,把大多数家产都留给了高樱枝;两个宝贝孙孙见了她都不像人家的孙孙一样对奶奶亲,拿好吃的好玩的也喂不惯家。

  唯一贴心的女儿和张翔云耍起朋友后,一有空就和男朋友粘在一起,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在她面前也不像以前那样说暖心话。

  林青莲深深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绝望,这世界在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温暖没有了留恋。她举起农药瓶子的那一瞬间竟然没有畏惧和不舍。

  高万全那个天收的,从来就无情无义。十多年来,她和娘屋头的人些不分是非曲直全力跟他扎起,在村里得罪了不少人。自己为了维护他的威望,说了好多想起都脸红的话,做了好多违心的事,却落得了今天这样的下场。那没良心的一直跟李三妹不清不楚,把人家的男人气来十多年不回家,她都忍了,因为那还有个为了工作在一起的遮羞布,现在又跟那个更不要脸的向如琼鬼缠起。

  自从那天周有才挖伤许家均跑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从高万全异常的亢奋里隐隐感觉不对头。

  那晚上看见救灾补助表上突然出现向如琼的名字。按常理这样的好事高万全一定是只在他的势力圈子里进行,一般人连气气都闻不到,这进一步证实了几天来一直在她心头的猜疑。

  原来本质善良的她嫁到高家后不晓得咋的一天天变了,特别是高万全从他大伯手头接过村里的大权后,没啥见识的她虚荣心膨胀起来,处处都要占上风,要显摆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

  林青莲回忆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心里一阵阵的愧疚,涌起一阵阵的悔意。她想,既然老天爷不要我死,可能是要我补救原来的过失,想到这一层后,求生的欲望又回到她的心里。

  高万全微微瘸着脚从外面买来午饭,林青莲看着男人平静地说:“过去的事我也不想再提了,你想咋弄是你的事,因果报应的道理你是晓得嘞。我对你已经死心了,我们夫妻几十年,你对我咋样子你心里明白,我们这些年的日子是啥滋味就不说了。现在我对你就只有两个要求,第一,等我出院以后,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你想跟哪个过是你的事情,眼不见为净,我也少些伤心事。只是我想提醒你一句,贪心的女人会害死你。第二,村委会一直占着观音庙的地盘,希望你们搬出来,让老年协会的人些趁头把观音庙翻修好。你答应我就吃饭。”

  高万全把饭舀起,从另外的饭盒里弄些菜在上面,递到林青莲面前,用商量的语气说:“我们都让一步,你提的第二条我答应你,第一条万万不行。”

  林青莲听高万全只同意腾出观音庙的地盘,不同意离婚,准备接饭碗的手抬了一下便放回到原地,闭上眼睛不予理会。高万全坐在床边,心里想,这一关必须过去,不把眼前的女人安抚好,村里不安逸他的人些不知道要趁机编排好多对自己不利的风言风语来,如果这些话传到乡政府,明年换届时想再连任就决不可能的了,没有了今天的权力,梨园村的那帮人不晓得会怎样报复自己,女人些也不再会乖乖的投怀送抱,一些拖着尾巴的烂事也有随时爆发的危险,特别是学校的建筑问题,被汪青山他们牢牢的攥在手上。

  自从那天汪青山说去学堂里头钻了眼眼后,高万全要不要的就做梦学校教学楼垮了,学生老师血淋淋的来找他,警车就停在他家院子里头,阵阵刺耳的警笛声快撕断他的神经。

  他这几天还为向如斌的事伤脑筋,凭对那二赖子的了解,高万全可以断定杜西树的死和向如斌一定有牵连,跑了的那几个盗墓贼早晚也会撞在枪口上,向如斌成了危险人物最大隐患,对二赖子的下一步安置成了他的一个心病,如果不把他安抚好,那无赖会翻脸不认人,要安抚好又必须面对那杂种的狮子大张口。

  高万全打了几次向如斌的电话,想当面谈谈,敲打敲打他,可是那头总是不接,这让他越来越不安,去向家找了几回也不见向如斌,他码不准这癞子心头想的是啥,现在才后悔当初不听老婆的话,轻率地就认了向如斌当干儿子。

  想到这些,高万全决心不能让后院起火,不能腹背受敌,于是柔声对老婆说道:“青莲啊,我们同甘共苦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好我是一条条都记在心里的。我们高家和对立的人些明里暗里斗了这么些年成,你家娘屋头的人些不管是非都是全力帮助我,这些恩情我是一辈子都记住的,一辈子都是报答不完的。你不要瞎想瞎猜疑,更不要听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些挑拨,我高万全绝对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在我的心里头永远和开头时候一样金贵。你看,我们家条件在梨园村不数一也要数二,我想等樱枝和张翔云把婚事办了,我们干脆就把土地全部包出去,到城里的房子里头住,包土地的钱再加上门面和那么多套房子的房租,我们吃饭零花哪里用得完,等我退下来了,带你全国各地旅游去,还要去外国看看。”

  林青莲不为丈夫的这些话所动,依旧闭着眼睛不理会。高万全感到没趣得很,咬了咬牙,瞪了老婆一眼,刚要从病房里退出来,汪青山提了些营养品进来了。

  按两家平时的交情,汪青山是没得必要来看望的,但他想到张翔云马上就要成高家的女婿,关系已经不比以前,不来看看不好。

  高万全客客气气的安排汪青山坐好,等汪青山和林青莲说话,自己到走廊尽头拿出香烟来,在烟雾里思考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连吸了三根烟后,好主意终于想出来了。他把要做的事在心里默了几遍,返身走回病房,汪青山已经离开了,高万全左左右右的看了一下,突然跪在病床前面,拉着林青莲冰凉的右手,哽咽着唱起那首歌颂老婆的《妻子你好辛苦》来:

  “起早贪黑紧忙活,上班回来就下厨,每天三顿家常饭,一年三百六十五。买菜烧水洗衣服,下有儿女上有母,为了孩子操碎了心,一年三百六十五。妻子啊妻子啊挺辛苦,辛苦为了全家福,细水长流过日子,全靠你简朴……”

  他一边唱一边留意林青莲和旁边的动静,走廊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门口有粗重的呼吸,他知道自己的歌声达到了预期目的,唱得更加的投入,哽咽得比先前明显了点,但是他把握着尺度,不让哽咽影响歌唱效果,继续深情的唱道:

  “妻子你挺辛苦,有点那安慰就满足,你苦净在心里苦,精打细算为了家,常把家缝补。妻子你挺辛苦,有你日子才能富,丈夫心里最有数……”

  林青莲听到那句歌词:“你苦净在心里苦,精打细算为了家,常把家缝补。”不禁悲从心底涌上来,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心酸与压抑,想起自己为家庭付出的一切,禁不住的泪水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门口看热闹的人们也大受感动,感情脆弱些的也跟着哭起来。高万全听到后面传来的哭声,知道自己的预想目的完全达到,心头一阵狂喜,又把那最感人的段落再唱了一遍。

  医生和护士听见哭声,以为出了大事,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分开门口的人们,看见高万全正拉着病人的手,跪在地上边哭边唱,鼻涕和泪水挂在下巴上。

  医生颤抖着查看病人的脉搏和瞳孔,发现没有异常,长长的松了口气,示意护士把高万全扶起来,门口一位姑娘止住哭泣,跑过来拉着高万全的手:“伯伯,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情义的男人!大妈有你这样子的好丈夫,不枉为人一场!”

  高万全拿出纸巾为林青莲擦去眼角和脸上的泪水,紧紧的握着妻子的手,林青莲没有拒绝,低声对高万全说:“你坐到,我答应你。”

  那些外国的政治家也是表演艺术家,他们竞选演讲时的眼泪就像那龙头里的自来水,想放就放,放完一关,啥也没发生过一样,那眼泪里面的含悲量极低,对于他们的慷概激昂和声泪俱下千万不要相信,谁被他们的语言和眼泪打动,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你娃还年轻。

  汪青山从医院来到门市里,看见胡慧娴在和保管在一起对账,他搬了根凳子到门口坐下,打电话叫汪茂云今天晚上不要来医院守护杜幺婶,打完又拨顾成兵的,告诉他早上CT检查的结果,自己负责伤者这几天的工资,让伤者在医院休息几天,工人撤安好的脚手架的误工费用也记在他的头上。

  顾成兵在那头不干:“你把我说成啥人了?我们讲好了的,医院的开支你汤到,出这事我也有责任,误工费算我的,多大的事一样,再多说我就不认你这个朋友了。另外我的工地要五百根给水管,一百八十圈四平方的电线,还有些杂七杂八的要买,我干脆叫人把单子拿到拿到门面里,你快准备好,过几天我要用。”

  汪青山还没把电话装好,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青山转头一看,光彩照人的蒋丽娅站在她面前:“青山啊,看到你刚才打电话的样子,我就想起我们读高中时候,你坐在我身边歪起头想难题的神态,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那老样子。我在海南遇到麻烦时就会想起你的这姿势来,就跟你一样歪起头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汪青山怕她再说些啥,急忙看了里面的胡慧娴一眼,站起来说:“老同学,你还早呢,我去给你泡杯茶来。”

  蒋丽娅摆了摆白皙颀长的手臂,随势张开玉指梳理了一下耳边的波浪样的长发,粉红的秋裙下摆扫在汪青山腿上,她把身体正面对着汪青山,提高声音说:“青山,我要办个美容健身一体的地方,你帮我去看看需要哪些建材,好好帮我筹划一下,需要的东西就到你这里买,肥水不流外人田。”

  汪青山被她看得很不自在,躲开女同学热烈的目光,故意大声说:“你办美容院的地方找好没得?我们这里恐怕弄不全你要的东西。”

  “耳朵吆蚊子去了嗦?就在你面前说还没听到?门面我已经租到了,反正我不管,你这儿没得的货你自己到别处帮我弄,我们是啥关系,我不靠你靠哪个?” 蒋丽娅在汪青山胸口上轻轻的锤了一粉拳:“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看看需要些啥材料。”

  汪青山看着里面,对库房保管说:“老李,你跟我的同学一路去看看她需要些啥东西,记得带起卷尺和笔本子。”

  蒋丽娅不干:“你的脚步好金贵?还说老同学,我们还搭伙坐一根板凳,共用一张桌子大半年。我偏就要你一路去,其他人我信不过。”

  胡慧娴从里面走出来,笑着喊蒋丽娅:“丽娅姐,你来得好早,请进来坐嘛。”接着对汪青山说:“山哥,你去要合适些,老同学的事要当自己的事来办,再说了,我们的帐还没对完呢,老李走不开。”

  “还是小妹妹懂事,青山,今天非你去不可,不要叫同学些听到笑话你,说你端起老板的架子,老同学都不认黄,不肯帮忙。”蒋丽娅冲胡慧娴笑了,“他比你大那么多见识还不如你,妹妹,等那里弄好我请你去美容,一切免费,他去健身我就要酌情处理了,哪个叫他拽起拽起嘞。”语气听起来她对汪青山不满意,可那看汪青山的眼神却满是情意。

  胡慧娴知道蒋丽娅的意图,但还是要装得大量一些,对汪青山说:“山哥,老同学的忙我们一定要帮的,你快去帮她看看需要哪些材料,我们好做准备。”

  汪青山没办法,问蒋丽娅到哪里看,知道地方离得有点远,就去把摩托车骑过来,蒋丽娅毫不客气的就坐在后面,和汪青山一路去了,临离开还不忘了举起白嫩的手臂向胡慧娴挥挥手告别。

  目送他们离开,胡慧娴心里乱得没了头绪,和老李对账总是出差错,她无可奈何地对老李说:“李叔叔,今天的帐先对到这儿,我上街去买菜。”

  她从菜市回来的路上,看见汪青山搭着蒋丽娅从对面过来。坐在后面的蒋丽娅先就看见胡慧娴,故意把身体朝前靠,伸出右手虚放在汪青山的肚子前,做出一副小情侣出门的亲热模样。

  看见他们那副样子,胡慧娴心里说不出的恶心难受,好像是自己做了啥不好意思的事,快步走进街边的店铺里,眼看他们走远了才出来。心里恨恨的想:果然关系不得一般,先前还假模假式的说不愿意去,那分明就是小两口回娘家的模样,汪青山啊汪青山,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一片痴情啊。

  蒋丽娅的身体其实没挨着汪青山的背,手也没揽着他的腰,汪青山的注意力全放在开车上,一点也不知道有啥不对劲。他把摩托车放好,去理了发哼着歌儿回到门面,看见胡慧娴一边做饭一边收拾东西,他拿出本子说:“娴儿,一大单生意呢,我毛算了一下,我们按低价拿材料给她,也有两万多块钱的收入。”

  胡慧娴头也不抬。冷冷地说:“我看还是不算算了,面在箩头转,没得必要分清了,吃完饭我要回去,家里头有事。如果我来不了,你就重新叫人来管门面。”

  汪青山听出胡慧娴话里有话,艰难地摇了摇头:“娴儿,你咋就这样想啊,我不去你要我去,去了来你又不高兴,说些话叫我不晓得咋答应,那这笔买卖我们不做了,免得你又不高兴。”

  “我高兴得很,你们老同学互相扶持,共同致富,在同学圈子里会传为佳话的。”胡慧娴一边切菜一边说,“我在街上看到你们亲亲热热的样子,心里明白了自己的地位,我们才半年时间怎么抵得过那么多年的情份,你不要感到为难,我退出就是。”

  胡慧娴越说越伤心,眼泪模糊了视线,刀切着手指都不晓得痛,汪青山看见菜上有血,跑过去一把夺下胡慧娴手里的菜刀,抱着心爱的人颤声说道:“我的好娴儿,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人,我汪青山要是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心思,天打五雷轰。娴儿啊,我要怎样你才不生气?”

  胡慧娴哭出声来:“你为啥要她把身子靠在你的背上?她还搂着你的腰,你就感觉不到吗?你是不是还觉得很享受,当年的感觉又回来了是不是?街上认识我们的人些看到会咋笑话我,我家奶奶和爸妈晓得会气成啥样,我不能再在你的门面上打工了,今天下午我们把帐全部结算清楚,我要干干净净的离开。青山,我还是要一辈子感激你对我家的帮助。她比我有魅力,见过大世面,又有经济条件,你们又知根知底的,你跟她在一起比和我一起合适。真的,我一点不怨你,哪个叫我是个小村姑呢?”

  汪青山越听越难受,一只手从衣兜里拿出在蒋丽娅那里记录的尺寸和品种的本子,丢在地下,真诚地告白道:“娴儿,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是不发财一辈子当农民也心甘情愿。娴儿,你要是不放心,我明天就退了股份,把铺子交给永革伯伯,这辈子不跟同学些来往,我们回家种果树去。”

  胡慧娴更加的伤心:“我哪能这样耽误了你的好前程,破坏你们的同学情义,我们虽然耍了这么久,大家都是清清白白的,我家那头我会去给他们讲清楚嘞,绝不说你的不是,那是我不愿意和你好了,是我想攀高枝,是我想到大城市去过更有滋味的日子。”

  汪青山一直紧紧的抱着胡慧娴,把她流血的手放在嘴里吮吸着,含含混混说:“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我的心其实你最明白,你回家去不来这里,我也不想做生意了,天天到你家去帮你做活路。”

  胡慧娴用力想挣脱青山的拥抱,汪青山真怕心爱的娴儿就这样离开,抱得更紧了。

  有人来买东西,汪青山只好放开手,把嘴里的血全吞到肚子里,侧身挡在胡慧娴可能出去的路上,从抽屉里拿出创口贴,等买东西的人一离开,立即给胡慧娴贴上。

  胡慧娴看汪青山没有吐出血来,心软了,抱怨道:“牛气力那么大,把人家勒得生疼,我的血里有毒,不怕取了你的小命?最伤心的人可不是我。”

  见女朋友态度有所缓和,汪青山松了口气:“娴儿,你别东想西想,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不可替代嘞。从我们一起网鱼的那天起,你就是我认定了的人,任随哪个都不会让我动摇。”

  胡慧娴撇了下嘴,“光面子话说得好听,一背了人家的眼就是另外一套,要不是刚才我亲眼看到,别个说我还绝不相信。”

  汪青山把胡慧娴推到里屋的镜子前面,自己站在胡慧娴后面,把手虚放在女朋友身前,问道:“你感觉到我抱你没得?但是从镜子里头看,我就是抱着你在,是不得嘛,你刚才在街上看到的就是这样子,蒋丽娅是故意摆姿势跟你看嘞,如果她真的抱着我,我会想办法让她把手拿开的。好多年不见了,蒋丽娅说话举止里头有股和原来不一样的味道,我们二天要提防到她,不要中了她的圈套。”

  听到汪青山这样说,看到这样演示,胡慧娴才真正的宽了心,快速的做好饭,装上要送到医院的饭菜,递给汪青山:“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把饭送到医院去。”

  青山怕慧娴趁他出门后真的就回家去了,不肯接饭盒:“我们一路去,摩托车上不好带饭盒。”

  胡慧娴知道他的意思,终于露出笑脸来:“两三百斤你都搭得起,几斤饭盒反而搭不起,安心去吧,路上别瞎想,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一起吃饭。”

搜索建议: 梨花缘  梨花  梨花词条  波澜  波澜词条  梨花缘词条  
小说 连载

 混虾姑奶奶(4)

 感情是一种很莫名其妙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它的不安定,所以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沉浸在其中去冒险吧。灰色的屋子里有一种习惯了的凌乱和单调,就像心里一样,我又看到了那...(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连载

 刻骨铭心(七 裂痕 3 失魂)

 夜风凄冷,何况是澶冽的寒风,暮色深深地笼罩着大地,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一切都显得静极了,除了寒风肆无忌惮的吼声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夜色的深沉并...(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武侠

 毒

 江流郡北十里本是古时旧运河,运河荒废已久,河泥淤积,竟成了一片烂泥塘。可喜的是水中鱼虾甚多,周围百姓以捕鱼为业,倒也安居乐业,生活富足。  可在一场大雨之后,...(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言情

 烂漫蔷薇(三十四 乱情纠葛)

 马季军和朱盛是同一个宿舍的,里面还有两个,一个叫陆伟,还有一个叫姬浩浩(名字就像是一个女生的名字,长的文质彬彬的,戴副黑边眼镜,歌唱的非常好,张信哲、张雨生的...(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