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理不清的遭遇

第一章 老头的爱

一段时间,我为就业奔走着,烦恼着,鬼知道有着一份不错收入的工作,对我来说将会意味着什么,至少,自己不再为吃上一口七分熟且带血的牛排而犹豫不决了。我下定决心,这口牛排非吃不可。

八月份上海的气温就已经让我喘不过气来,即便如此,我依然下定决心要在十天之内拿下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我住在一家离园区不远的旅行社里,店主是位七十多岁老头子,他不会说普通话,每次我同他交流的时候要费上好大一会儿功夫。后来,我就把自己要说的话全部写到一张纸上给他,可他偏偏不认识字,我有些生气,决定明天付了房费就离开这里。晚上,我认真修改着一家又一家公司拒绝我的那份简历,明天一定会交到好运,不是?老头只敲了一下门,就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这个老头太不礼貌了,我当时这样想着,同时也想告诫老头怎样才礼貌,如何才算规矩。反正明天我要走了,还是算了吧!让一个老头屈服算不得本事。我没有说话,目光如炬的看着老头。“你明天要走了?”老头疑问的语气坚决迟缓。“是的,我想住到别的地方,明天一早就搬走。对了,这几天的房费我现在就给你。”我把四百块钱递给老头。可是,老头并不急于接过我手里的钱。老头的上海话说的很标准,他说了足足十几分钟,可我一句也没听懂。老头又缓慢的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了一遍,我大概明白了。老头想让我留下来多陪他几天,一个星期后他的大儿子就回来了。我从小自由散漫惯了,最害怕的就是经常陪伴着一个人,哪里都去不了。这种事情我坚决不去做,我把钱塞到老头的手里,希望他快点离开。老头倔强的自言自语着,我才不会理他,他爱说话就让他说好了,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老头还是不肯离开,我侧着身体用余光偷看了他一眼。老头脸上挂着泪珠,我生平最见不得别人哭了。记得七八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个脏兮兮的叫花子,我给了她一个馒头和一瓶水,她依旧不肯走。后来,她哭诉各种苦难,我本着怜悯之心给了她十块钱。老头子转身下了楼梯,他终于走了,可是,我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我呆坐着,工作没有希望,偏偏又遇上这个用泪水可以把我留住的老头。我顺着楼梯摸到老头的房间,他的门开着,屋子里却黑漆漆的。我探着脑袋在屋子里搜索不到老头的身影,刚要离开的时候,老头打开了昏黄的台灯,他并没有理我。“我可以进来说话?”我说话的时候已经在屋子里了。“明天,你要走了,那你走吧!还来找我做什么?”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来看看你。”“你用不着可怜我,你们年轻人都是这样?”什么我们年轻人都是这样,是哪样?我有一点点生气。“你真是个古怪的倔老头,明天,我早早的走。”我说话的语气有些不怀好意。我转身离开的时候,老头拉住了我的胳膊。“你这个倔小孩,果真说不得。”老头笑的那样慈祥。我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人,只是想吓唬吓唬老头,逮着机会哪里舍得离开。

我安静地乖乖坐着,老头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递到我手里。照片算不上大,也绝对不小,刚好托在我手里。照片有些发黄,里面的人儿的确标志极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她像从画里出来似的。“这是你的女儿?”我得意说。“不,她是我的妻子,一个很贤惠的女人。”老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是骄傲的。我听了之后,不由地张大了嘴巴。我开始上下左右前后打量着老头,没有发现他一点儿迷人的地方,心想:这个老头真是年轻的时候交到狗屎运了。

“我的妻子叫艾琳,五十年前,我在上海街北大门路112弄处碰见她的。她的花篮子里装满了玫瑰花,可惜一朵也没有卖出去。我买了一朵花,也许,卖出第一朵玫瑰花,她就能够交到好运。果然,我回家的时候已是午后,艾琳的花篮里一朵花也没有了,她兴奋的向我微笑着。就这样,每天艾琳都会把第一朵花卖给我,虽然,这花对我没有丝毫意义,我都会情愿给她付钱。时间久了,我发现自己竟悄悄地喜欢上了艾琳。就在情人节那天,我买下了艾琳所有的玫瑰花,向她求婚。艾琳没有拒绝我。

老头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他的脸上留着一股不可揣摩又让人心生好奇的表情,此刻,我不想打扰老头。我隐约感觉到,老头的内心是痛苦的,是挣扎的,或许,同样是麻木的

“最后,你们结婚了。”我打破沉默。

“是啊!结婚是我一生一世不懈的追求。在梦里,我当然结婚了,那场婚礼无与伦比……那时候,我的收入很稳定,足够养活艾琳。我劝她放弃卖花,可是,艾琳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终于等到了结婚的那一天,就在那个下午,艾琳走了,永远走了。每天下午,我都会去接艾琳回家,那天,我忙着结婚的事情。艾琳独自回家的时候,让一辆汽车夺走了她的生命,司机不见踪迹。你知道?当我抱着她的尸体的时候,我也想离开这个世界,可是,我答应过艾琳,要为她开所旅行社。我同样答应艾琳,此生只爱她一个人,我要好好的活着,守着她的魂灵,努力地活着。我要把这世间的故事全部记下来,当我死后见到艾琳的时候,好让她活在当下。几十年如一日,我对艾琳的思念日益浓厚。艾琳是我唯一的妻子,我从未娶过别的女人。”

听到这里,我潸然泪下。再看看老头,除了脸上的皱纹楚楚清晰外,就是一份岁月记录下来的真诚和坚强。也许,老头曾经在无数个日夜里撕心裂肺的追寻过,他的泪水早已全部化成了爱,对艾琳的爱。突然觉得,我渺小的如一粒微尘。

“其实,我想让你留下来陪我说说话,你放心,今后我不会收你的房费。”老头紧盯着我。我一向慈悲,只要内心不矛盾的事情,总会接受的。“你果真不收我的房费,反正,收与不收,你看着办吧!我可是一点钱也拿不出来了。”我说话的时候依旧端详着照片中的艾琳,她实在太美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非常认真的介绍着自己。“我叫于倾城,……”我把自己赤裸裸展现给老头,不为别的,只想走近他的心里,用我特殊的表达方式来释放老头的孤独。

次日,老头起的很早,他做了早餐请我同去享受,我没有拒绝。“多吃点,今天出去一定要找到工作,你的确很不错。”老头脸上挂着几分喜悦,仿佛,他比我自信似的。我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就去和老头道别。临走的时候,老头一句又一句的嘱咐,无非都是些小心谨慎,鼓励的话。“你这个老头子,真是烦透了,我又不是你的孩子,是你的房客而已。”我俏皮的拉着老头的手不肯松开。“在我心里,我早就把你当做我的孩子了。你知道嘛!看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你。”我就知道,上苍会垂爱我的,身在异乡能够得到别人的爱实在是最幸福不过了。这个老头,我会报答他的。我在心里一边又一边的默念着。这个老头,我会报答他的。

我在园区内应聘了一家又一家公司,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明天,等我电话。我真的很差劲嘛!早晨出来时还自信满满,现在,自己像折断翅膀的鸟儿,恐怕再也飞不起来了。我坐在一棵垂柳下面,从包里拿出一瓶水和一块面包,这便是中午饭了。抬头望着树叶间透过来的阳光,眼睛火辣辣的。如果现在有一张床该多好啊!我保证,我会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一觉醒来,工作就来了。小伙子,你很优秀,加油!突然,我想起了老头说过的话,他的话是正确的,我确实很优秀。

时间过得飞快,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旅行社,脸上带着十分歉意,我答应过老头,今天一定会找到工作。老头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不再多说什么!他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我实在没有胃口,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闷声不响的把自己关了起来。我的心里实在难受极了,禁不住一阵酸楚,眼泪偏又哗哗的。老头在门外一边又一边的唤我。“倾城,倾城……开开门,出来吃饭呀!”我想一个人静静,没有给老头开门,也没有回话。“你千里迢迢来到上海,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你的父母该多担心呀!没有勇气的家伙,你连自己都战胜不了。”我依旧默不作声,止住了眼泪。是啊!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老头下了楼。夜幕在一阵狂风骤雨下挂上了帘子,我望着窗外,重新给自己勇气和希望。

我去给老头道歉,为我不礼貌的行为道歉。老头呆呆的坐在饭桌前,桌子上的饭菜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不理你的。你原谅我好嘛!”“下次,可不许这样了。”老头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我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塞到嘴里,红烧肉刺激着我的胃,顿时,食物十足。“饭菜都凉了,我给你热热吧!”“好,那我来帮你吧!”没想到老头的厨艺如此了得,他给我讲一些菜的做法,我真的羡慕死了,有朝一日,我也要做几道拿手菜给老头吃。

晚上九点一刻,我接到瑞达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你被录用了,明天准时来公司上班,切记,不要迟到。我一边说谢谢,一边喊老头。我被录用了,我被录用了。老头端出做好的清水鱼,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早就说过,小伙子你是好样的。”这顿饭是我吃过最好的,吃在了嘴上,却永远暖到了心里。

老头是我上海唯一的亲人。看呐!上苍如此般垂爱我。

搜索建议:理不清的遭遇  遭遇  遭遇词条  理不清的遭遇词条  
小说连载

 断尾鱼(第四十三章 回家)

 第四十三章:回家  秦添飞走了。  贝贝来广东时的飞机票没人给报了,她无能的甚至连回去的火车票都快买不起了,但那不是他的错。整整饿了差不多一天,她总算等到了那...(展开)

小说恐怖

 “妖精”

 在我三年级的时候,当时村里面远比现在落后,平时在村子里面游荡,总是听到大家说起关于鬼的故事。那一天,我家和两个大爹家联合起来编烤烟,因为想到大大爹家的猪肉吃完...(展开)

小说

 点化

   点化  很久很久以前,大山里住着一户满族人家,当家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名叫叶赫那拉格朗,处事随和,为人诚实,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后生。妻子李佳氏,聪颖贤惠,明...(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