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第十七回 黄土坎上卷黄土 秦家店里唱秦腔

  

  第十七回黄土坎上卷黄土秦家店里唱秦腔

  端木厷一坐在邓铁梅的办公室里沾沾自喜,他得意地对报务员说:“发报。”

  报务员准备好了纸笔:“请说。”

  端木厷一:“军部:我师团于1933年1月5日对中国少年铁血军龙王庙据点大举进攻,消灭邓匪军一千余人,缴获各种军备物资无数,占领了龙王庙,大获全胜。本部正做准备乘胜追击,力求于本月末,肃清中国少年铁血军残部,凯旋本土。端木厷一。

  田岛秀夫:“将军作战经验果然丰富,一战成名,重挫邓铁梅、苗可秀,名不虚传。”

  端木厷一:“端木厷一师团当年没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就蹬上了朝鲜的土地,曾经受到天皇裕仁的接见,那才叫辉煌呢,可是龙王庙一战却使原寺谷一的讨伐大队全军覆没,这也是大日本的耻辱啊。”

  田岛秀夫:“那是他无能,他已经知耻自裁了。”

  端木厷一:“也好,这样的庸才只配谢罪,不足为奇,死了就死了吧。”

  田岛秀夫:“那是。”

  端木厷一:“田岛君,龙王庙是我们讨伐中国少年铁血军的前哨阵地,绝不能丢掉,我给你留下一千人,你在这里驻防。”

  田岛秀夫:“我?”

  端木厷一:“嗯!”

  田岛秀夫:“是,是,可是,将军千万别把我自己丢在这里,你是知道的,中国少年铁血军并没有被完全剿灭,这些人神出鬼没,我有点害怕,一旦……”

  端木厷一:“窝囊,你哪像大日本军人,竟然说出这样的没骨气的话,巴嘎!”

  田岛秀夫:“对不起将军,那么把皇协军给我留下,我担心我的力量不足。”

  端木厷一:“不行,我回凤城需要有人照顾,带着扈明哲有用。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儿就走,你知道,这里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我没法呆下去,我把一千皇协军留下,再给你留下五百皇军,够用吧。”

  田岛秀夫:“够用,够用。”

  尖山窑中国少年铁血军驻地气氛有点沉闷,邓铁梅已经两顿饭没吃了,他思念云海青,想他把自己从千难万险中拉出来,救了自己一条命不说,还帮助自己组建了这支队伍,他觉得云海青是个有功之臣,如今他就这样去了,怎不叫他心疼如刀割呢?早饭时,战士们一个个都不说一句话,都在闷头吃饭,这和过去吃饭时叽叽喳喳的完全不一样。苗可秀感觉这样的苗头很不好,长此下去,必然给部队带来消沉、低糜的情绪,将会直接影响部队的战斗力。他来到邓铁梅的面前劝说道:“司令,你不能这样,云司令溘然长逝固然让人思念,他是我们挑起抗日大旗以来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军官,我们都应该怀念他,但是,我们还有一千多战士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哪,他们都是中国少年铁血军的中间力量,那些孩子们从小就踏上了抗日的道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都挺过来了,可是却在保卫龙王庙战斗中丢了性命,我们怎么向他们的父母家人交代呀!要说怀念、惋惜他们才是最值得的!司令,打仗嘛,就不能没有牺牲,我们不能总沉浸在悲伤之中,整天唉声叹气,什么事也不想,什么事也不做,这不是一个抗日战士的风格,我们要拿得起放得下,从哀痛中走出来,昂起头,继续战斗,为我们死去的战友报仇!”

  邓铁梅呼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总参议,别说了,我知错了,我的胸怀太狭窄,只为我的兄弟悲哀,而不祭上千将士的亡灵,我还算是中国少年铁血军的司令吗?吃饭,吃饱了我再把龙王庙抢回来。”

  苗可秀:“司令,你说什么?”

  邓铁梅:“把龙王庙抢回来。”

  苗可秀:“有道理,估计端木厷一不会在龙王庙呆久,日本的将官都是些养子派,他们吃不了那样的苦,我们何不杀他个回马枪,把龙王庙夺回来?”

  邓铁梅跳起来,捞出手枪,:“走,杀回去。”

  苗可秀把邓铁梅按在椅子上:“别着急,听我说,咱们叫姚师长派人去侦察一下,看端木厷一走没走,如果走了,留下多少人,然后再决定怎么干,我们不能再拿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了。”

  邓铁梅的眼睛立瞪起来:“嗯?什么意思你?”

  苗可秀笑了:“别别,我说错了,错了,你别往心里去。”

  邓铁梅:“也好,你安排吧。”

  苗可秀:“勤务兵,给司令端饭。”

  邓铁梅急忙阻止:“不用了,我回趟家,好长时间没回去了,回去和张玉姝热乎热乎。”

  苗可秀什么话也没说,他了解邓铁梅不拘小节,无拘无束,有时还有点独断专横,但是他骨子里那种民族气节,让人感到凛然,畏惧,感叹,自豪。他毕竟是个民族主义者,不是共产党员,不应该过分地挑剔、苛求他。

  王者兴正在和几位师长说话,也许是几位师长都是自己的下属,他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和他们说,他觉得放心。

  “这几天我看司令老是闷闷不乐,我就明白他是在为龙王庙保卫战在自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小鬼子跟着咱们的屁股打咱们,我怀疑……”王者兴说。

  杨之冰:“参谋长,你是说我们的队伍里有奸细?”

  王者兴说:“子冰聪明,正是,我怀疑王长水和纪明礼不知道他俩是谁?”

  姚曳:“参谋长,这好办,咱们试一试不就完了吗?是谁就除掉谁。”

  贺颂:“好主意,可怎么个试法呢?”

  包全:“试什么,找过来问问不就完了吗?”

  刘奎:“亏你想得出来,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审人家,那不违反军纪了吗?”

  王者兴:“大家再想想,还有什么好办法?”

  杨之冰:“有了。”

  姚曳等齐声:“有什么了?”

  杨之冰:“姚曳你在师里面嚷嚷,说要到黄土坎去收拾日本人,全师假装行动,派人专门监视他,看他有什么动作,没有,就说明他不是敌人,要是有,那么……”

  姚曳:“干掉他!”

  王者兴:“好,就这么办。”

  姚曳回到师里,就召集各团长开会,他大声豪气地说:“各团准备好,一会儿就向黄土坎开拔,那里有一队日军,我们去收拾他们,记住下午出发。”纪明礼站在大门口,清清楚楚地听到部队要去黄土坎,就不动声色地进了院子。

  姚曳站起来说:“纪参议你上哪儿去了,找你开会你不在,是这样,据老百姓报告,说黄土坎出现了日军,咱们师去收拾这帮王八蛋。你要有时间就和我们一块去,没时间就在家留守,反正家里也得留人,你看……”

  纪明礼:“我有点肚子疼,就不去了,在家留守,留守。”

  姚曳:“好,你留守,其他人回团里去,下午出发。”

  纪明礼回到屋里,换了一双布鞋,悄悄地溜出了营房,钻进了树林。

  警卫员赶紧报告:“报告师长,他走了。”

  姚曳在二师找到了王者兴,姚曳说:“纪明礼走了。”

  王者兴看了一眼杨之冰:“就象我刚才说的,将计就计。”

  杨之冰:“姚曳,有仗打了,咱们这么干……”

  杨之冰和姚曳带着队伍悄悄埋伏在黄土坎附件,等待敌人过来。不一会儿,杨之冰又带着二师离去,不知去向,只留下几十个骑兵。

  纪明礼跑得满头大汗,终于快到龙王庙了,他站在路边想歇歇,突然山头那边浩浩荡荡地开过来一队日军,装甲车汽车在前,日军步兵和皇协军在后,他仔细一看,骑在马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扈明哲,纪明礼踉踉跄跄地来到扈明哲跟前,气喘吁吁地说:“哎呀老弟,我可找到你了。”

  扈明哲赶紧下马:“大哥你怎么在这?”

  纪明礼:“别提了,我从中国少年铁血军兵营里出来,冒着生命危险想到龙王庙给你报信,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谢天谢地,我不用跑那么远了。”

  扈明哲:“什么事大哥?”

  纪明礼:“中国少年铁血军要去黄土坎打日本人,他们人不少,你们快去呀!”

  扈明哲:“是么!消息可靠吗?”

  纪明礼:“绝对可靠。”

  扈明哲:“你回去,我向端木厷一汇报。”

  纪明礼钻进树林不见了。

  树林里一个人多在大树后面,盯着纪明礼。

  扈明哲打马上前,拦住了端木厷一和田岛秀夫的装甲车,报告说:“中国少年铁血军下午要攻打黄土坎的日本人,我们打还是不打?”

  端木厷一:“日本人?哪部分的?”

  田岛秀夫:“是不是原寺谷一的残部?”

  端木厷一:“消息准确吗?”

  扈明礼:“不能差,我的内线刚才报告的。”

  端木厷一对身边的原田说:“命令你在这里伏击中国少年铁血军,我给你留下五百皇军,扈明哲的皇协军全部留下,由你指挥,你要速战速决,尽快回到凤城,我走了。”

  原田和扈明哲接受命令后,带着队伍向黄土坎方向分道扬镳,不一会儿就接近了黄土坎。远远望去,一队穿着日军军服的人在黄土坎街里游动,原田松了一口气,看来中国少年铁血军还没有到,就指挥部队向黄土坎街里进发。

  刚到街里,就遭到姚曳部队的迎头痛击,敌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死伤了一大部分。姚曳趁势带领战士们发起冲锋,原田这才组织反击,因为部队全暴露在平地上,没有任何障碍遮拦,又死伤了一些。这时,原田把几挺重机枪架在路边的壕沟里,疯狂地向冲锋的战士扫射,几个战士倒下了,姚曳命令停止冲锋,钻进树林,部队突然消失了。

  扈明哲原田站在路上,正在纳闷,突然前方路上尘土飞扬,像有部队通过,原田把指挥刀向前一指:“前边地有,追。”

  敌人重整旗鼓,向前方猛冲。

  原来姚曳带着部队撤下来之后,等在路边的骑兵中队就担任了掩护任务,待姚曳的队伍走远了之后,骑兵就上路了,百十匹战马撒开四蹄向秦家店方向飞奔,路上扬起满天烟尘,十步之外不辨人马。这是杨之冰早就设好的障眼法,把原田和扈明哲弄得糊里糊涂,跟着烟尘就钻进了圈套。

  话说杨之冰从姚曳身边撤走之后,就带着二师赶到了秦家店,把部队布置好了之后,就带着武骏等十几个人来到秦家店饭店。这是个路边饭店,食客大部分都是过路的车老板,天南地北关里关外哪儿的都有。店里有爷孙两人,在店里唱秦腔,挣点小钱,混口饭吃,老板也想利用他们招徕顾客。杨之冰和几个人坐下之后,要了些酒菜就吃了起来。一等姚曳不来二等姚曳还没来,再不来就吃完饭了,吃完饭了人不走就容易暴露。杨之冰灵机一动对武骏说:“咱俩的特长派上用场了。”

  武骏说:“干嘛,还要唱一段呀。”

  杨之冰点头:“对,唱一段。”

  武骏马上明白了师长的意思,走到老板面前说:“老板,俺媳妇会唱秦腔,她一听到秦腔就捞不动腿,俺俩想给大伙献个乐,行不?”

  老板:“那感情好,我找都找不到,唱吧,可有一点,你们自个愿意唱,我可不给钱哪。”

  武骏:“俺自个愿意献丑,不要钱,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好大家静一静,这有两位说会唱秦腔,要给大伙表演表演,大伙欢迎。”老板说。

  武骏和杨之冰大大方方地走上台,武骏客气地从老头手里接过弦子,坐下来就行云流水般地弹了起来,那美妙的琴声或高亢,或低沉,或刚劲,或委婉飘满了整个屋子,飘向遥远的天穹,台下立即爆发出了雷鸣般掌声,惊叫声和因惊奇发出的唏嘘声,就连一块来的天天和武骏在一起的战士们也都目瞪口呆。杨之冰在一曲过门之后,开口唱了起来:“教场外一声喊,天波府来了保国英雄,别看我年老龙钟暮年到,执令旗挂帅印还得念我杨家经……”高亢曲婉的腔调,优美动人的乐章,准确无误的板眼,穿过每一个人的心底,穿过连绵不断振聋发聩般的叫好,在秦家店上空缭绕、盘旋,一直飘向辽东广阔无垠的大地。台下的观众疯狂了,老板激动了,他手里擎着厚厚的一摞钱,一路小跑,举到杨之冰的面前:“我的亲妹妹哟,来我的店里唱,我给你们开工钱。”

  杨之冰小声说:“等我唱完的。”

  ……连日烽火边关紧,皇帝忧虑重重得了病,谁能为我解愁去挂帅,想到我一门忠烈杨家兵……唱到这里,姚曳突然出现在门口,示意敌人到了,杨之冰戛然而止,从腰里拔出双枪对台下的观众说:“大家赶紧躲起来,要打仗了。”说完腾空跃起,轻轻地落在姚曳的面前:“到前面的山头上去。”山头上,战士们挖好了掩体,都隐蔽在战壕里,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路上。

  杨之冰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对战士们说:“弟兄们,小日本就要来了,我们要瞄准了狠狠地打,为龙王庙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说话间骑兵中队到了,中队长报告说:“报告师长,鬼子和伪军跟进来了。”

  杨之冰:“好,把马栓到树林里,进入阵地。”

  姚曳来到杨之冰的身边说:“我把部队安排到了路边,我要掐住路口,不让一个敌人逃跑。”

  杨之冰:“对,要专挑鬼子打,伪军最后收拾,一个活口都不要。”

  说话间敌人就过来了,二师山头上的工事里吐出了火舌。敌人撒开扇子面向山上涌来。杨之冰把枪插在腰间,手里握着一支三八大盖,战壕边上堆了一堆子弹。她沉静地瞄准,稳稳地击发,一个个鬼子在她的枪下丧命。警卫员高兴地说:“师长,你已经打死六十多个鬼子了。”

  杨之冰大声地向战士们说:“就这样打,一个一个的消灭敌人。”

  原田见自己的部队所剩无几了,就疯了一样提着指挥刀单枪匹马地冲了上来,被扈明哲按到地上:“不能这样干,你不是找死吗?”

  原田:“组织炮兵开炮,开炮。”

  几个鬼子手忙脚乱地架好了几个六零炮筒,装填了炮弹,几发炮弹立即在二师的工事里炸响,三个战士被嘣上了天。周长发端起机枪向炮阵地扫射,几个炮手倒下,紧接着又有炮手接替,武骏接着又一梭子机枪子弹,几个炮手又倒下,炮筒歪倒在地上,炮击暂时停止了。原田从壕沟里爬出来,调了几个日军过来,把炮筒又架了起来。单彪架起机枪说:“不要脸了,不让你打不让你打,你偏打,这回我专门伺候你。”说着,机枪就吐出了火舌,几个日军立即趴在炮筒上,单彪的机枪一直在吼叫,原田再也没有机会组织开炮了。

  姚曳看见敌人已被打垮,就率领五师的战士们发起了冲锋,战士们边冲锋枪口里边突出火舌,日军和伪军被一片片撂倒,许多伪军只好缴枪投降。二师的战士们也奔下山头,和五师的战士们冲锋在一起。原田彻底绝望了,他踉跄地站在路上,双眼怒视着杨之冰。扈明哲也沮丧的站在他的身后。战场上枪声已经停止,除了能够听到敌人伤兵的嚎叫以外,别的什么也听不到。姚曳从一个战士的手中接过一支步枪,对准了扈明哲:“扈参谋长,你这个中国人的败类,你的末日到了。”

  扈明哲跪在路上哀求说:“枪下留人,枪下留人哪,我也不愿意当伪军,我是没有办法呀。”

  姚曳嘴里骂道:“你这个走狗。”说完枪就响了,扈明哲一头拱到地上,污血淌了一地。

  纪明礼身体颤抖了一下,脑袋深深地低了下去。这一细微动作也没逃过杨之冰和姚曳的眼睛。

  原田疯狂地举起指挥刀,向杨之冰杀来。周长发急忙喊:“师长注意!”

  杨之冰从战士的手中接过大刀,呼呼地抡了几下,摆好了迎战的架势。战士们都为杨之冰捏了一把汗。只有姚远心中有数,他知道,在抗联少年连的时候,杨之冰就拜师练过武术,已经是全连无人能比的高手了。原田滑步上前,举刀就砍,杨之冰横刀接住,一叫劲把原田推出老远。原田抽刀再砍,杨之冰横刀再接,再把他推出老远。杨之冰有点不耐烦:“你还有没有新东西了,我可不陪你了。”她把大刀扔给战士,徒手摆开了拳脚路数。原田一步一步向杨之冰逼来,锋利的指挥刀闪着寒光在她的眼前舞动。杨之冰一个旱地拔葱高高跃在空中,双脚重重地踢在原田的脑袋上,原田身子一歪匍匐在地,他就地十八滚站了起来,又向杨之冰逼来。杨之冰飞起右脚,来个掏裆问蛋,原田仰面倒地,捂着下身,叽哇乱叫,但又爬了起来,战士们抱在一起笑个不停。杨之冰跳起,再次飞起左脚,来个旋风扫落叶,重重地地踢在原田的右脸上,原田连滚带爬,被扫出一丈多远。原田柱着指挥刀,摇摇晃晃,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战士们喊了起来:“打死他,打死他。”杨之冰踢起原田的指挥刀,指挥刀在空中转悠了好几圈儿,杨之冰背对着原田飞身跃起,正好踢中指挥刀的把柄,指挥刀顺过刀尖,寒光一闪,正中原田的喉咙,原田连声都没吭,就见了阎王,战士们一片欢呼。

  纪明礼也在人群里鼓掌,当他的目光和杨之冰的眼神碰撞的时候,浑身一阵战栗。

  杨之冰厉声道:“纪明礼,你的主子死了,你也该完成使命了吧。”

  纪明礼:“杨师长,我不明白你说的话。”

  姚曳:“下他的枪。”

  一个战士把纪明礼的驳壳枪下了。

  姚曳:“纪明礼你这个内奸,你一次次地出卖我军的军事秘密给扈明哲,害了我们多少战士的生命,你就活到今天吧。”说着,整整一梭子子弹射进了纪明礼的胸膛。

  黄土坎和秦家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中国少年铁血军二师、五师用极小的代价消灭了原田少佐五百日本关东军和扈明哲的一千多名伪军,取得了龙王庙失利后的第一场胜利,报了龙王庙一战的一箭之仇。

  

搜索建议:黄土坎  黄土坎词条  秦家  秦家词条  秦腔  秦腔词条  上卷  上卷词条  黄土  黄土词条  
小说言情

 网途遇佳缘(9)

   第九章:赏诗论人  “你说的有点道理,我不想再和你争辩这个问题了.你太善良了,如果再这样善良下去的话,你必将受到老天爷那无情的惩罚.”她继续说下去:“但我...(展开)

小说

 青天白日(6-10)

 6    刘正中对苟建孝的采访里,也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悲哀。苟建孝一家的快乐与幸福,何尝也不是因顶梁柱的折断,而画上了句号?    苟建孝、支宏德、柳家林三人,...(展开)

小说微小说

 我的老婆鬼上身

 深秋的晚上打了几圈麻将,收拾好桌椅扫了地,回到卧室,倒了杯水,点了颗烟。抽完烟,喝了水,脱衣服准备睡觉。衣服刚脱了一半,老婆突然叫:“哥……哥。”  我头也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