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梅儿(二)

  二

  

  08年的那桩惊天大案终于了结了,他也进去了。

  

  和他同事两年,感觉他办事干练,说话老道,在领导那里吃得开。当年是领导的左膀右臂,感觉他老是出差办事,而且回来时老有车送,他西服笔挺,皮鞋锃亮,他的脸棱角分明,印堂发亮,就像大家说的他有官相。也许他也相信他有官相,也有官运,所以他才十分迈力,紧随领导左右。也经常把领导的衣服、裤子拿到他家里让自己的女人熨得平平展展四棱上线后才包好拿给领导穿。这是他女人说过的。“我给他熨裤子时,他的裤兜里经常有那个……”她说“那个”时就尽量缩小音量分贝,但我们也都能听得见。“我经常给他熨,他说他女人是农民,熨不好,熨出的裤子是两条线,穿不出来。还说我是工人,见过世面,又心灵手巧!……”那女人给丈夫的领导熨了裤子,出来就很自豪地说给别人。我们也就听听,因为那女人说话一直没遮没拦的。

  

  他的迈力起了作用,后来他调离了我们这儿,进了行政部门,做了一个什么主任,之后他的女人也就很少见了。但是,他走了,关于他的异闻轶事可就多起来了。之前的,之后的,一件连着一件。有好些听起来很不着边际,我们也不大相信。

  

  但有一次,我去城里办事,正好碰见他,他大老远看见我,就笑着打招呼:“方老师,你好!”我看见是他,就笑着走近。

  

  “我走以后你们都好吧,李老师好吗…”?

  

  我们寒暄了几句,他就说:“现在好多人都跑调动,你想办法了没?

  

  “我去哪里想办法呀!一没钱,二没人!”

  

  “没人?你可以找我呀?!”

  

  “找你?——”

  

  “找我行啊,我可以帮你呀”!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迟疑了一会,就随便应付了一句:

  

  “好,我以后有事找你。”然后赶紧要道“再见”。他却说:“我能帮你办事,不过,不——过,……”他话未说全,我听出了他的意思,就赶紧又说:“你先忙吧,我有事再找你”!便走开了。

  

  此后,对于他的传闻有一些我也就信了,当然包括梅儿所说的。

  

  梅儿现在也算我的朋友了,我认识她时她在街上开裁缝店,离学校不远,我们有活就去她那儿。她手艺不错,为人热情大方。另外,她领着一个3岁多的孩子,还带着保姆。大家有活都喜欢去她那儿,慢慢的,也确实觉得她诚实,稳重,也就成朋友了。

  

  后来,梅儿不见了,裁缝店转让给了她的保姆。我去了店里,保姆才说:“梅姐很不容易,她离婚了。”我急切的问:“孩子呢?”

  

  “男方家里要走了!”

  

  “为什么要离呢?,梅儿现在在哪儿”?

  

  “唉!她在医院里…,流产了。…”正说着,有顾客进来,不好再问,打听了医院的地址就出了裁缝店

  

  在医院里我见到了梅儿,她很憔悴,但依然整洁。她见我来看望她,很感动。说:“我在医院半个月了,没有人来过!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像这样的人,…”

  

  “方老师,谢谢!我离婚了,孩子被他抢走了…”话未说完,她已经泣不成声了。我不敢再说再问,陪着她在病房外的花园里坐了半日。

搜索建议:梅儿  梅儿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毛屁狗公公

 儿时去阳光沟外公婆家是最大的幸事,只是不便面对一个人——二十边上,歪着脑袋傻乎乎的。按辈分,我得叫公公;但同时又必须在前面加上“毛屁狗”三个字。三舅解释说,爹...(展开)

小说言情

 荷花有约(第四十七章:story...

 夜深沉,人已寐,周围静寂。  我伏卧榻面辗转反侧,终究不能入眠,外头晚风习习,吹走了寐意,又因初来乍到不习惯,翻滚几个轮回依然不乏。  于窗外眺,有个影子隐隐...(展开)

小说青春校园

 风铃 第二章

 我喜欢风铃,白色的,彩色的,我都喜欢;我喜欢她,是我的,不是我的,我都喜欢  我是一个复读生,一个高考落榜的学子,在我老家,复读是失败的一种体现,而我自然就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