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六 欺骗 第五章 吵架风波)

     这天晚上,叶春忙完家务,正坐在屋里看丁怡然的小说。忽听丁怡然在饭厅处大声叫嚷。叶春走出房门,看到丁怡然站在饭厅里,正面对着客厅,怒气冲冲地叫骂道:“什么东西,象个什么样子!”石磊怒不可遏地站起来,大声地说:“我招你惹你啦,你冲我凶!”石临峰忙把丁怡然从饭厅推向了他们的卧室。叶春见他们往卧室这边来,忙退回自己睡觉的房间。

     石临峰把丁怡然推进卧室,随后关上了门。虽然关着门,可房内并没有安静,就听见房内凌乱的脚步声,或紧或慢,或重或轻,还夹杂着丁怡然的骂声,不断从房内传出。叶春看不进去书,听着从房内传出的凌乱的脚步声,叶春猜他们正在拉扯着。

     突然,卧室门被“啪嗒”一声拉开,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清脆声,从卧室往大门口响去。然后是开大门的声音,随后,大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楼道里传来高跟鞋远去的声音。

     叶春不知受了哪根神经的指使,听到大门“砰”的一声关上,她忙放下书,跑出房间,在门口处匆匆换上凉鞋,就追出门去。叶春奔到楼外,看到丁怡然正站在马路沿子上,注视着驶过来的车辆,象是在等出租车。

     此时,夜已深,路面行人稀少。丁怡然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连衣裙,胳膊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她孑然独立在深夜的马路沿子上,显得孤零零的。

     叶春走上前,拉上丁怡然的胳膊,往回拉,边拉边说:“阿姨回去吧!”丁怡然固执地坚持着,不肯跟叶春回去。但她却回头望着楼上,注视着她家那扇亮着灯的窗口。丁怡然不无悲戚地说:“孩子,别拉我。这个家已经让我寒心了!也就是你还关心我!”叶春并不放手,她们在路边僵持着。叶春嘴笨,也不会劝,只是拉着她。僵持了一会儿,丁怡然不再坚持,她就势跟着叶春往回走。

     回到家里以后,丁怡然异常安静,没再闹腾。她进门后,照直进了卧室,一头扎到床上。

     叶春把丁怡然的中药热好,给她端进卧室。叶春把药杯递给丁怡然,丁怡然咕咚几口喝了下去,然后漱了一下口,复又躺下。叶春正要出他们的卧室,丁怡然说:“叶春,你今晚跟我一块睡,你去跟叔叔说一下,然后把你的枕头和被子抱过来。”叶春答应着,走出了他们的卧室

     叶春准备去石临峰的书房,却发现他正坐在饭厅的餐桌旁喝酒。桌上一瓶啤酒,一只斟满啤酒的高脚玻璃杯。石临峰低着头,一脸的烦闷和无奈的神态。叶春站在桌前,说:“叔叔,阿姨让我晚上跟她一起睡,她让我跟您说一声。”石临峰叹息一声,指着他桌对面的椅子,说:“你坐下。”待叶春坐下后,石临峰接着说:“无论这个家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离开这里。”叶春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看着石临峰和石临峰面前的酒。石临峰说话并不看叶春,他的双肘支在桌上,双手托着额头,一副痛苦沉重的样子,接着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好男人。我既是她的丈夫,又是她的兄长,又是她的老师,又是她的父亲和朋友。这个家,我是一棵树,我一倒了,就树倒猢狲散了。”叶春静静地听着,心里涌起一股同情,她突然冲动地说:“我想把您的这杯酒喝了!”石临峰平静地说:“你喝吧。”可叶春没有动,她不敢,她一会儿还要去陪丁怡然睡觉呢。让她闻出酒味可不好!

     叶春听着石临峰的诉说,感到心里不安:丁怡然还在等着她过去睡觉呢。可她又不忍离开,她很想听石临峰倾吐肺腑之言。就在这时,丁怡然怒气冲冲地出现在饭厅门口,她只穿着背心和裤衩。她厉声斥道:“叶春,你干嘛呢?这么长时间不过来!”丁怡然说完,又怒气冲冲地转身回卧室去了。叶春愣怔怔地坐在椅子上。石临峰不急不慌地说:“你去吧。”叶春这才站起身,走出饭厅。

搜索建议: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  保姆  保姆词条  心路  心路词条  自传  自传词条  风波  风波词条  历程  历程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小花公鸡历险记

 果园里住着一大群花花鸡。它们在鸡妈妈的带领下,生活得可快乐了!  有只小花公鸡,它每天早晨早早起,扇动翅膀咯咯笑,引颈高歌喔喔啼。  这些小鸡们啊,听到小花公...(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