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天崖何处有芳草

  时间飞的可真快呀,在迷迷糊糊不知不觉中我已成了逼近“而立”的人了。现在我不能和时间赛跑了,我得慢下来,因为现在说的好懂点我还是“光棍一个”,说的好听点,我是“单身贵族”。本来我是无所谓的,整天工作之余,看看书,看看电视,若有志趣相投的朋友偶尔杀上几着。小日子虽平淡无奇,倒也并未觉得无聊。

  “爱情呢?”,你也许会问,爱情这玩意儿可是古老而又常新的话题,甚至可以说是年轻的代表。而我可以坦白,现在没有,并且连个暗恋的对象也没有,但我的申明一点,我自以为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我都是绝对正常的。其实我也并非从未有过,大约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恋爱过,女人的手,女人的唇,我也曾碰过。

  除了爱情,亲情也是无私永恒的。我整天不为“爱情”烦忧,爸、妈、姐、姑可就烦忧起来了。几次找我谈话,苦口婆心叫我别眼光太高,年纪不小的人了,该成家了。每听到这话我就哭笑不得的说:“天哪,不是我眼光太高呀,是没人看得上我哇。”爸妈也只得无言以对。毕竟自己的儿子没人喜欢也不是件很值得讨论的事。经过家人会议,最后决议给我采取新社会里的古老方式——相亲。

  年轻人大都不喜欢相亲,觉得那挺俗气,挺低级的,觉得相亲好象回到了旧社会。我虽年事已高,但我还想苟身于年轻人之列,故也有这么个想法,只是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其它的方法了。

  经过多方打听,动用多种手段,通过多种渠道,终于找到了一个姑娘。我们约会的时间是晚上七点二十四分,地点是街心公园。

  我虽是个很老成的人,无论鸡毛小事还是终身大事从不放在心上,可这回还是有点激动,毕竟这是第一次嘛。我用这个堂皇而大众化的借口来使自己平静。

  我七点未到就来到了指定的地点。

  公园出奇的静,几对情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偶尔也能听见几声低语。最让人兴奋听是花香,春天里的百花况放,争芳斗艳,好不迷人。我把买来的那支玫瑰藏在西装里,总觉得初次见面就给人家惊喜弄不好就成了惊诧。

  时间直逼七点二十分,又艰难的挺进了三圈后,她,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出现了。离我不过六十步,灯光下看的很清楚,黑色牛衬裤,白色休闲服,迈着模特步,以每步每秒的速度向我靠近。她的每步都流着青春的热量,溢出青春的激情。我暗想:不错,的确不错。

  七点二十四分,她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就那个什么吧”    。

  “就是我,我七点就到这里了”。

  她看了我一眼,灯光下我很快翻译出了那目光的含义——没有时间观念。她站在我的对面,高抬着头,冷冻起脸上的表情。

  “谈谈你家里的情况吧。”那口气有点像审询的味道,不过我没有介意,一点也没有,因为他是女人且是不一般的女人。我说我家有五口人,有爸妈,还有个小妹……

  “不是这些,这些还用说吗?又不管我的事。”

  我这几十年也并未白活,我迅速明白了这“情况”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可怎么说呢?这令我难堪,因为我家除了几间平房外什么都没有,可我不能这样直说呀,这种潇洒不凡的姑娘吓走了可就太可惜了,我就说我家有两幢房子,银行里存款虽不多,可也不算太少,父母都是有工作的人……。我把我的实际情况放大五倍、十倍的说。不知何故,我一点也没感到撒谎的可耻,说的那么潇洒自如。

  小姐有点不耐烦了,双手插在衣袋里,显的那么的自然,那样的苗条可爱,她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在她的目光下我感到了脸上开始发热。一切的谎言也无法逃过她的眼睛,那目光不是同情,不是羡慕,不是认可,而是一种鄙视。

  “我想我们是有缘无份,我喜欢的是有钱的人,只有有钱的人才养的起我,我喜欢钱,和你喜欢有才有貌的女孩没有本质区别。你说对吗?”她说的很轻松,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我点了点头。她莞尔一笑,走了。

  我愣了好久。我若是有钱,买你这样十个八个还费什么力气。我站了起来,朝对面的树上实实的踢了几脚,把玫瑰狠狠的扔在地上,愤愤的回到了家里。见我满面怒容,爸妈相互看了看,已知道我此次出师未捷。.

  第二天我又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照样上班,照样看书写稿,照样看电视。十日后一飘雨黄昏,小妹神秘的走到我跟前,说又为我找了一个对象,我爽快的答应了,这令她不敢相信,因为第一次他们引经据典化了好一番工夫才说动我的。

  我爽快的答应是因为我想报复-----

  当日晚八点,我顺着一条阴萌路快步的走着,暮春的风裹着花香柔和的撞在我的脸上,两边蝉声悦耳,树叶筛下的月光映在路上,忽阴忽暗的,那景色刹是迷人。不过一切的柔美并未解开我心中在街心公园里定格的愤怒。

  那个女的,也就是我这次约见的对象,坐在草坪上,见我来了,看我愣了一会,“你迟到了二十分钟。”她笑着说。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假装看了一下表。

  “没关系。你一定有事耽误了。”她柔和的声音,淡淡的微笑,清纯的面容,加上这柔和的月光,我心中的愤火顿时消了许多。她先介绍了她的情况,我并未在意听。心想只要你品行不太差,是女人就行了。但我仍然装着很认真听的样子。她说完了,看我笑了笑,又很快的低下头,片刻后说道:“你也说说你家的情况吧。”

  听了这话我的火气腾的一下又上来了,原来是一路货色呀!我一改刚才的颜容,把那晚积下的愤怒一下向她投了过去。

  我说的声音很大:“我告诉你,我没钱,一点也没有,只有几间空房子。我的卧室也小的可怜。彩电是18的,父母结婚时买的,洗衣机我出生时就坏了。我就是穷人一个,一个月几百块钱。这就是我家的情况。你们这些人为什么都喜欢钱呢?你喜欢有钱人吗?”我发现她正看着我,那目光很温柔,或者说很可怜。我还继续大嚷着:“钱,钱是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说呢?”她还是看看我,这回我说不下去了。她的目光使冷静了下来。

  这时她笑道:“我也不喜欢钱,真正的爱情不是用钱做根基的,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男人有钱就变坏嘛,只要他真心爱我,我是不会在乎他的金钱和地位的。不过说实话有钱总比没有好。”这一下我愣住了,刚才的英雄荡然无存了。

  “那,那,你看------我?”

  “你也是个不错的人,直爽,有个性,不过……,不过我觉得我们的性格不太合,让我们做人朋友吧。”她伸出白晰的小手,握手后闲说一阵她就走了。我知道她这一走,可就真的不回来了。

  男子汉患之患志之不远,德之不高,业之不精,何患无妻。想到这里我纵肩一笑,择近道回去了。

  时光依旧流逝,生活依然平淡。不知不觉中生活中就多了QQ、Email、短信之类颇有些科技含量的东西。和以往的情书相比,它们不仅有省钱省时高效快速的特点,更重要的是它们可以千篇一律一信多投。但我深知,整日上网的哪些所谓的美眉们,不过是些“恐龙”,是没人“泡”才来“泡网吧”的。但话又说回来,闲官清,丑女贞,这年头“贞”这个字何其贵呀!

  于是我借用小妹的QQ在网上聊了起来。我不想网恋,我的智力也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只想通过它约到真正的女人(不太丑货真价实的女人)。然后约会、逛公园、、吃饭、看电影、上床,她有了孩子,登记结婚,一切自自然然顺理成章。我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最多只会让女人伤神,绝不会让女人伤心的。

  三日后果见成效,已有一自称身材苗条举止不俗曾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女想约我见面。她还说我语言如何的幽默,心地如何的善良。大有愿与我海枯石烂的味道。凭什么爱?爱情基础在哪里?才子佳人式的一见钟情似乎是上个世纪的事了,眼下只流行“傍大款”、“包二奶”之类的纯消费式的恋情。想归想,那日我还是准时赴约了,表现的极为心平气和神定。

  见面后我方知“网上出来终觉丑”这句话并非戏言。她应该是个女的(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她说她是化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来看我的。经我仔细推敲方知所谓的飘洋过海只不过是她来时途经扬州、上海而已。至于“半年积蓄”无证实必要,中国人均收入本不高,何况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物价时益狂涨。

  远道而来自不能怠慢,当日我便在市里一家高档宾馆定了房间。下面的事似乎不太新鲜,无非是我们正宽衣解带之时,几个自称她老公的人闯入,捉奸在床,借机要挟,软硬兼施。没现金,银行卡也行。想想他们也不容易,我便没还价,于是我掏钱。此时,不知哪个服务员多手拔了110,最后警察来了,约会结束了。

  后来,我还上网,只是不谈情,每当对方提及感情之事时,我都会用事先准备好的几句话:

  恋爱是大人们的事,好好学习吧!

  恋爱是年轻人的事,好好休息吧!

  恋爱是未婚者的事,男人不喜欢穿红戴绿的。

  恋爱是没恋过爱人的事,别揍热闹了。

  ……,……

  数日后,小妹拿了一打照片很自信的对我说:“我姐们,你大胆的往死里挑,爱谁是谁。”

  “谁也不要。”

  “你确定?”

  “确定”

  “为什么?”

  “没劲。”

  “为什么?”

  “没钱。”

  “别这样嘛,天崖何处无芳草。”

  “几百年前有这么一说,现在应将无改为有,然后加上问号。”

  “天崖何处有芳草?我就是呀。”

  “对,你就是唯一的芳草。”

  小妹闻此,乐而不止。

搜索建议:天崖何处有芳草  天崖  天崖词条  芳草  芳草词条  何处  何处词条  天崖何处有芳草词条  
小说

 锁链

 一个驴友驾着车无意间闯入了一个小乡村,这个小乡村似乎从来没有和外界接触过。这里没有一条水泥路,只有几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土路交错着穿村而过,通向离村子不远的田地里...(展开)

小说连载

 第18章:丹人侦探新地

  以色列没有领头的已经很久了,丹支派仍然在寻找自己居住的基地,因为当初丹支派分得的产业地靠近两个强敌---客纳罕人和培肋舍特人,大部分地产被霸占,他...(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