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夜夜生歌

  “好热,好热啊,”周逸致惊恐的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动弹了,床下面是滚烫的铁板,似乎能闻到皮肉被烧糊的味道。墙上天花板上一圈水渍慢慢形成一个人脸,周逸致惊恐的发现,这个脸居然是客厅那个遗像的脸。脸越来越近,似乎能看见她脸上的皱褶,还能看见她张开的嘴里那颗缺了一半的牙齿,她似笑非笑,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给小孩子哼唱着摇篮曲,又像是最邪恶的巫婆在念着咒语,脸越逼越近,“不要,不要过来,我不要死在这里,救命啊。”周逸致想扯开嗓子喊,可是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能听见窗外的昆虫低鸣,但是,就是诡异的发不出一点声音。“叮叮叮”的声音突然响起,周逸致整个人被惊醒的坐了起来,原来是梦,周逸致拍了拍头,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望着房间,依旧还是古色古香的家具,窗外,还是小山坡,有鸟语和花香。周逸致这才相信原来是一个梦,摸了摸头上的冷汗。

  

  周逸致和卤蛋是最近才搬到这个房子里来的。周逸致是卤蛋的表哥,这个房子是因为工作需要,周逸致才在这个小镇上找的。这是一个衰败的小镇,有种枯藤老树昏鸦的味道,也许是这个房子太偏僻吧,也许是房东急着出手,这个房子是他们以超低价租下来的,而且家电和家具都齐全,这让周逸致很是得意,三房两厅,随时可以入住。他和卤蛋一人一个房间,生下来的那个房间,房东说把一些不需要的东西家具和杂物放进去了,唯一让周逸致不满意的是,房东居然在房门上了一把锁,这让周逸致觉得很是不爽。好像是猎食的狮子突然发现领土少了三分之一。卤蛋搬进来的那天就说要打开这个房间,看看里面有什么。不过,可惜他没钥匙,也就搁浅了。

  

  周逸致在附近一家公司上班,工资还算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公司要上夜班。所以周逸致凌晨四点回去睡觉。所以白天的时间,周逸致经常是一个人在家。而他,已经有十来天没见过卤蛋了,卤蛋的上班时间恰好和他是相反的。这些天恰好是小逸致夜班,晚上,卤蛋一个人在家,白天,周逸致一个人在家。

  

  今天天气不错,五月的南方,已经有一丝夏天的味道了。周逸致房间的空调总是很诡异的时好时坏,可能时间太长了,接触不良了。周逸致看看表,该起来做午饭了。

  

  卫生间依旧是白炽灯,功率又低,端着水杯,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满嘴的牙膏泡沫。周逸致有点机械的刷着牙,突然发现嘴角有一丝血丝,他低下头用水漱了一下口,吐出了一根舌头,“啊!”周逸致吓的连水杯都扔了,镜子里的他,满嘴的血泡沫。水池里,刚才断裂的舌头还在不停挣扎,像被斩成两节的蚯蚓一样蠕动,周逸致慌忙的跑出卫生间。卫生间的门突然很大力的关上了,轰的一声,周逸致转过头去,发现门口镜子上的自己嘴角没血,他用颤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舌头还在,那刚才,吐出来的是什么?卫生间里关门的是谁?

  

  周逸致慢慢的走过去,颤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吱呀”这种木头门经常会有这种让人烦躁的声音。周逸致慢慢打开门,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卫生间上面窗户被打开了,风吹的吊着的昏暗的灯泡一晃一晃的,原来是风把门关上了。难道刚才镜子里的一幕是幻觉,这已经是第二次产生幻觉了。“最近老是幻听一些声音,做一些奇异的梦。一定是夜班了,没有睡好,才会有幻觉的,一定是。”周逸致这样安慰自己。低下头,周逸致突然发现,地板上有一根头发,一根女人的头发,很长很长的头发。这个房子房东已经说几年没人住了,哪里来的长头发,而且进来的那天,周逸致自己亲自打扫过的,不可能突然出现一根女人的头发。难道卤蛋昨天带女人回来了?甩开一脑子的浑浑噩噩,周逸致跟自己说,多想了。

  

  苏小泛是周逸致的小学同学,两人明里暗里还带点亲戚关系,算是铁哥们那种了。今天本来跟周逸致说好上午会到这里,结果都快下午了,还是没看见人。周逸致坐在客厅的摇摇椅上,前后摇晃着,咯吱,咯吱,看着一屋子古色古香的家具,突然没由的升起一丝凉意。客厅里面那张遗像似乎又咧开嘴对他笑,黑白遗像在惨白的阳光下,那张人脸显得很诡异阴森,一脸的怨气和幽邪,两眼蒙着死黑的阴影。面前的桌上还摆着香炉,周逸致只觉心跳如鼓,这时,他突然听见“嗒、嗒、嗒。。”的声音,像是有人穿着木屐走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声音是从那个被房东紧锁的房间传出来的。周逸致满脸苍白,缓缓站起身,慢慢的走到那个紧锁的房门口。他一点点的靠近,将耳朵贴在门上,而此时,那嗒、嗒、嗒的脚步声却忽然不见了。难道又是自己在幻听?周逸致刚想离开,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被捏住嗓子发出的尖细喊叫,又像是录音机卡带发出的声音,又像是小孩哭泣的声音……周逸致只觉得顿时毛骨悚然。而很是突然,声音又没有了。周逸致试着将耳朵贴的更紧点,此刻,里面却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周逸致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屋里到底锁的是什么?

  

  “叮叮叮”刺耳的电话声突然从客厅传来,周逸致冷不丁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一跳。原来是小泛打来的电话。

  

  “我们已经到了车站,速度过来接我们。”

搜索建议:夜夜生歌  夜夜  夜夜词条  夜夜生歌词条  
小说言情

 第二章 坎坷相识

 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假期永远那么短,几个好觉就占去一半,再打几盘游戏,看点闲书,留给学习的时间就所剩无几了,所以高三学生的作业大多赶到学校上晚自习完成的,这样...(展开)

小说小小说

 与熊共舞

 当年在兵团战士修筑战备公路的现场采访,曾经写下一篇没有发表过的报道。虽然几十年后原稿已经不可寻找,但故事的线索还在脑海中留下深深的印记……    1969年正...(展开)

小说言情

 飘忽在网络里的爱情(三)

 雨燕在沉明心中的位置日淅明朗,他希望雨燕能成为他爱情最后的归宿。往日的记忆刹时又浮在他的眼前,让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那是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沉明像往常...(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