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父魂子尸

  一个算卦摊前,有一家三口在让一个算命的瞎子看相。丈夫一身笔挺的西服约二十七八年纪手牵着他五岁的儿子,这小孩子一身米其卡通套装,妻子一身职业套装。这白领阶层的三口之家。丈夫英俊,妻子娇媚,孩子可爱,引来不少陌生人的注目。

  

  算卦瞎子双手抚着男人的手,他在‘摸骨’,妻子和孩子前面都已摸过,丈夫排在最后。

  

  其实男人根本不信算卦这回事只是老婆孩子喜欢,就花几个钱陪妻子和孩子开心。

  

  但是却看这瞎子表情凝重,汗如雨下装的还真有那么回事似的,吃力的摸了半晌,最后喉管里破锣似的沙哑嗓音响起:“先生,你们一家我都算过了,实在是大凶兆啊!我不忍说,但不能不说,因为你们犯了鬼神……”

  

  “呵呵,瞎老伯,我多给您点钱您就别说不吉利的话了好吗?我们是来消费图个开心,您也是为了挣钱嘛,不用拿什么血光之灾啦,家中破财之类不好听的话来刺激我们多消费,您尽管说好听的,钱我会照单给您。”丈夫截断瞎子的话头说,他从小到大压根就没觉得算卦的人说是真的。

  

  “你闭嘴,听大伯讲讲也好,算一下今后的运成,大伯您讲别听我老公胡说八道。”妻子数落丈夫。

  

  “对,不听爸爸。”儿子环抱妈妈的胳膊,附和的说。丈夫呵呵笑着,目光里充满宽容的看着她们母子,他觉得天下没有比他儿子更可爱的孩子了。

  

  “你,是克夫相。你儿子是克父相,你丈夫必遭横祸……哎呀!”瞎子的话没说完就被男人一耳光打在脸上,他下手很重并且咆哮着:“混蛋啊你,告诉你别胡说还要胡说!”

  

  男人怒不可歇冲上去还要打瞎子,妻子和围观的人上来拉住丈夫,他们的儿子则吓的哇哇大哭。瞎子被打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大叫:“我不是诓你们,你们一家三口一个会死两个会死,剩下一个生不如死啊!”

  

  “啊呀,气死我了,你们别拉着我让我打死这混帐瞎子。”丈夫大叫。

  

  “算了算了,一点小事何必闹成这样,就当瞎子在放屁一阵风吹过也就过去了。”一个劝仗的人说。

  

  “这瞎子也真是,你看这一家三口多温馨安逸的,说那么不吉利的话。”这个声音明显是支持丈夫的。

  

  “呜……妈妈,爸爸怎么了?好吓人。”儿子呜咽着抱着妻子。在他幼小的心灵中还重来没见过爸爸发这么大脾气的时候。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看见他亲生父亲发脾气打人,因为这事件的第二个星期爸爸在上班的途中遭遇车祸,当场死亡。

  

  五年后。在一座风景秀丽的半山腰际,有一家三口在野炊。

  

  儿子低头撕咬着在煤炭火槽上烤的酥脆的鸡翅,两只眼睛古溜溜的左右看着,同时又象只小野兽一样的猛吃猛啃着手里的鸡翅。

  

  “儿子十岁生日快到了,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妻子问丈夫。

  

  “我给他买了一部多功能手机。”丈夫回答。

  

  “手机?你送他手机?”妻子追问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丈夫,同时丈夫也沉默了。

  

  这男人和妻子是二婚,妻子前夫五年前死于一场交通意外,男人看她母子两个可怜,就时常救济和帮助这对可怜的母子,一来二去就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但事情就发生在他们结婚当天,当时七岁的儿子不同意他们的结合,并且当着婚礼上众人口出恶言:谁娶妈妈就杀了谁。

  

  男人哈哈大笑,认为童言无忌,没想儿子当时真的就用餐桌上的水果刀猛力刺入了男人的大腿。顿时血流如注,男人本能的怒吼一声反手就给了儿子一耳光。儿子被打倒在地,男人被送往医院抢救。至今男人走路都有些跛,而当时七岁的孩子挨了一耳光之后,到现在三年里就一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每次他们父子相见儿子总是用那种极端仇恨的眼光看着他。孩子的母亲当时还因此拒绝嫁给他,是他不顾腿上的伤痛,在她母子俩儿的住所门前跪了整整一夜来赎罪,才重新又被妻子接纳。

  

  也因此,当妻子问起丈夫送一个手机给儿子的时候感觉怪怪的。男人是希望孩子能有了这部手机之后重新与人讲话。想着他看向儿子,这几年痛苦和自责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他希望儿子能原谅他。只要儿子能原谅他,要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几天前,儿子写了个字条塞在妈妈手中:我想和妈妈还有他一起去市里的后山露营,并且杀掉他。

  

  妻子当时就把这字条递给丈夫看,丈夫看了哈哈大笑,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儿子写过无数个这样那样杀掉自己的字条,但是每一个都没有实现。而每一次看见儿子要杀死自己的字条,他都要大度爽朗的笑上一笑,其实妻子知道他最开始几次是真开心的笑,后来的每次都是装的。妻子隐隐约约的担心丈夫是不是也会同样的想着杀死自己的儿子

  

  可以说这次的野炊他们一家三口玩的很开心,儿子吃了不少丈夫烧烤的鸡翅。吃的满嘴是油,难得的笑咪咪的看着他继父,这让丈夫感觉受宠若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儿子居然对他笑,妻子也很是欣慰的看着他们父子两个。他们的关系忽然间的变的融洽起来,虽说有些奇怪但这是她这几年来一直希望看到的。

  

  这一整天,丈夫钓鱼妻子守侯在丈夫身边说着开心的话语,儿子则在山腰的平地上追逐着蝴蝶昆虫,不时的发出孩子天真的笑声,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和谐美丽,直至夜幕降临。一家三口才都钻进了,丈夫白天搭好的露营帐篷,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倒在各自的床位倒头大睡。

  

  午夜的风轻轻的吹过,下弦月挂在树梢,象一只哭泣过的眼睛。丈夫被妻子轻轻的推醒了,睡眼朦胧的他说道:“干什么啊?我睡的正香呢!”忽然,他感觉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他一个机灵挺身坐起,原来是儿子正一脸笑咪咪的望着自己,刚刚难道是错觉?不过今天一整天儿子都很反常。

  

  “咱们儿子想出去尿尿,不敢自己一个人去,你陪他去吧!”妻子说。

  

  “哦?呵呵,这样啊!来吧孩子我陪你去!”丈夫开心的起来套上外衣。

  

  儿子也顺从的伸出小手让丈夫拉着,男人走出帐篷外的时候,妻子心里忽然预感不对劲,她轻轻唤了一声:“老公!”男人听到猛转回头,眼睛里呆滞又泛着凶光,但一闪即逝。妻子担心的叮嘱:“你们两个小心一些,黑天夜里这山很高!”

  

  “放心吧,我不会把儿子推下山的!”丈夫缓缓的说完,拉着孩子的手走远了去。

  

  虽然丈夫爱开玩笑,但是这吓人的黑夜里这空旷的山中,他也不用开这么恶毒的玩笑啊?把儿子推下山?妻子越想越觉得浑身冰冷,难道丈夫真的会这么做?这些年儿子一直说要杀死他,他会不会怀恨在心?

  

  真的把儿子推下山?然后再把自己也推下山去?妻子用力甩了甩头:“呵呵,我这是怎么了?胡思乱想!”

  

  她笑出声来,为了自己这不切实际的瞎想自嘲。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丈夫和儿子一直没有回来,妻子的心也越来越往下沉。一定是出事了,但是她又害怕这怕人的黑夜里,到那里去找他们父子两个?

  

  “老公——儿子——听到回答我!”空旷的山中回荡着妻子颤抖的声音,她不断的叫着丈夫的名字儿子的小名。直到喊的声嘶力竭,颓然的做在帐篷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时男人忽然闪进了帐篷,他两眼红肿呆滞无神,脸色苍白的吓人。喃喃的对妻子说:“儿子失足不小心掉下了山崖,我下去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他人。”

  

  妻子一见到丈夫就已经明白了一大半,她冲上去狠掐狠抓丈夫胳臂上的皮肉:“你这刽子手,你杀死了我儿子,我要你偿命。”她猛然张嘴咬丈夫的胳膊,但忽然感觉到口中冰冷异常,丈夫的胳膊居然透着刺骨的冰冷,她惊讶的抬头看着丈夫,发现丈夫的眼睛血红带着凶狠,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看。难道他也要杀掉我?

  

  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她忽然蹿起,扑出帐篷连滚带爬的逃离这凶狠的恶魔。

  

  跑,快跑。心中默念这几个字,她没头没脑的一直跑着,只求离那帐篷越远越好。不知不觉的跑入一片树林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直往下流。没了,什么都没了。死去的儿子,刽子手般的恶魔丈夫,这个家庭完了。

  

  “妈妈……”从身后传来清晰的呼叫,女人认为自己听错了,她又用力甩甩头,希望抛弃这幻觉!

  

  “妈妈!”这次的声音更清晰,也更大了。女人疑惑的慢慢转过身子,她看见的是儿子!一脸鲜血,只露出两个古溜溜的大眼睛在转动,是他在叫妈妈。

  

  “儿子?你不是已经……”她迷惑了,眼前的是儿子的鬼魂?

  

  “妈妈,爸爸他失足掉下山崖,现在帐篷里的是他的鬼魂!我吓死了只好远远的跑开。妈妈,你过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知道下山的路!”儿子对她说。她迟疑着,不敢过去,因为她无法判断眼前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因为她的儿子是不会开口说话的,至少这三年他没说过一句话。

  

  “妈妈,我们快走。再晚些,等爸爸追上来我们就都没命了!”说着儿子先向前跑去,示意妈妈跟着他走!

  

  女人呆了,她向帐篷的大概方向看了一眼隐隐约约的感觉,丈夫正在向这边追来……一咬牙,她追上儿子的脚步跟了上去。

  

  在山下的公路上,女人拨打了110求救,她和儿子坐在警车上,她紧紧的搂着儿子,眼泪再次流满了双颊。

  

  丈夫就这么死了,失足摔下悬崖。

  

  三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

  

  今天,是儿子的生日。妻子从丈夫的书桌中取出他留给儿子的生日礼物,一款带有摄像拍照MP3等多功能的手机,儿子很高兴:“妈妈,您拿这手机给我摄像好吗?”

  

  “恩!”妈妈将手机调整好角度对着儿子开始摄像,儿子在屋子里绕着圈的欢蹦乱跳,一边跳一边叫。

  

  也许是儿子恢复了语言交谈,也许是他继父意外摔下悬崖死亡,总之这孩子这些日子过的非常开心。孩子跳着叫着,叫着跳着……忽然他表情怪异,脸色青紫,但还是不断的跳着,跳着。声音沙哑,越来越小最后的声音简直就是呻吟,脸色变成了猪肝色,他仍然跳着……

  

  儿子死了,妈妈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死,医生下的结论是他兴奋过度,肺部活量猛然加压导致的呼吸不畅,窒息死亡。女人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她伤心欲绝。猛然间,她想起五年前那算命瞎子的话:一个会死,两个会死,剩下一个生不如死。

  

  女人再次找到那算命的瞎子,跪在瞎子面前哀求他指点迷津。瞎子慢幽幽的说:“你儿子泛了鬼神,午夜12:00看看你丈夫留下的遗物,一切迷题自然揭开,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看的好,不然也会受到鬼神的骚扰,最好是将你先生的遗物直接投入江河水中不再理会。”

  

  遗物?什么遗物?午夜12:00的时候,丈夫的衣服,烟灰缸他用过的笔,刮胡刀……等等,每一样都仔仔细细看过,却什么也没有,无奈和气愤之中。她软软的躺到沙发里,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对!手机!

  

  她盯着手机摆弄了半天,她巍巍颤颤的打开了那天录下儿子死亡的录象。

  

  她在手机中看见了丈夫,身体悬浮在屋子的空中,一直手掐着儿子的脖子,一只手拉住儿子的头发,不断的向上死命的拉,拉,拉,拉……

  

  连夜她打车来到市郊区的水库,狠狠的把手机掷入水中。夜里,她还做了一个噩梦,野炊露营的那天晚上,丈夫拉儿子去悬崖边尿尿,儿子趁丈夫不注意一把将丈夫推下山崖。

搜索建议:父魂子尸  父魂子尸词条  
小说连载

 产房门前

 “怎么还没生?!”阿P一边急切地踱步、搓手,一边自言自语。    老婆进产房已经快1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动静,难怪阿P着急。这时正好从产房出来一个护士,阿P急...(展开)

小说

 孤黑的夜空

 “夜”    夜,再次降临。    整个穹苍像是被覆盖了黑布的暗盒子。看不见星星,遮挡了月亮。只有人间点点灯火明灭着夜的气息。    在盒子外面,似有一双魔术...(展开)

小说连载

 断尾鱼(第六章 命中注定)

 第六章:命中注定  好不容易熬到下了班,姑娘提前便是好一顿的捯饬,她倒是不担心人家看不上自己,捯饬只是出于尊重,更主要的是早上出门前,妈说:“现在的女孩子,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