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金赛学术自述(82 口鼻腔分泌、感觉减弱和中枢神经系统)

  当受到性激发时,鼻腔内壁的薄膜会分泌比平时多的粘液。这种粘液是鼻子在性行为种肿胀的主要原因。

  口腔中的唾液腺会也会在性激发过程中有分泌物增加的情况。在临近性高潮时这种情况更为明显,这时唾液腺会在口腔中喷出唾液。在狂热的亲吻以及口-生殖器接触中这些唾液提供了足够的润滑剂。这些分泌物通常量很大,而且人在期待一次性关系时真的会“流口水”, 而且性激发中的人会不停地吞咽唾沫,以使口腔不致被口水充满。如果人张着嘴时突然发生性刺激或性反应的增强,唾沫会喷出口腔一段距离。这种行为在达到性高潮时特别明显。这种现象部分是由在性激发中人喉部的肌肉紧张造成的吞咽困难导致的。

  通常认为受到性激发的人对于触觉或其它的感官刺激会更加敏感。其实恰恰相反,我们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性刺激一开始,各种感官功能就会明显下降,而这种感觉减弱的变化还会不断加强。最后,当性激发达到最强,达到性高潮时,人会丧失大部分知觉,有时甚至会彻底失去知觉。达到性高潮时有些个体可能会持续几秒钟或几分钟没有知觉。有些法语词汇如“La petite mort”(短期死亡)或 “La mort douce”(甜蜜的死亡)表明有些人已经意识到这种时刻会出现失去知觉的现象。但也有很多人,包括一些专业人士,还是无法理解在性行为过程中会出现失去知觉的现象。因此,对于这一问题的讨论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种感官功能的丧失最早引起我们的注意,是因为那些给我们研究提供自己性历史的妓女。这些妓女中有很多都曾经偷过嫖客的钱。她们知道,她们的同谋可以在房间里悄悄来去,只要不直接从被偷的人面前经过,是不会被听到或看到的;如果同谋在嫖客性激发的期间下手,即使碰到他的身体也不容易被发现。

  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某种心理因素起作用而注意力分散。个体的注意力太专注于性行为而不容易注意到其它的感官刺激;但也有证据表明这其中确实有真正的感觉器官麻木的现象。很有可能在整个过程中既有注意力转移的因素,也有感官麻木的因素。在人愤怒、恐惧或癫痫发作时也会出现类似的现象——这些都是与性反应有某种心理联系的现象。通常我们会说一个人“气得看不清路”、“太激动而没听见火车开来的声音”、“太生气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以,爱确实是“盲目”的,而这个“盲”的程度可能要比诗人所描述的更大。

  特定的观察结果和实验数据表明,受到性激发的个体整个身体会逐渐对于触觉刺激变得越来越不敏感,即使是对尖锐的刺伤和重伤也是如此。在性行为中任何持续一段时间的刺激都会变得失去效果,而且性行为的参与者通常会不断加快、加强性行为的动作,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生理变化。这些行为在性激发达到顶峰时会发展为猛烈的拍击、咬、抓等动作。承受这些动作的一方在事后常常不记得曾经历过这样的事,而这些行为对他(她)的身体即使有什么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不仅触觉减弱了,人的痛感也会丧失很多。在鞭打和其它形式的施虐-受虐行为中,如果打击开始是比较温和的,性反应增强到一定程度时才变得激烈,那么接受打击的一方可能会受比较重的伤,却以为只是接受了较温和的触觉刺激。

  跟一般的想法不同,有证据表明,即使是生殖器在性行为进行的过程中也会逐渐变得麻木。较精确的仪器可能会测出生殖器官与其它器官相比能保持更久的敏感性,但是目前还没有数据证明这一点。不过既然在性接触中有如此多的刺激是直接作用于生殖器的,而且生殖器肿胀的现象会使人更关注这些器官,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性反应中对于生殖器官如此关注。

  在性反应最强烈的状态下,对生殖器很温和的刺激,有时只需要非常轻的触碰,就能使个体达到性高潮。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生殖器的敏感度提高了,而只是表明在最后使个体达到高潮的触碰前,个体生理变化程度已经非常高了。一滴水是不能充满一个空杯子的,但却可以使已经装满的杯子溢出来。因此,很轻微的触觉刺激就能激发性高潮这一点,除了说明在性高潮前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生理变化外,并不能说明很多问题。

  除了触觉,其它感觉也会在性激发过程中逐渐减弱。视觉在性行为中下降得很明显。瞳孔会扩大,视野变得很窄,只能看见眼睛正前方的东西,看不到两边。有些人在性激发最强的时候会几乎失明,连光线在眼前移动也看不见,也对其它任何视觉刺激没有反应。这种视觉丧失是缺氧的一种表现,既然缺氧是性反应的一种特征,也许可以用它来解释感官丧失的原因。

  在性激发过程中听觉也有类似的减弱。性反应中的个体对微小的声音完全注意不到。在性交开始后还能听见婴儿啼哭的主妇一定在性交中没有得到性激发。有少数记录中提到在性行为中被警察抓到的人,这种情况的发生很可能是因为在性行为中的人听觉远没有平时敏锐。在性反应最强烈的时候听觉也有可能完全丧失,即使是近处的响声或者很响的声音也无法听见。

  在真正的性激发产生时,嗅觉和味觉也会被减弱,最后完全丧失。个体在没有受到性刺激时很反感的东西也变得可以接受了。对于口交中吞入精液这一现象的研究表明,当没有受到充分的性刺激时,个体可能会对这种行为很在意或表示反感,而当这种行为发生在获得性激发的个体之间时,对于气味和味道两方面的感觉都会减弱。

  在性行为中,对于温度的感觉也会逐渐减弱直至消失。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在性激发的早期,个体对于由外围血液循环导致的体表变暖感觉明显。但随着性激发强度的增加,到了一定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对温度失去感觉,不管是炎夏还是寒冬、温暖的房间还是寒冷的陋室,甚至当被香烟这样的东西烫着时也感觉不到。

  既然大多数人不清楚他们在性行为过程中感官知觉的丧失,他们也就无法了解连贯地描述自己在这一过程中的生理变化。人们对自己性激发时的认识通常是“热”(因为外围血液循环)、“烦躁”(因为神经肌肉紧张)、“冲动”(因为生理变化)。人们对自己性反应的意识也就到此为止了。有些人的性反应包括剧烈的身体运动、有节奏的手脚摆动和颈背的扭动,但当观察其性行为的人告诉他们有这样的反应时,他们显得非常吃惊。

  关于手脚截肢病人的记录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性激发对身体影响的思路。众所周知,被截肢的人往往会有被称作“幻觉疼痛”的经历,即已经被切除的肢体仍然会感到疼痛。但是,如果封闭他们这部分神经中枢时,有时会消除这种疼痛。这些神经中枢仍然和断体的残存神经相连,而感受到已经不存在的肢体上的疼痛是因为,不管是否被截肢,当神经的基部受到刺激时,人总是很难正确判断受刺激的部位。

  从相关的性心理学观点来看,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数据表明,截肢病人在受到性激发时几乎从来不会感受到“幻觉疼痛”。另一方面,这些痛感在性高潮后又会突然出现,说明这些痛感只是在性激发过程中暂时消失。这可能是证明性反应过程中感官知觉的丧失以及转移的另一个例子。

  有证据表明,性激发产生时整个中枢神经系统都会受到影响。我们的数据并不全面,但也足以说明一些神经心理学家应该深入研究的问题。

  在性激发过程中,精神压抑和心理障碍得到很大缓解或完全消失。有一系列个体的性历史表明,口吃的人在与引起他们性反应的人在一起时就基本上不会口吃了。同样,有些人口腔深处被放入物体时会呕吐,但在性激发过程中呕吐感也会消失。如果得到足够的性激发,个体甚至在口交过程中,当口腔被深深插入时也不会有呕吐感。有些人患有花粉热或鼻窦充血,但在性激发过程中这些症状都会减轻,这可能部分地与性激发过程中的生理状态的调节有关。尽管在性行为中通常皮肤都是干燥或略湿的状态,但有些人在性激发过程中会有突发的神经性出汗。

  肌肉系统运动方面的障碍在性激发过程中也可以得到缓解。有的记录表明,痉挛性麻痹患者在性激发状态中行动会比较自如,在性交过程中会异常有力量。但是这种情况的改善并不会在性激发消失后持续很久。还有一些报告记载,半身瘫痪的病人在受到性激发时情况病情也会改善。

  大多数人在性激发过程中表现出异常的肌肉力量,有些人可以完成正常状态下不可能的高难度的行为。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在这一过程中真的力量增强了,而是因为他们被从以前限制其发挥全部力量的抑制中解放出来了。强奸犯会对受害者造成非常大的伤害也可能是出于这一原因;很多男性出于同样的原因在性行为中会变得异常强壮,对待性伴侣的方式也会比较粗暴。在受到性激发时,很多人可以使自己的身体弯曲或扭曲到平常完全不可能的角度。有些男性会自我口交,这个动作在性激发前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人接近性高潮时就能够作到。

搜索建议:金赛学术自述  金赛  金赛词条  鼻腔  鼻腔词条  中枢神经  中枢神经词条  自述  自述词条  减弱  减弱词条  金赛学术自述词条  
小说

 鸦片烟云中的丁香花

 ——龚自珍与太清夫人的故事(中篇历史小说)    清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夏,辞官南归的诗人龚自珍回到他久别的故乡杭州。    未到故乡思故乡。到了故乡,...(展开)

小说言情

 樱花雨(三)

     春风很温和地吹着人的脸庞,阳光很小心地洒给人温暖,三月的昆明似乎更有春天的味道。路上的行人不多不少,奔跑的车辆...(展开)

小说连载

 我的东西

 我的东西  改变命运,改变自己。那么还要不要“做自己”,做自己又如何改变命运,不做自己人生改变了命运又有何意义。生理整容算不算是改变自己,物理整容算不算改变。...(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