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尼采自述(29 人生需要不断的不快乐)

  痛苦确实跟快乐不同,但它并不是与快乐对立的。如果快乐的本质是一种强力充盈感,那么,这里我们还没有明确不快乐的本质。大众所相信的一些东西的对立其实是虚假的,是对认识真理有害的。甚至有这样的情况:某种快乐可能要取决于一系列有规律的不快乐的微小刺激,从而达到一种快速增加的强力感和快乐感。例如:发痒就是这样的,交媾时性器官发痒也是这样的,于是我们看到不快乐是作为快乐的成分而活动。由此看来,快乐乃是通过克服一个又一个小小的障碍,通过激发那种构成快乐本质的总体强力充盈感而形成的。而一些微小快乐的刺激并不能导致痛苦感的增加,快乐与痛苦并非互相反对的东西。痛苦是在一个理性过程中作出的一种关于伤害的判断,这是建立在长期体验之上的。所谓痛苦并不在于其自身,让人痛苦的并不是伤害,而是伤害可能对整个生命体带来的可怕后果。所谓痛苦就是因这一可怕后果而感到的长期震惊,是在神经系统中枢发生休克后的颤抖。人们真正遭受的痛苦并不是那些伤害,而是休克后出现的长期心理不平衡。痛苦是一种脑髓神经中枢疾病,而快乐不是什么病。

  有一种说法是,痛苦导致反向运动,这是只看见表面想象,或者是哲学家的偏见。如果我们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在突发事件中,反向运动要比痛苦早出现。如果我要跌倒,不会等到跌倒在地后再通过意识发出一个该怎样行动的指示,那样我就糟了。实际上,首先出现的是为了防止跌倒,脚部作出的反向运动,然后前脑产生一种痛苦的感觉。也就是说,人们并不是对痛苦作出反应。痛苦是后来才被反射到受伤处的。在这种情况下,痛苦的本质并非表示了某一局部损伤,而是一种信号,而神经中枢接受此信号的强度与损伤的情况大致相合。再重复一下:人们并没有对痛苦作出反应,痛苦只是一种反作用,而反向运动是时间更早的反作用,它们开始的时间并不相同。

  我反对一种偏见,即认为人们追求快乐而逃避不快乐。其实快乐和不快乐都只是结果,只是附带现象,人们想做的事情是强力的增加,甚至一个生命体最微小的部分也会追求这一点。在对强力的追求中,既有快乐也有不快乐。由于意志的作用,人们要追求阻力,追求与自己对立的东西。因此,作为强力意志的阻碍,不快乐是一个正常的事情,是生命有机体的正常现象,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逃避不快乐,还不如说他是需要不断的不快乐;每一个成功,每一个快乐感,每一个发生的事,其前提都是有一种被克服的阻力。

  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关原初营养的:细胞原生质伸出伪足,搜寻某种与之对抗的东西,这并不是由于饥饿,而是由于强力意志。接着它就要征服这种东西,占有它,同化它。我们所说的营养只是一个结果,只是这一强力意志为了变得更为强大而作的一种实际运用。

  不要将饥饿当成第一推动力,也不要将它当成自我保存,而应该将它理解为营养不足的结果,也就是说,饥饿仍然是强力意志的结果,不过这一意志已经不再成为主宰了。

  因此,不快乐不一定会削弱我们的强力感,恰恰相反,在通常情况下,它会通过刺激而激发强力感,也就是说,阻碍是强力意志的兴奋剂。

  人们往往将两种不快乐混淆起来:除了上面说的不快乐,还有一种不快乐是衰弱的,它会大大削弱强力意志,造成其力量的损失。总起来说,痛苦是增加强力的刺激手段,也是强力耗尽后的结果;不快乐则有两种情况:它可能是一种兴奋剂,也可能是一种过度刺激的结果。后一种不快乐的特点是没有能力反抗,前一种不快乐的特点是对阻力挑战。在衰弱状态下才能感受到的快乐是入睡,而另一种快乐是取胜。

  心理学家混淆了这两类快乐,也就是没有将入睡和取胜区别开来。衰弱者想要安闲,伸展手脚,处于和平宁静状态,这是虚无主义宗教和哲学的幸福。而拥有强力、生动活泼者想要的是取胜,战胜敌人,让自己的强力感充满所有的领域;所有健康的生命有机体都有这种需要。

  * *

  在我看来,人们似乎总是喜欢夸大痛苦和不幸,就好像在夸大某种值得炫耀的事情似的。另一方面,对于许多有利于减轻痛苦的方法却绝口不提,如多想一些别的问题、处于一个安静的住所、回忆一些美好的时光、提高自己的自尊心、忠诚于某个目标等等。如果痛苦过大,就会昏迷不醒,也就感受不到痛苦了。其实我们是懂得苦中作乐的,尤其是对心灵的痛苦

  人类遭受的损失都是一时性的,也就是说,一旦有损失,就必定会有某种补偿,就像注入一种新的力量。而传教士们胡编乱造了一些我们这些“恶人”的痛苦,他们对我们的不幸是从不讳言的,但对我们心中充满的快乐却讳莫如深,因为这反驳了他们的理论。按照他们的理论,一切快乐的源泉都来自于消除激情、毁灭意志。

  最后,对于这些心理治疗师所开的良方,我们要提出质疑:我们的生活真的是如此痛苦和不堪重负,以至于不得不以斯多葛派那种麻木的方式来改变吗?我们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吧!

  * *

  那些在生活中受到极大伤害的人对所有的快乐都抱有怀疑态度,觉得那是孩子气的,是一种可怜的非理性,就像一个垂死的儿童在病床上仍然不停地玩他的玩具一样。这些人在每一棵玫瑰树下都看到一个隐藏起来的坟墓,在节日庆典、旋转木马、欢乐歌曲中看到的是不治之症患者在痛饮生命的最后一杯毒酒。对于快乐的这种看法,不过是由于疾病和疲乏而对快乐产生的反映,其本身带有令人同情、非理性和可悲的东西,甚至带有某种孩子气,然而却是伴随老年和死亡而来第二个儿童期。

  ——强力意志、快乐的科学、曙光

搜索建议:尼采自述  尼采  尼采词条  自述  自述词条  不快  不快词条  不断  不断词条  需要  需要词条  尼采自述词条  
小说连载

 天使的爱第三章

第三章;珍妮她抱着孩子气喘吁吁的走进家门,直径走进自己房间里、把孩子放到床上,她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考虑着如何对伯父伯母说?吴伯母正在厨房里洗刷着、忽然间从窗...(展开)

小说言情

 情劫(十一)

 (十一)    卢勤的妻子走后不久,经人介绍,与县工商银行的一名女职员再婚,他把家安在县城,一下班就往家里跑,找松林玩的机会就少了。地震发生后,松林一心照顾玲...(展开)

小说言情

 4.一见钟情

    追了一个晚上,不知不觉他们此刻已追到了城门外。    “大人,有线索了!”依然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官差。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