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五环的秘密

  传说中,人间是没有五环相连的创意的,直到我是谁们离开地窖。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一个靠闪电照亮的地窖里,我是谁在那里紧张而虔诚的守着。他在完成一个秘密的的任务,他已经不知道是谁派他来完成的了,因为他已经死过一次,而且他早已不属于鱼的王国,可是他依然虔诚的守着,直到兴涛国王前来探视这个神秘古堡下的秘密。

  地窖阴冷、潮湿,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酸酸的,一扇永远也不会打开的窗前,两张破烂的桌子背向横着。我是谁闲得有些无聊。他没有挪动身子,心却已经娴熟的动起来。我的任务是什么呢?好像是要防止敌人搞破坏,因为我身上肩负着神圣的国家重担来着。委实说,我是谁不明白这间破烂不堪的屋子里边有神秘重要之处,狭小的空间,让人目光还没放出去,就不得不折回来,进门的背后一条渗水的小水沟从外往里走,不知要留到哪个深渊,这是外界与地堡的唯一进行信息和能量交换的地方,我是谁坐在靠门右边的角落里,面对着墙,墙应该是东方吧,我是谁不知道,他也不想弄明白,他在虔诚的守着,他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日日夜夜,经历了多少岁月,旁边的坛子有的已经风化了,有那么一点咸菜也已经酸得自己靠嗅觉已经无法辨别。

  我是谁:“怎么没人来探视我呢?不知道国王知不知道我很辛苦,我很虔诚;算了吧,他九五之尊怎么会认识我呢?”

  终于,那扇自从我是谁进来之后一直关着的门开了一丝缝,国王捏着鼻子,猫着腰,带了一个随从进来了,依然没有光亮。但我是谁明白,国王心明眼亮,因为他一边走一边还在兴奋的指指点点:“这个地堡伪装得好,尤其是这两张桌子,让人一看就会发生古老而苍凉的联想。”

  “没有用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东西。”国王兴涛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的,陛下。”卫兵毫无表情但很虔诚而神圣的回答。

  国王说:“一定不能让王后知道这件事,她的口会让地堡透风的。”

  “是的,陛下。”卫兵不折不扣的回答。

  国王下意识的撩了一下窗帘,突然,一道耀眼的闪电让他不知所措,他赶紧把帘子放下。“保持原状好,保持原状好,”他喃喃自语,“一定不能让王后知道这件事,她的口会让地堡透风的。”

  虽然他的声音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卫兵还是啪的一声立正:“是的,陛下。”卫兵的心已经和国王相通了。

  卫兵有些不解,他问:“尊敬的国王陛下,可是你刚才说这个地堡伪装得好,我觉得只要一说出来就已经泄密了,没有不透风雨的墙。”

  国王兴涛有些不高兴,他往我是谁这边走来,不过他好像并没有看到我是谁,兴许已经把他当做雕像了吧!国王的探视是高效而匆忙的,他把手伸进正在风化的坛子,捞起泡菜,闻了闻,又很快放下,然后对这坛子下了一通指示,坛子加速了风化。酸菜鱼吃不成了,国王终于离开了,他和我是谁擦肩而过。我是谁留下了变成人的第一滴也是最后一滴泪水。

  (第二天,国王视察了某重要基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兴涛的国度。)

  我是谁终于起身了,他想起21个世纪同伴来了,记得他还是鱼的时候,他们一起接受特殊的训练,一起接受特殊的任务。在一个风雨如晦的夜晚,他们一同出发,朝着这个有着重大军事秘密和政治秘密的地堡前进。我是谁战胜了饥饿、恐惧、疲劳和敌人,却没有战胜自己,他已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死的,他只知道自己的魂魄从神圣的战场飘落下来,附着在了一个刚刚牺牲的人间战士身上,那个战士就成了我是谁,就成了今天守在古堡里的勇士。

  那20个同伴怎么还没到呢?难道他们已经忘了自己身上肩负的重任?难道他们都没能到达古堡?我是谁艰难的回忆着,他踉跄着往门口走去。渗水的小水沟出现在他面前,他小心翼翼的贴着地面,想探听一下外面世界的消息。一条半个身子已经开始腐化堕落的鱼在吃力往水流来的方向回游,它嗫嚅着嘴,再远的地方也有一条和它差不多的鱼在做着同样的动作,嗫嚅、回游……

  这是怎么回事,我是谁弄不明白,国王好像并不是很重视这个地方,一生只来这么一次,而且,据我是谁所知,这里的神秘和价值就在于别人不知道,知道的又没人能说或者愿意说。世界真是好笑啊!我是谁努力的想记起身边的鱼,他没有说话,太久不说,他已经忘记了怎么开口,他使劲的帮助受困的鱼穿过那狭长而少水的沟。不知不觉中,在帮助同伴的过程中,他自己也走出了那个黑暗的地堡,不对,准确的说是黑暗的地狱。

  外面雷电交加,借着光亮,我是谁看清了其中的一条鱼:“瑞安!”他差点叫出来。活着出了地堡的,带上我是谁其实有五个,只不过其他的我是谁已经搞忘了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反正都是同一个地球的呗,管他的。爬出地狱,我是谁这才知道,这时候他们正处于一座巨大的华美浮雕之上。

  一群少女从我是谁身旁疾跑,其中一个看得让我是谁一阵眼热。“好像我在哪里见过她,是的,应该见过,”我是谁想,“可是她为什么不理我呢,我是谁?”我是谁的同伴们有些不耐烦了,他们还等着回去向家人复命呢,守什么和为什么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早该撤岗了。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我是谁和同伴弯身缩腰,首尾相连,化着梯形的彩色五环,回到了魂牵梦萦的乐土。

  不知道是不是小说中那群少女后来成了妇女,给他们的子孙讲过我是谁他们。总之,从此以后,人间做梦的时候就多了五环,人间做事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奥运会。从此以后,鱼的世界多了一个故事,人的世界多了一个传说。

搜索建议:五环的秘密  五环  五环词条  秘密  秘密词条  五环的秘密词条  
小说小小说

 樱花泪3

      时间一分一秒都显得那样弥足珍贵,李颖看到病房的病友一个个的离去,花样的生命就那样凋谢了,心里充满了...(展开)

小说连载

 刻骨铭心(七 裂痕 8 返京)

 到了信阳火车站,青峰不由暗暗叫苦,广场上早已人山人海,本待退缩,又恐误了行程,只好硬着头皮去排队,好不容易轮到他,一问才知,当天的票早已售完,青峰无奈,只好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