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晴天里的双人床

别怕,祥!

~~题记

温红的眼珠醉了半脸的天,层层的云刚换了身子,不见黑色的一点。远方万里抹上不同的颜色,却同样诉说着~~这是一个晴天。

一个晴天的清晨。

祥微睁开双眼,破旧的双人床上,竟仅仅装下自己一人。挨近床的窗紧闭着的,祥便纳闷地用双手揉了揉眼,揣思着:“昨夜的窗,不是开着的吗?莫非它自个儿独自关上了。”

紧闭的窗与门并没有挡住全部的光,还是有亮射进了屋内。这房子是刚砌不久的,粉白的墙壁竟不刺眼。或者,亮的可见度不是来源于外面的光,而是出于屋内的墙。祥,就是这么疑思着。

祥在澡堂里刷了牙,洗了脸,便拿着一本课本去与一个短木凳,去了大门口。祥打开门,有一门的光击进了屋,却温热了祥的双眼。祥与平时一样,拿着书便大嘴大嘴地朗读了课文起来。好在今天的空气比往前新鲜些,祥的心情也自是舒畅,于是便比过往多读了十分钟。

朗读完课文的祥,便去煮了米饭。这个时候还早,但按照以前的日子来说,祥的母亲应该在做菜了。可是昨夜也不知道怎的,一个大大的双人床上居然仅仅睡下祥一个人。祥在昨天早上去上学时,便知道父母去工作了。但是祥也知道,每天晚上8点父母都是会回来的;第二天的早晨,只要自己醒来便可以看见他们。然而,偏偏今天出了个意外。祥害怕得红了双眼,却没有眼泪。

祥趁着煮饭的空闲时间去了漫画~~一张双人床,睡下了三个人;太阳画进了屋内。

画完漫画的祥偏了头,看着窗外,只见有四个人在大门口前的路上走着。有两个大人挑着担,压得他们肩膀弓形,他们的身边,有一对姐弟嬉闹着。

祥便顿了一下眼珠地停留,再瞪大了自己的眼珠,放下了笔,用右手的食指搓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祥便跑去了厨房。由于,祥平时许多次见过母亲炒菜了,因而,心里也盘算着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可是对于没有炒过菜的8岁男孩来说,在什么都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去炒一道菜,也还是有那么点点难度的。祥并不清楚自己要炒什么菜,仅仅曾经听母亲说过,青椒炒蛋是最简单的了。

是的,于是祥便决定做这个菜了。还好,祥认识青椒是什么模样,鸡蛋是什么模样。不然,还有可能把大蒜当作青椒呢?尽管它们的模样差距那么大。

祥知道要把青椒切成片状。祥切完了青椒,由于眼角有点莫名的痒,于是便用右手扰了一下眼睛。不扰还好,一扰,祥便觉得眼睛不断地辣得生痛生痛,连睁都不敢睁一下。祥便闭着眼睛待了好一会儿,等祥能睁开眼了,于是脸角露出了得意的笑,看了看窗外,还没人走过。但祥却并未意识到自己的眼睛红了。

祥也便自个儿炒好了菜。祥把菜从锅里端进了碗,把碗端上了桌,心里念着:“我也会炒菜了,原来炒菜这么简单。”

祥看了一下窗外,没见有人走过,便抬头看了一下天,看见了彩虹。祥便不禁叹了一句:“怎么这么美的彩虹,刚刚就莫有看见呢?”

祥突然想起自己还得去上学,于是便不再只看着菜而不动筷了。祥吃了一口菜,便总觉得有很大的不对劲,于是也就不吃菜了,竟反而用白糖吃了两碗饭。吃完饭的祥没有等到父母回来,便把菜收进了饭锅里,于是开心地上学去了。

祥去了学校,由于眼睛发红,便惹来班主任的猜忌。班主任在班上说:“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所以得了红眼病,赶快回去,别传染给我们了。”

从而便有同学非议祥,说他肯定偷看妹子洗澡之类的。而且,祥的同学也害怕被祥传染上这种红眼病,因而便有些儿排斥他。

祥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是听他们说自己得了红眼病,自己也便认为自己得了红眼病。但是祥还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因为祥知道这么早回家,铁定是要挨父母打的。所以祥便就站在那儿不咋的想走。

班主任看清了祥的意思,便气得摑了祥一巴掌,还嚷着:“你别在这里害我们,你自己回去好不好?不肯回去也得回去。”

祥大声地哭了起来。

那一巴掌在祥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掌印。祥害怕再被老师摑一巴掌,于是也就不得不回去了。一路上,祥边走边哭,哭到后面;祥没有了哭声,只有眼泪。回到家的祥,发现父母还没有回来,祥因此便就躲进了衣柜。

祥的父母不久就回来了。祥的母亲说:“看看儿子有莫有做好饭?”祥的母亲打开了饭锅,不仅看到了饭,还看到了菜。心里不禁一喜,眼眶早就挤满了血丝。

祥的母亲把菜端了出来,还乘了两份饭。祥的父亲一看到菜便说:“这儿子大嘎了嘛!晓得自嘎炒菜了。哪个教得喽。”

祥的父亲说罢,便夹了一块青椒吃,立马便吐了出来,说:“辣椒都没炒熟,而且菜没有放盐。等他回来,得练他一顿扳油。”

躲在衣柜里祥听见了,不禁默默地又流了眼泪。心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要挨打的。反正我得了红眼病,也许我会死的。死了,死了,我会怎样呢?”

想着,想着,祥便就睡着了,在衣柜里睡着了。

祥的母亲知道自己的老伴很累了,然后又回来吃了这样的菜,心情自然也就差了。可祥又怎么知道呢?

祥的母亲说:“儿子能炒出菜给你吃,你就满足吧,也不想想他才多大!我再去炒炒。”

祥的父亲也意识到自己只是一时急了,说了错话。心里却庆幸着自己能有一个这么懂事的好孩子。

祥的父母吃完饭,便打开窗,省下风扇的电费,最后再躺在双人床睡下了。由于工作了一天一夜,祥的父母的身子骨的确是累坏了。若不是有三倍的工资,祥的父母是坚决不愿意那么干的。所以连澡都没洗,就去睡了。

祥的父母一睡再醒,便是下午5点半了。按说,这个时辰祥应该放学一个多小时了。他们清楚自己的孩子不会乱跑乱走,一放学就会待在家里先写作业,再画画之类的。可是今天真的不一样,祥的母亲有点儿担心了。

于是祥的母亲便去了学校。是的,学校早就放假了,空无一人。祥的母亲无获而归。

祥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么着急,自己也便沉不下心情去了,于是也出去找了找祥。没找到祥的他们,倒是在祥的同学那里,得知了一些信息~~祥得了红眼病,自己不上课就回家了 。

红眼珠似的太阳,很快就要退伍了,把光明交予黑夜。

祥的父母回到家里。祥的母亲坐着床边不断地急抖着腿,祥的父亲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是啊,祥,你在哪儿啊?你有红眼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在父母的眼里永远都是自己的孩子啊!”祥的母亲不敢再乱想了,于是说:“先洗个澡,你去工作,我留下找孩子。”

“也只好这么打算了,只是我哪有心思去工作呢!”祥的父亲低气轻语地说。

祥的父亲洗完了澡,便去衣柜里拿一件工作服。这时,他看见了祥,肚子全是火,于是便狠狠抽了祥几巴掌。嘴里还嘀咕着:“不去上课,原来是躲在这里。”

祥的母亲听见了,也便匆匆赶了过来。

这几巴掌不但打醒了祥,还打红了祥的脸。

祥因疼痛而醒来,看见了父亲,便疑惑了。是的,祥在窃喜原来自己没有死,自己还没有死。却不料父亲用单手猛地一拉,祥便翻了两个跟头出了衣柜,倒在了地上。

祥的父亲看见祥的眼睛并没有红,眼珠顿时凸了出来,太阳穴的青筋外爆。于是不管轻重就给了祥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出了祥嘴角的血。祥痛得哭,大声地哭着,他就知道父亲会打自己的。然而祥却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打他,祥只是以为自己做得菜不合格,才被…

祥的母亲看见祥的父亲还想再打儿子,于是便冲到祥的身前,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头,说:“找到儿子就行了,难道你还想打死他吗?”

祥的父亲听到这话,才压抑住自己的脾气。祥却想起了早上画的漫画~~三个人,一张双人床,还有太阳在屋内。

祥的母亲不小心摸到了祥的额头,才发现祥高烧了;便说:“儿子发高烧了。”

祥的父亲听了,又是长叹一口气。

可这个时候家里没钱,祥只有自己挺着。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医药费。

祥的母亲把祥抱上了双人床,一张厚厚破破的被子盖在祥的身上。

“睡吧,孩子!”祥的母亲说。

“我怕?我听别人说,得了病的人会在晚上看见鬼的。”祥没气没力地说。

“别怕,祥!只要把窗与门关上,你就看不到鬼了。”祥的母亲说完,就示意了一下。

祥的父亲便去关上了窗。

过了一段时间,祥的父母以为祥睡着了便说了几句悄悄话。

“都怪我本以为昨天是个好天气,所以把窗户打开,以免热着孩子。谁想到半夜刮了那么大的风,下了暴雨。嗨…”

……

祥等到父母走远了,便自己打开了窗。然后睡着了。在梦里,祥看到了于今天一样的清晨,窗闭上了。温红的眼睛带来了光,带来了彩虹。

搜索建议:晴天里的双人床  双人床  双人床词条  晴天  晴天词条  晴天里的双人床词条  
小说言情

 苦情小说【殇痛】

 细雨蒙蒙,如丝如缕。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意境,本应很是让人陶醉……    然而此时,在“宏利山庄"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一起特殊的“情感交易”正拉开他那可...(展开)

小说

 黄黄的苦菜花(二十八)

人得感情因寂寞而苦!  寂寞因孤独而模糊!  不该忘记的岁月——  我们心有余悸!  ——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  站在生者与死者...(展开)

小说言情

 虚空岁月(254)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颗毒药  然后,欧阳袁超便捂着身体关键部位,表情痛苦地往酒吧外走去。  酒吧内,一片哄笑之声!  温岚没有穿警服,也没有穿上次耀眼的红裙,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