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最美好的爱情(9)

  (9)

  

  其实陈默默完全不用担心凌父凌母会对她怎么样,况且鉴于她是儿子带到自己面前的第一个雌性,他们已经很满意了。

  

  她不知道这么些年虽然凌北池也有过几场恋爱,不能说没有认真的对待感情,只是凌父凌母能够见到的就是他失恋的情况,恋爱的欢喜倒是没有几分。刚开始那几年他们也催他定下来,后来见他匆匆的在一起,匆匆的分离,面目之间对待感情好像有的只是惆怅,也就不再说其他的话了。不过他们不催了,凌北池好像也定性了,不见他和什么女孩来往,对待的感情也不着急,上一次说要一起吃饭,介绍一个朋友来认识,当时凌父凌母也有一些预感的,只觉得一定是因为重要的人物,不然也不会这么的劳师动众。

  

  后来见到陈默默,第一眼的感觉是这个女孩子很冷淡,表面说着一些客气的话,其实心里好像藏着不情愿,他们是有过经验的人,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合适谈恋爱,接下来坐在一起吃饭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陈默默有规有矩的回答,不急躁,显得有几分温婉,竟然是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得出结论:虽然眼前的女孩子不适合谈恋爱,娶来当媳妇以及老婆还是不错的。

  

  回到家里,打趣自己的儿子:“小池,这个姑娘很不错,可以做老婆,你可要好好的把握哦。”

  

  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第一次没有反驳,也没有接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们也终于意识到儿子对那个叫做陈默默的姑娘认真了,但是虽然儿子认真了,看那表情好像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看来对于结论他们虽有期待,也不能有太大的希望。自己的儿子,凌父凌母自然是知道,从上大学开始,便再也没有靠过家里的力量,从那时开始便有了自己的主见,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一直也在为自己追求的东西努力着,就连最后大学毕业也没有听从父母的安排进入事业单位做一份稳扎稳打的工作,和要好的朋友一起为自己的事业打拼,期间也失败过伤心过,但是一直就这么坚强的走了过来,几个月前,儿子和他外公也不知道聊天聊了什么,就把自己原来的公司放下不管,直接去了外公的公司接了他的班,第一次利用家里的权势做空降兵,不过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见到陈默默的那一刻,听到他们是同事以及上下级的关系,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为了一个女孩子放弃了一贯的原则。知道劝说没有用,也不说其他,唯有接受。

  

  这些事情陈默默当然是不知道的,其实知道了反而无用,她并不会觉得自己能够坦然的面对凌北池,若这一切与自己有关,恐怕她早已经落荒而逃。

  

  现在的这些节奏刚刚好,急也有时,慢也有时。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闯进她的世界里,然后温水煮青蛙,最后再大伙烹制,凌北池觉得陈默默会无法防备这一切。

  

  对于你退我进的爱情,打的就是心理战,

  

  那么陈默默又是怎么想的呢?

  

  陈默默想的最多的就是现在发生到哪一步了,自己又该走哪一步了,对于未来没有太多的期待,对于过往,也从来不会陷入回忆,生活就是干净而且豪爽的存在。

  

  例如现在。

  

  她要想好接下来面对凌北池的父母应该说什么,还是直截了当的说。在很多人的面前,她都是不会说谎的,宁愿做一个晶莹剔透的人,宁愿让别人恼怒她,也不怎么委曲求全。

  

  从盥洗室里出来,陈默默循着声音来到凌北池地盘的饭厅处,他们一家三口已经坐好并盛好了饭,她现在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了,不过看来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凌母首先看见她进来,对她招招手:“默默,来,快来坐,是不是饿坏了?”

  

  听到凌母对陈默默打招呼,凌父和凌北池都转过头来看,陈默默对凌父凌母打招呼:“伯父伯母,你们好,一大清早的打搅了。”

  

  凌父看着她点头笑了笑,凌母却是接过她的话:“哪里的话?我可是恨不得你能天天打搅呢。不过呢?最好是能够和我住在一起,不然小池照顾不好你,会把你饿瘦的。”

  

  凌母不但是话里有话,而且还带着暧昧的语气,这种情况下,一个再怎么脸皮厚的女孩子,都能脸红,况且她又不是那种厚脸皮的女生,任她再正常的状态,还是会无奈的想赶紧找个地洞让她钻进去算了,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接这些话,尤其是凌北池一家的思维都很发散。

  

  “妈,你再说话,不让她坐下,她一会儿就饿瘦了。”看得出她的窘迫,凌北池很合时宜的帮她解了围,并拉开身旁的椅子让她坐下。

  

  “对,对,对,默默赶紧坐下,都这个点了,一定饿了,就当是自己的家,不用客气啊。你看我,年纪大了就是不细心啊,还是小池知道心疼女朋友啊。”凌母好像忘了她自己刚才说的话,说凌北池不会照顾人,现在故意似的把她和凌北池送作对。

  

  不过对于女朋友这件事情,倒是第一次听见人说。因为他们虽然发生过几次尴尬的事情,她也明知故犯的假装过凌北池的女朋友,甚至拜见了家长,就在刚刚她穿着睡衣看到凌母,陈默默都没有往这方面想,她觉得发生的一切是顺其自然的,甚至是她故意不反驳的,但是对于身份的事情还真的没有多大的考虑,尤其是她和凌北池,总觉得做朋友比较好,再进一步倒显得比较不自在,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陈默默甚至不了解凌北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依旧可以相信他,第一次这么毫无保留的相信一个人,不想因为感情的原因到最后失去,连陌生人还不如。

  

  所以陈默默觉得在他们这种还处于模糊不清的状态下,不能让别人尤其是眼前的男方家长有其他多余的想法,必须澄清他们的关系,刚好就是现在:“伯母,其实我不是……”

  

  “妈,别说话了,抓紧时间吃饭吧,一会儿还要去俊秀家看看。”凌北池忽然打断陈默默的话,不过幸好现在是特殊时期,俊秀家与他们家的关系又非同一般,所以提到俊秀转移话题,并没有引起凌母的怀疑。

  

  “唉,俊秀这孩子,真的是可怜,年纪轻轻的老婆就没了,留下个孩子刚出生,更可怜,生下来就没有娘。俊秀夫妻感情这么多年,估计很难过去这个坎儿吧。”提到俊秀,凌母也是一脸的哀痛,发出无限的感慨。

  

  陈默默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叫做俊秀的男人是个怎么样的人,但是在如今的社会中,有谁还能在失去了一个人以后还守得住爱情呢?我们都好像变得比以前的人聪明,而且富有智慧,但是正是这些智慧让我们很多的人变得非常冷漠,即使不说现在,当年林徽因是一个多么玲珑剔透的女子,有徐志摩为其倾倒,有金岳霖为其守身,但是她偏偏嫁给了梁思成,这个看似很大度、很包容的男子还不是在她过世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另娶她人,这个人还是林徽因的远方亲戚,那样一个骄傲的女子,如果知道自己的爱情结局不过如此,不知道会不会在天堂里流出眼泪。

  

  所以在看过那么多的悲剧以后,对于现实中身边真正发生的,即使是爱情,也不怎么相信了。估计这也是这么多年陈默默一直选择单身的原因,因为害怕受伤,因为害怕承担另一个人离去之后的伤痛,还不如从一开始,就防守。

  

  “现在默默在这里,说这些不太合适吧?”好像看出了陈默默的局促以及眼睛里的淡漠,凌父开口对凌母说,不让这么悲伤的话题出现在早上的餐桌上,或许大家相处的时候,还能够坦然一些。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默默又不是外人,早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难道老凌你不欢迎默默在这里?”可能觉得凌父的话很有道理,凌母巧妙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凌父身上,再一次,陈默默觉得凌家的人气场都很强大,尤其是在说话方面,颇有技术含量。

  

  “你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可能不喜欢默默,别把黑锅都让我背。我恨不得你儿子现在就把默默娶回家。默默啊,别听你伯母胡说,我对于你和小池是非常支持的。”凌父说完话,还不忘把目光转向陈默默

  

  气氛虽然从刚才让人觉得有点压抑的状态里转回来了,但是听着凌父凌母看似吵嘴却别有深意的话,陈默默觉得自己坐在这里非常勇敢,比一般厚脸皮的姑娘都要勇敢,他们还真的是“口无遮拦”啊,不过也不能怪他们,好像自己总是做让人误会的事情。

  

  看向凌北池,那厮坐在那里,安静的吃饭,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在憋着自己的情绪,对于凌父凌母的话,完全不在意。让人真的很想揍他。

  

  陈默默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她害怕随口说的话,又被凌父凌母误会,从而产生一连串的效应,收都收不住,最后也只好安静的吃饭。

  

  看到他们两个不说话,凌父凌母也觉得无趣,只有转向招呼陈默默吃饭。

  

  “来,默默,尝尝这个菜,看看好不好吃?这是我最拿手的,小池很喜欢吃,你要是也喜欢吃,我以后可以天天给你做。”凌母指示陈默默吃她面前的菜,同时还不忘初衷。

  

  对于凌母一直说的“天天这样,天天那样”,好像在她那里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好像陈默默已经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一样。陈默默有时候,还真的弄不明白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也没有接受,结果所有的事情都朝着一个方向行进了,说实话,陈默默心里没有底的事情,自己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做的,并不是有人推着,她就承受了。有很多的时候,她没有反驳,只是觉得不重要,不是她真的服气了。所以凌北池意识里的那个她并不是真正的她。

  

  “好的,伯母,谢谢。你也吃,别光顾着我。”陈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些关系真的是疲于应付了,但是真正的主角却是一声不吭,她不禁疑惑:凌北池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自己对他产生了些微的感情动态,已经被他看得很明白了,所以他才不动声色,看自己能够撑到什么时候破功?自己在他的面前竟是这么一个透明而且别扭的人吗?

  

  在一个地方遇到疑惑,时间久了,陈默默就会觉得透不过气来,然后就会变得很烦躁,甚至会讨厌这个地方,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她刚来的时候,遭遇尴尬的见面,吃饭了,又是被人添作堆,自己一个人应战,与此相关的另一个人却是气定神闲。她的心里很不舒服,碍于长辈在场,实在是不好说话。

  

  不好说话,那就不说了。整个饭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陈默默不再看向凌北池,只是盯着自己碗里的粥,金灿灿的,很好看,味道很香,一勺一勺的把它喝完。

  

  好似感受到这不一样的氛围,凌母那里也归于沉寂。

  

  忽然陈默默想到以前自己出现的场合都会冷场,搞得宿舍的同学老不爱带她出去玩,后来自己渐渐的退出那些不必要的活动,与大家渐行渐远,甚至最后都没有告别。难道自己真的不适合群居吗?或许她能够想到从前,真的表示凌北池这个人就是如他说的那般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不过现在这般状况,似乎与他们是否是同学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唉,她真的是一个不会处理关系的人,能够思考的也都是无用的点。

  

  沉默中,大家吃饭的速度好像变快了,所以一会儿的功夫,所谓的早饭时间已过,陈默默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半了。

  

  凌北池刚刚被他父亲叫出去谈话了,她便帮着凌母收拾碗筷,她是常常独居的人,对于做家务还是有一手的,起先,凌母还跟她客气,后来拗不过她,只好放弃。

  

  “默默,你真的是一个好姑娘,现在会做家务的女孩子都不多了,别说是能够主动帮忙干活的女孩子了,那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凌母在真的是不放过每一个能够夸奖她的机会,好像连刷个碗她都比别人强的样子。

  

  “伯母,你就别再夸我了,再夸我,我就不上你家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接,陈默默脱口而出一句金句,不过还算有威力,凌母直愣愣的看着陈默默,还真的就一言不发了。

  

  “呃,默默啊,恩?”凌母很惆怅,那些年,让人帮凌北池介绍过各式各样的女孩子,还真的是没人这么直白过,作为男方的家长,不讨好也就罢了,还不喜欢被表扬?

  

  “恩?伯母,你想说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不介意。”陈默默一点也不像装傻的样子,把碗用布擦干净,放到柜子里,一边还真诚的接着凌母的话。

  

  凌母心里无语,嘴上也无语,陈默默不介意,她倒是介意的很,害怕自己再说什么话,真的把这个姑娘吓走了,虽然她知道那是开玩笑的话,但是有许多的时候,大家都会把开玩笑的话当真。

  

  “妈,收拾好了没有?”凌北池走进来,看到带着围裙的陈默默,倒是一脸惊讶,虽然他并没有见过陈默默很多种样子,但是,眼前的这一种,还是很感动。一个自己想一直陪在身边的人站在家里的厨房里,围着围裙为你刷筷子洗碗,这种画面想想都觉得令人心驰神往。真切发生的时候,宁愿那是一场梦,只要自己睡着,就可以出现。

  

  “快了,怎么了?”凌母看陈默默洗完手,大致看看厨房里物件,打算把围裙摘了,忙接过话。

  

  “爸要去俊秀家,陪陪干爸干妈。你不一起去?”

  

  “一起去啊,怎么不一起去?那好,我和你爸就先走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也赶快去找找俊秀,说说话。你爸呢?”凌母说话的时候,眼神瞄了一下陈默默,还不忘看看凌北池的反应,对于儿子的表现好像比较满意,才放心的准备出去。

  

  “我爸在外边等你了。”凌北池注意到他妈的眼神,轻咳了一声,转正了视线。

  

  看凌母出去以后,陈默默解下围裙,挂到门的背后。

  

  “凌北池,你这里很不错啊,我还以为你一个男人居住,家里尤其是厨房,应该是没有人烟的样子,没想到这么丰富。”陈默默在刚才进厨房的时候,就对厨房里面的装修很满意,不但风格独特温馨各种做饭工具还一应俱全,这才是居家的样子。

  

  “那当然。有没有比较动心?”凌北池看得出陈默默对厨房的钟爱,一个女孩子能够喜欢厨房,那么说明这个女孩子是热爱生活的人,热爱生活的人总是给人带来力量,会被很多的人喜欢。

  

  “凌北池,你爸妈走了,我也回家了。”陈默默没有回答他的话,直接转移话题。

  

  “你怎么了?怎么着急回家?”

  

  “我在你家待着不舒服。”陈默默才想起来自己还是有点生凌北池的气的,刚才这个人不给自己解围,让自己应付凌母的状况频出,想想都觉得胸闷。

  

  “额?怎么了?”凌北池不解的看着她。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你是不是故意的?凌北池,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不理你了。”陈默默眉毛挑起来,回看凌北池。

  

  “好吧,陈默默,我妈这样对你,是因为她真心喜欢你,你真的这么为难?”凌北池看着陈默默。表情很无奈的样子。

  

  “我不是说这一件事,伯母喜欢我,我有什么为难的,只是对于她一直把我们两个当成是那种关系,我觉得不合适,还有你在那里一言不发,默认的样子,我是很为难。”陈默默也不再隐瞒,直截了当的就对凌北池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无理取闹?

  

  “陈默默,难道不觉得在这个时候否认有点欲盖弥彰的嫌疑吗?早上你的衣着打扮,如果我们不承认我们是这种关系,我们变成什么了?随便玩玩的人吗?这已经是一个让人误会的画面了,再多的解释都是无用的,尤其是对于长辈,他们能够接受的是他们想要接受的,而不是我们想要他们理解的。”凌北池很严肃的对陈默默说到。

  

  “凌北池,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事情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啊?我们只要告诉他们实情不就行了吗?有这么复杂吗?”听凌北池说的很严重的样子,在陈默默这里觉得就是非常小的一件小事,凌父凌母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有什么难理解的吗?

  

  “陈默默,我们被当成男女朋友关系怎么了?你还是对我采取这一种逃避的态度吗?昨天晚上,我是真的很难过,想要见到你,你出现在我的身边,我觉得自己的心都是暖的,你就那么匆匆忙忙、跌跌撞撞的站在我的眼前了,就连刚才,看到你系着围裙站在我的厨房里,我都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你真的没有办法喜欢起来吗?我记得不久之前,我说我们在一起好吗,你说你考虑考虑,看来你真的是没有放在心上,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凌北池忽然就说不下去了,自己上一刻还在心里感动着,这一刻觉得把心都剖出来了,不是有点儿疼,是很疼。

  

  “凌北池,我……”

  

  “还有,陈默默,你能不能不要凭你的主观意念来否定我好吗?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给我爸妈说实话,在你洗澡的时候,我已经给他们解释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不想他们误会你,误会你是一个随便的女孩,他们和你开玩笑,真的表示他们对你很满意。”凌北池一点也不给陈默默说话的机会,把心里的郁结真的是一下子倒了出来。

  

  “那我……:”说什么呢?自己好像把凌北池给气着了,从来还没有见过他说这么多的话,能说对不起吗?陈默默在心里纠结的很。

  

  “你先别说话,还有更不要说对不起,我暂且不打算原谅你对我的冤枉。”凌北池看出了她心里的想法似的,她还没有说出来呢,就被拦截了。

  

  “哦,好吧,还有,凌北池,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陈默默终于底气不足了,弱弱的问到。

  

  “说,你想问什么?”凌北池呼出一口气,看来是气得不轻。

  

  “我们吵架了吗?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侣吵架吗?”陈默默以前对于情侣吵架的概念很模糊,总是看到别人吵架,但是从来没有看到开头,所以不知道人为什么会吵架,有什么可吵的呢?总觉得相互喜欢的人是可以包容的,所以发生再大的事情都能够理解。

  

  “陈默默,我声明两点:一是,我们没有吵架,是我在说话,你没有反驳的余地;二是,我们不是情侣,虽然对于和你当情侣,我很热衷,但是鉴于你以上的表现,发现你不是那么的满意我。”尽管很生气,凌北池还是比较好耐心的回答了陈默默奇怪的问题。

  

  其实,听了凌北池的心里话,陈默默心里还是有很大的歉疚的,尽管她不想承认,凌北池的那些话还是带给她很大的震撼。

  

  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一个人这么喜欢自己了,稍微有那么些许的虚荣感,但是陈默默的考量是如果自己就这样接受了凌北池,总觉得有点仓促,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凌北池也有点不公平,有一种被强迫来的感觉,感情是需要一步一步走的,自己昨天晚上的那些欢呼雀跃,说实话,今天走了这么一遭,不但有点儿清醒了,还有一种解脱的奇怪心里,自己表现的那些,不过是为了看透凌北池的心,发现自己在他心里,这是一件令她觉得安心的事情,至于自己对凌北池的感情,现在又成了未知的问题。

  

  还没有等她感慨完,凌北池就发话了:“陈默默,你不是要回家吗?走吧,我现在送你回家。”

  

  “好吧。等我把衣服收拾一下。”陈默默说完,就走去盥洗室整理她换下来的“惹祸”睡衣了。

  

  凌北池看陈默默走过自己的身旁,嗅到她头发上散发出来的和自己的是一样的味道,有点欣喜,又有点恼怒,这个陈默默,为什么在感情这方面一点也不让自己省心呢?不知道她是真的迷糊还是假装的,从来不知道她对待爱情的态度,却没想到让自己是这么的无可奈何。

  

  回去的路上,自是没有人说话,凌北池不主动开口,是因为余怒未消,陈默默不说话,是因为担心自己哪一句话说得不对,又把他的火给点着了。

  

  终于憋不住了,想起在厨房的时候,凌北池与凌母说的话,不禁问出:“俊秀是你昨晚说的那个好哥们儿吧?”

  

  “是啊,怎么忽然关心起这个了?”

  

  “没事,随便问问,那他父母是你的干爸干妈?”

  

  “恩,从小两家就住在一起,因为我和俊秀一直关系很好,相互陪伴着长大,来来往往的就这样叫开了,俊秀也叫我爸妈为干爸干妈。”

  

  “好吧,知道了,你也不用太伤心了,你劝你的好哥们儿也想开点儿吧。这些事情我们早晚都是要经历的。”陈默默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就提到了这件令他们大家都很伤心的事情。

  

  “恩,我知道,不知道俊秀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提到俊秀,凌北池的悲伤真实的呈现在了脸上,看在陈默默的眼里,也觉得有点儿沉闷。

  

  陈默默对于这样的事情向来不怎么评判,因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失去爱的人,什么人的安慰都不管用,只有让时间来治愈心里的伤口。

  

  到陈默默住处的时候,陈默默准备下车,凌北池说了一句让陈默默接下来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话:“陈默默,如果你就这样失去我,不知道你会不会难过?”然后就开车走了,连给她一个缓冲的机会都没有。

  

  在喜欢的人面前,我们不是变得卑微就够了,总是有一个现实告诉我们:如果做到了卑微,他还是不喜欢我们,我们又该怎么办呢?已经低到尘埃里了,难道连花都不让开了吗?

搜索建议: 最美好的爱情  美好  美好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最美好的爱情词条  
小说 言情

 来生缘(一)

 古代篇    第一章:女扮男装    公元220年开始,三国争霸。魏国,正月曹操死亡。其子曹胚称帝,建都洛阳。话说大将军夏侯墩,被称为悍将无敌。作为夏侯缨后代...(展开)

kuaihz.com
小说

 龙卷风(一)

一离楼家村约一百来米的地方,有一座庙宇,别看它像风烛残年的老人,每当大风大雨到来,它就颤抖起来,摇摇欲坠的样子,可它是村里人寄托希望的摇篮,村中一到四个年级、6...(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