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夺宝录(第三章 锦衣四卫)

  第三章 锦衣四卫

  子时时分。

  黄丁开口道:“此地不宜久留,得带上这人换个地方,免得他们折返回来。明早且做打算。”

  慕容少,婆娑罗乘一骑快马。耿长青携苍云乘一骑。黄丁独自一骑。顷刻便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此刻,虎皮汉子和玉面老者已然到达狼山山腰。二人将火把举得甚高,找到洞穴口径直走了进去。

  洞穴深不过二十米。抵达最深处只见驼子盘坐于火堆旁,绑在石墩上的少年便是石娃子。奄奄一息。

  玉面老者喝道:“紫上驼,你是不是想饿死他?”说罢,便将馒头胡乱塞到石娃子口中。

  “水,给我水,水。……”石娃子虚弱的唤着。玉面老者便将水给他猛灌了几口。看石娃子呛了几声便有所缓和,玉面老者方才坐下来得以休息。

  刚刚坐下就气愤地说道:“雷老大,你看他,竟然以锦衣卫的手段来对付这娃子,这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四兄弟当如何交差?”

  “也罢,这不是没出差错嘛,紫上驼,你也真是的。”雷怒话落,便将一根着火的木棒扔向石娃子。石娃子“啊”的一声便完全清醒过来。

  紫上驼瞪着他道:“我且问你,你们在酒馆之中所寻找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石娃子回答得甚是干脆。

  “你们要找的秘密是不是跟丐帮有关?”紫上驼又问。

  “不知道。”石娃子一样的回答。

  虎皮大汉欺身到石娃子跟前。威胁道:“你可以不说,不过我们锦衣卫的手段你应该听说过,我等奉命追查宝库秘密的下落,本不想为难你,若是你嘴硬,那便是死路一条。”

  石娃子心头一震:“想不到锦衣卫都追查到此,真真是有什么大宝藏吧。”随口说道:“哼,锦衣卫?吓唬小孩呢?”

  闻得此言,虎皮汉子便软了下来。硬的不行,似是要来哄骗这少年。手摊开便说道:“我们便是锦衣卫四将,我乃花斑虎,雷怒。他便是迅捷豹紫上驼。玉面老者便是柔书生安童。还有个兄弟正在赶来,他便是刀下魂苍云。”说罢,便将锦衣卫手牌亮了出来。又对石娃子道:“若是小兄弟你配合好了,便可在锦衣卫谋个一官半职,总比你做强盗好多啦!”

  “哼,锦衣卫使的都是绣春刀,你真真是欺骗小孩玩。”石娃子又道。

  雷怒强压住心中怒火。柔声道:“小兄弟说的不错,不过我四人皆来自江湖,使惯了自己的兵器,所以这才不佩绣春刀。”

  石娃子年岁虽小,却在五怪中长大。虽天生怪气,却也懂得这义气二字。便说道:“能为锦衣卫效力,当然是好事情,不过我真不知道什么大宝库的秘密。”

  安童摇了摇头便站了起来,对着石娃子说道:“小贼甚是不知好歹,我大哥对你已经够容忍了,你还是不肯说。不过我可告诉你,若你再不说,你的几位朋友可就都没命了。”

  石娃子问道:“什么意思?”

  安童接着道:“一个绿发老翁,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还有一个……”

  “行了,别说了,你们抓不住他们的。”石娃子喝道。

  安童又悠声道:“紫上驼抓你来,便是引他们上钩,然后我们又在酒里下了毒……你不说也行,你们当中肯定有人会说的,要是都不说,那就一天杀一个,到时候你们就都到黄泉路上找宝库罢,呵呵呵,呵呵呵。”

  “好吧,我说,不过得先放我下来,肚子饿死了,也快渴死了。”一天没吃东西,石娃子真真是饿不住了。要死也做个饱死鬼罢。

  安童抽出一支硕大的玄铁毛笔,将绳索硬生生斩断,石娃子便瘫坐了下来。紫上驼遂将大饼、馒头、水悉数送至石娃子面前。

  石娃子狼吞虎咽,一盏茶的功夫便将食物吃尽。

  紫上驼问道:“小子,现在可以说了吧?”

  石娃子打了个饱嗝哈哈笑道:“你这坨子可真会演戏,秘密不是一直都是你带着嘛。”

  三人大眼瞪小眼,只觉得这娃子胡说八道。

  雷怒将虎头双钩往石娃子脖颈一挺,怒道:“真真要我结果了你这小贼的性命?”

  石娃子自是岿然不动,淡定说道:“就在他那跟棒子里。”

  三人同时望向紫上驼。紫上驼先是一惊,随即问道:“你知道我那棒子是甚么帮么?”

  “打狗棒。”石娃子脱口而出。

  三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紫上驼将棉布扯开来,里面赫然一支梨花枪。

  石娃子惊呆在原地。“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看到这副表情,安童问道:“你是说秘密藏在打狗棒中,丐帮的打狗棒中?”

  石娃子转为嬉笑:“好大一个误会。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大个秘密,现在已是天下皆知,你们锦衣卫居然浑然不知,我真有些怀疑你们的能力。哇哈哈哈……”

  接着又道:“说的没错,传言宝库秘密就藏在丐帮打狗棒中,今日酒馆内所有人还以为这驼子手中之棒便是打狗棒。不妨告知你们,想要打狗棒,十日后,在丐帮总坛,四川西岭雪山。每年的三月十五,丐帮都要举行大会。你们竟然连这都不知道,真是可笑,真真是可笑之极。”

  三人恍然大悟,不过阴差阳错,总算得知了宝库秘密所在。

  紫上驼对着锦衣卫另外二人道:“让我送这小贼上西天。”

  “三弟,且慢。待明天我们再以他要挟其他人,一一问过之后,看这厮是否说真话。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明天再结果了也不迟。”

  安童倏地又想到了甚么。说道:“怎么这么久了,四弟还迟迟未到,莫不是那几人醒了之后对他下手?”

  “不会,这小子定是喝多了,上不了山了。待明日再做理会,把这小贼绑起来,且休息罢!”雷怒道。

  石洞内,火光跳跃。石洞外,夜已深沉。狼山上贪婪的狼群伺机而动。

  黎明破晓。

  慕容少被清凉的露水冷醒,昨晚在大树下烧起的火堆早已熄灭。微风徐来,碳灰轻飘飘而飞。三骑骏马不住地刨着蹄子。鼻冒热气。

  其余四人单衣盖身,也陆续醒来。

  苍云左眼已被简单包扎过,血也止住了,不过已然被慕容少刺瞎。左半边脸便是血迹斑斑。昨晚为求活命,只得把昨夜之事统统说给这四人听了一遍。现在只能已是痛苦地闭上右眼,无只言片语。

  耿长青驻着剑缓缓而起。先开口道:“天快亮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赶往狼山。”慕容少双手抱于胸前,佝偻着背,不停哆嗦。

  婆娑罗咯咯笑道:“真不愧是大少爷,这点苦都受不了,还来什么江湖之地。”

  “唉,说来也是悲哀,我堂堂天龙教怎会与你五怪搅和在一起。”慕容少刚说完似是觉得有些不妥。本只想回婆娑罗几句来的。便转身望了望黄丁,却只见黄丁只顾收拾东西,对刚才之言完全不做理会。

  婆娑罗甚是气涨,回道:“喂!我说娇滴滴的大美人,你觉得我们五怪想跟你们天龙教搅和是吧。我可告诉你,小子,要不是你救过本姑娘……”

  “便怎样?”慕容少甚是得意。

  女子凑到少年旁边声音极低的说到:“便阉了你。”婆娑罗自是哈哈大笑起来。留在少年愣在原地,脸颊一阵红一阵白。

  耿长青此时面带微笑道:“走了走了,按来时一样,原样原路返回。”说着便将苍云绑在树上的绳索解开,将他揽腰拖起,直至马背。黄丁也一跃上马。两匹骏马长嘶一声,便消失于树林之中。留在一对少男少女在原地。

  慕容少喝道:“走不走啊,姑奶奶?”

  婆娑罗似是娇羞起来,看着甚是难为情的样子。慕容少猛然不知再说什么好。只听少女柔声道:“你脊背受伤了,不宜用力,你且先上去,我来驾马。”

  “啊——哦!”慕容少也变得难为情起来,只得乖乖上马。再说什么恐更尴尬。婆娑罗抓住缰绳,轻柔环过少年腰际。忽的双腿一蹬,“驾”的一声,坐骑便开始风驰电掣,留下一路风尘。

  雷怒一行四人下山来恐怕已有六七里路了。眼看就要到山脚了,忽然只听见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四人便驻足不前。待看看情形再说。

  来者便是耿长青一干人。

  待耿长青等人奔至山脚。安童便惊呼:“快看,是我们的马,还有四弟。”锦衣卫三人霎时诧异地面面相望。

  自己的小命即将得救,唯有石娃子甚是兴奋。虽然双手仍被束于背后,忍不住哈哈笑道:“劝你们快快将我放了,否则你们可有苦果子吃喽!”

  雷怒一巴掌狠狠打在石娃子脸上,怒喝道:“你以为锦衣卫吃素的吗?再多嘴,老子便一下钩断你脖子。”

  石娃子嘴角渗出了血丝,却仍满脸堆笑。大喊道:“金池龟,我在这呢,救我!”

  山脚的人同时一惊,循声望去,只见四人赫然站在山腰。

  黄丁以内功传话道:“放了那娃子,来交换你们的人。”

  耿长青对黄丁道:“绝对不行,人是你们的人,我们天龙教要的只是宝库秘密,少儿,上。”拉起慕容少欲将攻上山去。

  苍云大惊,道:“等等,不是我恐吓你两,凭你二人之力,万万不是我那三个兄长的对手。你们追的那驼子便是迅捷豹紫上驼,谅你再快也追不上他。”

  慕容少哈哈笑道:“你这是为求自保吧?”

  “信不信由你们,倘若一着不慎,他三人杀了那娃子,我便将性命不保。不如先把我放回去换得那娃子,你们再联手去夺棒也不迟。”

  婆娑罗道:“耿副帮主,我是想杀了这恶贼,不过我还得救山上那只无尾蜥蜴的命。不如先救回那娃子,我等再联手夺棒也不迟。”

  耿长青望着山腰,不知进退。

  驼子揪着石娃子头发,声音沙哑道:“告诉山下,我驼子手上的不是什么打狗棒,叫他们放了苍云。”

  石娃子便大喊道:“金池老龟,这驼子手上的不是打狗棒,这驼子是锦衣卫,不是丐帮的人。”

  山下众人一惊,本该早想到,锦衣卫怎么会有打狗棒呢!如若真得打狗棒,又何须空演这一出出。只应求得宝库秘密心切,无头苍蝇似的乱闯。

  雷怒一行人便疾步下山。片刻,已距耿长青等人的两丈之处。

  紫上驼已是一身紫衣装扮。脸面也洗净,只是驼着背,脸甚是看不清楚。他将手中棒亮了出来,众人一看,赫然是一支梨花枪。

  雷怒道:“快快将人放过来!不然我锦衣卫必定杀得你们这些歪门邪派一个不剩。”

  “为甚么不是你们先放人?”婆娑罗坦言道。

  听闻此言,慕容少嗤之以鼻,道:“你们锦衣卫,加之应天府大都督,哪个不是以权谋私,利欲熏心。上不报皇恩,下不体恤百姓,依我看,迟早要灭亡的是你们。”

  安童将铁毛笔往地上一顿,笔头所触石块硬生生被刺得粉碎。怒道:“你这乳娃休得乱言。”转而将毛笔转向黄丁道:“绿发老头,两边一起放人,谅你不敢使诈。”话落,便转向紫上驼道:“三弟,放人!”

  黄丁手起拐落,便砸断了捆在苍云身上的绳索。跪在地上的苍云便急忙站了起来,奔向自己人。

  走至约摸一丈处,苍云便独眼望向慕容少。那眼神甚是狠毒,似是在告诉那少年:山水有相逢。

  锦衣卫堂堂刀下魂苍云,一副九耳八环刀使得出神入化,甚少逢敌手,昨日却栽在这毛头小子手里。心里何其不甘。

  苍云与石娃子相遇之际。紫上驼暗运内功,准备以迅捷豹的速度将此二人拉过来。他定是想要了石娃子一干人的命。皇家侍卫,负责追查宝库秘密的下落。如今被这伙江湖贼寇弄成这般模样,定想将他们手刃于梨花枪之下。

  不料安童一把按在紫上驼手臂上。在他耳边嘀咕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不日便要赶往四川,若再出甚么差错,恐怕我们完不成任务了。再说,这都是四弟自找的麻烦,待找到秘密后,再找这帮人算账,忍耐,忍耐。”

  雷怒也给紫上驼暗使眼色。他这才放下了梨花枪。不过心头甚是不快。

  苍云蒙着左眼走回来,心里愤恨,嘴里却不敢再说甚么。耿长青一把拉过石娃子。命婆娑罗道:“将马匹归还。”婆娑罗在头马屁股上轻轻一拍,三匹马便走回主人身旁。

  安童带上紫上驼。四人便上马扬长而去。此去定是赶往四川成都。

  耿长青一行人转身回通州。

  天色近晚。通州城。通州客栈。

  天字一号房内。毕阎罗已然苏醒,躺在床上只觉五脏俱损,不敢动弹。

  徐二在房内踱来踱去。

  二号房内,程大牛看上去已无大碍。佛灵子休闲的喝着茶。

  楼下大堂,人声喧哗。徐二、佛灵子同时跃出门外,只见自己人已回到客栈。急匆匆赶上楼来。

  走进屋内,黄丁询问了毕阎罗的伤情。只道:“九天之后便是丐帮大会,大头鱼这伤势,恐不能上路,这次事关重大,凭我三人之力怕是不够。”

  毕阎罗声音甚是虚弱,眼睛微闭道:“你们放心,我死不了,你四人只管去夺宝,使店家照顾我便可。”

  石娃子道:“不行,五怪同生共死。怎么能丢下你呢?”

  “对!”其余三人附和道。

  毕阎罗欲想起身,却被耿长青按住。

  毕阎罗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需放下些银两,你们便可放心去,等我伤势好了再来找你们。”

  四人犹豫了片刻,商量后作出决定。最后便以毕阎罗所说来办。

  另一间房内。耿长青询问伤势之后,便决定雇一辆马车带上程大牛走。

  佛灵子却想,路途颠簸,马车必定将伤者抖散架。再者,通州城前往成都,乘船走水路更直当些。顺长江而下,应该比陆路更快。

  最后三人便决定走水路。

  只见慕容少一个人在发呆。耿长青调侃道:“小子,是不是在想那女娃子啊?”

  慕容少白了耿长青一眼道:“不是,耿叔,我是在想,这秘密里所藏宝库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藏呢?出来之时我问过爹爹,可他不肯告诉我。”

  “他不肯说自有他的道理嘛。”耿长青道。

  “耿叔,那你跟大伙说说罢。”慕容少一脸撒娇气。

  耿长青沉思片刻:“说了无妨。”顿了顿,接着说道:“江湖传言四大宝库乃元世祖忽必烈所建,目的是以备战时之需及能永保大元千秋万代,供后人所用。谁曾料想后元被当今皇帝北伐攻陷。当时建造宝库之人全部被屠杀灭口。更不知从何传出宝库的秘密就在丐帮长老刘天玄所执打狗棒之中。”

  说完,耿长青长叹一口气,又道:“江湖传言不知是真是假,竟引起官家、门派、外寇的抢夺。这注定是一场腥风血雨啊。恐怕连老百姓也没好日子过了。”

  慕容少又道:“纵使得到这些宝藏又有何用,死了又带不走?”

  佛灵子道:“我的大少爷,等你长大了就不会这么想了。哈哈哈……”

  一伙人陆续下到正堂来,吃过晚饭便早早歇息。养精蓄锐为以后几日的长途奔波做准备。

  通州城内万家灯火悉数灭尽。打更小哥的吆喝之声换来这暂时的宁静。

搜索建议:夺宝录  四卫  四卫词条  锦衣  锦衣词条  第三章  第三章词条  夺宝录词条  
小说言情

 三流爱情

 每月领一笔不多不少刚好够还房贷的薪水,供着一套不大不小的两居室,每天睡到自然醒,没有应酬很少出差,老公千依百顺女儿乖巧可人,一家人都健健康康——这应该是大多数...(展开)

小说连载

 灵株道观之灭门案(上)

 话说八年前,一桩灭门案震惊了南乡这个小村庄,林家六口人全数遭到屠杀,死状凄惨,正当官差上门侦查现场时,却在茅坑旁的柴堆里搜出一个男孩,这男孩揉着惺忪睡眼,只喃...(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