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美丽的神话(第八章 苏醒)

  无论一个人遭受了什么打击,总会被一些事情会触动,记忆或者情感中隐藏的东西就会渐渐醒来,也许是一段刻骨铭心不愿回想起的记忆,也许是一段不愿提及的情感,那些被遗忘的总会被想起,被伤害的也绝不会忘记。

  第八章 苏醒

  一条窄巷子,两边支起挡雨的草棚,里面有几户人家,两三家小店铺,巷口有一驾马车,马车上坐着个人,这人正是金万两,却不知马车去了哪里。

  金万两看着小店里狼吞虎咽的乞丐兄妹,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怎么也想不到莫繁星要他照顾的是两个小乞丐,他已决定离开了,他要去找莫繁星,他要去问问他问什么,他用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马车正在车里酣睡,金万两只说了句:“两个小家伙交给你了。”说完就独自离开了。

  马车很大,坐四五个大汉都不会挤,更何况是两个小孩,小孩身上穿的是崭新的花布衣服,脸上洗的白白净净的,活像两个瓷娃娃,如果有人看见绝对会以为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千金,绝不会是乞丐,可是他们俩本来就是乞丐,装不来大户人家的少爷千金,这身新衣服穿在身上总感觉很别扭。

  马车行的很稳,坐在马车里的两个人像坐在寒风里一样,慑慑发抖,他们俩想不出为什么会有人给他们买新衣服,请他们坐马车,车里很干净,布置也很华丽,两个孩子很害怕。

  马车停了下来,马车把头伸进了车里,微笑道:“不要害怕,以后你们就和叔叔在一起,叔叔吃什么,你们就吃什么!”然后用手揉了揉两个小孩的头。

  两个孩子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跟吹着春风一样暖,虽然现在没有春风,两个孩子不再发抖,脸上开始有笑容,躺在了车上,睡着了,看的出来他们已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马车看着两个熟睡的孩子,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也跟吃了蜜一样,甜甜的,马车直直的行向远方。

  会稽山下虎威镖局,虎啸旗迎风招展,在风中猎猎作响,虎啸在镖局大厅端坐,满面愁容,本来和司徒家结亲皆大欢喜,最后闹成了这样,虎威镖局和司徒家成了江湖上一个大大的笑话,镖局中人行走江湖最看重的就是面子,伤了面子就是要了他们的命,虎啸要找回场子,必须找到梦广寒,了结此事,还要找司徒家解除婚约,这个亲是结不成了。

  老常是虎啸镖局的趟子手,跟了虎啸二十年了,他神色慌张跑了进来道:“禀报总镖头,外面莫繁星求见!”显然那天老常也在现场,认识莫繁星,所以才这么慌张。

  虎啸头一抬道:“请!”

  莫繁星跟着一个小厮走了进来,还未进厅就笑道:“虎威镖局果然是江南镖局里的龙头老大,好气派啊!”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虎啸显然不明白这个闻名天下的剑客为何突然拜访,还是笑道:“莫少侠过奖了,里面请。”然后又对下人说道“快上茶!”

  “这是老夫从安徽带回来的黄山毛峰,清晨云雾未散之时采的,莫少侠尝尝。”

  莫繁星显然不是来喝茶的,他也不懂茶,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喝了一口,赞赏道:“果然是好茶!”说完向虎啸拱了拱手道:“不瞒总镖头,在下此次前来是想见一见令千金虎蝶舞的,不知可否!”

  虎啸那天听了梦广寒的话,知道莫繁星和义女关系不一般,莫繁星又说曾杀过一次蝶舞,虎啸显然有些为难了。正在这时,一个面容清丽绝色,身材姣好的女子从后面走了出来,看着莫繁星,莫繁星也看着她。

  莫繁星痴痴地道:“已经长这么大了,脸比以前胖了不少,比以前高了,也比以前更漂亮了。”

  虎蝶舞没有任何表情,还是看着他,莫繁星豁然拔出长剑,虎啸直接站了起来,身下的椅子被震的粉碎,双手握拳,生怕莫繁星对蝶舞不利。边上虎威镖局的人都手持利器,剑拔弩张。

  莫繁星丢了剑鞘,双手握住剑锋,把剑对准了自己的胸口,鲜血从指缝留了下来,滴在地上,寒星剑依然寒光闪闪,无论是对敌人还是莫繁星都是一样,绝不会留情。剑渐渐靠近莫繁星的身体,然后一寸一寸的刺了进去。

  莫繁星对虎蝶舞说道:“当年哥哥就是这样刺你的,现在哥哥还给你。”说话的时候他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本来红润的脸因为失血变得苍白,因为痛苦变得有些扭曲,他依然没有停下来,剑已经刺穿了莫繁星的胸口。

  虎蝶舞看到莫繁星把剑一寸一寸的刺进身体,心里一阵刺痛,自己明明不记得这个人,为什么又感到如此熟悉?为什么自己的心会痛?莫繁星半跪了下来,不是他想跪,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身体虚弱,站立不稳!

  虎蝶舞双眼迷蒙,两行泪流了下来,那个一直护着自己的人渐渐在脑海中清晰起来,尘封的记忆在此刻全都苏醒了,她冲过去扶住了莫繁星,哭喊道:“哥,寒星想起来了,你不要伤害自己了,寒星想起来了!”

  莫繁星伸手擦干了虎蝶舞脸上的泪水,虚弱的道:“这是哥哥欠你的,哥哥应该还。”

  一个身着华丽,手持折扇的青年男子带着狡黠的笑容走进了虎威镖局的大门,朗声说道:“你还了她,那你欠我的呢?你把两个拖油瓶扔给我,就想一了百了,没那么便宜!”话音未落来人已掠到莫繁星身边。

  屋子里的这么多人,莫繁星,虎蝶舞,虎啸,老常,还有一干镖众,他们都是久经江湖的老手,居然没看清他是怎么进来的,只觉得眼前一花,寒星剑已经被拔了出来,本来已经止住的鲜血又流了出来。

  虎蝶舞面色铁青,一手分筋错骨手支取来人右手。那人伸出右手在蝴蝶舞掌中一点,虎蝶舞手急忙回收,右手斜削那人面门,只见那人在怀里摸出一个盒子,挡住了虎蝶舞这一掌,那盒子砰的一声化成齑粉,里面掉出三个小药瓶,他一把操起药瓶,对虎蝶舞嚷道:“快让开,不然你哥就死定了。!”

  虎蝶舞止住身形,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这个人。

  那人却不管这么多,双手急点,封住莫繁星的心脉,那人双手贴住莫繁星的胸口,真气不要钱似的流进了莫繁星体内,一炷香之后,那人汗如雨下,撤掌,然后长出了口气,笑着对虎道:“虎威镖局人参鹿茸这些大补药一定有不少吧!赶快给他炖上,不然伤好了也是个废人!这三瓶药白的内服,蓝的外敷,这瓶……”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药瓶,“给我……”话还没说完然后就昏倒了。

  三天后,莫繁星醒了过来,只是还很虚弱,和他一起行过来的还有伏在床边的虎蝶舞,看的出她已经好久天没睡好觉了,眼睛干涩,面容憔悴,她面露笑容,像只百灵鸟:“哥,你终于醒了!”声音很是惊喜。莫繁星想笑一笑回应她,一笑扯动伤口,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虎蝶舞见状赶紧跑了出去,不一会儿莫繁星就看到金万两被虎蝶舞架了进来,金万两面色尴尬,却掩饰不了脸上的狡黠,关切的说道:“你要是再不醒我一定觉得那三粒续命还魂丹是假药,我一定会去砸了那个假药罐子的炉子。“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好起来看你自己了,毕竟我不是神医”

  莫繁星不置可否:“还没去卜算子就跑了,不然也不会叫算尽天机卜神医了。放心,谢谢你的千金还魂丹,我死不了。祸害遗千年,我这种祸害怎么可能英年早逝”。说完他又想笑,表示自己没问题,想到刚才的窘境,面色一苦,跟吃了一贴中药一样。

  金万两似乎很乐意见莫繁星吃瘪,笑着道:“叫你扔两个拖油瓶给我,该!”说完还做了个鬼脸。

  边上虎蝶舞见金万两幸灾乐祸,一个肘击打在他胸口,金万两面如金纸,尴尬的看着莫繁星道:“她是你亲妹妹么,脾气不大像,活脱脱的……”后面话没说出来,因为他被虎蝶舞老鹰拎小鸡一样拉了出去,屋外传出了金万两的惨叫:“我是病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虎蝶舞道:“活脱脱的什么?你说。”

  金万两不说话,绝不开口。

  屋外的声音渐渐远了,莫繁星闭着眼,回忆着小时候的点点滴滴,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女孩,如今也长大了,那些一直尘封的记忆在这一天都苏醒了过来,一起醒来的还有内心对妹妹的情感,还有梦广寒,想到梦广寒莫繁星双手骨节因为过于用力被捏的发白,连伤口裂开开始流血都未察觉。

  那随莫繁星苏醒的到底是什么,情感还是仇恨,这些都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未完,待续

搜索建议:美丽的神话  苏醒  苏醒词条  神话  神话词条  美丽  美丽词条  美丽的神话词条  
小说玄幻

 天地玄黄(二)

 第一章 照片背后的真相    第一节 到中国去    “那个外国人被我的朋友完全催眠后便开始断断续续地叙述起来,虽然说的不是很清晰,但是我能从他的口音中听出来...(展开)

小说连载

 艾丽斯的咒语 (十七) 悬疑

十七  十二号的傍晚天气十分的闷热,但随着风起,天空下起了小雨,逐渐地越来越大,顿时整个空气弥漫着清新凉爽的气息。  通往别墅的路上,正缓缓开来一辆宝石蓝的别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