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残剑伤情(十七)

  风萧萧站起身欲往外走,白螳螂赶紧按住他,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莫作声,咱们既已吃饱喝足,先到后院住下吧。”说完,拉起风萧萧离开雅间,奔后院就走。

  二人住了一个大间,里面有两张床,二人稍作收拾,便脸对脸各自趴在了床上。

  白螳螂翻身而起,把房门插好,吹灭了灯烛,重又回到床上,低声对风萧萧道:“刚才那位小英雄便是上次被你救走之人,你可知他的底细?”

  风萧萧道:“那人叫落星雨。”

  白螳螂接着问道:“他什么来历?来此做甚?”

  风萧萧张口结舌,除了姓名,他对此人却是一无所知。

  白螳螂笑道:“老弟,你聪明不假,可江湖阅历太少了!”

  风萧萧点头称是,问道:“白兄,咱们当如何?”

  白螳螂笑道:“咱们静待那年轻人,等他出发后,咱们随后跟上,看看他欲何往。”

  风萧萧疑惑地翻身躺下了,静静地等着,想着心事。

  戌时已过,风萧萧和白螳螂听到相间隔的房间有开门的声音,接着关上了。又过了一会儿,那房间的门又打开了,然后又是轻轻的关门声,接着,房顶有声音,须臾,那人离开了房顶。

  风萧萧和白螳螂纵身而起,轻轻开门,出门后又轻轻关闭,然后同时飞身上房,趴在房顶向北望去,只见一个人影在房檐和墙壁上行走如飞,越去越远。

  看其背影,风萧萧断定那人是落星雨

  风萧萧和白螳螂紧随其后悄悄跟着,只见那人到了望月楼,从墙上翻过,进了后院。

  风萧萧和白螳螂远远跟着,既怕跟丢了,又怕惊动了那人。

  后院有一个房间里特别亮,那人弓着身子,用手指在后窗上轻轻捅开了一丝缝隙,然后躲开窗子的位置,身子轻轻一纵,用手抓住房檐,然后身子往上一卷,整个人趴在了房顶上。

  风萧萧用手指了指自己和白螳螂,又指了指那人的方向,最后又指了指耳朵,示意白螳螂一同过去听听。

  白螳螂摇了摇头,示意风萧萧先观察情况,不要轻举妄动。

  风萧萧和白螳螂趴在北边的房顶上,盯着前面房檐上的人,只见那人纹丝不动,看样子在听着里面的人谈话。

  忽然,只见房间里灯光熄灭,瞬时暗了下来,接着,房门开了,几个人跳到院子里,对着房上喊道:“房上什么人?还不现身!”

  只见房上那人翻身而起,跳到了房前的院子里。风萧萧和白螳螂甚感奇怪,那人明明纹丝未动,因何会被发现?正在此时,只见房檐上一只猫“喵”的一声,从房脊上跑着跳到院子里去了。

  原来,屋里的人是被那只猫惊动了,房上之人也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便主动现了身。

  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喊道:“落星雨,又是你,这回你还能跑得了吗?”风萧萧和白螳螂听出那人正是张天芮。

  偷听之人冷笑一声:“不错,正是在下!我本就没有想过要跑。你们‘天盘九星’来全了都奈何不了我,何况你们三个呢!”

  风萧萧和白螳螂悄悄翻跃到前面的房顶上,趴在上面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落星雨手握梅花剑,被张天蓬、张天芮、任天冲围住,院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却早已杀气腾腾,连房顶上的两个人也被这种杀气包围着,空气异常沉闷。

  只听张天蓬一声呼啸,三条蛇形剑同时攻向落星雨。十几个回合过后,风萧萧和白螳螂都看出了门道,只见三条蛇形剑不管怎样变换方位,却始终保持一个节奏。三人中总是有两人同时攻击落星雨的梅花剑,另一人则攻击落星雨空着的那只手。

  风萧萧和白螳螂都明白,三人一定是惧怕落星雨的暗器,上次他们就提过此事,所以,他们始终有人看住落星雨空着的那只手,让他无法发出暗器。

  忽然,只见落星雨的梅花剑在双手之中来回变换,脚下移转的速度也明显加快,猛然间,落星雨手一抖,只听张天芮大叫一声,手中蛇形剑掉在了地上。

  正在此时,只见望月楼前厅里跑进来六个人,手中各持一条蛇形剑,瞬时把落星雨围在了中间。

  张天芮退在一旁,其他八人紧紧围住落星雨,八条蛇形剑在月光之下闪着青幽幽的光,阴森恐怖。

  落星雨冷笑一声,声东击西,舞动梅花剑,与八人大战起来。

  八人的配合及单个人的力道显然好于上次与落星雨的对决,落星雨一个人对付八个人,开始还能应付,几十个回合后,落星雨几次想逃出八个人的包围,但被蛇形剑紧紧逼住,脱身不得。

  风萧萧一看不妙,顺手一摸,身上已没了石子,于是转向白螳螂,示意他弄出些动静,分散八人的注意力。

  白螳螂从房上揭下几片瓦块儿,突然变换声音,大喊一声,将瓦块冲八人抛了下去。八人大吃一惊,纷纷躲闪,同时往房顶上观看。

  风萧萧趁此机会,从房顶跃下,抓住落星雨的手飞身上房,往北跑去。

  “天盘九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不知所措,回身见落星雨被人救走,须臾便不见了身影。

  他们立刻奔向房顶,寻找投掷瓦块儿之人。张天蓬在房顶发现有个人影往西北方向而去,便喊上叶天辅、韩天禽、杨天柱等人一起追去。

  风萧萧和落星雨一路跑来,前面竟是一片桃园,此时正是阳春三月,满树桃花盛开,汇集成一片花海,在月光下朦朦胧胧,花香四溢。

  此时亥时已过,四处静悄悄,风萧萧挽住落星雨的胳膊,笑道:“小兄弟,我们在这园中逛逛、说说话如何?”

  落星雨微微一笑:“风兄,咱俩在这桃林之中比比轻功如何?”

  风萧萧兴趣盎然地应道:“好啊,怎么个比法?”

  落星雨笑道:“咱们从此地开始,往东去,须在桃枝之上行走,不得落到地上,先出桃林者为胜,你看如何?”

  风萧萧欣然同意,二人摇身腾空而起,分别落在了一棵桃树枝上,桃枝轻轻晃动,几朵桃花随之飘飘落下。

  落星雨嘻嘻笑道:“风兄,咱们开始吧。”

  风萧萧笑道:“好的,开始,走!”

  二人同时用力,脚下桃枝微微晃动,二人已腾空跃到前面的枝条上。

  风萧萧如狸猫猿猴,在桃花枝上跳跃翻腾,朵朵桃花在月光中纷纷落下,如风吹过。

  落星雨如仙鹤飞过,如白鹭掠过,轻扫着桃花枝条,带落了朵朵花瓣,一缕花香随身而过。

  两人互相惊诧于对方的轻功,脚下毫不放松,奔东跃去。

  二人在万亩桃林之上奔跃如飞,一盏茶的功夫,风萧萧到达了桃园东首,落星雨紧随其后赶到。

  风萧萧兴奋地拦腰抱住刚从桃花枝头跃下的落星雨,嘴里喊着:“好兄弟,你的轻功好棒!”

  落星雨来不及躲避,任由风萧萧抱着转了一圈,把他放在了地上。

  风萧萧看到落星雨发愣,笑道:“怎么了兄弟?还在想着刚才与‘九星’的那场争斗?”

  落星雨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嘴角一挑,笑道:“没有,我是被风兄的轻功折服了,在想着你跳跃时的动作,怎么看都像是一只狸猫。”

  风萧萧哈哈笑道:“你说对了,我的轻功便叫‘混元猫纵术’。”

  落星雨哈哈笑了起来:“我只听说过‘混元飞纵术’,怎么竟还有‘混元猫纵术’?”

  风萧萧呵呵笑道:“我的两个师父教我练成的这门轻功,所以起了这么个有趣的名字。”

  落星雨问道:“你的两个师父都是什么高人?竟教会了你这么奇怪的功夫!”

  风萧萧说到高兴处,毫无顾忌地继续道:“我的第一个师傅是喵大侠,第二位师父是青云道长。”

  落星雨吃惊非小,诧异地问道:“你的师父是青云道长?喵大侠是谁?怎么从未听说江湖上还有这么一位高人!”

  风萧萧笑道:“我的恩师的确是青云道长,至于这喵大侠么,那本是我从小养的一只猫。我的轻功源于混元功的内功心法加上喵大侠的腾挪飞纵术。”说完,风萧萧哈哈大笑起来。

  落星雨心里感到诧异,便又问道:“看你的功夫,没有一点青云道长所练功夫的影子,这是怎么回事?”

  风萧萧听到落星雨此言,略感诧异,心道:听他所言,好像对我的师父甚是了解。他虽然心有疑惑,但没有询问,而是针对落星雨的疑问,把师父陪自己对练各门各派武功的经过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直听得落星雨啧啧称奇。

  落星雨又问道:“风兄,你如何到了此处?来此作甚?”

  风萧萧笑道:“听说武侯墓里藏有稀世珍宝,我要去那里看看。”心里却在想:或许到了那里,便可以打听到母亲和爷爷等人的下落了。

  落星雨惊道:“风兄莫要前去,那里危险!”

搜索建议: 残剑伤情  伤情  伤情词条  残剑伤情词条  
小说

 我叫柳乃夫

 (革命故事)唐胜才  荣昌有个万灵镇,万灵镇有个万灵村,万灵村有个赵家新房子。赵家新房子的主人自然姓赵了。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却姓柳,全名柳乃夫。其实柳乃夫不姓...(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