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神迹的祀典(第十八回)

  第十八回 奸商齐诬告 义士自相救

  于文晏与王茑萍回到众洲客栈之后,他接到官府通告示令其到官府接受审讯。原来,于文晏昨日前往江洲十里牌坊行街的隆兴商号欲购买美玉被骗,而隆兴商号的老板诬告其违信背约,欺诈钱财不成,劫去商号内的数十几块玉佩。于文晏看着正在熟睡的妻子,不忍惊动她,弓着背脊滑步而出。

  王吟行、李运聘凌晨即到江洲官府衙门击鼓鸣冤,引来民众围观。他们皆为于文晏城主非常担心,众人齐跪于官府衙门之前双手向上举起。但官府衙差不容分说,举起杖棒将其驱逐。王吟行、李运聘两人愤懑不平地举起鸣冤击杆还击衙门官差,将他们打倒在地。

  然后,王吟行、李运聘等人等候于文晏的出现,为其鞍前马后与驱齐护驾。江洲的民众亦等候在官府门前,为于文晏祈福许愿,希望他能平冤昭雪,平安返回雪域城为民请命,公正廉明地为雪域城的民众主持公道与维持公平。

  于文晏策马孤身来到官府,只见审庭之内皆是神色凶煞的官差站立于审判庭两旁,他们敲打着杖棒,仿若想扑到于文晏身边猛烈地打击其背脊,视他为奸商骗徒。

  审判官如同黑神兽老虎一般的诡异神怪,他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停留在于文晏脸上,他开口问道:“你有何话说?本官只等你为自己辩护!”于文晏大怒,甩摆着衣衫长袖,将审判庭之上的屏柱全部拂倒。他怒骂道:“我本去兴隆商号购买美玉,商号老板欺诈本民,欲以赝玉换我佩剑,本民并无劫玉。本民可以将现场的碎玉奉上,以供大人检验。当时临街的过路行人也可作证,本民身上并无携带任何玉佩等此类物品,否则怎么不会发出玉佩相击的声响!我可以到商号附近找相关证人证明我的清白!”兴隆商号的奸商额头直冒冷汗,嘴角颤抖着说:“大人,小人可是连年亏本,看在小人全年贡俸的份上,只要这位客官赔偿五百两即可。”

  而于此时,宁坤及其数十名擒拿刀客埋伏在审庭的屏风之后,他们挥舞着金刀将护驾的待卫喉咙刮伤而击倒,他们散撒剧毒迷药三石粉将判官迷得昏倒。而宁坤早已穿着官服,正襟危坐于审庭案台之后的虎椅之上。他拍起惊木,假装大怒道:“于文晏,你该当何罪?敢反讥其言,快将他擒拿,投入狱中!”

  于文晏感到十分意外,挥动神花软鞭将围捕他宁坤的手下擒拿刀客冒充的官差一一击倒,飞上审判庭的悬牌处运气击掌将其拆下,扔到半空中,随之堕落粉碎。

  王吟行、李运聘被宁坤手下的擒拿刀客险些擒获,他们将屏柱击倒拦截了擒拿刀客才能全数撤退。他们为了替于文晏伸张正义,两人彻夜不眠,为于城主脱罪及天灵雪山招标一事商议此事。

搜索建议: 神迹的祀典  祀典  祀典词条  神迹  神迹词条  神迹的祀典词条  
小说 连载

 北空琉璃梦

31.返程洛雅缓缓站起来,摘下面纱,深情地凝望着已经干枯的冥月神树,过了许久,才迈开回去的步伐。“公主……”“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洛雅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是不知...(展开)

kuaihz.com
小说

 梦非梦

 秋禾忘了点儿什么,他感觉到自己忘了点什么,可一时又想不起。他只记得昨天夜里死了一个人,他要赶去参加葬礼。其实也不是什么葬礼,只不过是送去几刀烧纸,跪在棺前磕个...(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