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残剑伤情(七十)

  叶飘零摇了摇头,对师父道:“我看那两位老人甚是慈蔼,未发现有何异样。”彩云道长沉思了一下,对叶飘零道:“零儿,待落花身子恢复,让她们四人先回龙城吧,如今正是燕魏大战之际,她们在此多有不便。”叶飘零恭敬地答道:“谨遵师命!”落雨等人听了,都撅着嘴甚是不情愿。

  彩云道长命道:“孩儿们,咱们走!”叶飘零回头向那两桌匈奴人瞪了一眼,吓得那些匈奴人顿时低下了头,噤若寒蝉。

  看到叶飘零离去,张天芮低声说道:“飘零妹妹刚才的身手好快!”白螳螂道:“我也正对此事感到疑惑,看她身子之轻灵,出手之快,几乎要超过了她的师父彩云道长,如此身法,莫不是练成了什么奇怪的内功!”

  二人的对话被尉迟豪杰听了个正着,他看了白螳螂和张天芮一眼,发现是两个颤颤巍巍的老者,便冷笑道:“那个臭丫头会个臭屁,若非瞧她是个女子,我非把她废了不可!”话音刚落,只听一声脆响,尉迟豪杰的左脸上又挨了一掌,顿时肿胀了起来。此时,尉迟豪杰一张大脸肿胀的像个猪头,他呲牙咧嘴,狼狈至极。

  白螳螂站在这群匈奴人的面前,双臂合拢在胸前,笑嘻嘻地看着尉迟豪杰,突然把双臂放开,吓得尉迟豪杰赶紧用双手捂住了脸。

  白螳螂笑着摇了摇头,哼着小曲回到了座位上。

  那些匈奴人苦笑着看着尉迟豪杰,均不知如何是好。尉迟豪杰看了大家一眼,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滚!快滚!”众人一听,吓得呼呼啦啦跑出了院子,尉迟豪杰一看,也赶紧跟着跑了出去。院子里的客人顿时哄堂大笑。

  张天芮站了起来,对白螳螂道:“咱们也走吧。”白螳螂又喝了一口茶,笑道:“老婆子说走咱就走。”说完,拿起竹筒,跟着张天芮离开了餐馆。

  此后的几天里,白螳螂和张天芮天天在襄国城内外探访消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一天夜里,慕容俊带领燕国原有人马迅速撤离了襄国,一切有条不紊,很多尚未入睡的百姓知晓了这一切,皆感奇怪,但不敢多言。

  第二天,冉魏大军杀到襄国城外,却见城门大开,并无异样,于是冉魏大军蜂拥而入,轻松占领了襄国。

  城中百姓皆言燕国军队被冉魏大军吓走,此言传到冉闵耳中,冉闵不由得哈哈大笑。

  尘飞扬和李农等人皆不语,冉闵问道:“太师,二弟,你们因何沉默不语?”

  李农施礼道:“皇上圣明!咱们不战而拿下襄国,并非如百姓所言,是那慕容氏惧我而走。我白日里顺街而行,看到城内井然有序,可见慕容氏治理有方,他们能全身而退,一是事先得到了消息,二是退走而避免大战,保护了城中百姓。如此看来,那慕容氏定是已然成竹在胸,恐怕还有应对之谋略,咱们当休整几日,备足粮草,等待时机再战。”

  冉闵闻听哈哈大笑:“太师此言差矣!用兵之道讲究一鼓作气,如今当趁大军士气高涨,一举杀向龙城,攻陷燕人的老巢,将他们彻底歼灭。至于粮草,燕人已为我们备好,咱们只管冲杀,有他们吃的,便有咱们吃的。”

  尘飞扬抱拳道:“皇上,那慕容氏阴险狡诈,我担心咱们冒然深入,恐中了敌方奸计。”

  冉闵哈哈大笑道:“咱们的大军从平原进攻,敌方无势可借,计从何出?你们多虑了!传令大军休整一日,明日继续进军!”李农和尘飞扬一时也无言以对,皆不语。

  正在此时,有人禀报,宫外有人求见。冉闵准见,须臾,只见风萧萧、白螳螂和张天芮来到宫内。三人礼毕,冉闵大笑道:“三弟,白将军,张女侠,你们辛苦数日,今晚咱们举行盛宴,共贺再次拿下襄国。”

  风萧萧抱拳道:“大哥,那慕容俊前些日子在襄国、邺城一带察看地形,我暗中跟从,听他所言,燕国将会派出一支奇军,从山中悄悄绕到邺城,企图一举将邺城攻下,把我大军困在中间,使我前后不能联络,成为孤军,然后他们再联合氐羌军马,将我大魏一举歼灭。”

  冉闵等人听了此言,皆大惊!

搜索建议:残剑伤情  伤情  伤情词条  残剑伤情词条  
小说

 方井里“拆迁”的故事

方井里“拆迁”的故事在上海有条广杨路,广杨路上有个厂,叫上海市浦江建筑材料厂,紧靠着浦江建筑材料厂旁边有一条里弄,叫方井里,下面要说的就是发生在方井里的故事。里...(展开)

小说连载

 70后年代通史(18)

 周老师弱小的身子里却饱含对我们的无限热情,她的儿子刚好也在我们班(因为太淘,被她调来我班),可是我更多会感觉到她对我们比对他的亲生儿子还好……作为老师,她能尽...(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