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沈随风传奇(第二回 猛鬼林)

  第二回 猛鬼林

  九月十九,秋以将残,枫林如火夕阳也如火照着这一片密林,一行二十六人押着五辆大车带起一路黄龙以接近这一片仿佛连着天的密林,一杆金色大旗斜插在马车上,大旗上秀着的一条金龙随风舞动,仿佛竟是活了一般,头前开路的趟子手喊镖的声音有如炸雷。

  车队为首之人,面色黑亮,豹头环眼腰支挺拨如山端坐在马背上,在他身后插着柄雪亮的吴勾剑,这种专走偏锋的兵器很少有人敢用,但凡敢用必是高手,

  断水吴勾剑,王子龙便是绝顶高手,他乃天下五大镖局为首之神龙镖局中最负盛名也是资格最老的镖师,

  王子龙在这一行混了十数年,所押之镖从没出过分亳差错,若非此行所押的红货数目太过庞大,神龙镖局也绝不会动用他的,

  车队以到密林前,一名副镖师沉声道,就是此林,近年来无数人在进入树林中后就神密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连根骨头衣角都没留下,仿佛这些人根本就没在世上活过一般,

  副镖师盯着密林长出口气道,据说此树林中藏着恶鬼生人勿近,

  王子龙眼中充满讥讽之意冷笑道,世上怎么会有恶鬼,有的不过是装鬼的恶人罢了,别人皆绕过此林,副镖师道,我看我们也绕道而过吧,

  不用,王子龙淡淡道,在下正想瞧瞧这里的恶鬼是什么样子,副镖师道,可是,,,,王子龙摆手打断他的话,傲然道,有我在决不会出什么事,通知众兄弟,提高警惕若有什么陌生人靠近,用暗青子招呼,副镖师躬身道,属下明白。车队驶入密林,夕阳最后的光芒也消失了,林中幽暗潮湿穿林而过的路也因很久没有车马人经过而变得杂草丛生,

  王子龙一马当先手握剑柄,一双眸子中闪着精光,所有人皆小心翼翼的走着,除了马儿与车轮发出的响声外,密林中静的仿佛连心跳都听的清,

  车队如风很快以穿过大半树林,众人提着的心也慢慢放下,王子龙似也松了口气,

  副镖师擦了擦脸上的冷汗笑道,看来此间的恶鬼还没有睡醒呐,

  王子龙冷哼道,早说过怎么会有鬼,不过是一群宵小之辈伪装的罢了,趟子手们大笑,有王大爷亲自押镖,那些恶鬼恐怕也躲到八千里外去了。副镖师含笑点头,方要说什么却猛然顿住,他的眼中忽然涌出恐惧之色,

  不知何時密林中升起了雾气,惨白的雾气顷刻间将车队包围,数十条身着血红长袍的人影在雾气中飘动片刻后以将众人围在其中,人影的面目被垂下的乱发遮住,他们轻的就如同一片羽毛般浮在半空默默的注视着众人,

  这绝不是轻功,江湖中决没有人的轻功如此历害可怕,轻功在高的人也决不会漂浮在半空,,,难到真有鬼,

  车队旁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在冒着冷汗,腿不停的发抖,副镖师本也是老江湖了,可他一生中从没见过如此可怕的场景,他结巴道,真,,真,真有鬼,

  王子龙面色以变,他朗声道,在下神龙镖局王子龙走镖至此,何方朋友隐身在此,何不出来一见,若想要些买路钱王某定当奉上,又何必装神弄鬼令人发笑,言罢,王子龙宁神而待,

  一阵尖锐刺耳的阴笑突然响起,一入猛鬼林人以断了魂,王子龙留下命来留下命来,冰冷阴森的语气飘渺空虚,仿佛是从红衣人影口中发出又好似来十八层地狱的勾魂鬼音,

  王子龙冷笑中离鞍而起,他大喝道,并肩子,打,车辆旁的镖师趟子手虽怕的要命却还是同時出手,暗器如急风暴雨射出直打雾中人影,

  王子龙掌中吴勾剑以挥出勾向离他最近的人影脖子,噗的一声轻响,人头以落下,同時被暗器击中的红衣人影纷纷坠下,一团团七彩烟雾自掉落的人影体内急喷而出芳香扑鼻,令人闻罢皆醉,

  王子龙瞧见彩烟脸色大变,快闭气有毒,他的这句话说完,镖师趟子手以全部倒下,一倒下便七孔流黑血而死,王子龙恕气冲冠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那匹陪伴他多年的宝马也以倒下,

  王子龙气得反手一掌拍在树上,人却借力掠起急冲向前,这時笑声又起,王子龙留下命来,,留下命来,王子龙人在空中就在他旧力以尽新力未生時,一道红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苍白如纸的脸滴血的眼晴一双干枯的鬼手以抓出,

  王子龙大惊不由得吐出了胸中的气,红衣恶鬼被吴勾剑一分为二,而他也吸入七彩毒烟,王子龙以剑支地片刻后终于倒下,大雾很快将一切包围,等雾气散去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消失的干干静静,就如同这些人从没来过这里一样,猛鬼林依旧幽暗死静。

  这张纸就放在桌子上,桌子在一间豪华的客厅内,桌子旁坐着五个面色阴沉的人,他们的目光如剑般盯着纸上的字,

  杨血雨,男,三十二岁,名动江湖之大盗,用双剑,杀人无算,曾一夜间血洗三处富甲之所,今年三月初八,杨血雨被人追杀,误入猛鬼林,神密失踪,

  四月二十七,江湖弟一名医,苏药痴,采药归来经猛鬼林,神密失踪

  五月十一,飞凤镖局,回风舞柳剑,柳青山押珠宝红货三十万两经猛鬼林,同行二十一位高手连带红货齐失踪,

  同月末,以经通奇门五行机关而名震江湖的,圣手庄庄主,鲁巧手扬言要破猛鬼林,入林后失踪,

  六月二十,神拳无敌,张震天因赴师兄大寿路经猛鬼林,失踪,,,自年初到王子龙出事,以有十数位一流高手在此林中神密消失,其中我们五大镖局不但损失了数位好手,及百于名兄弟另外还有一百多万两的红货,各位有何高见,

  说话的人一袭紫袍剑眉星目虽以过中年,但依旧丰神俊朗,修长的身体上绝对找不出一丝多余的赘肉,盼顾之间不怒自威,除了江湖五大镖局之首,神龙镖局当家,入云神龙,龙经天之外绝对找不弟二个这样的人,

  龙经天抬眼一扫众人道,各位有何想法,不妨说出来听听,虎威镖局当家,李虎喘着粗气怒道,总之我决不相信有鬼,他冷笑道,一定是有人在捣鬼,老子现在就去那片鸟林子将那些装神弄鬼的王八蛋揪岀来,

  飞凤镖局,花凤儿急忙抓住他的手腕娇声道,李当家莫急,等大家商量好对策在去不迟,李虎气呼呼坐下,还商量个鸟,咱们若在不出手反击追回失镖,恐怕天下五大镖局的名望就会保不住了,

  龙经天负手点头道,李当家所言及是,但我们对于猛鬼林中的秘密一无所知,所以要从何处着手调查那,他说完这句话時眼晴以盯在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留着黑亮小胡子的人身上,

  江湖人皆知,天下五大镖局之所以能在短短七八年内名动江湖,是因为五大镖局当家各有一身名闻天下的绝技。

  神龙镖局,龙经天以一条盘龙棍八十一路游龙棍法及沉着冷静而威震天下,

  虎威镖局,李虎以内功深厚拳法刚猛见长,但人却鲁莽冲动,飞凤镖局,花凤儿虽为女儿身,但一身轻功暗器天下无双,加上人长的美又有付七巧灵珑心,江湖中人不敢小觑。花凤儿与龙经天本是一对,儿子今以十六岁了,可却不知为何他们却没有正式结合,这件事很奇怪,但却无人敢问。

  剩下的雪狐镖局,雪狐,令狐晓晓与灵蛇镖局,曲千弯皆被公认为江湖中最聪明最难缠最令人头痛的两个人。令狐晓晓的近身格斗小巧擒拿的功夫以被录入江湖十大绝技之内,曲千弯精通软功一套内家绵掌以练的炉火纯青。此二人中令狐晓晓胸罗万象学识渊博则更胜一筹。所以龙经天才会问上他。

  令狐晓晓笑了笑摸摸黑亮的小胡子漫声道,小弟认为此事我们不好出面,为什么,李虎瞪着他道,我们丢了镖却不敢出面岂不被天下人耻笑,要做缩头乌龟你们做,李某自己去查,龙经天眉以皱起,花凤儿怒嗔道,李大当家,你能不能听他把话说完,李虎喘着大气却又坐下,他一生什么都不怕就连龙老大都敢顶撞,唯独惹不起眼前的绝色佳人,

  令狐晓晓忍住笑道,我们虽然在那片林子中折了很多兄弟又失了镖银,但那是因为我的人自己进入树林,若当時他们能绕开此林,也许就不会发生失踪的事了,

  龙经天沉思片刻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并不是单独针对我们,是的,令狐晓晓扶掌道,虽然我不清楚林中的是人是鬼,但他们能轻意留下进入林中的高手决非等闲之辈,令狐晓晓目光闪动接着道,现在我等的名望以受损,如果冒然去查探凶险不说,如果查不出头绪追不回失镖,恐怕到了那時五大镖局的金匾不得不摘下了。

  花凤儿缓缓点头,你说的对及了现在不知有多少同行在等着看咱们的笑话所以,,,令狐晓晓接口道,所以我们只要一出手就一定要一击命中方能挽回损失的一切,

  花凤儿皱眉道,你以说过我们不能岀面去查,要如何才能做到一击致命,她忽然盯着令狐晓晓道,难到你想,,,

  一直没说话的曲千弯挺着肥大的肚子笑道,你猜的没错,我们可以请人去查待他查明一切后我等在出手,相反就算他查不出什么来对我们也没什么事损失。

  龙经天伸指弹了弹桌上的纸悠悠道,可是此時此地除了在坐的各位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去查此事,至少还有一个,令狐晓晓望着窗外的夜色沉声道,而且他刚好来到这里,哦,龙经天问道,此人是谁,

  曲千弯漫呤道,随风而来如风而去,人似轻风消失无踪,他的话落,龙经天,花凤花,李虎几呼同时一惊齐声道,是他,曲千弯微笑道,没错,如假包换,

  龙经天长出口气道,可是我们与他并交情为何他会帮我们,曲千弯含笑不语,只是用一种很特别的神情看着令狐晓晓,

  令狐晓晓不由长叹苦笑,你这条肥蛇为何总是将如此困难的事推给我,难到就不能换个人吗,曲千弯嘻嘻一笑耸耸肩道,因为大家都知道你比我聪明,所以一定有办法说服他,余下三人不由一起点头,

  令狐晓晓摸着自已又高又弯的鼻子幽叹道,可你们知不知道自古聪明的人死的都早。

搜索建议:沈随风传奇  传奇  传奇词条  沈随风传奇词条  
小说言情

 雪映无痕(第三章)

 第三章  萧映雪常常在想,真是造化弄人啊,既然没有缘分,为何又要相遇,相遇便相遇了,为何又会爱上他,爱上一时便也罢了,为何又义无反顾地爱了这么久。萧映雪自问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