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沉雪(第九章 重逢情重)

  而此时云府的大堂里,齐刷刷对立站了两对人。

  

  云家,云翼

  

  江湖,各路豪杰,云公子,听说崔家的余孽在您的府上。”铁马双刀梁实眼睛直直的盯着云翼

  

  “各位大侠,此女曾经确实住在府上。”他把“曾经”二字说得很重。

  

  “是吗,那现在去向何处?”人群中一黑衣人道。

  

  “在下不知。”云翼道。

  

  “那恕在下不客气了,搜!”其中一个手持刺刀的人喊道。

  

  “住手。”云翼手一震,便把欲上前搜的大汉摔倒在地。此时,又从云家后堂里涌出一些家丁,全都是持刀汉子。

  

  “你们无礼,那么云某也不客气了。”云翼淡淡的看着对面一行人。

  

  只见几道寒光腾空而起,“铁马双刀”梁实刺刀已袭向云翼,但云家剑法以快著称,还未见白衣公子出手,却见他身后十几道白光飞弹乱射出去,梁实着实撞进那白光网里,原来那白光竟是十几道剑气,把梁实划得皮开肉绽。

  

  就在一群人混战时,一袭红衣白裙不知何时已混进人群,刀法精绝,仔细一看,竟是失传四年之久的崔家刀法。

  

  云翼的长剑在空中飞舞,而就在他的剑快刺进一个江湖豪杰的胸口时,一只锈迹斑驳的刀飞快的将他的剑挑开,这把刀直直的架上了云翼的脖子。

  

  而被救的江湖豪杰马上认出她就是崔冷袖,马上反剑刺向他,可惜他的剑却被另一把刀飞快的挑开。“她是我妻子。”孟剑卓一掌击开那人。

  

  “大家停!”崔冷袖大叫一声,刀架着云翼的脖子。

  

  众人见此景,纷纷停下手,望向二人。

  

  “他才是邪教余毒,待我们上昆仑,把一切说清楚。”崔冷袖说话时,声音在颤抖。又回过头对云翼说:“别动,否则我会砍断你的脖子。”

  

  此时已是一身黑衣的孟剑卓走到崔冷袖旁边道,:“我相信她。”

  

  “孟大侠,别被妖女蛊惑。”一人喊道。

  

  “闭嘴!”孟剑卓道:“崔家数百年来的功德大家有目共睹,因一夕谣言祸状而否定数百年的忠烈,你们,确实没长眼睛!”

  

  “你,阴昆派的余毒,还想继续把我们崔家害下去吗?”崔冷袖愤道,“从你那日接近我起,我便知道你是谁了,阴昆派弟子身上特有的阴气,我闻了四年,别人闻不出,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云翼无奈的笑笑,便不做声了。而大堂里的云家弟子也马上目露凶光,警觉的盯着崔冷袖手中的刀。

  

  “而且你还忘了一点,家里的摆设这么新,如果云家剑法真的在江湖上占有一隅地位的话,至少也得几年,而云府则像刚搬进的新府。云公子,你不会是为了我的到来而重新装饰过吧?”

  

  “我的确无话可说,不过,你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杀得了我。”说完,右手猛地在崔冷袖的腰上一击,同时在崔冷袖的刀袭来时,飘逸的向后半倾,刀便划空而去,毕竟四年的折磨,崔冷袖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干练的使出刀法了。

  

  一阵白色的障目粉轰的一声炸开,云翼和十几个弟子便消失在大堂里。

  

  终于,四年了,又在一起了,恍如隔世。

  

  奔跑着,好似飞过时光,飞过岁月,飞过地久天长,没有过多的言语,心中的儿女情长现放下,只是并肩奔跑着,一切就已足够。

  

  二人一直追着那一袭白影,云翼的轻功果然了得,不一会二人就追不上了,待二人停下来看清周围时,才发现,面前是尼姑庵。

  

  “我和这个地方真有缘,孟大哥,不如,我们进去看看。”崔冷袖道。

  

  于是二人进了去。

  

  香堂里灯光古老而昏黄,只见那静迪师太仍在敲着木鱼。忽地一片小石子从窗外飞进,瞬间便划开了尼姑的手,静迪师太猛地收手,手上已鲜血直流。

  

  “师太?你没事吧?”一进门的崔冷袖看到此景,连忙过去问。

  

  尼姑摇摇头,眼睛有某种光芒在闪烁。

  

  “一定是阴昆派的人。”崔冷袖突然恨恨道:“连和我们相关的人都不放过!”

  

  “师太似曾相识。”孟剑卓道。

  

  “师太,我觉得这个地方不安全了,您还是另寻一个净地吧。”崔冷袖道。

  

  “多谢二位施主多心。”说完,拿出袖中的手帕,包住了手臂上的伤口。

  

  “孟大哥,阴昆派的仇,我们一定要报!”崔冷袖看着师太手上的鲜血道。

  

  “我看我们还是早些离开这里,免得为师太带来更多的麻烦。”孟剑卓道。

  

  一个宁静的夜晚,二人走在山间小路上,断断续续的说着:“不知为什么,看到静迪师太总有种亲切感。她说过一句话,解开了我的心结。”

  

  两人相视一笑,转眼已过了四年,历尽世事沧桑后,恍如隔世。

搜索建议:沉雪  重逢  重逢词条  沉雪词条  
小说纯真年代

 嘟嘟、郝可与小可

 一、嘟嘟的爱情  零点,广告文员郝可完成了所有的工作。  26岁的广告文员,昵称嘟嘟。她点燃了一支男性香烟,淡淡的尼古丁气味在她的指间缭绕,钻入她的鼻孔,冲进...(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