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我们这一辈子(二十二、退休后的居家生活)

  退休以后,除了日常生活外,最喜爱的就是养花。以前出差看见我喜欢的花,无论多远我都把它们带回家。记得有一盆扶桑是从南京带回来的,一盆蟹爪兰和一盆粉红色的蒜兰是从成都带回来的。阳台几乎都放满了。老黄说太多了,不过在我的带动下,他很快也对养花产生兴趣。我们还买了几本养花的参考书。接着到了喂养小鸡的时候,我买了50只小鸡,叫二女婿做了个大鸡笼,又买了一本养鸡的书阅读,养在阳台最东头。鸡养得很好,50只鸡有49只顺利成长,只有一只是刚买回来不久,夜晚自己钻出保护膜外冻死了。到了八九月份小鸡越长越大,笼子里太挤了。那真是弱肉强食,有的鸡毛都被啄掉了。实在没办法,开始把它们杀了做菜吃。这时小鸡每个都长到大约一斤多。这种小鸡的肉特别鲜嫩,是以前没有吃过的。

  我们退休时石膏矿的生产还是比较正常的,每年都能上缴利润;过了不长时间,利润逐年下降。先是医药费不能报销,后来连工资也不能按时发放。当时退休工资多年没有增加,大约是1990年前后,文件规定每人增加了25元,但石膏矿一直没有执行。退休职工意见很大,推选了几十个代表找矿长武某,要求发放。我是干休所推选出来的代表。开会时武某大发脾气,大声吼叫,说石膏矿没有钱发放,矿山资源枯竭,设备陈旧。看他这个样子我十分气愤,明明是管理不善、不懂技术,把一个好端端的石膏矿搞得如此败落,可谓害国害民,反而推卸责任,大言不惭,对着这些算得上他父辈的人大吼大叫,我实在是忍耐不住,就发言了。我首先问他,你吼什么,你叫什么?他说他从来说话就是这样。我说我跟你一起工作过十多年,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这样大叫过呢?我接着说:“矿里的石膏怎么枯竭了?是不会开采。矿里多的是石膏,且不说二矿、三矿,四矿还是新矿,何况四矿到58直井,仅仅只是一个断层而已,连58直井的矿都可以开采出来,怎么就枯竭了呢?你说设备陈旧,我看办公大楼门前光小汽车就停了几辆,我们退休的时候,全矿只有一辆小吉普车,现在各分矿都有好几辆面包车。这还陈旧吗?”我反驳得他无言可对。他再说话时声调明显地低了下来,他说:“我们正准备开会研究石膏开采问题。”实际上以后也没见上什么行动,生产一年不如一年,最后还是把国家的矿山低价卖给了私人才算了结。

  随着岁月的流逝、时代的变迁、机构的改革、人事的变化,我们离社会越来越远,再加上自己身体的变化,逐渐与世有所隔绝,更多地是蜷缩在自己家庭等小圈子里。

  80年代我和老黄到过成都,和侄女成碧一起游览了青城山、都江堰等景区;回过重庆,见过大哥、二哥及其家人,还和老同学刘定芳、胡安琴等见过面,在侄女忠芬家住过几天。大家都亲热异常,诉说离别之情。我和老黄还专程去了我母亲的墓地,拜祭她老人家,向二姨妈全家对我母亲生前生后的照料道了谢。80年代老黄也回过老家,和侄儿忠邦一家、徐州的侄女忠芳、忠兰等见面;还去过山东,跟侄儿忠礼、侄女秀兰等见过面,也很亲热。90年代初,宁夏的侄媳底丽玲专程来应城接我们去银川玩。走到武汉后惦记着家里不想远行,打算不去了。她竟然哭了起来。她的真诚感动了我,我们去了银川,在她家住了一个月,和老黄的侄儿忠信(底丽玲是他的妻子)、忠民,侄女秀珍、忠环等都见了面。他们陪同我们游玩了沙坡头、贺兰山等不少景点。

  我们的侄儿、侄女们也专程从全国各地包括台湾来探望我们。季雅夫妻俩从青海来应城探望我们。最有意思的是,我在厨房做饭,他跑到我跟前说:“婶子,你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我自己还存得有点钱。”当时我笑了笑,点点头。虽然我从来没有向他要过帮助,但他这种情义我们心领了。临别时他们两人都眼泪汪汪地说:“没有叔叔婶婶,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他们指的是,我们在黄石市的时候,季雅是通过我们的关系被招工出去,从此有了工作。这不过是我们做长辈的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情。特别是在台湾的侄儿忠汉,在两岸能互相来往后,数次前来武汉、应城、无锡我们所在之处探望我们,更是难得。2011年我们在无锡儿子家,治农侄儿身患重病和他爱人以及大侄媳玉芳从南京来探望我们,总算跟他叔叔见上了最后一面。我的侄女成碧从成都、侄儿成章从重庆先后来应城探望我们。

  1998年10月,老黄80岁生日,忠礼夫妇和秀兰从山东枣庄来应城为老黄祝寿,和我们全家欢聚一堂,玩了几天。那时我的坐骨神经痛发作,秀兰天天给我进行按摩,每次她都大汗淋漓。通过几天的治疗,她真的把我的病治好了。几年后我又旧病复发,一直都很难治愈,疼痛了好几年,每每就会想起她来。2008年是老黄90岁生日,难得亲人们还记得他们的叔叔。忠汉夫妇带着小儿子从遥远的台湾来到应城,忠礼夫妇和忠廉从遥远的山东来到应城,为他祝寿,和我们的子孙欢聚一堂,玩了几天,老黄欣喜不已。

  退休后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住在应城。儿子和小女儿家在武汉,有时我们去他们家住一段时间,玩一玩。记得有一年儿子来信说樱花开了,要我们来武汉观赏。他陪我们去了武汉大学,观赏了樱花大道的樱花。以前我没有看过,看了觉得还真是很迷人的。来到母校,老黄兴致更浓,听说在图书馆可以俯视武大校园,就想上去看看。可惜晚了一步,到了关门的时间。儿子看父亲有些失望,就跟图书馆管理人员说,父亲是武大的老校友,很想上图书馆看看学校的景色。他就同意我们进去了。星期天,儿子全家和小女儿全家同我们一起去东湖、磨山游玩,接着大家围在一起吃野餐,还拍了些照片留作纪念。记得还看了沿湖的灯火晚会,也非常迷人。我们同儿孙们共享天伦之乐,玩得十分开心。有一年夏天,我们在儿子家过,也非常愉快。吃过晚饭后我和老黄去东湖。那时东湖晚上不收门票,只须花5分钱坐公交车一站就到了。我俩坐在湖边的椅子上,月光照着湖水,清风徐来,波光粼粼,暑气尽消,景色十分迷人,让我们不愿离去,直到9点以后才依依不舍地返回家去。

  一年的冬天,儿子住的宿舍开始供应暖气,他接我们到他那里过冬。那真是过了一个暖冬。室内很暖和,只须穿一件薄棉袄和一条棉毛裤,就觉得很好了。晚上也只需要盖一床小薄被子,而且每个房间的温度都一样,可以随便活动。我们还是第一次用暖气。我们住了一整个冬天,直到春节后天暖和了才回家。应城的气候和武汉差不多,夏天特别热,冬天特别冷。我们搬到应城石膏矿干休所后不久,儿子帮助我们装了一台窗式空调,给了一千块钱。第二年又买了一台柜式空调,花了大约三千元,也是儿子给的钱。不久,对门老丁家安装了封闭阳台,我去看了一下,确实很暖和。我也想安装封闭阳台,但老黄觉得花钱太多不太愿意。我俩商量这事时,儿子在家,事后他对我说:“妈妈,你过生日我送你一个封闭阳台。”后来他给了我两千元钱,用来安装封闭阳台,以后到了冬天,只要有太阳,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阳台上消磨时光,每次都能想起儿子的一片孝心,感到更加温暖。

  (段辉智)

搜索建议:我们这一辈子  居家生活  居家生活词条  退休  退休词条  一辈子  一辈子词条  我们  我们词条  我们这一辈子词条  
小说

 如影岁月 下部(九)

   在那是的乡下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媒人只要踏进男方的家门,这婚事基本上就算是成了。  人这一辈子啊!又像是一场百米赛跑,当你千辛万苦跑到终点时,才发现那些想...(展开)

小说小小说

 孝心

 屋内烟雾缭绕,一阵咳嗽声后,老三抬头看看仍满脸悲伤的二哥,扭头瞅瞅低头沉思着,一根连一根抽烟的老大,声音嘶哑道:  “咱爸也算入土为安了,这几年给他看病,住院...(展开)

小说言情

 明日花,昨日已开

 【一】    谈情是为欢喜    无须哑认受气    只的你还沉迷凄美    你没法笑着去别离      下了一冬天的雪似乎在现在才算停下来。一夜一夜漫天的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