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罗素自述(五十九、怎样改革社会组织)

  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少数上等阶层的人控制着一个庞大而僵化的社会组织, 他们对人民大众毫无同情之心;在其残酷统治下,人们不得不过着单调划一的生活,被扼杀了个性和自由。

  不过在现代社会,必定会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如果想把它完全废除,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于这个扼杀个性的社会组织,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对其进行改革,使之能够尽可能地接纳个人的创造性。

  为此,我们要采取的第一个做法是促使这一社会组织在管理上的民主化。目前我们的立法制度还多少有一些民主,但它把妇女排除在享受民主权利之外。而我们的行政机构仍然是官僚体制。我们的经济体制也是专制的,由寡头所垄断,所有的股份公司都被少数董事所控制。那些真正处理实际事务的人反而没有任何管理权,这样就既没有自由,也没有民主。

  我们还可以采取另一个方法来达到人们对自由的要求,就是让那些亚群体实现自治,无论它们是以什么标准——地域的、经济的或信仰的等等——组织起来的。当代国家是一部巨大的机器,一般的民众无法了解它的内部结构和运行情况的,因此,即使他们获得了选举权,也不会感到自己是这国家权力的一部分,不会觉得自己对国家的政策有什么影响。如果不能把自己跟某个有着特别影响的群体联系在一起,在一个公民眼里,政府只不过一个非常遥远的、对个人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个人对它无能为力,只有顺从和适应,就像对待天气的变化一样。

  一个具有共同意识的群体——无论是民族意识、行业意识还是宗教意识——要想获得自由,就得完全自主地决定群体的一切事务,包括那些不限于群体内部而对外部产生影响的事务。 从大的群体来说,国家就是按此来行事的;当然,对内部事务持完全自主权力的群体决不仅仅是国家,而国家在关涉其它国家的事务时,应该对这种自主权有所控制:自由确实是以自治为前提,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群体有权去干涉其他群体的内部事务。我所说的最大程度的自由并不是指无政府状态。要协调自由与政府统治之间的关系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但又是任何一种政治理论不得不正视的。

  所谓政府统治,其实质就是根据法律使用武装力量来维护统治者的利益。无论个体还是群体,在使用武力强行达到目的时,也会对其自身造成伤害。但是,如果没有政府,并不等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武力强迫现象了;恰恰相反,这样反而为那些具有强烈侵略本能的人提供了更为方便的武力活动机会。这样一来,那些不善于以武力进犯他人的人就会遭殃,而以武力相搏和奴役他人就会成为常态。这正是当前国际关系中出现的状态,因为缺乏一个世界性的政府来控制局面。我们可以从国际关系中的无政府状态导致的后果得到启示:无政府主义是无法有效解决这个世界上的罪恶问题的。

  政府使用武力,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是有理由的:那就是为了减少这个世界上的武力。我们的法律禁止谋杀,这就减少了世界上的暴力。没有谁会同意父母有权虐待自己的孩子。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想对他人使用暴力,人们的自由就不可能是绝对的,因为它必须受到限制,而且会有人成为暴力的牺牲品。因此,一个个体或一个社会在对待自己内部事务时有着最大程度的自由,而在涉及他人或外部事务时就没有这种完全的自由了。如果给了强者以完全的自由去压迫弱者,这个世界就失去了真正的自由。正是根据这一点,社会主义者对那些鼓吹自由竞争的经济学家提出了反对意见。

  所谓民主,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了不起的一项发明,它大大减少了政府对于自由的干涉。如果一个国家分裂为互相对立的两派,从理论上说,民主可以保证多数派的意志得以实现;但在实际上,如果不再加上有效的分权和制约,仅靠多数的民主是无法保障人民的自由的。即使在民主制度下,由于人有强求一致而无视不同兴趣、性格的本性,多数派也可能在一些与自身无关的事情上对少数人进行干涉,这是很不合理的。我想,如果真正存在一个世界的议会,我们英国人也不会欢迎它来处理纯粹属于英国内政的事情。

  政府确实有权力拥有一定的武力。而改革家们仍然认为,即使政府不去滥用武力,它还是应该尽可能地将这一权力限制在威慑作用上,从而减少那些不得不使用武力的情况。事实表明,这种威慑作用是有效果的。例如,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去偷盗,就是由于这种威慑作用而压根没有这样的念头。如果人们尝试去创造生活,而不是占有生活,那么就极少可能去阻碍或以暴力侵犯他人的自由。如果人们主要关注的是那些可以共享的社会财富,而不是只能由个人独占的东西,就可能避免许多个人或组织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那些旨在创造生活的人是不必借助武力来侵犯他人的。过去有许多看起来应该统一去做的事情,现在都可以让每个人自己去决定。过去都认定一个国家的人民只能信仰一种宗教,现在大家都明白这是没有必要的。现在人们变得越来越宽容,许多要求一致的事情看起来都是毫无意义甚至有害的。

  一个好的政治制度可以减弱人们统治和使用武力的欲望。这又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一个是增加人们实现创造潜能的机会,或者通过教育来加强这一潜能;另一个是减少人们过份实现独占潜能的可能。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将权力分散,以打破政府官员和工业巨头对权力的垄断,使之越来越没有机会来强迫他人行事,这样才能断绝残暴统治的根源。如果能够实现地域或组织的自治,就能够大大减少政府干涉的机会。将资本主义及其工资制度予以废除,就可以让人们免遭恐惧和贪欲之苦,这两种情感互相联系,使得人们倍受摧残,有生不如死之感。

  其实现在我们遭受的不幸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不需要很长时间就可以将它们消除。在一个文明国家,如果大多数人都持这样的态度,那么只要二十年,就可能消除贫穷,疾病减少一半,解除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经济上的束缚。我们这个世界本来可以更加美好,更加幸福,让和平普遍长存。然而由于人们的冷漠,这一切都没有实现。人们对于未来似乎没有任何想象,好像一切都难以改变了。现在我们只有通过良好的愿望、宽广的胸怀和杰出的智慧才能创造这一切。

  ——自由之路

  (黄忠晶译)

搜索建议:罗素自述  罗素  罗素词条  自述  自述词条  改革  改革词条  组织  组织词条  怎样  怎样词条  罗素自述词条  
小说连载

 刻骨铭心(六 北上 5 飘留)

 再度失业的青峰,接连几天下来都郁郁寡欢,关于王总工资被偷一事,像一块巨石般地压在他的心头,他对王总采取的态度十分下满,为什么要不了了之呢?为什么不查个水落石出...(展开)

小说小小说

 有年

 有年是我的一个堂姐,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大房子里,有着一段不算太坏的印象。    我的家乡王胡村,其实是由两个村子组成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由南向北把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