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乾坤 判决

  凌坤三人被凤凰推进小巷子后,稀里糊涂地听了凤凰的话,跑出去了二三十米。然后于磊突然反应过来了,他们跑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丢下凰哥?”于磊停了下来,还拦下了止不住步伐的凌坤和徐风,问道。

  “我们,”徐风喘着粗气,双手撑在膝盖上,缓了缓才对于磊和凌坤道,“我们回去吧,不能丢下凰哥。”

  徐风体力一直不比于磊凌坤,看着已经不太行的徐风,凌坤一合计,对他道:“风子你在这等着,我和磊子去找凰哥,找到了凰哥就来和你汇合。”

  徐风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并不反驳凌坤的决定,默默点了点头,末了,不忘叮嘱凌坤两人要小心。

  “放心吧,我们会的。”于磊拍了拍徐风后背,帮他顺了顺气。

  “风子你待会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回来了你再出来。”凌坤还是有点不放心徐风,看着徐风藏好才和于磊一起回烧烤店。

  什么情况两人都知道,他们并不傻,看得出来那辆面包车是冲他们来的,而且凰哥那么慌张,那么急着要把他们支开,不用想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越来越靠近烧烤店了,于磊和凌坤都放慢了脚步,猫在墙壁后面,双目不离烧烤店前的凤凰。听到廖森问凤凰要人,凌坤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活动了一下十指,把手指掰得啪啪响。

  “坤子,你在这待着,别出去!”于磊一看凌坤那样就知道凌坤打的什么主意了,但是他怎么能让凌坤出去送死呢?所以他在凌坤有所动作之前连忙制止了他。

  “磊子你干嘛?”莫名被于磊制止,凌坤有点恼怒。

  “他们就是要来找你的!你现在出去是想送死吗?他们人那么多!”于磊也有点怒了,一把扯过蠢蠢欲动的凌坤,于磊把他按在了墙上,压低了声音吼道。

  凌坤沉默了,他也知道那帮人不是善茬,之前凰哥也说了,他们难缠。但是,他要不出现,他们就要对凰哥下手了!他又怎么忍心看到凰哥受欺负?

  “你要想不开,信不信我再踢你一脚,腿上的伤好了是吧?又能活蹦乱跳了?”于磊突然冷冷瞄了凌坤的腿一眼,凌坤看得心惊,也冷静下来了。

  于磊的性格凌坤再熟悉不过了,虽然平时嘻嘻哈哈地,但是认真起来,谁都拦不住他。凌坤知道自己犟不过于磊,于是作罢,默默低下了头,失落道:“那好,磊子你小心。”

  “乖,在这等着,我去把凰哥带回来。”于磊摸了摸凌坤的头,眼里颇是宠溺。

  那头廖森的人拦了凤凰的所有去路,凤凰知道这关不好过,也就没想着能逃出去,他只想凌坤他们三个能听他的话,一路跑回去,不回头,这样今天这一劫他们就能逃过,如果改天廖森再找上他们,那也是如果了,他尽力了。

  “凰哥,真的不愿意让我见见你家那孩子嘛?”廖森看着凤凰,说话的语气越发阴冷起来,“凰哥你知道的,我廖森,其他的不行,折磨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找人的本事嘛,也不赖。”

  凤凰冷冷看着廖森,听着廖森的话,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毒瘤终究是毒瘤,不消灭,就一定会带来伤害,灾难。凤凰的拳头已经慢慢攥紧,就差廖森的一句话做导火索了。

  凤凰本来想自己吃点亏,廖森等人高兴了就会放过他们的,但是他没想到,廖森竟然不怕聚众闹事引来警察,也不肯放过他们。

  这般便激起了凤凰的斗志了。

  “廖森,别为难孩子。”凤凰沉着脸,也没看廖森,就这样提醒着人。

  “凰哥!这不是我廖森为难不为难的问题,而是,你凤凰都不肯把孩子交出来的问题!”廖森离开了先前坐着的桌子,然后转到凤凰面前。四目相对,廖森的戾,对上凤凰的狠,一时间周围寂静。

  烧烤店的顾客早都结了帐离开了,生怕自己被殃及,就连烧烤店老板也停止了烧烤,开始把烤架往屋里搬了。烧烤店两边的几家店,也都很适时地关了大门。这附近,除了凤凰与廖森一行,已无人迹可寻。

  “廖森你今天是杠上了是吧?”凤凰话甫出口,手上也立马有了动作。与此同时,廖森也出了手。

  凤凰的拳头生猛,廖森的拳头同样凶狠,两个人很快扭打在了一起。跟着廖森来的小喽啰们见自家森哥并不占上风,心中也激勇难耐,一个两个都加入了战局。凤凰这方刚挡了廖森的拳头,不防后背被谁的棍子打到,一个趔趄,险将自己陷于危急之中。好在凤凰实战经验够丰富,被偷袭的他并不因为群殴而惊慌,反而越发镇定,利索地制服一个小喽啰后抢了他的棍子。

  于磊也是在这个时候加入了战局。他先前猫在小巷子口的垃圾桶边上,分析着烧烤店前的形势。他本来想就那样冲出去和凤凰一起对敌的,但是理智告诉他对方人多,凤凰那最多最多也就四个人,人数不占优势,力量上也捞不到好处,何况现在徐风和凌坤都不能入局,两个人对他们十几个,只有挨打的份。所以他没有冲出去,只是在垃圾桶后面看着,把不远处的凌坤急得差点骂娘。

  “磊子你到底去不去?你不敢去我去!”看到凤凰和廖森已经打起来,又见于磊无动于衷,凌坤按耐不住自己,就要冲出去。

  “坤子你别冲动!”于磊一把拽回正要跑出去的凌坤,冷静道,“再等等,现在其他人还在观望,我们出去只会给凰哥添乱。”

  四人之中除了凤凰,就属于磊年纪最大,打架经验最丰富,凌坤虽然心急,但于磊的话,他也还是听的。

  终于,在凤凰被偷袭,对敌落入下风的那一刻,于磊出手了。

  凤凰时常说,他们四个人,论圆滑没人比得过他,论凶狠没人比得过于磊,论潇洒没人比得过凌坤,论乖巧没人比得过徐风。这并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是凤凰根据他们各自的情性得出的结论。

  于磊确实当之无愧凶狠的描述!他才出手,就把离他最近的小喽啰的脸打花了,那个小喽啰被打之后一路踉跄,得亏身后站着两三个帮手,扶了他一把他才不至于跌倒。而同时,本来围着廖森和凤凰,在一旁伺机偷袭的小喽啰们也默契地放弃了凤凰,围住了于磊。

  “磊子你回来干嘛!”凤凰一眼看到于磊,气得不行。

  “哥你不够意思,明知道我们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你还……”于磊说到这突然停下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他说的是我们,这不就意味着,除了他,其实徐风和凌坤,应该也有打架的心思?那他把凌坤强行拦下,凌坤真的会听他的话吗?

  容不得他多做思考,小喽啰们早已操起家伙,要弄死于磊了。于磊也不是吃素的,见招拆招,倒和一群人纠缠了好一会儿。

  而凤凰那边,因为先前被喽啰围攻过,凤凰的体力明显比不上廖森了。凤凰逐渐落了下风,廖森的拳头却越发狠戾起来,一拳挥过击中凤凰下颌,凤凰猝不及防后退几步,撞在桌沿上,单膝跪地。伸手蘸了点嘴角的液体,竟有点腥。

  “凤凰,何必呢?”廖森甩了甩手,又活动了手关节,狠狠盯着凤凰问道。

  凤凰没说话,却笑了。先是轻笑,笑着笑着开始大笑,笑够了,凤凰抬头问廖森:“你又是何必呢?”

  凤凰的嘴角还残留着鲜血,虽然之前用袖子擦过。于磊被围着挣脱不开,看到凤凰受伤心急如焚,再出手越发狠起来。之前于磊只是想带走凤凰而已,看到凤凰被打伤的这一刻,于磊知道,他的目的已经不是单纯带走凰哥了,而是,弄死这些人。

  凌坤躲避的角落刚好够看到事发地,他眼睁睁看着于磊被纠缠得脱不开身,也看到了凤凰被廖森打伤,凤凰跪倒的地方有路灯,抬头那一刻,凌坤能清楚地看到凤凰的嘴边糊了一片,不是血还是什么?

  徐风在巷子里躲了几分钟就胡思乱想了几分钟,最后终于忍不住跑出去找凌坤他们了。他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凤凰挨了廖森一拳,害怕的他抓了凌坤的手就哭。“坤子,凰哥他没事吧?”

  凌坤正紧张地盯着凤凰和廖森的一举一动,猝然被抓了手,下意识就要撂人。待听到徐风的声音,手上动作才缓和下来。“风子,不是让你在那呆着吗?怎么跑出来了?”凌坤有点恼怒,风子这么不听话,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可他随即又想到,自己不也是这么不听话的么?遂拍了拍徐风的背,安慰他道,“没事,没事的,我现在就去帮凰哥,你在这等着。”

  “可是,我……”徐风抓着凌坤的手不肯放开,凌坤要走也走不了。

  “风子,乖。在这待着,如果不想我们生气的话,就听话。”凌坤也像于磊安慰自己那样安慰了徐风一通,然后扔下徐风跑去找凤凰了。

  凌坤有的时候很虎,这是凤凰最最头疼的地方。就像今晚这样,凌坤从小巷子里出来,走向廖森的过程中,他特地多走了几步,绕到桌子旁拿了一个空啤酒瓶。

  凤凰是和凌坤面对面的,所以他能看到凌坤干了什么。看到凌坤拿起空啤酒瓶的一刹,凤凰就知道凌坤要做什么了。

  “胡闹!”凤凰大怒,忙站起来扑向凌坤。

  “喂!”凤凰并不认识廖森,所以他只能这样喊他。在凤凰有所行动的同时,凌坤已经走到了廖森后面。廖森听到背后有人喊,下意识就转身,凌坤的空啤酒瓶狠狠地砸了下去!

  人,面对危险的时候总是会恐惧的,廖森也不例外。凌坤的瓶子砸下的时候,廖森以为自己的头就要破了,他也吓得闭上了眼睛。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在他头上炸裂开来,他再睁眼,就见眼前三步之遥的凤凰正和一个男孩子争执着。那个男孩子手里还拿着空瓶子,凤凰的手紧紧抓着那男孩子的手臂,争执中那只空瓶子就那样一晃一晃。

  廖森觉得很气人,差点被一个孩子打破头,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话?双目一转,桌上还躺着他带来的木棍,和凤凰空手搏斗,这根棍子还没派上用场呢。廖森看了凌坤一眼,就要抽那桌上的棍子。

  “凰哥!你拦我干嘛!”凌坤的手被凤凰抓着,动弹不得。他现在满脑子的要揍廖森,对于凤凰的阻拦,凌坤十分不解,还有点生气,甚至他还觉得,他的凰哥很懦弱。

  “坤子你疯了!你拿啤酒瓶,把人打伤了怎么办?你想坐牢还是怎样?”凤凰也是十分怒了,于磊出现的时候他就不太高兴了,现在凌坤也出来了,徐风估计也快了吧,一个两个都不听话,让人伤脑子。但是,凤凰又觉得很欣慰,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肯来救他,哪怕知道很危险。

  “凰哥!不弄死他我们很被动的!”凌坤的声音骤然间变大,惊得凤凰一怔,廖森也呆在那。于磊是同意凌坤的话的,同意的表现就是更加癫狂地追打那些小喽啰。

  廖森听出来了,凌坤比凤凰狠,这样一个狠角色,他怎么能留?该趁他羽翼未丰,就把他折死的!再不多想,廖森抽出棍子就向凌坤袭去。

  凤凰自然知道不弄死廖森他会很被动,但他没想到凌坤也看出来了,怕不止凌坤,于磊也早已明白。凤凰突然觉得自己对他们三个不够了解,他们三个似乎,远比他想象的要成熟。再说话,凤凰的声音也软了下来:“要弄死他,也是我动手,你们捣什么乱。”

  凤凰说话的同时,廖森的棍子已经挥在了半空,就要打到凌坤后脑勺了!

  当然凤凰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廖森棍子劈下来的瞬间,凤凰扯过凌坤的手臂,把凌坤甩到了他身后,同时夺下了凌坤手里的空酒瓶,廖森棍子打在凤凰肩上的时候,凤凰的空瓶也正好摔在了廖森额头,廖森的头当即破了。

  “凰哥!”凌坤扶住站不稳的凤凰,着急得不行。他听到了,在廖森的棍子接触到凤凰肩膀的时候,他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眼见廖森不行了,他带来的那些小喽啰们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于磊早已红了眼,哪怕他们已停手,于磊还是不放过他们,就在他们得愣的瞬间,于磊已经又揍了几个人了。

  自己被打和听命令打人是不一样的,被打的喽啰多不是善茬,被于磊这么痛揍,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很快,他们又和于磊厮打在了一起。

  突然传来的警笛声匆匆结束了这场混乱。

  不知道是谁报的警,但听到警笛声,凤凰竟然有点庆幸。他看了一眼狼狈的于磊,眼神渐渐深邃。

  警察带走了现场所有的人,包括徐风。

  局里,凤凰抬头看了看审问他的警官,林淼,又缓缓低下了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林警官了。第一次见到林淼,凤凰才十四岁,那是他第一次进警局,坐在被审问位置的他眼里尽是惊慌,负责他案子的林淼看到了他眼底的慌乱,担心太正经的审讯会再吓到他,就换了方式讯问。林淼从凤凰的经历开始讲起,讲到艰难处,甚至自己也模糊过双眼。凤凰在林淼的同理中渐渐安静了下来,能配合他们警方的工作了。林淼没为难凤凰,甚至,还很为凤凰着想,对凤凰颇为照顾。

  后来,凤凰成年了。二十岁那年,凤凰因为打架再次进了警局。听到犯事的是凤凰,林淼甚至放下了正在着手的跨国贩毒案,亲自去审问。

  再来,就是这次了。

  林淼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扔,双手环在胸前,严肃地看着凤凰凤凰始终低着头,似乎林淼只要不开口问,他就不开口解释。

  “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林淼手头还有几桩刑事案件,他实在是没多少时间和凤凰耗了,沉默了半个小时,林淼终于还是先开口了。

  而凤凰,似乎还没有开口的打算。虽然眼前的林淼是他能信任的人。

  “还想沉默到什么时候?做了?还是没做?就两个行为,有那么难回答吗?”林淼很急,说话的语速很快,语气也跟着有点生硬了,凤凰听来,林淼已经在吼他了。

  “我,廖森是我打伤的。林警官,你们能不能别为难那三个孩子,他们,都是为了我才……”凤凰一直没抬头看林淼,林淼也觉察到了什么,缓了缓语气,对凤凰承诺道:“好,你在这好好反省反省。”

  林淼离开了,凤凰终于抬起了头。看着林淼离去的背影,凤凰竟然流泪了。

  “哥,对不起,又让你失望了。”凤凰低喃。

  林淼向同事了解了这个斗殴事件的始末,听完思考片刻之后,就建议负责这事的同事程云联系城南社工机构的负责人,白萍。

  “萍姐的机构和我们有合作,你去问问萍姐最近有没有工作人员能接矫正的?”林淼对程云道。

  “好,我现在就去。”程云回答。

  交代完事情,林淼本想继续着手自己负责的案件,但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去找了凤凰

搜索建议:乾坤 判决  乾坤  乾坤词条  判决  判决词条  乾坤 判决词条  
小说言情

 梦之约(八)

 于天星把车开到门口,纪菊递给王梦一个精致的袋子,对王梦说道:“放下沉重的心好好去玩一下吧,”王梦点了点头便告别了纪菊,和于海同时进了车门,气氛很宁静,于天星笑...(展开)

小说连载

 第7章 面若桃花心似水

 文/菜菜子    这个故事应该写喜还是写悲。    或者不悲不喜吧,人淡如菊。    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还是愿意遇见你,并且义无反顾的去爱。    就算仍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