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第三性──萨特与波伏瓦(一 孤独少年 4 初恋(2)为伊损得人憔悴)

  他们别离的这半年,只有通过鸿雁传书来表达彼此的思念之情。

  萨特在信中称卡米耶为“图卢兹”,拿地名做了她的绰号。他告诉“图卢兹”,他正在筹集明年来看她的路费。本来他同尼赞一起翻译了一本心理学的书,可以从中拿一笔钱,但现在他俩闹翻了,这钱不能作指望。为了攒足路费,他接了一个家教的活。他在巴黎大街上游逛时,从来不花钱;最大的奢侈就是允许自己一星期看两三次电影,买最次等的票,3法郎一张。

  即使这样,临到复活节时,萨特手中的钱还是不够。于是他又几乎是一个法郎一个法郎地向同学们借,这对生性不愿求人的萨特来说,真正是勉为其难了。最后他带着一大包零币去了火车站,买了一张去图卢兹的来回票,手中几乎没有钱了。

  临去前萨特同“图卢兹”还闹了点矛盾。他给她写了详细的信,而她只简单地回了个电报:“不自由 无聊 星期天来”,再没有任何下文。这是她的典型风格:对什么事情都是随随便便,满不在乎。

  萨特十分气愤──他这么苦苦经营而她不当回事──又写了一封信,给她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她在4月13日这一天,在图卢兹她指定的某个地方等他来,要么他俩的关系从此完结。“图卢兹”见萨特动了真气,赶紧认了错。

  半年相思,他俩终于见了面。萨特觉得自己比上次更投入,对她的感情加深了许多。而“图卢兹”似乎浑然不觉。时间有限,她却大谈什么当地的舞会之类,让他觉得乏味极了。

  晚上他们没钱住旅馆,就去电影院看电影,一直看到凌晨5点。然后他们分了手。萨特还得坐早晨的第一班火车回巴黎去。

  萨特没地方呆,就去了公园。他坐在长凳上,本想抽一会儿烟提神,疲劳陡然袭来,他就这样沉入睡眠之中,一手拿着烟斗,另一手拿着火柴。公园守门人叫醒了他。萨特点燃了烟,同这个老人闲聊起来,他的精神好了许多。

  车站咖啡店开门了。萨特坐在那里,一边喝咖啡,一边想着他和“图卢兹”的事情。他很投入,又感到焦虑不安。他无法判断“图卢兹”是否同自己一样投入、痴情。他担心自己会成为被愚弄的对象。

  回到巴黎后,萨特在信中述说了自己的感受。他在电影院里一直在反思自己“被愚弄的自我”,不过坐在火车上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他深情地说:“我爱一个爱着我的小姑娘,她确实是我需要的小姑娘,我决定在7月前再回来看她。我信赖她,这阳光下的景色真让人快活!”

  以后他们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在蒂维尔相会,那是在萨特叔叔的家。他们在一起共度了几个良辰。这次两人的关系很和谐,萨特非常高兴,觉得自己充满生气。被爱情所鼓舞的人具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他在给“图卢兹”的信中写道:“你是我的,而世上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爱影响着我周围的事物,而它们又影响着我的爱!”

  “图卢兹”要来巴黎了!

  萨特很兴奋,预先作了许多准备,借了不少钱。

  “图卢兹”在巴黎玩得很开心。特别是在巴黎高师的舞会上,她大出风头,迷住了不少年轻小伙子。但她对萨特为她所作的努力──借钱、上饭馆、住旅馆、到处游玩──似乎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反而对生活条件不太满意。

  这次巴黎相会,萨特不想再度长期分开。于是他建议“图卢兹”在巴黎找个职业。萨特托人在一家文具店找了个活。但“图卢兹”拒绝了。她似乎觉得这不合乎自己的身份。她也没有一定要留在巴黎的意向。

  萨特的朋友马厄见过“图卢兹”后,对萨特说:“你把这事看得太重,而你的那一位又把你俩的关系看得太轻。你在这事上费心思,不值得!”

  旁观者清。而当局者萨特仍然意识不到这一点,听不进马厄的话。即使“图卢兹”就这样回去了,他仍然在心中牵挂着她,一如既往地同她联系,丝毫不以为意。怪不得人们常说爱情是盲目的。

  他在信中倾诉自己的感情:“我知道自己有一个疯狂的欲望,想把你紧紧地搂在怀里。我亲爱的小姑娘,世界上没有任何别的人能像你这样让我依恋!”

  在同卡米耶的交往中,萨特既感到非常的兴奋和满足,又感到极大的焦虑和不安。卡米耶的个性仍然有某种让他捉摸不透的东西。她有时对他好得不得了,有时又无端地大吵大闹,仿佛有一种不毁灭自己和他人就誓不罢休的顽症。有时萨特感到这个自己视同生命的女人离他竟是这样遥远!

搜索建议:萨特  萨特词条  第三性  第三性词条  憔悴  憔悴词条  初恋  初恋词条  孤独  孤独词条  
小说

 还魂记(第七节)

 阿婆正在想这些事怎么那么巧合,不觉鬼差已经催她上路了。他们就离开了他的妹夫家。一出门她又是什么已想不起来了。就是刚才的事已不知道了。脚迹已被收走了。一切都被收...(展开)

小说言情

 错爱

 一夜激情……错爱 酒吧灯光昏暗,每支曲子都很颓废。    不远处有个女人看着我,棕红的长发,穿着时尚。细长的手指&nb...(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