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老雷校长风云录(3-4)

  三

  雷彩斌是农村出生,老家在民主老虎屯。虽是农民,但是他在年轻时,就和同龄的农民不同,很有上进心,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窝窝囊囊地在农村呆一辈子。青山魏巍,河水悠悠,夕阳涂抹着余晖在这个千年古村落。当年的小雷和带帽下放本村的四类分子老谭沟通上了。这段友谊奠定了老雷走上了教育革命的道路。老雷在教育的道路上能够一直比较顺,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自己的天赋和执着的付出,二是文革结束后,到了教育局工作的老谭的推心置腹的指导。不明内里原因的就都把他本人成功的原因推到老雷自身上了。“老雷就是有水平,你看人家当上校长,二中就考的好了。要是别的校长有水平,怎么就考不好?”说也奇怪了。老雷天生就有被人关注的气场。我在二中工作,遇到乡里人,都煞有其事地说:“你们的校长是雷彩斌,是吧?”

  我说是。不敢多说,说了,就会扯出很多话,乡里人把他看成解救众生的大英雄了。曾经和雷彩斌共事的小学老师都不服气,说是雷彩斌抓住机会当上了小学校长干出了成绩,才一步步登上了万农瞩目的二中校长的宝座。

  四

(古榕树下 www.enjoybar.com)

  “二中完蛋了。二十七中的学生靠打小抄进二中。这样怎么能行呢?”站在讲台上,高三历史老师王科元情绪激昂,控制不了自己的爱校情结。这是怎么回事?时任二十七中的校长雷彩斌把二十七中的中考升学率搞上了。这所学校升学率是怎么考上去的。一句话,无所不用其极。学校管理上,老雷抓得紧。舆论上,把校训挂在学校门口,“进了二十七中,就是二十七中人。”一致对外,爱我学校。现在我以校为荣,我以考上二中为本事。

  有一次,老谭到二十七中督导学校工作,步入中年的老雷亲自陪同。看学生上午做操时,喜欢较真的老谭说:“老雷你看学生的操做得不齐,不卖力啊!”老雷二话不说,登上领操台,拿起大喇叭,义愤填膺,仿佛是面对无数贫下中农。“同学们我们这操没有做到我们的水平。也没有达到学习累了需要锻炼身体的目的。更没有达到上级的督导标准。下面,请再放一遍广播操乐曲,把操做好!”老雷如山一样站在领操台上,虽然胖,但是不显得臃肿,符合当地的审美习俗,大有泰山压顶我不弯腰的气势。这下,全校的操做得齐刷刷,一般齐。从局里赶到农村山沟沟看学校办学情况的一行人,在老谭的带领下,给老雷给予了高度评价。“话讲得好。执行力强。这个同志需要留意,好好培养。农村学校需要这样的领军人物。”

  二是老雷授意手下的人培训打小抄技术。当年打小抄比较容易,没有监控,学生用手摸着下巴颏是表示选A;用手摸着鼻子是选B;用手摸着脑门是选C;用手摸着耳朵是选D。当年选择题没有EF项,若有学生就可能摸屁股或大腿了。这招很管用,虽然是新生事物,却有着很强的战斗力。老雷授意的人大都是民办老师,他们学术水平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他们接地气,懂得世故人情。在二中参加中考的二十七中的学生,私下里大都买点儿烟给二中监考的老师,请监考的时候闭一只眼睁一只眼就算了。我到二中工作后,那些当年监考的年轻老师炫耀地对我说:“那时候,我们监考。监考后,回到宿舍,我们的第一件事是数自己得了几盒烟。比一比谁得的多。”这些雷彩斌这个绝顶聪明的人能不知道?只是装聋子罢了。就是被人告了,没有证据,投诉也不成立,法律官司也打不起来。但是苦大仇深的家长买他的帐啊。上级有自己的人能去摆平。大不了被骂一顿,他回来后再去骂手下做事不谨慎,以后再注意了。

  老谭等人在检查学校工作之后,原本是就走的了。可老雷这人死活不让领导们鞍马劳顿之后,饿着肚子回去。“先到附近去坐坐吧,一点心意。”老雷诚恳地说,眼巴巴地望着领导们。老谭一句话妥了,“留下吧,老雷的一片心意。”据当年二十七中的老师讲,“二十七中穷个叮当响,哪有钱啊。老雷的前任就让局领导在学校食堂和老师们一起吃粗粮。老雷上任后,立马改变了,借大米让领导吃细粮,到外面饭店吃。领导们也很买账。”

  老雷舍得给领导吃用,确实是一般的领导比不上的。这个办法促成他在他那个时代付出之后升的挺快。

搜索建议: 老雷校长风云录  风云录  风云录词条  校长  校长词条  老雷校长风云录词条  
小说 连载

 第三章:达味家族

 犹大的第十一代嫡孙达味的族谱如下。  达味在赫贝龙生的儿子有:妻子依次勒耳人生的孩子,也是他的长子阿默农;加尔默耳人阿彼盖耳生的儿子也是他的次子达尼耳;革叔尔...(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小小说

 蜣螂战萤

 深夜里,两只恋爱中的蜣螂正在一株狗尾草下欢快的跳交谊舞,忽然听到上面一声大喊:“两只屎克螂快滚蛋,别再在这儿又唱又跳打扰我萤火虫睡觉!你俩再不滚蛋,我萤火虫就...(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卿本佳人(九)

 第九章凌云大歌星    当卿佳回家的时候,谦谦正斜躺在皮质的柔软的大沙发里,一只藕臂托着螓首,微红的俏脸上一双清水的双眸半眯着,半透明真丝的吊带睡衣若隐若现出...(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