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郬杨镇的屈宗稷(十五)(中篇小说)

  在回宿舍的路上,屈宗稷把自己如何认识那个党部书记,党部书记又是如何如何与自己保持朋友关系,特别是快要毕业这半年的时间里,又是如何让他回去担任县党部书记一职以及自己开始如何拒绝,后来又接到家父的来信后,再加上刘世传教授拒绝了委员长安排他担任驻印度大使馆大使一职计划去欧洲旅行,自己才改变初衷,同意回去任职的事大体上给吴亦凡作了一个介绍和说明。

  吴亦凡非常认真地听了之后,一时半会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回答屈宗稷的话,想了一下后才问屈宗稷说:“那,宗稷,你说你今后等世传教授考察欧洲回来后,还是要给他当助手,继续研究你关心和热爱的国际海洋法。可是,可是,我想,要是以后国民党那里不同意你的想法,你又怎么办呢?!”。

  屈宗稷听了吴亦凡说的话后回答道:“我想,到时候只要我坚决不做了,难道他们还能够把我捆绑住吗?!我相信他们不会那么做吧?!”。

  吴亦凡听了也不好再继续劝说屈宗稷什么了,心想这事还是下来给孙思凯说吧!

(古榕树下 www.enjoybar.com)

  两个人一起回到宿舍里,吴亦凡一进门后没有等屈宗稷开口,就立马把与屈宗稷一起去党部的事口不歇气地告诉了孙思凯和陶居恩两个人。

  听了吴亦凡的话后,陶居恩先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屈宗稷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地开口说道:“宗稷,这事你应该告诉我们三个人,我四个人不是好兄弟吗?我不是反对你这样做,我是觉得你应该相信我们三个人。难怪那天你一个劲地劝说我,原来你是这样认为的。当然,你也是为我好,不过我想的的确与你想的不一样!我和我家特别是我老父亲只是想找一个谋生的差事就可以了。你是一个奋进心很强的人,所以我也祝贺你!”。

  屈宗稷听了陶居恩的话后,笑着对陶居恩和孙思凯说:“我刚才给亦凡说:“居恩,还有思凯,我刚才给亦凡说,我现在这样做也是权宜之计,因为你们知道我的心里对自己选择的专业是始终没有改变的!我那一次劝说居恩你也去找一下党部书记,我是想到这样可能会对居恩今后的发展带来好处和帮助。因为居恩和我还不一样,居恩你是要以此作为谋生之道,长久之计应该从长计议吧?为什么我之前一直都没有把全部的事情告诉大家呢,一是我前年加入国民党也是没有想得太多,党部书记来找我时,我想加入就加入吧,说不定哪天有机会到前线去还多了一个通行证呢!其次就是回去当党部书记的事,你们知道是因为刘世传教授要到欧洲去学习考察后,我一时半会不能够担任他的助手,不能够在毕业后留校任教,所以才在最近作出这样的选择的!好了,不管怎么说,我回去当了党部书记,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吧?!以后各位要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相信我宗稷一定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了屈宗稷说的一番话后,孙思凯与吴亦凡相视而笑,一时间还不知道对屈宗稷怎么说才好了。

  当然,在孙思凯的心里,要尽快把这件事情给杨虹巧报告肯定是无疑的了!

  孙思凯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到十一点半了,下午两点钟的毕业典礼越来越近了。于是对屈宗稷说道:“宗稷,我们不管你今后是要跟着刘老师继续研究你们的国际海洋法还是留下来在老家作党部书记,我们都是一起生活学习和同床四年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同学。倘若真的有事要你帮忙什么的时候,我们相信你一定不会把我们拒之于门外,你们说是不是?!”。陶居恩和吴亦凡两个人说:“那肯定是的吧?!宗稷!”。

  屈宗稷这时候确是有些激动,连连点头说:“那是肯定的了!”。

  孙思凯说:“你们快去吃饭吧,我还要去学校门口接虹巧,她说是要来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这会儿说不定就要到了!”。说完之后一溜烟就跑了。

  屈宗稷说:“你们看,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还说什么要我以后不要忘记大家,我看他的心里早已经被居恩的表妹全部占据了!”,说完之后三个人就笑了起来。

  孙思凯一路小跑到了四川大学校门口的锦江河堤边,目不转睛地望着九眼桥方向。

  大约两、三分钟后,透过摇弋的柳枝看见一个穿着粉红色衣服,下面配着一条乳白色齐膝盖的裙子的姑娘走了过来。孙思凯定睛一看,正是杨虹巧来了,于三步并着两步地跑了过去。

  杨虹巧见孙思凯那紧张的迫不及待的样子,不禁噗呲一声笑了起来说:“你看你,慌里慌张的样子,哪里像一个稳重成熟的大学毕业生?”“虹巧,我是有事要告诉你,心里着急嘛!”“哦,有要紧的事吗?!那你快说吧!”杨虹巧听了之后马上神情严肃地说道。

  “虹巧,是这样的。今天上午屈宗稷带着吴亦凡去联系明天回他老家去的事,你知道吗?他们一起去的地方竟然是我们四川大学的国民党党部书记那里!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明天上午送屈宗稷回去的时候,党部书记还要亲自去送他。屈宗稷真的不是像你表哥陶居恩那样回去当什么师爷,而是回去任芢塬县的国民党党部书记!虹巧,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和宗稷做好朋友吗?如果今后我们不是好朋友的话,我们怎么保持联系呢?!我这心里真是难受极了!”。

  杨虹巧听了孙思埠说的话,尽管在她心里事先对屈宗稷回去干什么有一些假设和揣测,但是,屈宗稷回去是担任芢塬县的国民党党部书记的事情,还是让杨虹巧大吃一惊。虽然她知道国民党的县党部书记其实就是一个秘书长的职位,与共产党的县委书记不是一样的责任和使命,可她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就会去担任这样的职务!

  杨虹巧一动不动地站立了几分钟后才用缓缓的口气对孙思凯说:“这样,思凯,你仍然要继续保持与宗稷好朋友的关系和联系,绝不能放弃乃至与拒绝和他的朋友关系的联系。他不是说今后待你们刘老师从欧洲回来后还要继续研究他的专业吗?我们不能够放弃对他的争取。况且说不定今后我们会用得上他这个关系的!还有就是要给吴亦凡说一下,叫他也要注意自己保持与宗稷的朋友关系,千万不能够因为宗稷去当了国民党的县党部书记就丢掉这个朋友了哈!”。

  孙思凯听了之后立刻表示赞同杨虹巧的意见,因为在孙思凯心里确实觉得自己还真是舍不得不把屈宗稷当好朋友看待。

  之后,两个人一起走到了学校食堂,孙思凯眼睛扫视了一遍后带着杨虹巧走到屈宗稷和陶居恩吴亦凡他们跟前,叫杨虹巧坐下后去要来两份饭菜一起吃。

  屈宗稷待杨虹巧坐下时对杨虹巧说道:“虹巧,你看这思凯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一顿便饭就算请客了!我看今天晚上还是要他补回来,大家也一起高兴高兴吧!你们说呢,居恩、亦凡?!”。

  陶居恩笑了笑说:“今天的事太多,怕是忙不过来啦!”。

  屈宗稷听了之后说:“我说嘛,还是那句话说的好,亲为亲,邻为邻,和尚为着出家人!你说是吧,亦凡!”,吴亦凡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杨虹巧则笑了起来说道:“宗稷哥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们不都是很忙吗,要不然今天晚上还真的可以让大家一起玩得开心快乐。我看这样,除了我表哥明天回去以后来成都的路程远,不方便以外,我和思凯还有亦凡都可以安排时间,待宗稷哥上班就任以后我们来看你,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如何?!一来呢是大家一起高兴高兴,二来呢也是给宗稷哥上任祝贺祝贺。宗稷哥,你看行不?!”。

  屈宗稷听了后拍了一下陶居恩的肩膀说:“居恩,亦凡,完了完了!我看思凯以后的日子真的很难过,你们看虹巧是何等的聪明绝顶,一下子就把话题引到了我身上!好吧,那就说好了,我就随时恭候你们的光临!”。

  孙思凯听了屈宗稷和杨虹巧的话后在心里对自己说:看似一个很麻烦的事,经虹巧这么一说就明快清楚了。我孙思凯这一辈子遇到虹巧真是太幸福了!于是对吴亦凡说:“那就定下来,我们等宗稷安顿好了以后,请宗稷来一封信,我们就约好,你到时候外出旅行回来后我们去看他如何?!”。

  吴亦凡当即表示赞同这一个意见,同时还对陶居恩说:“居恩,我们提前告诉你,你也来吧?!”。陶居恩说:“你们提前时间告诉我,我尽可能地赶过来吧!”。

  几个人又高兴地说了一些开心的事,吃完饭然后准备回去搞整一下参加毕业典礼了。

  晚上九点钟左右,参加了孙思凯和屈宗稷陶居恩他们毕业典礼的杨虹巧,在回到医院处理好自己的工作事情后,来到位于沙帽街的一家叫“礼帽好美”的店铺前,环顾四周没有可疑人等之后才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是中共华西协和医院特别党支委的重要联络点,为了安全起见,规定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够直接到这个联络点来的。杨虹巧觉得今天得到的关于屈宗稷回去是任芢塬县的国民党党部书记的事非同小可,应该立即向组织报告,所以才决定到这个联络点来汇报情况。

  正在店铺里打理的联络员小郝看到杨虹巧进了铺子,便走出铺面环视了一下后,向杨虹巧递上一个眼色,杨虹巧则取了一顶帽子走到镜前看了一下,然后再走进里面去了。

  进屋后看到特别支委的负责人面前放着一本账薄和一把算盘,便笑着说:“掌柜的,账可算清楚了吧?我这礼帽可否便宜一点呢?!”。

  负责人说:“怎么,有急事吧?!”。杨虹巧坐下后,将屈宗稷的事详细地向负责人进行了汇报,末了说道:“我之所以要求孙思凯千万不要与屈宗稷失去朋友之间的关系和联系,我是认为这样做可能有利于我们今后工作的需要,不知道这样分析判断和处理问题是否正确,所以请组织上给予指示和决定!”。

  华西协会医院特别支委负责人在听了样虹巧的汇报后,思考了片刻后,对杨虹巧说:“你的汇报很重要,通过这件事说明国民党也在暗地里与我们党争夺青年知识分子。我们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在人才集中的地方积极争取培养和发展壮大我们的力量。为党发现和争取特别是培养优秀人才是我们在大学以及著名的文化医学领域党组织的重要任务之一。所以,我们都要在这方面下大力气去努力工作,千万不能把这块阵地丢掉了!”。

  特别支委负责人说完这话后,停了一下又说:“你的分析判断是正确的,孙思凯不能够与屈宗稷失去联系,芢塬县虽然是山区县,但是距离省会成都只有一两天的路程,如果我们随时随地都能掌握到国民党在那个地方的一举一动,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安排的在屈宗稷上任后去看他,这样做很好。我想,下来后我向省特委领导专门汇报一下,到时候我再落实一个人与你们一起去芢塬县吧!”。

  杨虹巧高兴地说:“那样最好!”。见特别支委负责人说完之后,杨虹巧就站起来告辞说回去了,尔后便拿上手中的礼帽,走出了“礼帽好美”店铺叫了一辆黄包车回华西协和医院去了。

搜索建议:郬杨镇的屈宗稷  杨镇  杨镇词条  中篇小说  中篇小说词条  郬杨镇的屈宗稷词条  
小说言情

 花落知多少(二十八)

二十八夏天的天气,是白天最长的天,也是最热的天,酷暑难熬。午后,海河大军都躲在树林里,有的睡觉、有的杀象棋,太阳西斜天气凉下来,才起来干活,一直干到夜间十点。因...(展开)

小说言情

 淘梦(7 江城春色)

 007 江城春色  我很愿意多花一些笔墨,介绍一下江城市的地理风貌和人文景观,因为此后发生在靳洪身上的所有故事,都与这个城市息息相关。  这是一个地域面积不大...(展开)

小说小小说

 小雨初霁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老王的心情就像变换的天气一样,经历了晴雨两重天的磨练,一惊一喜之间,并没有卸去心里的负担。  过日子没钱愁人,有了钱依旧愁人。自己打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