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月夜拾遗

图文/网络   整理/大连人的图书馆

  夜里实在懊热,辗转总睡不着,索性搬了把躺椅,到阳台上乘凉。

  外面也没有一丝风,但是比起像蒸笼一样的房间好些,蛩鸣此起彼伏,声声入耳,到与房内电脑里播放的古筝乐曲配合得丝丝入扣。

  天穹暗沉沉地,铅灰色的薄云,铺展了整个天空,透过它们不断变幻的形态,隐约可见模糊的一轮月,在山巅上游移。

  凤凰山像个巨大的笔架,矗立在乐安河畔,山腰以上,是近两年退耕后补种的树木,已有了些清疏的轮廓。此时正是枯水季节,小河里早听不到大石板堵水坝潺潺的水响。

  斜靠在椅背上,调整出一个最舒适的姿势,把身体放松,搭在栏杆上的手指随着乐声,轻扣着拍子。

  闭上眼,仿佛看见了自己就是身着霓裳,玉指翻飞,在碧波绿竹间倾露忧思的乐人;又仿佛看到自己是轻舒广袖,斜系鼙鼓,在玉宇琼楼上,仗剑蹁跹的舞者。眉宇间,透露着孤清与落寞,亦透露着薄愁与刚毅。

  从夜幕里传来一曲《云裳诉》,道不尽红尘回首,世事多桀。筝音嘈嘈切切,一时又和风细雨,一时又悱恻缠绵,一时又铁马金戈,一时又悲凉难诉。心随着如泣如怨,忽伤忽喜的乐声,沉浮跌宕,迷乱摇移,无法自持。

  曲韵突换,顿时凄凉肃杀,眼前似乎压来漫天黄尘,千乘铁骑,惊得我猛睁开眼,急收魂摇魄荡的心旌。

  待定下神,才发现阳台上已是清辉泄地,凤凰山银妆素裹,那轮圆月已破云而出。山风微拂,浓云已渐渐散去,淡去,只余几缕白练如纱,护持着高天银月。

  蛩声渐渐静去,清风一阵阵掠过,身上的褥热变得清凉。银辉披洒在山峦、河流、高楼、粉壁之上,一切在白日里那么立体的物件,现在都变得朦胧静谧。路旁的一片片树叶,泛着莹莹的光亮沉沉睡去。

  生活纵然还有苦恼,可毕竟是安定的,丰足的,还有什么比这些更重要呢?

  月从山的一侧慢慢遁去了,只剩柔柔的光被拖曳着,迟迟不去。房里的音乐不知何时已自动停止,此刻,真正的寂静来临,我对着天上晕黄的月光,懒懒伸了个腰,回房,躺下,不多时,便酣然入梦。

         

搜索建议:月夜拾遗  拾遗  拾遗词条  月夜  月夜词条  月夜拾遗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