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宝宝,对不起,我爱你

  宝宝: 

 

  对不起,妈妈错了。你是我的责任,可在踏入医院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妈妈的无辜害了你。你什么都不知道妈妈也好茫然。从手术台跳下去的那一刻,妈妈哭着冲出去,跌跌撞撞的,我知道,那是因为我舍不得你。我无法想象,当你从天堂满怀憧憬的来到我的生活中时,我要怎样才能一刀一刀从身体里从记忆里把你除去,宝宝你怕吗?妈妈好怕。谁都不在我的身边,只有我一个人假装从容的站在诊疗室里,只有你,我的宝宝,没有丢下我,只有你无声无息,全心的依赖着我。当我听着那些可怕的声音,看着那些可怕的器具时,只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只有摸摸肚子,压制内心的恐慌和自责。对不起,我知道我还会去医院,可我不知道下次在医院时,我还有没有冲下来的力量,我不知道这样的举动是傻还是在保护你,我只知道,所有的一切,你是最大的牺牲品,是我永远抹不去的伤害,是我永远的自责。

  宝宝,在计程车上,你知道为什么妈妈一上车眼泪就决堤吗?因为妈妈看到了你,片子上的你那么小,那么小,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在医院妈妈什么单子都没拿就走了吗?因为我害怕我无法面对自己,我怕我走不回来。在车上一抬头,公车上的小女孩和妈妈打招呼,我努力对她笑笑,可是眼泪流了满脸,一滴一滴落在病历上。司机递给我纸巾时说:"小姐,你和你老公还会有孩子的,不要想太多。一个陌生人可以给我安慰,可我最需要的人,不在身边。对不起,宝宝,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样的责任原来只有自己那样在意,如果妈妈知道这样的结局,妈妈不会想去伤害你,妈妈不会去抽烟不会去作任何伤害你的事,我只想你好好的,因为你是我唯一的真实,只有你不是谎言。

  妈妈知道,自己的价值对于谁还可以是无价的,如果今天是最后一天你还在我的生命里,那今天就是最后一天我的生命还是有价值的,爱,可以成为敷衍,可是人性最本质的存在,在生命最原始的状态是不会去敷衍任何拥有她的人的,那种惶恐,喜悦,害怕,无奈,都是最真实的。宝宝,妈妈骗你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那样甜蜜的假象,你来了,但是你知道吗,妈妈害怕的仅仅是不能把你生下来,因为没有人会承担另一半责任,妈妈要怎样给你解释爸爸的问题?又怎样让你过正常的生活?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哀悼失去,今天我又一次在眼泪里恨了,呕吐证明你一点点大了,所以我恨,好恨。

  在别人的心中,妈妈是个傻瓜,做着人人看来都不可接受的忍让,因为妈妈痛过,所以害怕我爱的人会痛,所以格外的呵护着一切。宝宝,今天的聊天你看了对吗?他说叫我不要你然后自己过新的生活,付出过后伤感的存在要多久才能更新?我不知道,我的眼泪没停过,只有宝宝看到了,因为夜深了,我习惯蜷缩在我的角落里数伤心。我是不是疯了?还是没人听到我的挣扎,所以我总在一个人的时候,对着你自言自语,你听懂了多少?不重要,因为连我自己都是糊涂的。在所有的挣扎里,妈妈只对不起你,我总是习惯不给人添麻烦,所以总是一副可以承担全部的样子,宝宝,妈妈只想告诉你,在有你的那一刻我爱你的爸爸,在爱的时间里,我想拥有我们的孩子。他爱我也好不爱也好,我都是谢谢他的,他在我最需要依靠时陪着我,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我学会爱一个人了,对于我来说这很不容易,唯一难过的是,我再一次的真心,没有得到我要的尊重和爱护,还搭进去一个无辜的你,对不起。

  妈妈习惯了心痛,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才可以不伤害别人,所以伤害自己,妈妈需要一双手扶着我,需要一个肩膀依靠,需要一个怀抱包容我的所有伤感,可是,妈妈什么都没有,只有越来越冷的心,和越沉越到底的回忆。

  宝宝,对不起,原谅我好吗?原谅我的傻,原谅我的外强中干,原谅我爱上你爸爸,原谅我的无力,原谅我的不付责任。错过你,我不会原谅自己,可是求求你,在下一次你从天而降时,你一定要投到妈妈的怀里来好吗?下次,不管怎样,我都要让你安全的活下去。

  妈妈又哭了,眼泪在有你之后似乎特别的多,是我自私的想洗刷罪孽吗?还是伤口滴上泪会更让人清醒?洗刷过后的明净,谁来珍惜?没有,所以,妈妈要走了,在被恨吞噬之前,藏好我对他的爱,埋葬自己。这样的人生,才是我注定的宿命吗?为什么永远都是痛苦过后的埋葬,我的心迎来了第2个冬季,再也没有开启的理由。

搜索建议:宝宝,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  对不起词条  我爱你  我爱你词条  宝宝  宝宝词条  
真情

 “红土情缘”初遇“海棠”小学

2015年7月11日下午3点40分,岭南师范学院“红土情缘”三下乡社会实践队来到了茂名市电白县麻岗镇海棠小学。记者观察到,海棠小学的校长一直在海棠小学门口迎接队...(展开)

真情

 孝顺让人一夜长大

    把父亲从医院接出来之后,他经常在傍晚时,推着父亲的轮椅去附近小公园看一泓湖泊,不时停下来替父亲擦擦嘴边的涎,温言细语:“冷不冷?要不...(展开)

真情

 愿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塞上孤烟明天母亲就要走了。老房子里光线灰暗,母亲躬身拾捡着零碎衣什,大小粗布衣袋散落一地。屋子很小,此刻却异常沉闷。我不敢再多看暗淡光线下母亲越发削瘦单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