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闷声做“大”事

我爸爸是个非常不起眼的男人,论身高,他不高,年轻时就没突破170,现在愈发的矮了;论外貌,小时候一有人说我像他,我就哇哇大哭;论收入,他只有退休金,好容易买个理财产品还是月出200的小额基金,还连赔了好几年;论爱好,除了做饭和收集小铁盒,我想不出其他,就连电视他也只看厨艺节目和让我理解不能的各种打鬼子片。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做了些让我瞠目结舌的大事。

当然,这些大事不过是“平凡人的大事”。

第一件大事发生在他上小学的时候。

那时,他班上有个老师,总是对女生毛手毛脚。一天放学后,他在学校附近瞎溜达,远远地看到了那个老师。也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召唤,他悄悄地跟在了老师后面,结果一跟就跟到小树林。

在树林里,我爸看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那老师对一个女生不轨。

但他没有像当时流行的儿童读物中宣扬的那样冲上去喝止坏人坏事,相反,他选择了默默地走开。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去找他熟悉的大人,并带着那些大人们奔去小树林。

老师被抓了个正着。

可以想象那老师的命运,在60年代做出猥亵女学生的事,受到的惩罚绝不会比现在轻。

第二件事发生在他当兵的时候。

那时,他不过20出头,在太湖当兵。1976年四五运动后不久,他回北京探亲。探亲的时候,一个很喜欢他的老首长因心脏病发住院。他去探望首长,才知道老首长是为女儿病倒的,他的女儿因参加四五运动被抓了。

“我这就把她带回来。”我爸说,“您告诉我,她被关在哪儿了。”

首长不大相信,毕竟我爸只是个小兵。

“把您的车和司机借给我。”我爸说。

首长同意了。

我爸坐着老首长的车,一路畅通无阻。

一到老首长的女儿被关的地方,他就气冲冲地闯进办事的大厅,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大声嚷嚷:”XX是关在你们这儿吗?把她给我带出来!“

首长的车和司机唬住了大厅里的人,我爸的大嗓门又吓住了大厅里的人,总之他们慌了,七手八脚地把老首长的女儿带了出来。

我爸一看那女孩,样子又凶了三分,他一把扯住那女孩的辫子,非常”革命“地对那女孩大骂,将女孩半拖着拖出大厅。临了,他对大厅里的人说,”这人交给我们审。“

没有人言声,也没有人拦他。

他就这样将女孩拖上了汽车。

上车后,他立马吩咐司机”快开!越快越好!“

几天后,我爸假期满了,回了部队。

一到部队,他就被关了禁闭。他还记得在被关禁闭前,领导特地为这个事召集所有士兵开会,会上,不点名地说:”某些人趁着上北京的机会上蹿下跳、上蹿下跳……“

第三件事发生在他人到中年。

那是一个晚上,我正放暑假,他出去遛弯,我在房间里看电视。大概十点多,他回来了,敲了敲我的房门,说有话和我说。

我打开门,发现他的胳膊蹭伤了,但他人非常兴奋,简直可以用神采奕奕形容。

他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得意语气告诉我,他遇到抢劫了。

我的头登时就懵了:”哪个不开眼的SB抢我爸!不知道他口袋里连20块钱都没有吗?!“

”怎么回事?“我震惊地打量着我爸,确定他只有手臂擦伤了些,而他带出去的那个小手包此刻也好好地放在一边。

”潞河中学前面,不是有个铁道桥么?就在那儿!我骑着车在道上走,突然身后一辆自行车过来,骑车那人伸手就抢我的包(我爸有个小手包,骑车时会挂在手上)。我没让他抢着,一使劲儿,把他从车上拽下来了。“

”然后呢?“

”我把他拽下来,自己也从车上摔下来,但我没松手。这时,从旁边蹿出三四个人来,一看就是一伙的,他们就把我围住了。“

”那你怎么办的?“

”我一看,立马抓过那人的头,拽着那人的头就往墙上撞,血一下就流出来了,那人也蒙了。撞完后,我夹着那人的脑袋,让他的脑袋冲着墙,那儿刚好有个墙角,然后对那几个围过来的人说:‘你们想怎么着?咱们是在这儿干一架,还是各走各的的?’”

“那些人怎么说?”

“他们说,‘各走各的’,我就让他们先骑上车,然后才放了那人,然后我们就各走各的了。”说到这里,我爸停了一下,说,“我们还一起骑了一段路。”

“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吗?”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好奇葩的剧情。”

“没,他们什么都没做,我们也没说话。”

讲完抢劫的故事,我爸再三叮嘱我:“千万别把这事儿告诉你妈。”

见我严肃保证后,他才放了心,心满意足地沉浸在对刚刚发生的惊险事件的回味中。

有时候看着我爸的生活,会觉得“真是平淡到不行啊”——散步、买菜、看电视——不像我妈,我爸从未尝试让自己的生活好玩儿一些。最极端的,每年,他都会离开北京5个月,到海边去住,即使那里没有电视、没有广播、没有娱乐场所,甚至连人都少得可怜——他依然能美滋滋地住着而不觉得闷。

但即便如此,他的人生还是比我的,丰富得多。

----

回复小伙伴:我爸爸是巨蟹座(我妈妈也是巨蟹座)

搜索建议:闷声做“大”事  闷声  闷声词条  闷声做“大”事词条  
真情

 舍得

    父亲是数学老师。我小的时候,他经常用身边的东西出数学题来考我。其它的都忘记得差不多了,唯有一次他用糖果出题的事,直到现在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