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无声的感恩曲

无声的感恩曲

来源:网络 编辑:善缘

画画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个意外,小学二年级那年暑假,他在村外山坡上遇见一位来写生的姑娘,姑娘穿着宽大的汗衫,一边快活地哼着小曲,一边往面前的画纸上优雅地涂抹着绚丽的七彩。绿树红花于是栩栩如生地落到纸上,他竟看得痴了,回了家,他对父亲说,我想画画。

想画画容易,寻一根草棍,在院角的泥地上乱抹;或者,拿一根铅笔,在用过的旧作业本上涂鸦。可是他记住了画夹和颜料。他在父亲面前不停地哭闹,用一个孩子能想出来的所有卑劣手段胁迫父亲,实在没有办法,父亲只好去镇上帮他打听,回来,父亲说,你能保证好好画吗?他赶紧点头,父亲不再说话,走进羊圈,牵走家里的奶羊,当时,那几乎是家里收入的唯一来源。

  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撒手而去,他只有父亲父亲在供销社里仔细询问。他问营业员,画画真有用吗?人家说,有用,当画家,吃皇粮。父亲问,要是当不了画家呢?人家说,那就当美术老师,还吃皇粮,父亲说,当不了老师呢?他就摇着父亲的手说,买吧买吧,我肯定能当老师。父亲笑笑,摸摸他的头,交了钱,他年幼时不负责任的一句誓言,却让父亲寄托了无限的期望。

  很快他就发现画画并不像想中那样好玩,当他上到高中,每天面对一堆冰冷的石膏像时,那种厌恶感便与日俱增。可是他仍然考上了大学,读美术系,尽管不喜欢,但他认为美术将毫无疑问成为他一生所要从事的职业,因为一只奶羊,因为一个画夹,因为一句不负责的话,以及父亲的殷切期望。

  上大学后他第一次看了到钢琴。那时很多同学在校外租了房子,他也和一位同学合租了一间简陋的宿舍,他要强迫自己练画,而他的同学,正在疯狂地练琴。他们需要一个无人打扰的住所。

他给那位同学画了很多张练琴时的速写,每画一张,他心中的那根神经就会被拨动一下。终于忍不住了,有一天,他坐到了那架钢琴前,当他的手碰到黑白分明的光滑琴键,心就开始狂跳不止,就像面对一位暗恋多年的姑娘,他想,他的人生,或许会因为面前的这架钢琴而发生彻底的改变。

  几天后他在钢琴上连贯地弹出了他平生的第一首曲子,他的同学惊叹不已,他说,你是天才啊!他没有听见,那时的他完全沉浸在一种无以言表的自我欢愉之中。

  他疯狂地喜欢上了钢琴,只要同学不用琴,他准会端坐在那儿,一曲接一曲地弹,的确,他是天才。仅用了半年时间,他弹奏的水平便赶上了他的同学,他的同学请来一位老师,老师仅听他弹了一支曲子,便肯定地说,将来必成大器!老师收他当了学生,他却没有自己的钢琴,他的专业是美术,他没有走进学校琴房的权力,只有在他的同学不练琴的时候,他才能弹几下,后来他发现这水是长久之计,因为那架钢琴很少有休息的时间,而当钢琴要休息时,他的那位同学同样需要休息。

  并且,那位同学高他两级,马上面临毕业,这意味着,他能够摸到钢琴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

  父亲从老家来看他,给他带了零用钱和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晚上父亲住在那里,他给父亲弹琴。父亲说,你不是学画画吗,怎么又弹琴了?他说,弹着玩,他想告诉父亲钢琴现在几乎成了他的生命,他想告诉父亲他多么想要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他张了张嘴,终于没说出来,他知道,买一架钢琴,对他和他的父亲来说是不可能的,他曾经去城里的一家琴行看过,最全便宜的钢琴,也得一万两千块钱,一万两千块,那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可怕的数字。

  他和父亲挤在同一张床上睡觉,那晚,他翻来覆去,一夜未眠。

第二天,父亲要走的时候,突然问他,买那样一架钢琴得多少钱?刹那时他无地自容。其实从昨天一直到现在,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的叹息,都在向父亲传达着一个同样的讯息:他太想拥有一架钢琴了!这些细节中的任何一个,都会轻易将他出卖,让敏感的父亲洞察。

  他没有告诉父亲,他怕父亲伤心,父亲问他的同学,钢琴弹好了,有用吗?同学说,弹好了能成大师,父亲问,成不了大师呢?同学说,你儿子能,只要有一架自己的钢琴父亲问,大师是什么的?同学没法回答了,不过他给父亲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他说,能开个人演奏会,很多人在台下看,他穿着燕尾服,在台上弹,父亲问,现在学不晚吗?同学说,别人也许晚了,但你儿子不肯定不晚,父亲问,吃皇粮吗?同学笑了,父亲也笑了,他的脸红了,父亲收拾了东西要走,父亲说,好好画你的画,这架钢琴可能得好几千吧,咱买不起,他点点,想哭,却咬紧牙,装出一副若无其事地表情。

  他发誓不再摸琴,可是他办不到,他每时每刻都想扑上同学龄的钢琴,他说服和欺骗不了自己。

  三个月后父亲来了,父亲的第一句是,画画得还好吗?他说还好,父亲笑了,说你骗谁?父亲说,这次来,是给你买钢琴的,说完,父亲掏出一个布包,里面包着一万两千块钱。我去问了,这些只能买个最便宜的,他没敢问父亲哪来的钱,他想,就算父亲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卖了,也凑不出这么大一笔钱。他和父亲一直没有说话,他们把钢琴搬回来,请人调好,然后坐在那里发呆,父亲说,你不弹一首曲子给我听?他就弹,弹出婉转流畅,父亲听完,拍拍他的肩说,他已经长大了,从此后,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好好弹,当大师,将来开演奏会的时候,我要坐前排,父亲走了,父亲走得很慢,似一位蹒跚的老人,其实,父亲真的老了。

本来他已经跟父亲说好了,那个寒假,不打算回家了,因为他要抓紧时间练琴,后来他发现自己是那样想念父亲,就回了村子,却不到家,找不到父亲。他的家里,住着另一户人家,村人告诉他,你的父亲上山了。

  村后的山窝里,有一个很大的石子场。几个月前,父亲卖了房子,住到了山上。石子场老板也是村里的,经过父亲的再三恳求,他预付了父亲的一年的工钱。然后,父亲把这一年的工作、卖房子的钱和多年积蓄加在一起,给他买了一架钢琴

  钢琴和多年前的那个画夹,都是他自私的梦想,在他有了画画和弹琴的冲动的那一刹那,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然而多年前,父亲为他卖掉了这里唯一的一只奶羊,现在,父亲为了他,又卖掉了他住了大增辈子的赖以安身的房子。

  父亲住在四面透风的窝栅里,他比几个月更显苍老,他每天在山上放炮采石,那工作不仅劳累,而且危险,那天他站在父亲面前,突然想给父亲跪下,最终,他紧紧拥抱了父亲,那是他第一次拥抱父亲,他的泪打湿了父亲的肩头,倒是父亲慌了,他说,你怎么找到山上来了?他像儿子知道了他生活的窘迫,让他深为不安和自责。

  回去后他疯狂地练琴,他想早些成名,他对父亲说,等有了钱,他会在城里给父亲买一个大宅院,他相信他能,可是他再一次遇到了麻烦,和大多数人一样,当他的水平达到一定的高度,就开始停滞不前,每前进一步,都异常的困难。

  有一段时间他想放弃,可是他想到了父亲,想到了父亲那个四面透风的窝棚,想到了父亲苍老的面容,他努力让自己坚持一天,再坚持一天。

  终于,在大学毕业后的第六年,他有能力并且有资格开个人演奏会了,可是,父亲已经听不见了,父亲在一次放炮采石时,跑得慢了,出了意外,他的耳朵被震聋了,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他给父亲跪下,他抱着父亲的腿,事情啕大哭,父亲说,你现在成功了,能开个人演奏会了,成大师了,我们该高兴才对,你哭什么呢?他不说话,却哭得更凶。父亲说,虽然我的耳朵听不见了,眼睛不是还好着吗?能看到你坐在台上,能看到你弹琴,就跟听到你的琴声一样幸福。

  他信,他相信自己的父亲,能用眼睛,听到他的琴声。

  他在城市里开了十场个人演奏会,连续的十场,每天一场,他给父亲留了剧场中最好的座位,他的父亲能够清楚地看到他弹琴时的每一个表情和每一个动作,每天,父亲都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身穿燕尾服的他,看他的手指在黑与白的琴键上熟练地行走和跳跃,父亲眯起眼睛,仿佛真的听到了美妙和琴声,满足和幸福的表情,在父亲脸上静静的流淌。

  每次,他都会给用父亲买给他的那架钢琴,弹奏第一首曲子,献给我的父亲,然后坐下,抬起双手,开始演奏。

  其实那架钢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几个月前它就坏了,他曾试图修好它,可是没有成功,其实有没有声音,对他的父亲来说都是一样的,父亲在意的,只是他弹琴时的样子,可是他仍然会郑重地对所有的听众说,这首曲子,献给我的父亲,我要用父亲送给我的钢琴,为他弹一首感恩曲。

  他的个人演奏会,场场爆满,剧场内的每一位听众都在静静的聆听那首无声的感恩曲,然后,轻轻鼓掌。

搜索建议: 无声的感恩曲  感恩  感恩词条  无声  无声词条  无声的感恩曲词条  
真情

 相濡以沫的情感叫兄弟

相濡以沫的情感叫兄弟有一种关系,虽非同胞却亲如手足,那相拥在一起的灵魂,是彼此永不弃离的验证,而这份相濡以沫的情感,有一个唯美的名讳,叫兄弟。有一份爱,他不是亲...(展开)

kuaihz.com
真情

 心花

心 花⑴我是苍茫大山的女儿,常常穷得只剩下梦想。别的同学可以将汇款换成大把大把的快乐,而我只能在图书馆、教室、寝室留下苦读的身影。所以当老师将三百元的一等奖学金...(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