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彭学明

  作家彭学明通过11年的痛定思痛,从父亲抛弃母亲和自己开始写起,真切描述了湘西大山深处一位中国母亲遭遇的前所未有的屈辱和苦难,彭学明从良心、灵魂和人性深处,刀刀见血地解剖,完全彻底地反省,其真实坦荡堪比卢梭的《忏悔录》,从而引起天下所有儿女的强烈共鸣,共同反思———儿女应该怎样才能更好地善待父母、珍惜父母、孝顺父母。这是《娘》不可多得的社会价值和警世意义。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拿到了大学通知书。

  我忐忑不安等来的虽然不是北大、清华的橄榄枝,而是名不见经传的吉首大学。可我知足,没有遗憾。在我人生的铁砧上,娘像一个米有拿铁锤的铁匠,终于把我这块又臭又硬的毛铁,锤打成钢。

  吉首大学录取通知书到达的那天,娘捧在手里喜极而泣。二十年了,娘忍辱负重,含辛茹苦,不就盼的这一天吗?这一天终于来了,娘哪能不喜极而泣?娘不识字,录取通知书上的字也不认识娘。娘却把录取通知书捧在手里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仿佛多年未见的亲人。

  都讲儿是娘的心头肉。可我总觉得我是娘心中的一块石头。肉不会伤着娘。石头却会压伤娘。我以我二十年的沉重,压弯了娘的脊背,压白了娘的头发;我以我二十年的冷硬,摧老了娘的岁月,摧毁了娘的幸福。有时候,我更觉得我是插在娘心中的一根肋骨,把娘心戳得鲜血淋漓,伤痕累累。我打心里盼望就此搬掉娘心中的一块石头,盼望吉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真如一面人生的琵琶,给娘的后半生一点点幸福和快乐。

  考上大学,娘叫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挨家挨户去感谢舅舅舅娘寨上的每一户人。

  我讲:每屋都要去?

  娘讲:都要去,这个寨上,每屋都对我们有恩。

  然后娘就给我细数每屋的恩情。某某给我们屋帮了几回工。某某给我们屋送了几回好喰的。某某给我们屋借了油盐不要还。某某在娘生病时送了几个鸡蛋。某某看妹米有穿的给妹送了一件旧衣裳。就连某某给我们家借了一次针,娘都记得。

  我讲:借颗针,都要去?

  娘讲:要去!人穷的时候,狗都赶到你咬,借颗针,就是借颗心。滴水情,露水恩,都得记。

  妹讲:某某某某人坏,老是欺负我们。

  娘讲:那也得去,你只想到人家坏的时候,哪门不想到人家好的时候?好的时候,人家还不是对我们客客气气的?莫讲别的,当时舅舅舅娘要我们把户口迁到梁家寨时,要是他们反对,我们也来不成。做人,要念人家的好,不要念人家的错。念人家好,你好他也好;念人家错,他错你也错。

  娘以前老跟人家吵架,我老认为娘是小气的人,这时候,我才晓得娘是装得下整个世界的人。

  没有了我这个巨大的包袱与负担,娘要起新屋,要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我和妹都不主张娘起新屋。因为到我工作时,单位会分屋,妹嫁人,也不可能嫁一个没有屋的人。至于娘,跟我住就成。

  娘坚持要起。娘认准的事,别讲十头牛,一百头牛都拉不回。

  操劳过度的娘,落下了一生的慢性疾病。类风湿、肺气肿、哮喘、肺心病等系列疾病,都先后潜入了娘的肌体,啃噬娘的身心。娘在与病魔和死神的一次次博弈中,终于盖起了一栋小木屋。

  就此,我们母子三人真正告别了居无定所的日子,告别了寄人篱下的生活,有了属于各人的、真正的家,娘用自己的生命做抵押,换来了我们一家的尊严和平安!

搜索建议:  娘词条  
真情

 摄影小说·《无奈》

  摄影:选自网络撰文:拙笔村夫  1、春天来了。燕爸和燕妈从遥远的南方飞回了久违的故乡。 2、他们开始团泥衔...(展开)

真情

 可怜鸟兽父母心

 我们常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无疑,那是专指人类,但同在蓝天下的芸芸众生、包括各种鸟兽,有无父母心呢?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没有父母,何来后代呢?最近,我参加中央...(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