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好知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那时,花未开(一--四)

  ----谨以此文献给我单恋七年的女孩岳红珊

  ----序

  别林斯基说:“年轻的时候,就得追求一点虚幻的东西。”

  我就在年轻时追求了对红珊的单恋。

  ……

  少年古韵

  少年渡江头,/吟惊涛拍岸。/看花开花落,/不叹息,不断肠。/意气风发,/迷途不彷徨。/好月一杯,/吞下少年愁。/挥斥方遒意未尽,/独对瘦马笑夕阳。

  第一章:相识青青民权师范校园1:    一九九九年,参加完中招考试,一切基本成了定局,我未来的三年将在中等师范学校度过。我的第一志愿填报的是民权师范学校,商丘市四个中等师范学校中的一个。随着录取通知书的到来,我便开始为未来的青春三年做美好的打算和憧憬。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对外面的世界有一种热切的渴望,对城市生活有一种美好的向往。而现在我就要实现梦想了,我长大了,就要到外面的城市去上学,去体验一种多姿多彩的别样生活。生命总会时时激起浪花,心中的理想就要到广阔的天地去实现它。明天,那里该有更闪亮的开始!

  中秋节前夕,我终于来到了民权师范学校,那个我做梦都想了上百次的优美校园。它位于民权县城南郊,离火车站有两公里,周围有大量农田,西边是一条民权到睢县的公路。南边是景色最好的千亩梨园,快成熟的梨子成堆地排在枝头,看得我们垂涎三尺,却不敢前去采摘,那是民权县劳改队种的。

  学校的正大门是西门,从这里走进去,迎面是正在建造的省级大礼堂,大礼堂的北边是新建的一栋教学楼,南边是办公楼,办公楼的南边是三栋女生寝室楼。从办公楼门前走过,往东是两层楼的餐厅,大礼堂的东边便是七层高的艺术楼,艺术楼的东边是学校的大操场,顺着艺术楼东门前的小路向南,尽头便是我们男生宿舍楼。当把行李放在床上,我轻轻地环视了一下宿舍,心中说道:“未来的三年,我就要在这里度过了。”

  刚走进这座校园,对于从农村鄙塞环境里走出来的我来说,这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都是那么地令我激动。早上起床要放音乐,起床后还要叠被子,而且要叠得工工整整。吃饭竟然用一种叫磁卡的薄片,就那么刷进刷出的,高级极了。上课前班内还要唱歌,咿呀咿呀的,有种起哄的感觉,真好玩。最妙的是男女学生可以光明正大地说话,老天,真是不可思议!这在我们初中校园里是不大可能的,若是男女学生在一起长时间的谈话,那也许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吵架了。

  我就在这样的兴奋中开始了我的师范生活。我被分到了九九级六班,在新教学楼三楼上课。班内女生是男生的三倍,对男生来讲,当是非常好的形势。随着环境的慢慢适应,我也逐渐地与女生有了些许的交往。我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当为方馨,她是我的同桌,袁航的老乡,因为我与袁航从开学就了形影不离的朋友,这样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便相近了起来。方馨是非常温柔和气的女孩,也是非常值得交朋友的。当时我和袁航最盼望的是她能够回家,因为她每次归来,都会捎回很多好吃的东西,让我俩美美的饱餐一顿。方馨最令我欣赏的是她善解人意,对人友善,凡事不与计较,又平等对人,所以,我与方馨的关系很好,也很和谐。至今想来,打心眼里对她十分敬重,音容笑貌,如昨日尔。

  后来,座位调整了,窦武元成了我的左同桌,张玉敏成了我的右同桌。那时,我和武元无话不谈,但和张玉敏说的很少,大概是因为我嫌弃她是孤傲的女孩,她对我有些不认同,所以我对她也有点接受不了,现在想想我当时真是太可笑了,天底下,哪还会有我容纳不了的人啊。而就在这时,红珊坐在了我的身后,我的生活从此便有了另一番景象。

  红珊来自睢县,有一种别具一格的灵气。她有一双诱人的眠眼,有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银铃似的嗓音。她性格开朗、活泼,整日嘻嘻哈哈的,嘴里总说个不停。因为我们的座位离得那么近,所以她总爱找我和武元说话,我也是非常喜欢与红珊说话的,红珊的语言有一种特殊的魔力,使我被她强烈地吸引了。

  我从乡土中来,带有泥土的气息和农民内身上所固有的朴拙、浅薄,与城市人相比,我只会汗颜、黯然伤神和自尊心大受打击。再加上家境贫寒,长相粗俗,身体矮小,故入学以来,我的自卑心就一直伴着我的左右,并且日益滋长。至于谈女朋友,那是我敢想不敢干的事。可虽然处境很糟糕,但我对爱情还有着泯灭不了的憧憬和深深的守望:女友一定要漂亮,其次要两情相悦。当然,这些只能是想想罢了。那时的我们都生活在稀里糊涂的季节,幻想是常有的事。而我的处境也一直很清楚地告诉我现在不是我谈情说爱的时候,也没有人会接受我傻乎乎的爱。我只能继续向前跑,使劲地跑,先立自己,再立生命的其他。

  此时的红珊,作为城里来的女孩,长得那么出众,又如此优秀,对班里的每个男生都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自然,我也劫数难逃。可我的平庸与她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我与她有着太远的距离。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感到与她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好多。

  师范学校的课余生活是丰富多采的,每星期都会有或大或小的活动。那一次学校组织了演讲比赛,而这时大礼堂还没有建成,年级活动只能在小会堂进行。可小会堂容积太小,不能坐下我们九九级共十六个班的所有学生。所以,每次年级活动,每班只能有一半人参加。班内的同学都想参加,就一次一半的轮流参加。这次演讲比赛,红珊参加了,还有我们班的张欣悦,如红珊般优秀的女孩子。当班长统计这次去听演讲的名单时,红珊问我去不去,我说人数有限,就不去了。可她一听我就这般态度,极为生气,大声地说道:“不去不去算了,都不去才好呢?反正我讲得也不好!”她说完就一甩手气乎乎地走了。我一看红珊这个样子,知道她生气了,而看到她生气,我却有种莫名的高兴。心想:红珊生气是不是因为我呢?应该是因为听到我不去听她演讲才这样的吧,想到这,我简直要笑出声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很在乎我嘛!最后我高兴得屁颠屁颠地去听她演讲了。红珊演讲得很好,声音像丁冬泉水一样灌注到每个听众的心田,听到的人脸上都绽出灿烂的花来。结束后,红珊拿了二等奖,我拼命地鼓掌,直到双手拍得发红、发烫。

2:    天气越来越凉了,冬天到了,而红珊的身体比较虚弱,容易感冒。那一天,她病了。此时,班里座位再次调整,她坐在了我的身后。吃过午饭,我来到教室看书,时间尚早,班里没有几个人。不多时,红珊也来了,我没有回头,但感觉到她坐在了座位上,好象又趴在了桌子上,当时我很想回头看看她,和她说说话,可那时的我十分拘谨,从不敢主动和女生说话。我有着很强的自尊心,同时又有着至上的自卑感。就这样,自己当时的个性把这一切都压抑了。正在我胡思乱想,心神不安的时候,令我甜蜜透顶的事发生了。红珊用她那细细的手指在我的背上画了起来,一圈又一圈。我当时惊呆了,身体麻酥了,酸酸的,凉凉的,甜甜的,浑身上下像是要冒出汗来。每个毛细血管都要张开了,张开了,散发出体内压抑不住的快感。“老天啊,要知道,这可是第一个女孩第一次用手指碰我,况且是这么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孩,来自县城,有着高贵的身份,有着很高修养,又温柔百般,气质高雅,眼神含情,嘴角吐笑的,说话像唱歌一样好听的女孩。而我呢,一个乡下来的泥娃子,对城市的一切一无所知,对城市的孩子敬而远之的乡下学子。我用心品味着这每一秒的快感,这一切我全都触电般地传给了大脑,刻在了灵魂的深处。此时,我多么想转过身去,不,应该是转过头去,因为我希望她的手指能永远地在我背上画个不停,永远,直到海枯石烂。可是,我却不能转头,因为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受大脑的支配,整个僵在了那里,只能去细细地体味,不能有半丝行动了。此时,窗外阳光明媚,好象光线已穿透厚厚的墙,射进教室来,使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温暖,虽然此时已是冬天,可我却感到窗外是春天的田野,百花正在盛开,每朵都含着笑,我正漫步其中,陶醉其中,沉睡其中……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终于能转身了,终于见到了那看一眼就会让我终生心慈手软的面容。红珊正趴在桌子上,下巴贴着桌面,一只胳膊无力地向前伸着,满脸疲惫,无精打采,像一只病猫。看到她病恹恹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没有了一点英雄之气,涌动的血液也变得从未有过的平静。我当时一下子就产生了一个愿望:希望自己是一个最平凡的人,能永远的守着眼前这个虚弱的女孩,能平和地去买来药喂她吃。红珊病中的面容让我心碎,我想无论如何我都要用我最大的能力来保护着这个任性又柔弱的女孩,我要让她快点好起来。我轻声地与她聊着,她说:“你应该去给我买点东西吃。”我说:“行,想吃什么呢?”“就吃瓜子吧。”我愉快地答应了下来,飞一般地上完了下午的课。

  下午一吃过晚饭,我便窜进了学校的小卖部,买了一包瓜子,然后紧紧地揣在怀中,快速地向班里跑去。此时,班里无一人,我坐在了座位上,心里激动不已。要知道,我这是第一次给女生买东西呀,虽然只是一包瓜子,可我却觉得自己有点不可思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老天!时间还很早,可我却在教室里坐立不安。我把瓜子放在了红珊的桌兜里。过了一会儿,又感到仅送一包瓜子好象还少点啥,祝福语,对,就是它,就是盼望红珊早点康复的话。我不假思索地便顺着感觉写下:每一天都祝你快快乐乐,每一分钟都盼望你平平安安,祝愿你早日恢复康复!我把这写完,就放在了她的桌兜里。做完上面那些,我心中平静了许多,于是就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起书来,可我又怎能看得下去呢?我心中热切地盼望着红珊的到来,热切地想象着她看到这张纸条和瓜子时的神情,是惊喜,是欢笑,是平静呢?

  红珊终于来了,发现瓜子后,她一下子就猜中了是我放的,虽然上面没写名字。红珊笑着说:“是你放的吧,谢谢你啦!”我也笑着点头承认。可是,我听着红珊的“谢谢”二字,竟感到极为的不舒服,好象我的瓜子仅仅是物质赠送似的。我想,此时要是不说谢谢,而只是笑笑之后,心安理得又坦然地接受,会比说一千次“谢谢”都让我受用。

  天空飘雪了,同学们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班级里的座位也调整了,红珊又往南移动了两个座位,而我没有动。这样,我和红珊就前后斜隔了三个人,自然和她说话就不方便了,次数也大大地减少了。我的心情有点郁闷,却无可奈何。只有盼望着她快点换过来,早点归来。

  那一天晚自习上完后,我们都准备回宿舍,都向东门走去。我刚走到邻班的后门,几个女孩笑嘻嘻地迎面跑来,边跑边嚷,说东门锁住了,出不去,说着便闪了过去。而就在这一闪中,我看见了一个上身穿黄衣服的女孩,刺眼的黄色一下子闪进了我的脑海,连触了周身的视觉刺激。啊,多么鲜艳明亮的女孩,多么活泼开朗的女孩,多么让我神魂颠倒深陷情海的女孩,这个女孩便是红珊。从此,穿着黄衣服的笑着跑着的红珊便成了我脑中一道绝美的风景,长久地震撼着我的心灵。后来,我给她写了一首诗,诗名就叫《三眼》,诗云:

  只看了你三眼。

  便耗尽了,

  年少的我,

  十八年的,

  憧憬。

  这三眼中,有一眼就是这次穿黄衣服的红珊。

3:    快到放寒假的时候,我陷入了经济危机,身上带的钱用光了,没有了回家的路费。其实,我若是向男生借钱,一定能借出来,可是我不愿意找男生借。我想试探一下红珊,看她是否重视我这个朋友。于是,我便跟她说了借钱的事,而红珊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是,过了几天,也没见她给我钱,我当时很气愤,心想这不是逗我玩儿吗?便气得不想理她。我在之后的一个晚自习时向前排的同学,也是红珊的寝室长的马巧枝借钱,可她说她也没钱了,我便作罢。第二天早晨上自习时,红珊从她那边给我传来了一个纸团,我打开一看,竟包着二十元钱,且附有一个纸条,上面写道:“李常衡,对不起。你上次说向我借钱,我以为你是在开玩笑,因为你平常开玩笑开惯了。昨天晚上,我们寝室长回寝室说你真的没钱了,我才知道你是真的没钱了。我现在也只有20元钱了,20.5元都没有,你就都拿着吧。不用担心我,因为我回家不用钱,我爸开车来接我。同学,另外责备你一下,我有病都几天了,你连问一下都不问,连班主任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学习都快学疯了。”我看完信后,心花怒放,忧愁释然,原来如此,怪我想错了。

  其实,红珊这次有病我是早就知道的,也早想问一下。可是她这次生病是在眼上,肿得很高。我想:女生都是极其爱美的,现在她的眼肿得这么高,样子有点不好看,肯定不希望男生看到她这样。所以,我强压着内心对她的关心,不去看她,没想到她却生气了。不过我倒是极喜欢这种生气,因为她生气是因为我,这证明她心里在乎我,我心中又怎能不快活十足呢?

  放寒假回到家中,很是忙碌。会友、访亲、准备年货、蒸馍、推磨、杀猪、煮肉、放鞭炮,可不管我干什么,头脑中总闪现一个名字——岳红珊。她的身影总在我的头脑中显现,搞得我食无味睡无眠。在以前,我总是抱怨假期太短,不够尽兴,可这次,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假期太长了,长得让我感到度日如年,一日三秋。在和朋友的闲谈中,我会自觉不自觉地说起红珊,谈和她在学校发生的事,谈她的歌,谈她所说过的话。总之,若有几天没说起她,我就会感到沉郁得受不了。每当日暮时候,我总喜欢到院子西边的菜园小径上站一会儿,向西边久久地凝望。我知道在百里外,有一个睢县县城,城里有一个穿黄衣服的我的同学。我是多么希望能见到她呀,哪怕是看一眼也好呀!我多么渴望自己能飞呀,能快速飞到那个女孩的窗前,在窗前看一看她,以安慰自己思念难耐的心。我急切地盼望着开学,盼望着能再次见到她。

  第二章:雪凝雪融

  安静的校园又热闹了起来,我们又开学回到了这里,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终于又看到了红珊,看到后,心里就觉得塌实了,即使不说一句话。

  师范学校的生活总是很温馨,很恬淡,风轻轻的,云也轻轻的,阳光总是那样充足,洒满校园的每个角落。一个高大的胖老头在讲台上谈笑风声的讲着中国的书法。我们静静地听着,不敢随便动作,他的眼睛很好使。忽然,他话题一转,笑着指着一个女孩说道:“你这个女孩在自己的手上看什么呢?看了这么久,难道上面有花儿不成?”全班都哄堂大笑起来。这个女孩就是红珊。我记住了这一幕,以后也开始用“手上带花的女孩”来指代红珊。红珊的小手上有没有花呢?肯定没有。但是,她的小手本身就是一朵花,柔荑之花。我浮想到:要是把这朵花握在手里该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也许这朵花该是很烫吧。我会浑身出汗,哗哗地流淌,若把一颗玉米粒放在她的手中,几分钟后就会变成爆米花吧。哎,可惜这些都没实践过,鬼才知道是怎样的结果。

  星期天是很轻松的日子,我们可以坐在教室里看电视、谈天、打闹。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于力、袁航、红珊、方馨、马巧枝、王素娟等人在教室里说话。此时,男女学生还算不上多么了解,彼此还有很大的陌生成分,我们男女生们互相要求对方表演小节目,以融洽气氛,增加了解。可双方都没有人愿意表演。我们男生要求女生唱歌,可女生都很害羞,扭扭捏捏,没人愿唱。这时,于力见红珊站在一旁,便说道:“红珊,你唱一个吧。”我本以为她会像其他女生一样推辞,可没想到她一边捋起袖子一边说到:“唱就唱,有什么了不起的。”红珊说完,便向前站了站,说道:“给大家唱首《甜甜小妹》吧。”说完她就清了清嗓子唱道:“甜甜的酒窝窝,甜甜地笑,甜甜的歌儿哟,赛过百灵鸟。眼睛哟,溜溜哟,会呀会传情呀,甜甜的脚步儿好象水上飘。小妹妹为你唱支歌,叫你心里甜滋滋……”我就在旁边一角愣住了。天啊,多么美妙的歌声,多么甜美的嗓音,多么清醇的面孔,多么让人回味无穷的歌词。我被眼前这个歌唱的小姑娘给震住了,她的大方,她的洒脱,她的歌声,都是那么的别具一格,是那么的惹人喜爱。我从此就把她的歌声深深地铺在了脑海里。

  这年暑假,我在郑州打工,干很重的体力活,当我在烈日下疲惫不堪,汗流满面,几乎撑不住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红珊的歌声,想起萦绕在耳畔的“小妹妹给你唱支歌,让你心里甜滋滋……”而一旦想起这些,心里就舒服多了,人也精神多了,也就能坚持着把活干完。在那四十多天的重体力劳作中,我受尽了苦头,尝遍了艰苦,而在那炼狱的酷夏,我就是靠着红珊的歌来度过的。那是我多么坚强的精神支柱呀,我又从中汲取了多少人生的力量,我会长久地珍惜这些。打工结束回到家时,我便开始找这首歌的磁带。可买了几盘都很失望,因为里面唱的与红珊唱的不一样,都是舞曲,节奏与红珊唱的相差甚远,而我喜欢的是红珊唱的那一种。找不到这种磁带,我很失落,以后便很留意这首歌。一次我在嫂子家的旧磁带里发现了这首歌,一放,让我大喜过望,果然是和红珊唱的一样的那种。我就如获至宝地跟嫂子要走了这盘磁带,拿到家里反复地听,可是,因为这盘磁带很老了,没听几次就坏了。我当时非常伤心,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盘又不能听了。这以后我又买了几盘这首歌的磁带,可都没能如愿。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听过那首美妙的老歌。那些珍贵的美好,也许只能在心中回味,在梦中追寻了。

  到了二年级,我和红珊的关系仍然十分和谐,能够很舒心地交谈,能够很惬意地吵闹,日子过得像青萍果乐园。每当晚自习时,我总希望红珊能安安稳稳地坐在教室里,只要她能坐在那,我心里就很舒服、很平静。可红珊在校团委里干着工作,经常要往团委跑,有时一个晚自习都不在班里,而只要红珊在晚自习时不在教室,我就心里不痛快,干什么事都没趣儿,在那里左顾右盼,心神不安。我认为这样不应该,可又控制不了自己,年轻的日子也许就是这样过吧。

  十一前的一天中午,我在寝室里午休,这时于力告诉我说“你和袁航十分钟后到一下餐厅二楼吧!”我问什么事,于力没有说,独自走了。我当时还以为要跟谁打架呢,几分钟后就和袁航去了餐厅。

  到二楼一看,没有别人,只有袁晶莹、红珊、于力三人在一个餐桌前吃着瓜子。我和袁航笑着走上前去,这时经袁晶莹一说我才知道今天是于力的生日,而红珊在为于力过生日,知道了事情的原由后,我心中惊呆了,说不出是何种滋味。“红珊在给于力过生日?”脑海里回旋着这句话,心中有种苦涩在升起,且蔓延开来,蔓延开来。我感到天空有点塌陷,阳光也有点黑暗,心中的美好一下子变得冰凉,我已不记得当时自己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我是如何一步步走下楼去的,只感到当时已经心力交瘁不堪重负。“红珊在给于力过生日,什么关系?肯定是恋爱关系了。”我不敢再想了,只觉得一种东西在迅速失去,瞬间就消失得找不到踪迹。

  这次生日后,心目中那个干净、明朗、活泼、甜润的像九妹一样的女孩渐渐变得陌生起来,她与我的距离也好像比以前客气了许多、谨慎了许多、隔阂了许多,就像家人之间忽然变成了亲戚一样。与红珊的客气交谈让我感到人在远去、梦在远去、落花流水都在远去,只留下天上人间。

  这一年的冬天好像来得特别早,当第一场雪肆虐飞舞时,我想着已经恋爱的红珊,漫步雪中,淆然泪下。我写了一首长诗《雪凝、雪融》,抒发自己的痛苦心情,全诗的最后几句写道:“雪凝,仓促,雪融,急速,/可雪的化去仅是水的消失吗?/当狂乱的雪花再次漫天飞舞时,/天地间/只我/孤身一人。

  第三章:人有病,天知否?1:    2001年的春天,温度起伏变化很大,大得让我受不了。于力这几天的心情很不好,常在寝室里睡觉,脸上抑郁得厉害。我很快知道了原因,他在和红珊闹分手。说实话,对于于力和红珊的恋爱,我虽然十分痛苦,但还是有点认同的,于力长得很帅,高高瘦瘦的个子,戴一幅大眼睛,让人感到斯斯文文、和和气气。于力为人仗义,待人真诚仁厚,我非常满意它的胸怀,并把他当成可以深交的朋友,所以,当知道红珊与于力恋爱后,我虽然伤心,但这没有影响我与于力的友谊。我当时认为:于力在许多方面都比我强,是个优秀的男孩,家庭条件也不错,以后红珊若是和他走在了一起,他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并且会比我给红珊的幸福更多。

  而现在,二人要分手了,一方是挚友,一方是喜欢的人,我无论劝分劝和都有点违背内心的感情。所以我保持着沉默,没有和于力、红珊谈起过任何我对此事的看法。

  一天吃过午饭,我在教室里看书,这时红珊来了,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她一脸疲惫和忧愁。我与她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她现在正与于力分手的事,红珊说了很多,与于力的相知、相恋,到今天的分手,而最后的矛盾冲突点好像集中在了两人的性格,说着说着,红珊竟流出了眼泪,呜咽着说不出话来。看到红珊流泪,我一时慌了,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同时心中升起的悲痛丝毫不亚于她。看着自己喜爱的女孩在自己面前哭泣,心痛怎不欲碎。这是红珊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泣,她哭泣过也许心情就好了,可我却病了,病得心潮难平,我在思索着是什么使红珊哭泣,怎样才能避免红珊的哭泣,总而言之,我不愿意看到这种场面,也有点受不了这种场面。我决不能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哭泣,不能让她伤心。

  红珊是个乐观的女孩,对一些事情拿的起放的下,分手的痛苦很快就过去了,她又快乐如初,活泼起来了。

  我与红珊因为无话不谈,所以也经常开玩笑,并且也没什么顾忌,也没什么不愉快,但是我对红珊所开玩笑中的一个却深感不满。我们班内有个叫萧黛云的女孩,她有点喜欢我,而萧黛云与红珊又是同寝室最好的密友。黛云喜欢我的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她喜欢我哪一点,而我对黛云却没有半点喜欢的感觉。我一直不明白班内的学生怎么就传出我有点喜欢黛云的谣言来,在那里乱起哄,年轻的日子总是很敏感很好奇,班内的男女生就时常拿我跟黛云开玩笑。我内心里很反感,可对这些并无恶意的玩笑又不好发火。黛云属于性格内向的女孩儿,人很清秀,不善言谈,对人挺善良真诚,我怕那种玩笑会伤害了这单纯的女孩儿,就曾向别人极力解释,并劝他们不要这样说,后来人们也就不再提了,我也就不再理这些。当时我能对别人的玩笑置之不理,甚或付之一笑,但我却不能容忍红珊也拿黛云玩笑与我。我可以发誓,天地良心,我现在心中只装有红珊一个人,我不管她和谁谈恋爱,也不管她爱不爱我,我就是想着她,容不得任何人占有她的位置。故红珊说我喜欢黛云让我感到既委屈又痛苦,但这股闷气又无处发泄,所以当一天中午红珊在教室里再次拿黛云跟我开玩笑时,我一下子火了,说了一句严重伤害红珊自尊的话,红珊听到后一下子愣住了,脸上顿时阴云密布,瞬间就下起雨来——红珊哭了,边哭边从座位上站起来,向门口走去。马巧枝在旁边一看到这,边责备我边去追赶红珊,我也六神无主了,其实我的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心里连连骂自己不是东西,怎么对红珊说这样的话呢,我真是混蛋。可我不会哄女孩子,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快步走到窗前,看着红珊从教学楼门口向南走去,在大礼堂门口前走过时,边走边抹眼泪。我就在窗前呆呆的注视着她,心中痛苦极了。这是我么?平常呵护红珊还来不及,今天怎么就伤害起她来?我真是病入膏肓了。

  这次吵架的结果是我和红珊一星期没说话,那个日子过的真叫难受啊,因为平常和红珊说话惯了,一天不说话就心中空落落的,两天不说话就睡不塌实,而现在是一个星期,况且是同在一个教室里,每天能见面却不能交谈,真是让人发疯。一星期后我们终于又说话了,关系恢复如初,我像熬过了一劫。

2:    又快到期末考试了,班里的同学也便开始忙碌起来。师范学校平常的学习是非常轻松的,而最后的考试却很严,不认真复习是不容易及格的,而若不及格就会涉及一大堆问题。因此,每到临近考试时,平常最不用功的学生这时也认真学起习来。当时,我们每个班级的考试总绩是要在九九级十六个班内评比的,并且这一项评比所占积分非常大,直接影响到文明班级的评定,所以,班主任和班干部都非常重视考试,希望班级总成绩能考好一点,拿个好成绩,获个文明班级。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几个成绩较好的班干部就开始给班内成绩不理想的人补课。我当时成绩还可以,就充当了小老师的角色,红珊因为平常在校团委忙,自然落下了许多功课,她就分在了补课者行列。补课通常在星期六、星期日两天进行,地点就是教室。

  那一次我负责给班内几个学生补习化学,是在星期六讲课。在星期五上午的时候,红珊告诉我她下午要回家,我便问她周六不补课了吗,说实话,如果我的补课对象中没有了红珊,讲课的激情会减少太多,本该发挥出的能力也会消失,我真不愿意红珊回家。不过这次红珊接着说:“我今天回去,明天上午就回来。”我不大相信红珊的话,一旦回到家,好吃好喝好招待,那舒适的环境环绕在身旁,还会那么快回来吗,况且红珊以前的每次回家都是待到周日下午才回来的。不过,看着红珊又发誓、又保证的样子,也只好由她去了,毕竟这些是她的私事。而看着红珊离去,心中着实不快,恹恹的无精神。

  星期六上午,我在教室里给几个学生讲化学。这次课讲得很顺利,我们愉快地进行着解析、归纳、记诵。在这时,红珊从后门飘然地进来了,我一看见她,心中一阵欢喜,暗暗说道:“啊,她竟然真的赶了回来,真出乎意料。”我笑着和红珊说道:“真没有想到你真的能回来。”红珊也笑着答:“那当然了,我说过我要回来的嘛!”红珊坐下来后,我心中充满了兴奋,接下来的课也讲得神采飞扬。红珊这次令我有些感动,她真的能够说道做到,家中舒适的环境并没有绊的住她,还真算得上一个坚韧的小姑娘。我这次对红珊的认识真的好极了,沉浸在一种说不出的愉悦中。今天的阳光真好,教室里一大片一大片地铺满了温暖。

  放暑假前的一个星期,我确认了一件令我伤心的事情,红珊和九九级三班的一个叫汪广宇恋爱了。其实,红珊和汪广宇谈恋爱的事我早已听说,只是不大确定。在复力与红珊闹分手的日子里,复力曾跟我说过汪广宇正在追红珊,且关系发展得很好。我当时不大相信,因为我认为复力在各方面都要比汪广宇优秀,汪广宇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内在素质上,都跟复力差了一大截,红珊总不会弃优选次吧。可事实就是那么令人难以琢磨,他俩确确实实就恋爱了。我这次看到红珊与汪广宇恋爱也是一阵伤心,但这次伤心远没有上一次大,就像一块镜子落在地上摔碎了,人们会很痛苦,而若此时其中的一块又被踩碎成更小的几块,那人们就会认为无所谓了。

  我痛苦地咀嚼着单恋的苦涩,在长长的黑夜,思索着一个人的故事。我不知道如何面对红珊,我理不出一个事情的头绪。我深深地爱着红珊,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与别人恋爱,我伤心落莫,可除了骂自己几句“窝囊废”外。我什么也做不出。我只希望能快点逃离这个班级,逃离这个令我窒息的环境,我不愿见到红珊,欢乐和痛苦我都不要了,我希望独自一个人静一静。人有病,天知否?

3:    2001年的暑假太长了,学校把两个月的暑假和四个月的实习加在了一起,让我们在家整整呆了半年。漫长的暑假过后,再次开学已是12月底了,到了三年级,我们九九级重新分班了,因为参加对口升学的学生要单独编班,学校最终敲定了十五、十六两个班级为对口升学高考班,我准备参加对口升学考试,就被分到了十六班,这样我就和生活了两年的九九级六班分开了,而原六班的其他同学也被分的很零散,各个班级都有。

  对口升学班也就是高考班,的学习很紧张,我们要把三年的课程压缩到这半年来学习,加深,解析,强度可想而知。当时的班级学习气氛很浓,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都拼了命般苦学。我也就在这种环境中没头没脑的学习着,偶尔抬起头来环视一周,在教室明亮的灯光下,没有红珊,都是埋头奋斗的学子们,我才意识到我和红珊已不在一个班了。我心中想到,红珊现在在哪里呢?八班九班还是十班呢?她是否正在自己的班内欢声笑语地与同学聊着天呢?我感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她了,但我现在又不能经常去找她,只能把她描绘成一幅风景,藏在内心深处。困时、累时、休息时、拿出来品位一番,乐一阵子。

  晚上的教学楼灯火通明,我在三楼的教室里不知天南海北的奋斗着。这时马巧枝从我们班后门走进来,到我面前说到:“李常衡,你快去看看吧,红珊哭着来找你,在二楼走不动了。”我听到这心中一惊,马上从坐位上站了起来,边问马巧枝怎么回事边快速的走下楼去。我在二楼的东边栏杆前见到了红珊,她爬在那里沉痛的哭着,晶莹、屈平几个人在一边安慰着她,看到红珊伤心的哭成这个样子,我的心一下子几碎了,妈的,我最看不得红珊哭了,比我自己哭都难受,我一见她哭就乱了方寸,一点招都没有。我急切的问她怎么了,红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们几个在旁边告诉我是和汪广宇分手了。我一听是这个原因,略略放了心,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始终认为汪广宇根本不是适合红珊的人,分手是早晚的事。虽然我能想开这些,可心情仍然极为沉重,这是红珊第二次恋爱分手,也是第二次为情哭泣了。我向来把恋爱当成极为慎重、极为庄严的事,可红珊却在这事上受伤了两次,真不知生命能承受这种事情几次?我问了一下分手的原因,红珊哽咽着断断续续说道:“汪广宇说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和我谈恋爱就是看中了我爸的权利。”我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怎么就跟小孩过家家做游戏似的,这是恋爱么?净瞎胡闹。我鄙夷汪广宇的浅薄庸俗,也气红珊的单纯傻气,怎么就和这种人谈了恋爱呢?我真想立刻把汪广宇拉过来,抽他几个嘴巴子,真无耻小子。

  我对红珊说到:“你别再哭了,你要是真心喜欢汪广宇的话,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他根本不值得你去爱,也就不值得为他哭泣;而你要是从来没有喜欢过他的话,那也就更不用为他哭泣了。”说完这些我再也找不到过多的言语安慰红珊,就在栏杆前默默的站着,红珊仍在那里抽噎着,我凝视着无边的夜空,心潮翻滚,起伏难平。这已经是我看到红珊第三次哭泣了,而每次的哭泣都会对我造成剧烈的震撼,心中久久得不到安宁。

  第二天早晨,我去找了红珊,写了几纸书信给他,希望能安抚她受伤的心灵。见到红珊时,她脸上仍带有几丝倦意和忧郁,但话语已平和了许多。我知道她会很快好起来的,因为她说过:“我的悲伤来的快去的也快。”日子就是这样过着,有过快乐,有过哭泣。

  第四章:落英缤纷

  师范三年级下学期的生活显的很短、很乱、很急促、让人感到来不及等待,来不及回味。过了春节一开学,我们两个高考班就合在了一起,都到小会堂上课。离高考还有几个月,我们的课排的很满,难度也很大,战场上的硝烟味也越来越浓。我天明至天黑地待在小会堂,苦苦的为理想拼搏着。这时的民权师范校园是热闹非凡的,一批批的用工单位来学校要人。一批批的学生被送到各大城市。今年学校的毕业生安置工作做的不错,帮助许多学生在北京、上海、广州、青岛等大城市就了业,给了他们一个新的飞翔机会。学校里的毕业生渐渐少了起来,有的班级就剩下几个人,开的课也基本停了。

  这时红珊在民权师范附属小学实习。附小就在我们学校的东边,两学校仅隔一道墙。因为今年情况特殊,附小的一部分学生在我们学校上课,在附小校园吃饭、住宿。所以每当上课时,附小的学生就排着队从东边的一个小门进入我们学校的操场,然后浩浩荡荡的向我们校园走来。护送这些小学生的,都是实习的生活老师,红珊也在其中。坐在小会堂里向东看,能把大操场看个遍,而我就在小会堂里一个临窗的位置听课,学习。每当附小的学生杀过来时,我便会放下手中的课本,静静地注视着这个长长的队伍,我细心的搜索着,搜索着红珊的身影,我希望能看到她一眼,只要能看到她健康、活泼、洒脱的走过,心中就会很兴奋,学习也就有劲儿多了。

  红珊会时不时来小会堂坐坐,找我们几个原六班的学生说说话,和红珊聊天中,感到她这学期平和多了,心态也调整的甚佳,可能是当了几天实习老师的缘故吧。这时毕业生都开始写留言了,留言册满班飞,每天要填一大摞。红珊也拿走了我的留言册,说要给我好好写写。几天后我见到了自己的留言册,翻到里面找到了红珊的留言,上面工笔正楷的倒是写了三张,可却没有半点让我心动的言语,语调舒缓,言辞恬淡,既能让人感觉亲切,有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可以看出红珊这小姑娘做事挺谨慎的。我也拿到了红珊的留言册,看着眼前这个薄薄的本子,想想三年的点点滴滴,一时竟不知如何下笔,我不知写些什么,也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才能形容我的心情、我的心意。春天就要过去了么?我思绪万千,就在本子上写了两句元稹的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也许我的世界就那么大,我的花园就这样小,一个红珊就成了我的全部。“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便无花。”我就是认为红珊是我眼中最美的花朵,对其他的女孩儿我都可以不顾了,也不愿去看了。我不知如何倾诉心中的情绪,只能寄情与明月,寄情与杯酒了。

  事后,红珊见了我说道:“你真不够意思,我给你写了好几页留言,而你只给我写了那么几个字。”我听到这后只惨然一笑,我没有解释什么,岁月流长,该明白的以后会明白的,不该明白的今生也不会明白,还是我佛说的好:“万法随缘。”

  一次红珊来小会堂和我说道:“你们几个学习紧张,时间很宝贵,衣服要是顾不上洗就给我拿来,我在附小洗,那里有洗衣机。”我一听这,心理很高兴,这倒是件好事,难得红珊心中想到我们一次。我回到寝室和袁航、张扬说了,可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真没有要洗的衣服,他俩都没有给我衣服,我就只好拿着自己的几件要洗的衣服给红珊拎了去。过了几天,洗的干干净净的,尚带有清香的衣服,由袁晶莹给我拎了回来。当我把这些红珊洗过的衣服重新穿在身上时,心中那个爽劲就甭提了,学习充满了力量,生活充满了激情。我心爱的女孩给我洗了一次衣服,这是何等幸福的事,我不管红珊是出于友谊还是其他,反正我已很满足了,我对红珊满是感激,尽想着她的好。临近毕业,我们的关系算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故事到此也算告一段落了,我对红珊的暗恋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师范三年,是人生最美丽的青春韶华时光,花季、雨季、雾季,是多么令人心醉的年华,是多么令人难忘的岁月,在这样朦胧的季节里,我憧憬着美好,善待着每一位朋友,我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热爱着我走过的每一片土地。我没有恋爱过,也没品尝过恋爱该是怎样的一种滋味,我把最朦胧的情感都付在了对红珊的暗恋上,虽然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结果,但我却无丝毫的后悔。我与红珊在出身、家教、性格等方面都相差很大,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环境,对生活、处事、爱情都有不同的看法。我有自己的理想,红珊也有别样的追求,我们只不过是在美好的青春岁月偶遇在这寂寞的小城,共同生活在马上要消失的中等师范校园里罢了。

  师范时的我非常自卑,对红珊的暗恋也掩藏的很深。我知道自己一无所有,无力承载一切,对红珊的爱也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中,根本无法开花结果,生活不相信空谈,它需要点实实在在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我现在都没有。我自以为自己是能看的很开的人,对这些也都想透了,收拾毕业行囊的时候,我也顺便把这段情打成了包裹放在了心灵的一个角落,只留做以后回忆的下酒菜。

  “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题歌,我知道你最后的选择,所有的爱情只能有一个结果,我深深知道那绝对不是我……”童安格的这首《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是一支忧伤的歌,也是一支经历过生活,穿过跌荡起伏后的歌。我虽没经历过多少繁杂的生活,但也理解了这首歌背后的深远,我听着这首歌,落英缤纷,踏花走过。

  如果没有后来的故事,我与红珊也就这样结束了,以后偶尔电话或书信联系,也会淡淡的化为友情,化为问候。可人生又是谁能预料的呢?谁能想到一年后我们又会相遇在另一个城市呢?古老的汴京城隐藏了太多的秘密,那是个到处都是故事的地方。我对红珊的单恋在这座古城里又演绎了新的故事,故事的结果仍然凄凉,直到现在我仍在思考,有些故事到底是发生好呢?好是不发生好呢?

搜索建议: 那时,花未开  那时  那时词条  那时,花未开词条  
爱情

 我已经把他忘了

  毛毛是我几年前认识的网友。  二零零二年七月,我躺在床上,双脚高举靠在床头那面墙上接着电话,毛毛你现在在做什么啊?毛毛说我在洗澡呀,因为不习惯吹空...(展开)

快狠准百科
爱情

 有一个人,我一直记得

 有一个人,我一直记得。不止记得,还在思念,时时。  那些思念,轻飘飘地荡过绿水青山,轻飘飘地卷过繁华绿草,轻飘飘地浸过书案信笺。你可知,那思念的背后,是沉甸甸...(展开)

快狠准百科
爱情

 两个人的车站

  偶然的机会,我乘坐的火车路过西安,停10分钟。   是很久以前,我的初恋,就在西安。那时,他在西安念书,我在北京。每到寒暑假,我都会坐火...(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