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血在转身后流干

  “欣欣,你和明还好吧?”丫丫在我面前很严肃的问我,这种表情好久都没在她脸上出现了,今天看见觉得怪怪的。

  “呵呵,丫丫,你的表情好严肃。”我捧着她的脸大笑。

  “严肃点好不好?我问真的。”她依然严肃的看着我。

  “我和明很好啊,怎么了?”

  “嗯,没什么。”她的话语结巴起来。

  “丫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啦,没有。”

  “丫丫,我们是好朋友,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

  “我……哎呀,我昨天看见明和一个女孩走在一起,还手拉手的。”

  “什么?不可能。”

  “真的,我以为我看错了,但是娇儿也说是明。”我看了看娇儿。她在那点了点头。

  我脑袋里乱极了,因为我不想失去明,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

  哎,明不可能骗我的,也许是他表妹啊或者是……我好象会自欺欺人了。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想这么多干嘛。

  生日这天,明拿着999朵玫瑰站在我面前,我开心得泪水都流出来了。

  “欣欣,把眼睛闭上。”他那乖乖的表情中带有好多的温柔。

  我依照他的话,闭上了眼睛,不知是什么凉凉的东西在我脖子上,待张开眼睛后,一条漂亮的项链在我脖子上,发着淡淡的光。我看了看明,他脖子上也有一条,但是好象和我的不怎么一样。我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嘴。他的电话就像鸡叫一样响起了。

  他接电话后,说他有点事,就匆匆离去。我有点失落。但是为了不让好朋友们发现。我组织去酒吧里HIGH。

  酒吧里吵闹的歌声很适合我们这种不乖的孩子,我发现丫丫的眼睛一直盯着某个地方,转也不转,我扭过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是明。他身边坐着一个女孩,偶尔那女孩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

  “TMD,贱人。”丫丫细声骂了一句,便要冲过去,我拉住了她。

  “欣欣,生日快乐。”哥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欣欣,哥哥的朋友在那边,我带你过去认识一下。”哥哥把我拉到他们的那桌,也就是明在的那桌,哥哥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这个小男生是萧萧的男朋友,叫明。”

  “我叫欣欣,对不起,我还有事。拜。”我看得出明眼中的尴尬。

  “丫丫,走。”我拉着丫丫她们走出酒吧。刚出酒吧的门,我泪水就一直往下掉。

  “欣欣,你听我解释。”明跑了出来,拉着我。

  “解释?好,你解释,我听……。”

  “萧萧的妈妈和我妈妈是好朋友,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她有病,为了在她最后的时间里,过得开心我只有这么做了,对不起。但是我真的爱你。”

  “青梅竹马。”

  “不是的,欣欣。”

  “怎么了?欣欣,谁欺负你了?”哥哥和他的朋友跑了出来,包括那个叫萧萧的女孩。

  “没事,哥,我回家了,你早点回去。”明拉住了我。

  “都跟你解释了,你还要发大小姐脾气吗?”

  “你喜欢就继续交往啊。有什么,我欣欣是爱你,但是我也可以忘了你。”

  “欣欣。你喜欢明?”哥哥满脸怀疑的表情看我。

  “好,你们都想知道,我告诉你们。不仅是我喜欢他,他还是我男朋友。”哥哥惊讶的看我。

  “明,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是脾气不好,我什么都不求,我只想你好好爱我。还记得你第一次送我东西吗?虽然不贵,但是我好喜欢,因为那是你第一次送东西给我。”我看了一眼萧萧,发现他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和明的,明明就是一对。

  我扯下项链,把它丢在明的手上。

  “那我们分手吧。”他很冷静的说。我知道我会永远的失去他,我抱着他,紧紧的,同时也用刀片在手腕上留下了记号。血一直顺着流了下来,松开手,我转身就走,血随着我走的路线一直在流。眼前一片灯光,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手腕上包着纱布,我手机上全是明发的短信。我想原谅他,但是好累,我爱得好累。他年龄比我小,什么事都我让着他。

  “明,你每次问我为什么喜欢低着头走路,是因为我是哭,是我心脏在痛,我从小就有心脏病,时间大概也不多了。我不想你看见我这个样子,对不起,我爱你。”短信发了过去,我撕开了纱布,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搜索建议:血在转身后流干  转身  转身词条  血在转身后流干词条  
爱情

 渐受推崇的“第四者”

 所谓第四者是指继第三者之后又出现的一种婚外情,第四者的情感是较为隐蔽的,奉行只谈感情不谈实物,只要过程不要结果的方针,提倡不参与别人家庭只求内心与精神的愉悦,...(展开)

爱情

 泡吧女孩的自卫术

    如果你是个女孩子,如果你喜欢独自去泡吧,那么你有必要看完以下的女孩泡吧箴言。  尽量少给男士机会  如果你是一个人去酒吧,...(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