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二十六章 路大侠和袁大侠)

  第二十六章 路大侠和袁大侠

  最近班里的女生,都喜欢看一部《旋风少女》的电视剧,里面的主人公戚百草练习跆拳道,经过自己的努力,最后终于成功了。

  路笛雅也不例外,拿着自己的学习机,偷偷在被窝看过几集。妈妈还没有发现,她也对跆拳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次跟妈妈说,她要练习跆拳道,都被妈妈拒绝了。原因是她要学写字、小提琴、奥数,根本没时间。她那个小小的愿望就被扼杀在摇篮里。

  她的崇拜者——梅雨辰,看见路笛雅这几天老是抱着一本《旋风少女》的小册子看,就问她是不是喜欢戚百草?喜欢跆拳道?

  路笛雅满脸遗憾地点点头,眼睛里充满了无限的向往,然后便无奈地摇了摇头。梅雨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紧锁眉头,低着脑袋,焦急地在路笛雅身边踱来踱去。忽然他一拍脑门,一跺脚,“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吓了路笛雅一跳,路笛雅满脸怒气:“你发什么疯?”在路笛雅的眼里,想梅雨辰这颗不灵光的脑袋,永远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面对怒气冲冲的路笛雅,梅雨辰从来也不生气。他笑嘻嘻道:“每天下午课外活动,我陪你练习。”路笛雅露出鄙夷的神色,“就你?你行吗?”梅雨辰自信地回答:“我也看过这个电视剧,不就是练踢吗?我找两块垫子,我举着你踢,不就行了嘛。”说完,满脸期待地看着路笛雅。他希望这一次路笛雅能采纳他的建议,不要让自己在路笛雅面前总是一副无用的样子。事实上,不知从何时起,梅雨辰在任何一件事上,都非常在乎路笛雅的看法,甚至有时超过了妈妈和老师。他对路笛雅无条件的崇拜和佩服,路笛雅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对他来说都像是一个指令。他非常需要路笛雅对自己的肯定,哪怕是一个鼓励的眼神,虽然这种情况少之又少。

  路笛雅满脸疑惑地看了梅雨辰一眼,自己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好像只有这样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路笛雅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这对梅雨辰来说已经足够了,“下午大课间,咱们操场南头见,我来准备垫子。”梅雨辰兴奋地说,说完便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高兴地跑了。

  下午大课间,路笛雅如约来到了,操场南边。梅雨辰早已拿了两个垫子在那里等候了。路笛雅看见其中的一个垫子有点眼熟,不过她顾不了那么多,梅雨辰把俩个垫子重叠在一起,举起来。

  路笛雅学着戚百草的样子,抬腿转身,奋力向垫子踢去,一切都有模有样。腿太高了,差点踢了梅雨辰的额头,梅雨辰连连向后躲闪。路笛雅踢得正高兴,嘴里不停地叫嚷:“快点准备,快点准备。”梅雨辰只好舍命陪君子,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站好。今天他们过得可真愉快,时间像离弦的箭,匆匆而过。

  到课间铃响起,他俩才匆匆回到教室。路笛雅去帮老师发作业本,梅雨辰看到袁坡坡不在,匆忙把垫子,丢到他的凳子上。

  高天昊和袁坡坡从篮球场返回教室,袁坡坡一回到桌位,发现不对劲,是谁把自己的垫子踩了这么多土,再说自己明明是用绳子绑在凳子上的,绳子怎么不见了。

  袁坡坡拍了一下梅雨辰的肩膀,生气地问道:“梅雨辰,看见谁动了我的垫子吗?”

  梅雨辰的脸腾一下红了,心里慌得要命,连忙摇头,“没看见,没看见。”看着梅雨辰的表现,袁坡坡更加怀疑。瞪着眼睛示威:“你等着,我一定会查出来的。”

  发完作业本回来的路笛雅看见了这一切,马上明白了这一切。怪不得她觉得垫子有些眼熟呢,看着生气的袁坡坡,她心里又好笑又可气。心想:梅雨辰可真有你的。

  路笛雅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坐在那里,袁坡坡郁闷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心里还在琢磨,这事和美雨辰脱不了关系,只是没有证据。

  第二天,路笛雅拉着李雨薇来到操场上,梅雨辰拿了一块垫子坐在那里。路笛雅故意问道:“今天怎么就一块垫子,不怕我踢到你。”

  可怜的梅雨辰,无奈地眨了眨眼睛:“别提了,昨天差点被袁坡坡发现,今天我就拿了自己的,”又自我安慰地说,“没关系,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好好练吧!”

  乖乖女李雨薇一头雾水:“练什么?”

  路笛雅满不在乎:“当然是跆拳道。”

  李雨薇一脸惊讶:“你怎么可以做那么危险的动作。”

  路笛雅不再理会李雨薇,而是让梅雨辰拿好垫子,开始练习踢腿,李雨薇一脸惊愕地站在那里。

  发生的这一切,都没有躲过凉亭后边的高天昊和袁坡坡。真相终于大白了,袁坡坡要找梅雨辰问个清楚,高天昊却一脸神秘地一把拉住了袁坡坡,“你不觉得,这样玩也很过瘾,你回去拿垫子,咱们也玩。”

  袁坡坡扭头一想,这确实是个新玩法。袁坡坡跑回教室,拿来了垫子,来到操场上。

  路笛雅他们看到袁坡坡和高天昊都吃了一惊,高天昊抢先一步:“我们来比赛,拿垫子的人,垫子不许掉,踢腿的人,看谁先踢到一百下,我们来比赛。”

  路笛雅这种不服输的性格,“哼”了一声,“比就比,谁怕谁。”

  高天昊手持垫子,袁坡坡来踢,李雨薇当裁判。一切准备就绪,李雨薇大喊一声:“开始。”

  袁坡坡和路笛雅都奋力地向垫子踢去。

  真是一切都是那么刺激,那么有趣,天有不测风云,不幸却悄悄地来了。唐老师早已站在他们的背后,唐老师是不允许在校园里发生这种“暴力”。月考就在下个星期,他们还玩得这么疯。

  唐老师不动声色道:“路大侠和袁大侠踢得不错呀!该给你们发红花了。”几个人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全都愣在那里。梅雨辰感到一股冷气从脊梁升起,吓得大气不敢出。

  路笛雅感到全身一股寒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李雨薇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袁坡坡被老师这么一说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很羞愧。

  高天昊无所谓,反正他都已经习惯了,他来到唐老师面前:“报告老师,我们正在比赛,请指示——”故意把请指示几个字拖长声音。

  唐老师懒得理他,命令道:“都回班去,路笛雅和袁坡坡站到讲台上。”几个人悻悻地回到教室,心里充满了对老师的怨气。

  路笛雅和袁坡坡愁眉苦脸地站到讲台上,唐老师站在讲台上,像一个凯旋的将军。扫视着全班:“今天,路大侠和袁大侠,在操场上上演了一幕武打戏,也只有我们的同学能想出这种游戏,是吧,路大侠和袁大侠,疯疯颠颠像个什么样子。”

  路笛雅和袁坡坡羞愧地低下了头,不知为什么?路笛雅听到“路大侠”这几个字,就觉得非常好笑,几乎没有忍住,差点笑出声来。

  从此路大侠和袁大侠便成了,路笛雅和袁坡坡的代名词。

搜索建议:大侠  大侠词条  坡坡  坡坡词条  
爱情

 用爱疗伤

 我曾在一部电视纪录片中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在山东枣庄市某个村落,24岁的农民冯相刚牵出几只羊,匆匆忙忙去市里赶集。路上,他碰见一个40多岁的流浪汉,正蹲在垃...(展开)

爱情

 想念一个人

  春天,在严寒的期待中满面春风的走来。清水河边的垂柳吐绿,公园里的桃花露红,这一切都意味着春天的来临。在结束了一个冬天的蜷缩后,在冰冻了一个季节的心...(展开)

爱情

 但愿左手握右手

 时下,在酒席上非常流行这样几句话:握住小姐的手,好像回到十八九;握住情人的手,酸辣苦甜全都有;握住女同学的手,后悔当初没早下手;握住老婆的手,如同左手握右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