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马哥,虽败犹荣

身高不算高,也不算矮,居中,长着在茫茫大众中无法立刻辨认的脸,俗称大众脸,留着平头,时常背着双肩包,衣服打扮不洋气也不老气,看起来没有什么特色,典型的一个普通再不能普通的一个人。

如果要算是有什么特色的话,那应该是他的名字----马云,你可别以为我刚开始说的是马云的励志传奇,只不过他的名字中间多了一个“小”字----马小云,我们都叫他马哥

马哥是我们寝室里唯一的一个文科生,当然我们寝室也只有四个人,他的专业是中文,而我﹑强子和另一个哥们高凯都是化学系的。

马哥比我们大一届,当初分寝室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些化学系的一部分人就和那些文科男住在一起了,本以为在枯燥的化学实验之余能够受到一些文学素养的熏陶,却没想到这马哥一提到他的专业就火大,大大咧咧的骂着“中文无用,学中文一点前途都没有”,然后就是细数他高考之前是如何努力但仍旧是被调到学中文的悲惨命运,我们刚开始还蛮同情马哥的,但是随着日子的逐渐推移,我们的神经早就已经麻木了,这些看似悲剧的命运本应该就只能埋藏在心底,然后在有朝一日的时候变成浅浅的隐痛,或者将其变成前进的动力,或者将其淡忘。

还记得我们作为大一新生刚搬进新风公寓的时候,天气炎热,而我们却因为本专业的床铺已满,不得不和空床铺的文科生一起住。我和一起沦落的强子搬着沉重的行李,大包小包,汗如雨下,好不容易看到了我们的门牌号----413,这栋楼的最后一个房间。刚推开门的时候一阵漆黑,像是多年未打扫的黑暗洞穴,灰尘蜘蛛丝扑面而来,我和强子被呛得难受,同时心里也凉了半截,这样的一个寝室能住人吗?但是也没有办法,我们长呼了一口气,然后感叹了一声,依旧把我们的包裹挪进了寝室,就在我们进去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惊悚的声音----有人来了吗?

像是从远古而来,又像是从头顶上越过,我们抬头看,下了一大跳----原来这个上铺还住着一个人!只见他慢悠悠的探出了头,像是在黑暗环境中打量猎物的猎食者,不动声色的窥视着我们,而那层白色的蚊帐徒增了一层惊悚感,强子急忙将灯打开了,我们这才看清楚其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一个不修边幅,浑身邋遢,半伏在床上,戴着黑色眼镜的一个人。

“你们是新生吗?”他饶有趣的看着我和强子,而我们一心忙着清洗衣服,整理床铺,就随便应了一声。

“那你们是什么专业,理科吗?”

“嗯,化学。”

突然一阵有一阵剧烈的声响,我和强子都抬着头向上看去,“太好了,太好了,我叫马小云,大二,是你们的学长呢!”

真是搞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激动,像是一个原始人看见了新奇的东西一般手舞足蹈。但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才明白这些都是因为马哥是一个对“强”有着极度崇拜的人。

马哥非常不喜欢他的专业,极其的讨厌,他的课桌上摆着的都是一些《国富论》《资本论》《货币金融学》,再不然就是一些关于计算机的书,而他的专业书都高高的被摆放在最上面,上面都覆盖了灰尘。

而他对于我们这样的理科----在他眼中可以算得上“强”的学科特别的崇拜,在刚开学的那段日子他经常那我们的书本去看,比我们还津津有味的看着里面的内容,弄得我们都自愧不如。

“我希望我将来成为第二个马云!”这句话是他的励志口头禅,他因为自己的名字和马云的有些相像,就把马云当做自己的精神信仰,还经常给我们布道传义,经常在寝室里举行他个人的励志演讲,气势汹汹,豪气冲天。

没错,马哥是一个比学神还要传奇的学霸。

早出晚归,昼伏夜出,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是在图书馆看书就是在寝室看书,我们都没看他休息过。而他那些专业课,他则是只去了一两节,“无聊,那样的课就是浪费生命!”他翻着白眼恨恨地说着,然后继续读厚重的《资本论》。

在我们大二马哥大三的时候,我们本以为他一定会选择考研,却没想到他开始了他的独自创业之路。

“考研有什么好的,再说我都不屑于考研,考研成功就能赚钱吗?!”马哥一边浏览着电脑,一边对我们这样说。

马哥在他们班几乎是隔离的,班级活动很少参加,也没有什么朋友,除了我们寝室里几个玩得好的,不过对于这些他从不在意,他好像是一个俯视着看我们的人,对于世间的繁杂从不在意,也不屑,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很快,马哥兴奋的看着我们,他说他在淘宝上看到了一家弄销售代理的,里面在招聘人。马哥一脸激动,几乎要跳起来了,他说他想将这些摸熟,然后自己再做全权代理人,找别人做促销,而且他一脸得意的望着我们,说当今这个社会就是微商的社会,弄这行绝对没错,然后他指着贴在墙壁上的马云,说,看,我云哥的方向就是我以后的方向。

之后,他就一直匍匐在电脑桌前收消息,回消息,找人,被找,当其他的大三学子都在为考研的事情而忙碌的时候,马哥奋战在电脑桌前,他几乎是不刷牙不洗脸不换衣服,吃的就让我们带,除了不得不上的厕所他就没有离开过电脑桌。

才仅仅过了一个月马哥就瘦了二十多斤,眼圈眼袋特别明显,他几乎都是弯着腰的,“哎,看来这行也不好做,我得考虑做别的了。”他拖着他的身体,吃着泡面,一脸茫然。

某一天夜晚当我们已经酣然入梦的时候,一声鬼哭狼嚎将我们从梦中弄醒,我们怒目地看着马哥,只见他眼睛直盯着发着亮的手机,手舞足蹈,口里还不断地嚷嚷着,“我这下要发了,要发了!”他狂喜至极,我们摸着朦胧的双眼,喊着,“马哥,你能消停会儿吗?”马哥根本不顾我们的感受,仍旧高喊着,“选这条路绝对没错!”

原来马哥说的那条路就是去做家教。我们听了之后瞠目结舌,四目相对,但是马哥不以为然,他得意的看着电脑,镇定地说道,“据我分析,家教在我们国家算是稀缺,而且我准备将其发展壮大,成为俞敏洪那样的人!”然后一头埋进电脑桌,手指在键盘之间来来回回。不过他不再一贯的呆在寝室,大部分除了备课他都在外面,我们别说和他说话了,就是碰也碰不见,我们在心里感叹道----看来马哥这次的确是要发了,我们还在心里祈祷着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成为了俞敏洪之后,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帮他带过饭的难兄难弟。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句话的确是至理名言。就在我们以为马哥无休无止的将精力全部投入到他的事业中去,从而必定能够成功的时候,他再一次的用他茫然而又愤怒的眼神望着我们,他撕碎了所有的备案的本子,愤愤的骂道,“他妈的,老子干了一个月,连基本的生活费都补不上,还要倒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马哥发这么大的火,我们告诉他凡事要慢慢来,一口气吃个胖子会撑死的。没想到他一拍桌子,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们,仿佛我我们是最不求上进的一群渣滓,“慢慢来?!时光可不等人啊,你们有这么好的专业当然不着急,可是我已经准备放弃我这个专业了!”

我们无言以对,只好退到一旁,马哥在床上睡了一下午,直到晚上一句话都没有。马哥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他家里人的事,每次我们兴高采烈谈论家里人的时候,他就一卷被子躺过去,或者干脆戴上耳机听歌。在我们印象中,马哥就是一个神一般的传奇,在大学还能有比高中还要拼的人真的很少见,而马哥就是仅剩的几个。

但是不幸接踵而来,马哥的女朋友在这时提出来分手,我们曾经见过马哥的女朋友,长得漂亮水灵的一个姑娘,我们看了之后都感叹道马哥也真是有好命,摊到这样的一位可人,可惜还是沦落到被甩的命运,我们以为马哥会嚎啕大哭,却没想到他真的不是一般人,就在那姑娘转身而去的时候,他仅仅沉默了两三秒之后又投入到他创业的洪流中。

之后他开始了卖衣服,开饭店,或者开奶茶店,向银行借了一大笔钱,但是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再加上他没上课又挂科了,还要去应付他的专业课,这次他是真的没有扛住,他不仅比以前更加消瘦,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弱了。

我们几个哥们把马哥带到酒吧,喝了很多酒,也许马哥是真的累了,他说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他一脸颓唐,显得无比的沧桑,酒吧安静的灯光照在他身上,像是落寞的流光。

原来马哥是单亲家庭,父母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只剩下母亲辛苦将他带大,他自小就很懂事,发誓要考个好大学来报答母亲。可是高考败北让他无比痛苦,他觉得对不起母亲,但是母亲非要让他上大学,说人只要有志,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他流着泪离开了家来到这所陌生的城市,心里想着一定要早日出人头地好改变家庭的命运,因为那个时候母亲的身体已经不大好了,为了供养他上大学,母亲干的活也要更多。

马哥是个很少流泪的人,就连分手的时候也只是沉默,然而他说道他母亲的时候,他哭得就像是个小孩子。我们那天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一回寝室就躺倒了,我在半夜的时候好像听到马哥依旧在哭泣。

转眼我们已经大三了,而马哥已经大四了。我和强子准备不考研,毕业之后就去找工作,而高凯早就已经搬出去一心一意准备考研资料。寝室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而马哥也比以前更加的勤勉,不过他不再夸夸其谈,反而比以前更加沉稳,也许遭受的打击比较多让他变成熟了。

“我在外面租了个房子,准备报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然后一步一步的学习,你们当初说我太急,的确,我只是太想改变我的命运,却没想到好高骛远职能制白费功夫。东子,强子,你们可别忘了到时候来看我啊!”马哥微笑着,轻拍着我们的肩膀。那天我和强子帮他搬东西,细碎的阳光撒在我们的身上,温暖舒服,就如同马哥的微笑。

也许在以后的路上马哥也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因为创业本身就很艰难,但是我相信马哥已经学会了如何面对这些挫折,而不再像以前那样急于求成。

创业尚未成功,生活还得继续,漫漫征途,还须尽心。

搜索建议:马哥,虽败犹荣  马哥  马哥词条  虽败犹荣  虽败犹荣词条  马哥,虽败犹荣词条  
感情同学情

 拥有你,谁要江山!

整整7年,离开校园的时光。7年时光改变了多少事情,无从知晓。困顿,迷惑,失恋,工作,升职,结婚,生子。程序都走了一遍。意味着一个时代的逝去和另一个时代的到来,逝...(展开)

感情同学情

 写给高中

 三年结束了。有人说高中的记忆才是最珍贵的,的确,小学什么都不懂,没留下太多伤心的事,只有甜美的回忆。而这就像糖精放多了的水,只会变苦,你不再去喝它,初中的时候...(展开)

感情亲情

 父亲

 大多数时候我都不太愿意谈论我的父亲,他就像古时候教私塾的先生,太过呆板,守旧。我也从来不会用喜欢来形容他,理由很简单这不科学。我和他八字不合,站在一起没多久就...(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