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毕业生

  我们从这里起航/走向遥远的地方/当我们走向明天/又怎能把昨日遗忘/回首昨日/那郁郁葱葱的日子/有过青涩/也有过芬芳/更有的是/相遇、相识、相知/那瑰丽的宝藏/今天,我们流泪了/那可不是忧伤——是歌唱/今天,我们分别了/那可不是遗失——是珍藏。

——汪国真《毕业》

  当中考第三天下午最后一门考试结束铃声响起时,我迅速地整理好笔具,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出考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很平缓地将这口气给呼了出来。老舍说:“考而不死是为神。”看来我真的要成神了,考完后出来竟然有胳膊有腿的,毫发无损。我抬头仰望苍穹,晴空万里、一碧如洗,一片云都没有,蔚蓝蔚蓝的。安妮说:“天空的蓝是一种疾病。”今天的天空真的生病了,就像我的心情一样——照理说中考结束后应该很高兴、很愉快才对,可我却体会不出一点兴奋,有的只是一脸疲惫,想中考前几个月的暗无天日的生活已成为昨日黄花,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一名初中毕业生了,只是还差一张毕业证书而已。

  当时我穿着一件格子衬衫和一条直筒牛仔裤,站在市一中的操场上。一中的操场显得格外空旷,操场上的喇叭里放着《吉祥三宝》。这首歌节奏快捷,听了给人一种轻松而又欢快的感觉。我注视着从考场里陆续走出来的考生,有的笑容满面,有的愁眉苦脸。可不管怎样,我想,现在终于考完了,一切都已定型,后悔也没有用。于是我扶了扶近400度的眼镜,这个动作是我从戴眼镜时就已经成习惯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害怕它会突然掉下来,所以总会不断地扶正它,就像留着长发的漂亮女孩不管是在聊天或是在散步时总会理一理已经很顺畅的头发一样。

  出来的考生越来越多,空旷的操场立即布满了人,慢慢变得充实起来,就像一个偌大的水池被注满了水一样。我顺着人流向校大门口走去,走到大门口时才发现学校大门口已经站满了人。因为学校不允许考生家长进入校园,所以他们只得站在大门口等着自己的子女。我默默地注视着这些考生的家长,我发现他们殷切而又焦急的眼神在不断地搜索,我知道他们在等待自己的子女,这时他们并不是都期望自己的子女在中考中能够考出多么好的成绩,而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考完回来,仅此而已。我看着这些焦急等待着自己子女的父母,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我的父亲正在校门口的路边等我呢。于是我穿过熙攘的人群,然后在路边寻找我的父亲。寻觅了半天,我才发现他。他推着一辆自行车在路边的梧桐树下向我招手。我迅速地跑过去。他从我的手中接过笔袋,然后很关心地问:“考完啦?”我想这是明知故问,不考完我就出来啦?但我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他:“考完了!”好像考不考完是由我决定似的。那天父亲穿着一件橘黄色的T恤,和一条旧的已经褪了色的西装裤。父亲是个很怀旧的人,我知道他是过过艰苦生活的,就是一条裤子破了个洞,他都要补起来再穿。现在想想。我们这一代可真幸福啊!

  父亲拍拍车子的坐垫,对我说上车吧。于是我跳上了自行车,父亲载着我朝家的方向骑去。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父亲就是这样天天载着我上学与回家的。那时我坐在自行车上,抬头仰望天空,洋溢着无比的幸福。每次正当我看得入迷的时候,父亲总会对我说:“到了。”于是我跳下车,迅速向学校跑去,到了大门口,我总会举起小手对着他说:“爸爸,再见!”父亲总会笑着回答:“嗳!将将,再见!”光阴似箭,很快我上了初中,开始自己骑自行车,却不能抬头仰望天空了。就在中考的前一天,父亲坚持要送我来考试,我不肯,想自己已经十五、六岁了,还要父母陪考吗?但当我不经意瞥到父亲那微微发白的鬓发时,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想父亲为姐姐已经操劳了很久,自己还忍心违背他的意愿吗?于是同意让他接送我来中考。

  不知不觉已经到家门口了。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然后很平静地连上网络。因为要中考,我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碰电脑了。一打开电脑我就挂上了QQ,这时我发现张鑫也上QQ了。张鑫是我的同桌,我们玩的很好,他曾经说中考一结束后就要呆在网里两天两夜,不知是真是假。张鑫的网名是倚天,我的网名是剑英。我们于是聊起来了。

  剑英:在啊?

  倚天:你是谁啊?

  剑英(满脸怒状):张鑫,你他妈的真不够意思,刚中考完你就不认识我啦!

  倚天:哦,是你啊。行了,别烦我了!我要劲舞呢 !

  剑英:你他妈的除了劲舞还知道什么?

  倚天:要你管!

  剑英:说正经的,你考得怎么样?

  倚天:就这样。

  倚天:你呢?

  剑英:我也不知道,就这样考完了。你知道吗,在考试的时候我还做了一首诗。

  倚天:什么诗,快读来听听!

  剑英:别急,我正在打。

  剑英:苦中考

  初三年年搞中考,

  几家欢喜几家吵。

  人生自古谁无死,

  一支乏笔两张纸。

  剑英:怎么样?

倚天:还可以。

  剑英:那当然,我写的诗那是……

  倚天:不说了,我去劲舞了。

 剑英(一脸愤怒与无奈):喂……喂……

  …… 

  这个张鑫,真是的,只知道玩。我心里边想边打开音乐,放的是周杰伦的《轨迹》,这首歌是周杰伦所有歌曲当中我最喜欢的一首。听着这首歌,那悲伤的旋律使我流下了泪水,我想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泪水砸在键盘上,显得苍白无力。

  大概在将近七月的时候,一天下午我去学校查分数和拿毕业证书。我不知道我能考多少,也许会出现奇迹考得特好也说不定。不知是哪位名人说过:奇迹是不会出现在不相信奇迹的人的身上的。我是相信奇迹的,但不代表奇迹就会出现在我的身上。琢磨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走到学校去,我怕骑自行车早早到那里,如果看到分数特别低,那会很难过的,所以我要尽量延迟这难过。于是我就不急不慢地走到学校。这天学校里的人特别多,因为今天来的学生都是来拿毕业证书的,苦苦忙了三年就是为了这一天,怎么能不来呢?我在校园里发现了许多同学,其中包括张鑫。我见到张鑫后就以QQ那件事臭骂了他一顿,他忙不迭地向我道歉。然后我就真原谅了他,接下去我们一起去办公室查分数。办公室里的学生很多,只有一位年级组长在里面,其它老师都不在,包括我们的班主任。我们都大骂班主任,教了我们三年,到发毕业证书时竟然不在,大家都很气愤。因为办公室里的人非常多,而办公室却非常小,所以想挤进去非常不容易。我挤了近十几分钟才发现一个突破口,于是乘虚而入。到里面才发现年级组长已被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争着报自己的准考证号。当我报出准考证号时,那年级组长迅速查了一下,说:“527(总分700),够上普高的分数了。”我的心一怔,那年级组长将毕业证书盖了章递给了我。拿了毕业证书的我又艰难地挤出重重人围,挤出办公室后,我狠狠地吸了口气,想还可以,527分已经很高了。我揣着毕业证书向学校大门外走去,当我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毕业生了。天有点黑了,也有点冷了。不知怎的,我忽然打了一个喷嚏,我想我要感冒了。凛冽的寒风肆意地吹在我的身上,冷飕飕的,我顶着寒风往家走去。

  那天是怎样走回家的已经不清楚了,只知道回到家的时候紧紧地揣着苦读了三年才拿到的毕业证书,大脑一片混沌,我想我发烧了,而且还很厉害。我轻轻地举起手摸了摸额头,比想象中还要烫。母亲在屋里惬意地看电视,她对我的成绩一点都不关心,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打麻将、看电视和睡觉,因为长时间的睡眠,人已经有些发胖了。

  她知道我回来了,在屋里向外喊来:“回来啦!考得怎么样?”我没有回答她,并不是我不想回答她,而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她了,我的力气在走回家的路上都消耗殆尽了。我感到头很疼,于是缓步走到沙发前,然后坐在上面,沙发很舒服,软绵绵的,很有弹性。我想我要睡在上面,睡个一万年,像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不再醒来。于是我穿着衣服躺在沙发上,轻轻地闭上眼睛,耳朵里传来母亲不绝的询问声……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人从沙发上转移到了床上。我慢慢地睁开双眼,只见母亲一脸不安地坐在床边,将那只爱打麻将的手紧紧地贴在我的额头上,故作生气地说:“你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注意身体……”母亲善意的责备声不断传来,而我已经被感动得快要流泪了。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这是骗人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而眼泪就是流露出感情的最好体现。我的眼泪毫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顺着脸颊一直流到耳根,最后将被褥都给沾湿了。我想我的母亲除了爱打麻将,看电视,睡觉之外,她最爱的其实是我,是她的亲生儿子。

  母亲见我无故流泪,不高兴地说:“哭什么,这么大的人,不害羞!”说着拿出手帕帮我擦眼泪。然后接着说:“你啊,生病了都不知道,快穿好衣服和我去医院看病。”于是我迅速穿好衣服,当我穿好衣服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样重要的东西,我左摸右摸摸不到,母亲见到笑着说;“是不是找毕业证书,我已经收好了,你呀,睡觉都要抱着它,又没人来抢!“我笑笑,不说话。

  到了医院,医生查了查,说我是发高烧,要挂三天的葡萄水,每天两瓶,然后又开了一些药给我。于是我就呆在那里挂水,母亲陪着我,寸步不离。有时候我真感觉挂水很浪费时间,一瓶葡萄水要挂一个多小时才能结束,真的很无聊。于是我让母亲从家里带了几本小说书给我读。自从上了初三,我基本碰都没碰过小说书,母亲不让我看,怕影响中考。而现在我中考结束了,可以看了,于是我如饥似渴地读着这些书,用高尔基的话来说,像是一个饿汉扑在面包上。不过我读书也很有原则,只读名著,其它种类的书一般不读。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一晃就过去了,就像三年转眼就过去了一样。在我拿到毕业证书的第六天,王振扬来找我玩了。王振扬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挚友,我们小时候就在一起穿着开裆裤满地跑,后来上幼儿园在一起,上小学又是同班同学,但在上初中时我们分开了。我们的关系特别好,鲁迅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有了他这个知己,一辈子就无撼了。后来我在散文《我们仨》里也写了他,写了我们的故事。

  那天一大早王振扬跑到我家喊我玩,当时我还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我眯着眼睛责怪他到现在才来找我玩,他说没办法,一放假就往网吧里挤,很长时间没玩心里痒啊。看吧!又是一个网虫。于是我穿好衣服洗脸刷牙,吃过早饭,然后问他去哪里玩。他思虑了很长时间,想不出去哪里玩,我也想不出。在上学的时候我们天天想着放假,可真的放假的时候又不知道该干什么,这是最痛苦的事。想了半天最后王振扬提议去博兹山公园去爬山,母亲听了大力赞成,她说:“你的身体这么差就是因为老不运动。俗话说:生命在于运动。多运动运动是有好处的。”没办法,母命难违,而且还是出于关心,我不得不服从。于是和王振扬一起去博兹山公园登山了。

  中午我们到达博兹山公园。博兹山公园很大,据介绍说方圆有几万公顷,不知是真是假。我和王振扬背着水壶向深山走去,途中不断地遇到外国人。我的英语不好,遇到这些老外就胆怯,不敢和他们说英语,可没想到有两个外国人竟和我们说汉语。和我们说汉语的是两个外国小姑娘,她们用生硬而呆板的口音讲着中文,虽然讲得生硬呆板却又很流利、很清晰。我和王振扬也向她们打招呼,然后大家说好一起登山,比比谁先爬到山顶。

  于是我们四人走到一座小山脚下,我和王振扬一组,两位外国小姑娘一组。我们开始向山顶爬去。本以为她们是女流之辈,不会有我们男孩子爬得快,可谁知她们却不甘示弱,经常爬到我们前面。更令人气愤的是王振扬因为受那肥胖身体的拖累,爬不快。我拉着王振扬,对他说:“我们可千万不能输,我们要给中国争气。”王振扬一听这话,爱国情怀油然而生,坚定地点了点头。于是我们拼命往上爬。小小的一座山没想到也够我们呛的。我小时候有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登上泰山山顶看日落,不过现在想想是不太现实的,因为我没有那毅力能够到达山顶。最后我们四人同时到达山顶,因为我们互相帮助,你拉我一把,我拉他一把,所以才会一起到达山顶。山顶不大也没有人。我们将身上的背包拿下来,取出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后欣赏景色。因为我们达到山顶时已经渐近黄昏,所以我们只能看到日落。我们躺在山顶上,彼此说话。我问外国姑娘多大了,她们说十六岁。我和王振扬很惊讶,异口同声问:“那你们初中毕业了吗?”她们笑着说:“毕业了,毕业了,今年刚毕业。”我问:“那你们初中学习苦吗?”我刚说完,王振扬就冲着我喊道:“李将,人家是外国,哪有我们中国的学生苦。”我想想也是。可外国姑娘却说她们也很苦,和我们一样的苦。后来我们聊了很多,我和王振扬知道了她们的名字,还知道了她们在小时侯就已经学习汉语了等等。时间过得很快,夕阳渐渐西下,王振扬说我们可以对着山谷大声说出我们想要说出的话,好不好,我们都很赞同。王振扬第一个,他面朝着山谷,两手合成圆形在嘴巴上,放声大叫道:“我们……毕业…….啦!”外国姑娘也一个一个走上去,用英语大声叫道:“we have graduated…… ” 他们的回声在山谷里萦绕婉转、回肠荡气。于是我也走了上去,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们……毕业……啦!”当我叫完时,我发现我已经泪流满面了。是的,我们毕业了,我们都已经是毕业生了。

  我们站在山顶上,共同望着前方。不远的天边,夕阳西下,一抹残霞正在渐渐消逝……

搜索建议:毕业生  毕业生词条  
感情围城

 走进围城快两个月了

    说实话我是大学好友中最晚谈恋爱最早结婚的一个,当我把结婚的消息告诉她们并让她们来参加我的婚礼的时候,她们不约而同的反应就是...(展开)

感情乡情

 黄岐山墓

 凉夜,和轻飏从快餐店出来,街灯的微光使我眼前一片昏暗,行人的脚步声跟着公车的影子一齐消失在我的面前,我顿时感到一片昏暗和空虚,从早上到晚上一路走的墓地和丛林在...(展开)

感情友情

 雪花点点,祝福浅浅

 此时,北京的上空正纷纷扬扬的飘着雪花,我的思绪也随着这飘飘洒洒的晶莹花瓣而漫天飞舞。看一眼桌上的台历明明白白的写着12月12日,我知道再有十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展开)